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一章:虫皇到来

第十一章:虫皇到来

当所有人恢复了对霸王的视觉时,他们看到的是伤痕累累的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以及已经彻底破碎消失了的七杀碑,顿时,人类一方阵营的所有人都轻声欢呼着,各自吐出了一口气来。

所有人都以为是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那一招的效果,而三眼族与基因族高层们却并不会声张。

反正他们所想要的也不是人类阵营的感谢,事实上,抛开这个战场以外,他们明明就是彼此的宿敌好不好,恨不得彼此死个干净才好,这是天道和大道合证的战场,你的功绩自不会被任何情况所抹杀。

但是七杀碑的破碎,并没有让霸王有任何的负面反应,他甚至连表情都未曾有任何变化,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半响后才叹息道:“你们……是这个纪元亏了你们啊,不然以你们两人的才情,都有一线机会问鼎内有宇宙。”

中央夜帝不言,光明神帝却是大笑着道:“一线机会?多大的一线?有这罪孽满多元,更有窃取罪孽的幕后黑手,除了莫名机缘的你,谁人可以成就内有宇宙?怕不是活腻歪了吧?还没等你成就就被打杀了事,那怕是你,不也是死去之后,这次复活才成就吗?难,难难难啊。”

霸王默然,这时,就有一个尖锐而嚣张的声音吼道:“有何难!?说难的人不过是胆怯罢了!这满多元的罪孽终究有耗空的一日,那幕后黑手也以力破之就是!”

所有人就看到一只虫人似缓实快的从远而近,明明其动作速度全部都可以由肉眼所见,但是却超出了大脑预计的距离,实力不到至少神相境层次的人,光是看着就觉得脑袋发晕想吐,那种知觉被混淆的感觉尤其明显。

而且这虫人有着一种极为奇特的存在感,那怕是不用肉眼看他,也完全可以感觉到他的存在,就如同天气晴朗时挂在天空的明月一样明显,那是一种压迫性极强的存在感。

虫人到来后,压根就没看其余人一眼,只是瞟了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然后就直视向了霸王道:“最强者啊,何必与这些弱者言谈?他们就如同你脚下的哺乳动物一样渺小……哦,用你种族的话来说,就相当于蝼蚁一样渺小,强者就该与强者战斗才是。”

霸王并没有任何回答,这时,中央夜帝冷着脸说道:“在他面前……你也是弱小的蝼蚁啊,虫皇。”

虫皇猛的转头看向了中央夜帝,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看到虫皇的外壳表面颜sè开始逐渐变得鲜红,不过他毕竟还是没出手,只是说道:“在最强者面前,所有人都是弱者,但是你我是属于连选择都没有的弱者吗?至少我们还可以举拳反抗,还有一线胜利之机,而他们……算什么东西!?敢在这里碍着我的眼!”

说话间,虫皇转头看向了在场的其余存在,只是平常的看着,在场至少有一半存在都微微后退,甚至其中还包括了两名远古诸皇……他们是排行极靠后的远古诸皇,成就皇者时都是勉强,实力也就比顶级的顺天神相境强一些而已,还强得有限。

不过也有一半以上并没有任何后退的存在,包括拥有权柄的顶级蛮级存在,剩余的几名远古诸皇,两名人人如龙成员,以及最后一名世界之主,当然了,还有已经从宇宙空间内回归的蓝竟陵与世无双二人。

“呵呵……”虫皇看着这些存在,一时间只是冷笑。

上一次战斗时,当他到来时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而且那时候他心高气傲,也想要将霸王亲自打杀,证明天道和大道有眼无珠,周围所有人在他眼中都是妨碍,所以那时候的他根本就是见谁杀谁,除了最顶级的那几个存在没杀死,死在他手上的人可是不少,包括青子在内的武王军团也是他给全部杀光的。

这次重新来过,虫皇在回归,再到来到战场,他的心态是几经变化,从一开始的几欲疯狂,到等待降临时间中的痛苦挣扎,再到之后的反思己过,到现在的某种坦然接受,从他称呼霸王为最强者其实就可以看得出几分来。

虫皇是傲慢,但是那傲慢是建立在他举世无敌的情况下,未来的时代中,虫族横扫整个多元,人类被灭绝,外的智慧族群被灭绝,乃至是顶级蛮级存在都躲藏了起来,虫族一家独大,以至于最终战场上的其中一个文明单位就有虫族。

而虫皇是虫族里站立在最顶点的存在,这并非是由出生所决定,事实上,虫族的诞生是体外卵生类型,在虫皇之前都是母系氏族,由一个个可以诞生卵的母皇掌控氏族,而虫皇不过是其中渺小的一个雄性个体,未来最好的情况也就是当一个兵虫,而他却在历经各种磨难与遭遇后,成为了虫族独一无二的虫皇,君临了整个多元。

他并非是靠出生决定地位的无能之辈,而是一个绝世英豪,虽然长久以来的无敌有些腐化了他,但是一次惨败后,他的风采正在逐渐回归。

“霸王,吾要和他们围攻你了!”虫皇也不理会别的存在,只是对霸王说道。

霸王认真的看了虫皇一眼,点头道:“我的蛮古之世,剥夺了你的虫族君临未来,你要围攻我也属应当,来就是。”

虫皇闻言,心中就感觉到了屈辱,不过他并没有让这屈辱控制他的行为,要论屈辱,当初他成长时的屈辱可少了?这是他成长的资粮,他有预感,若是能够亲手战胜了这霸王,那么他就会更进一步,距离霸王此刻的境界几乎只有一步之遥,这是他的大机缘啊!

但是同样的,也是大危机。

他本就是虫族之皇,这是位格,也是尊称,他无敌于他的那个时代,甚至除了霸王以外,在他所知的任何时代任何地点,他都是无敌的,虽然还有少许可以与他匹敌的存在,但是说要超过他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就是无敌的存在,这样的事情一直都发生着,而且会一直继续下去,这是他无敌的信念了。

现在,这个信念被打破,而他要么挺过这场战争,破而后立,成就更大的伟业,要么就输在这场战争中,再也不会有任何进步了。

“我上了。”

虫皇话音落时,他已经出现在了霸王之前,单爪向前,直向霸王脖子处突去。

虫皇和人类不同,或者说虫族与哺乳生物不同,他们是外骨骼形态,本身体表的外骨骼就极为坚硬,而虫皇的体表外骨骼几乎可以用近乎完美来形容,在霸王之前,从没有任何存在能够将其彻底洞穿,甚至连中央夜帝也只能够将其打出裂缝而已。

而且虫族的肌肉也与人类不同,体内能量循环也与人类不同,光以身体的资质而论,人类若是一,那么虫族就是十,而虫皇的身体经过了无数次进化,他的身体资质是一亿甚至更多!!所以虫族的战力进阶并非如人类武者那样,因为身体的开发到达极限,必须要求之精神,也就是从内力到内气,神覆盖率,悟神,心相,神相什么的,虫族都不需要,他们需要的是让自身肉体的无限次进化,再容纳更强大的能量循环,由此而成。

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虫族与等级人类类似,都是以肉体为主要战斗单位,这很极端,但也很强大,这时也是如此。

霸王一掌打出,与虫皇的爪子对拼在了一起,轰然炸响,巨大的力量波动轰向四周,除了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周围人都被这波动给推出了老远距离,而虫皇与霸王对拼在一起,连一步都没有退让。

虫皇是唯一一个可以正面与霸王对拼力量的存在,在上一次的战斗中表露无疑,这是连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都做不到的事情,而能够正面对抗的人物,在这场战争中简直就是稀世珍宝,有没有一个可以正面对抗的人物对战场来说就是两回事啊。

“好!次元刺!”虫皇大吼了声,不退不避,猛的又欺身而上,再一次用爪直刺向了霸王的心脏。

这一刺之间,虫皇爪前居然出现了空间断痕,要知道这里可不是外面的多元宇宙,而是霸王的内有宇宙,虽然这道空间空间断痕并不明显,但是显然这一击已经达到了某个层次,比光明神帝与中央夜帝都要略强了一些。

霸王心里赞叹,单手抬起,一招扯地就迎了上去。

事实上,虫皇可以说是这个纪元中最为接近霸王的存在了,虽然虫皇本身是取了一些巧,凝聚了巅峰虫族文明的气运于一身,他的皇既是尊称也是位格,用另一个简单的说法就是,他将虫族的人类大宪章融合于一身,加上虫族的种族优势,以及他自身的实力强大,等等因素综合起来,确实是比中央夜帝与光明神帝要强了一筹。

本来按道理来说,这个纪元的多元宇宙是不会允许一个个体凝聚整个种族的气运于一身的,这一点甚至连霸王都做不到,虽然七杀碑是他一个人凝聚出来,但是当他行蛮古之世,举世反他时,他的七杀碑也会破碎,仅留少许而已。

但是虫族却是特殊的,虫族具备着副格式塔意识模式,虽然每个虫族都属于一个单独的个体,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全部虫族也可以认为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生命体,而虫皇就是这个生命体的具现,所以他的皇既是尊称也是位格。

可以说,虫皇是这个多元纪元里,距离霸王最为接近的存在,但是最为接近依然有着距离,而这个距离……近乎无限。

一爪一掌彼此对击,得到的结果是炸裂之后,整个大陆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坑洞,而虫皇已经被击飞到了宇宙之中,霸王却是站立原地不动分毫,只是虽然霸王不动,但他也没有继续吸纳罪孽,显然虫皇刚刚一击并不是无用之功。

就在众人才从刚刚那一击的影响里恢复过来时,虫皇已经再一次从宇宙空间里穿了回来,他铁青着脸sè怒吼道:“蝼蚁们,我已经放下对你们的歧视,莫非你们还要狂妄的无视我的善意吗?”

屁的善意!

所有人心里都这样嘀咕着,这虫子莫不是对善意这个词语有什么误解吧?

不过现在却不是内讧的时候,那怕上一次的战斗这虫子对自己人大开杀戒,但是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无论是外的两大智慧种族,还是人类阵营,都无法拒绝虫皇的提议,因为他们的大敌是霸王,而虫皇是这场战争必须的,至少是拖延到郝启归来前必须的。

妄第一时间就协调了人类阵营的战力,至于外的阵营,除了那些等级生物无法沟通,另外两大智慧族群也各自发出了信息,同意了与虫皇的协同作战,立时的,各大阵营的人员都向霸王围攻了上去,首当其冲的正是虫皇,光明神帝,中央夜帝三人。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虫皇到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