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九章:拼尽底蕴(中)

第九章:拼尽底蕴(中)

“王!”

忽然间一声暴喝,从外就有一队人员而来,为首那人正是青子,他猛的伸手一招,一杆巨大无比的旗子席卷变大,不过呼吸之间就大如星辰,席卷之下整个内宇宙似乎都在晃动。

青子展开王旗,猛的一掷,这王旗就向着霸王飞去,其速极快,几乎眨眼间就要靠近霸王身侧。

“不好!”

数个不好声发出,就见剩余下来的数名远古诸皇与世界之主齐齐迎向了这王旗,企图将其阻拦下来。

这个王旗看似实物,其实乃是霸王一气所化,依着制造者的实力而变化,依照使用者的实力而不同,在青子手上是一回事,在霸王手上又是另一回事,名为王旗,在上古时代大破灭阶段中,霸王可是凭之而镇压四方,这可是防御圣器,若是霸王自己使用,裹在身旁就万法不侵,立于身侧就诸邪不染,此刻正是关键时,万万不能让这王旗回到霸王手上。

但是这几名诸皇与世界之主刚刚一动,迎面就有一头巨熊耸立天地,虽然只是短短一刹那间,但确实是让这几人的动作慢了一线,那王旗就趁着这个瞬间突入到了霸王范围旁,几名诸皇与世界之主却是追之不及了。

“哈哈哈哈,没有王旗的霸王还叫做什么王啊,不是最强的他……这一切就毫无意义!”

林熊喷血倒飞,整个人飞到了内宇宙的极遥远之外,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的接触,但是那几个人毕竟是远古诸皇与世界之主,每一个人都比他要强,只是一瞬间的碰撞,几乎就差点杀死了他。

不过也不知道林熊功法特殊,还是他有什么奇特际遇,他的伤势在呼吸之间就开始恢复,短短片刻间已经是毫发无伤。

另一边,诸皇与世界之主都恼恨林熊的出手,但是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众人连忙反身企图再去阻拦王旗,但是王旗距离霸王越近,吸引力越甚,本就是真正主人,现在他们那里还追得上,不过须臾间,王旗就席卷到了霸王身前。

霸王似虚似实,单手就握住了王旗,就见得他举起王旗向上招展,王旗陡然变大,覆盖了整个天地,笼罩了整个宇宙,呼啸之间,这股王旗的波动就从内有宇宙直透而出,而在外界,以霸王外身为中心,这波动几乎向着整个多元扩展而去,众多星辰破碎,大量小世界化为乌有……

在内宇宙中,霸王持王旗而立,从那终结之瞳中射出来的虚幻之光就被辟在身外,当真是万法不侵,甚至连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的攻击都被抵挡在外,这就是王旗了,霸王在上古时代大破灭时,持之以怼天道的凝结之器,甚至有人传言,这王旗与七杀碑有着联系,所以才能够做到万法不侵,诸邪不染。

就在大量人物各自暗中警惕思索时,所有人就惊骇的看到霸王将这王旗收拢一合,还没等人所有人想明白霸王如此做的目的,为什么自己就撤了防御时,他们就看到在霸王手中一块残缺的石碑缓慢升腾而起。

那怕从未见过,甚至现场有存在听都没有听说过,但是看到这石碑升腾而起时,他们立刻就本能的知晓了这是什么东西……七杀碑!

没错,七杀碑!

上古时代,霸王横空出世,先灭了所有皇级傀儡,之后横扫各方不服,再带领武王军团打破大破灭,甚至还直接打入到了外深处,这份伟业古今未闻,不单单是七海世界再无不服,连同外都被生生打破了胆气,最终霸王以个人之身凝聚出了七杀碑,这实际上就是上古时代的人类大宪章,只是与太古远古相比,这是属于霸王一个人号令凡尘俗世的人类大宪章。

从本质上来说这根本就不可能,因为人类大宪章的本质是所有在七海世界的人类,混合大道所生成的思维具现物,可以认为是人类集体意识阿赖耶识的物质具现,若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随意自行凝聚,那怕真可以凝聚出来,那也最多是对自己有用,这就毫无意义了,就直接变成个人的自我戒律戒条,对旁人毫无意义可言。

但是霸王的七杀碑却是不同,这个多元开天辟地以来,不是说没有出现匹敌那时候霸王的英雄豪杰,不谈太古的六级大科学家,远古的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也不输给那时候的霸王多少,但是别的英雄豪杰们的成就,多还是其时代所成就,所谓的时势造英雄,若无太古时代的科学文化风气,六级大科学家无从谈起,若无远古时代的武功盛世,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也压根不可能出现。

但是霸王却是在人类最为绝望,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与未来,毫无英雄豪杰土壤的上古时代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不是时代造就了他,而是他造就了时代,是他拯救了大道,是他拯救了七海世界,是他拯救了人类末日,正因为如此,在暴露出蛮古之世的野望之前,霸王携打破大破灭,打入到外的声势回归,天地人的大气运都凝聚于他一身,那时候的他既是绝世英豪,也是盖世皇者,更是人类救世主,人类气运之子。

种种因素集中在了一起,才由他个人凝聚出了代表所有人类的人类大宪章,是为七杀碑!

虽然之后霸王行了蛮古之世,成为举世之敌,导致七杀碑破碎开裂,但是它并没有完全失效,这是随着霸王而存在的东西,只要霸王仍存,它就可以再度凝聚出来,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之前妄在听闻了上古时代一些人物的说法之后,他最担心的就是霸王重新凝聚出了七杀碑来,不过妄也有过一些推测,无论是人类大宪章还是七杀碑,其本质都是天地人的大力凝聚,而霸王早已经失去了这个位格,那怕是他可以凝聚出七杀碑,估计所需时间也多得吓人。

而他是刚一恢复立刻就开始实行蛮古之世,应当是没有这个时间去凝聚七杀碑的。

但是现在……七杀碑现!

这对于在场所有存在来说都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噩耗,因为那可是七杀碑啊,是与人类大宪章同一等级的东西!!

太古时代且不说,那个时候的人类太强大了,人类大宪章更多意义上就是真实的宪章,人类光靠自身就将天道按在地板上摩擦了又摩擦,那时候的人类大宪章就是统合人类的宪法而已。

但是远古时代做不到太古时代的强大,而在征战外中,人类大宪章就发挥了巨大无比的作用,那既是道标,又是领域场,更是隔绝与对抗天道的大杀器,同时还是永恒能量的巨大BUFF加持装置,若是用于个人,更是可以将个人的实力大幅度提升,事实上,无论是光明神帝还是中央夜帝,他们能够晋升为帝,本质上就有人类大宪章的巨大功劳。

所以当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同时出现,妄立刻就启动了他的最大底牌,而这一底牌果然就稍微扳回了局势,甚至在外种族的底牌之下,首次出现了压制霸王的情形,而那一页人类大宪章可谓是居功至伟。

而现在……轮到霸王了。

七杀碑看起来残破老旧,似乎只有原本石碑大小的五分之一左右,但是刚一升腾就立刻威压四面八方,不仅仅是人类,连同外的所有存在都感觉到了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心悸,那是一种仿佛遇到天敌一样的大恐怖。

七杀碑可不是温情脉脉的人类大宪章,那是霸王横扫天地万方,扫灭一切牛鬼蛇神的象征,那可不是温情的大家坐下来谈,谈出一个你我他都同意的宪法来,七杀碑是霸王以一己之力威压整个世界,整个时代,整个多元,举拳之下莫可匹敌的至高象征。

此碑已经不单单是专门针对人类,以及七海世界与大道对外的武器了,而是霸王无敌于世的凝聚,七杀碑一出,所有生灵都会心惊胆战,因为那是大道与天道,以及这个世界本能反馈给他们的东西,是这些东西在告诉他们……快跑!

否则会死!

但是跑……现在是能跑的时候吗?

所有人都已经再没有退路了,逃跑能跑出整个多元吗?一旦蛮古之世开始,所有人都将接受死亡的结局,他们已经是无路可退!

“杀!破了他的七杀碑!”

在场的莫不都是英豪,最差都是精英,在各个时代都属于那种命世之才,眼见现在士气低落,立刻就有人大声吼着,并且身先士卒的冲向了霸王。

但是冲出的这几人刚一加速,他们身上就出现了磅礴压力,这力量来源于七杀碑,直接让这几人仿如被巨山压顶,速度是越来越慢,同时他们身上开始出现裂痕,证明这力量非是虚幻想象,而是真切的力量压制,短短数个呼吸间,这几名英豪就被凝固在了虚空中,如同被琥珀凝固着的虫子一样。

“人类禁区吗?”妄睚眦俱裂的看着这一切,作为远古时代的人类大宪章缔造者之一,妄自然非常清楚人类大宪章的各种能力与极限。

人类大宪章说强也强,说弱也弱,人类文明强,则人类大宪章强,人类文明弱,则人类大宪章弱,若是人类文明破碎,那么人类大宪章也会随之破碎,最多留下一些残余碎片。

但是七杀碑不同,更确切的说法是,霸王一人就可以匹敌一个文明,这七杀碑是根据他的强弱而来,虽然现在残破得厉害,但是现在的霸王却是他最强之时,七杀碑虽然不敢说达到其巅峰时刻,但是至少绝不是当初上古时代举世反霸王时可比。

而霸王启动了七杀碑,却也没有将之用于杀伐,而是直接在七杀碑下闭目,加快了速度吸纳罪孽,事实上从这场战争开始直到现在,霸王除了面对上古的傀儡主以外,基本上就没主动攻击过谁,都是你打我,我就还手,你不打我,我就吸纳罪孽。

若是普通人该感到的是庆幸,但是在场的莫不是英雄豪杰,眼见霸王如此作态,一个个都是眼红青筋冒,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耻辱,霸王这是在生生的藐视他们啊。

“不,不是藐视,而是同视……”中央夜帝沉默了一下才喃喃说道。

“道不蔑视,是为混元,确实并非藐视,而是同视,在他眼中,我们和蝼蚁都是同样的存在……”光明神帝也是这样说着。

霸王此时已是巅,他的所在甚至比天道和大道更要高了略略一筹,是这个多元里最为接近超脱之人,说他是天,是道,是终极都不为过,若是他没有吸纳罪孽,全盛时期的力量,众人在他面前都是一致等同,说这点也是毫不为过。

“但是……这怎么能忍?”光明神帝说话间就看向了中央夜帝。

中央夜帝也用同样的表情看向了光明神帝,两人眼中都是同样的意思,没错,你是可以将我们都当成蝼蚁,但是这怎么能忍?我们还真是蝼蚁不成?英雄豪杰之所以是英雄豪杰,就是他们心中总有属于自己的气,不管是傲气也罢,骨气也罢,或许平时奸猾也罢,坑蒙拐骗也罢,但是在最重要时刻,英雄豪杰总是敢于将一切都拼上去死战一场,这无关其余,只和心性有关,所以才有英雄豪杰与普通人的区别,这不是才能,不是说英雄豪杰没有强于普通人的才能,但是普通人中就真的没有天才吗?心性才是真实决定是普通人还是英雄豪杰的分界线。

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他们光是站在那里就足以影响到周边的一切,一个光明大放但是带着罪孽,一个漆黑幽暗但是带着温暖,一正一反,一反一正,看似绝对死敌,但是却奇妙的有着共鸣,就如同太极的yīn阳两面一样,彼此匹敌,却又彼此吸引。

这是人类史上最为著名的一对宿敌,一前一后成长在人类武功最为兴盛的时代,一个葬送了这个时代,一个则将这个时代最后的余韵保留并且传递了下去,但真是世事奇妙,此刻的两人却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共同对抗他们根本无法企及的那个最强者。

“光暗双杀。”

“乾坤无量!”

刹那间,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有了决断,两人从两个方向直撞向了七杀碑,同时用出了某种底牌。

看网友对 第九章:拼尽底蕴(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