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八章那就今天吧

第九十八章那就今天吧

井九把那些细木棍递了过去,说道:“道理虽然简单,想到却不容易。”

禅子双手接过,忽然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想到这个道理的?”

井九走到门槛处,望向远方的雪原,说道:“某天忽然就想到了,应该是在镇魔狱与冥皇讨论魂火的时候。”

禅子问道:“因为魂火这个名字?”

“你不觉得这个名字来的毫无道理?那必然有别种道理。”

井九说道:“我问过雪姬,她们不是这样的,不代表人族不是这样。”

听到雪姬的名字,禅子摇了摇头,问道:“你确定帮助她离开是好事?”

井九说道:“这是一件事,好坏并不重要。”

赵腊月站起身来,顺着他的视线望向雪原深处,问道:“你想杀了她?”

井九来到雪原开始,那座冰峰便很安静,那道神识没有出现说明了很多问题。

“她不如她母亲,也不是那么好杀的,而且为什么要杀呢?我和她妈关系不错。”井九说道。

赵腊月说道:“可是她与她妈关系不好,差点杀了她妈。”

井九说道:“她妈那时候刚刚生产,最是虚弱,而且也是趁机瞒过命势天道,离开雪原。”

禅子连连摇头,说道:“总觉得这段对话有些怪。”

井九对着雪原深处的那座冰峰微微点头致意,便准备离开。

禅子说道:“那天我就不去送你了。”

赵腊月有些意外,问道:“为何?”

禅子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说道:“第二次成亲有什么好看的?”

……

……

禅子不去为井九送行,自然不是嫌弃他春风二度,而是二人之间感情深重,与众不同。

朝歌城对很多人来说也是不同的。

井九与赵腊月先去城外赵园住了几天,他看出赵父与赵母应该也没有几年了,然后他们进城去皇宫与景尧见了一面,又用了一天时间逛了逛新旧梅园,看了看那座摆着棋盘的亭子、那座有桥的小湖,接着便去了太常寺。

太常寺的黑檐被夏天的雨水冲洗的干干净净,显得十分精神,却没了当年的精魄。后院开遍了紫sè的野花,地底的牢狱则是越来越空,听鹿国公说再过两百年,可能最后的那几个犯人便会死去。

鹿国公府的子孙很多已经离世,老国公却还挺着,不知道看着那些越来越陌生的后辈,他会不会偶尔想起更冷清的邻居。

井梨现在更多时间是在太学里抄经书,井宅大部分时间空无一人。

井九在那间书房里睡了一百多年,对这座宅子依然不是很熟悉。

他带着赵腊月在前庭后院里走了走,又在那间书房里坐了半夜,当晨光照亮朝歌城的时候,便起身离开了这里。

碧空之上的虚境就在不远处的眼前,像块琉璃一样,却给人一种无法打碎的感觉。

赵腊月在进入虚境之前问道:“要去果成寺吗?”

那座石塔还在果成寺里,既然是告别之旅,应该去一趟才对。

“人不在了,看塔有什么意思?”井九打趣说道:“我又不是卓如岁,非得抱着那座塔才能睡着。”

赵腊月再次确认,南忘烧掉那具遗骸、他从三千院里醒来后,与以前有了些不同。

当然,这也可能是卓如岁对他的影响。

就像禅子说过的那样,这是此世的因果。

南河州外的浊水被血sè的剑光照亮。

井九与赵腊月停在一块礁石上,望向远处岸边赈济流民的草棚,看到一名中年僧人,正在忙碌地救治着伤员,根本没有时间说话——那名僧人是当年他们在南河州遇到的那对师徒里的弟子。

为了这对师徒,赵腊月杀了修行者,成为了清天司追缉的凶徒,继而才会引发后面的那些事。小荷、不老林、邹丰臣、王小明……那些故事当时是那般的惊心动魄、印象深刻,现在则早已被风吹散,偶尔想起,顿生隔世之感。

井九说道:“既然各有各的道,当年我就不该拘着你。”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确认我的道没有问题?”

井九说道:“那年我们说过,为何通天境修行者会被称为大物?因为生死之间有大物。”

赵腊月若有所思。

“通天境修行者再往前一步便是飞升,若踏不出这一步与凡人亦无区别,便是被困在生死之间。”

井九继续说道:“你选择向死而生,虽然危险,但会比别人快很多。”

赵腊月说道:“等我像彭郎那样进入通天境再说。”

井九说道:“并非难事。”

赵腊月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要走了吗?”

井九说道:“不急。”

赵腊月收回视线,望向浊水里无数道向东而去的浪头,说道:“你不要等我。”

井九的意思很清楚,要把她送入通天境才会离开。

她不想承受这些,与压力的沉重无关,只是不想牵扯住他。

井九没有接话,带着她去了云集镇,在那间酒楼里要了一个火锅。

红汤白汤先后沸腾,各sè肉菜依序下锅,香气随着雾气扑面而至,溢窗而出,与镇子里的云雾混在一起。

包厢的门紧闭着,酒楼的门则是大开着,不知道是第几代的酒楼东家带着全家老小以及掌柜伙计,跪在一楼。

云集镇上的居民与百姓各自跪在街畔。

天空里的无数道剑光,已经昭显了酒楼里那对男女的身份。

可能是不喜欢在这种被注视的环境下用餐,赵腊月的食欲有些不好,只吃了三盘羊肉便放了筷子。

血sè的剑光照亮从青山里流出来的云雾,逆流而上迅速消失在群峰之间,根本没有理那些前来迎接掌门的青山长老与弟子们,明确表明了自己的不悦。

南松亭已经没有故人,井九直接去了那幢小楼,观看了列代祖师的画像,最后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与玄天宗那幅画像不同,这幅画像里的景阳真人有着清楚的容颜,因为有人曾经看过。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小楼。

幽静的山林里响起银铃的声音。

五十道剑弦从阳光里收敛,形成一团云,落在他的身旁。

云里伸出一只裸着的脚,脚踝上系着一根银铃,白皙动人。

啪的一声轻响,南忘从云里走了出来,看着他问道:“我画的怎么样?”

井九静静看着画像里的自己,眼里的怀念渐渐淡去,平静说道:“我现在更好看。”

南忘哼了一声,说道:“大家已经等了很多天,结果你一直没回来,你到底准备哪天走?”

整个朝天大陆都知道,井九要飞升了。

问题是没有人知道具体是哪一天,只能提前来青山宗老老实实等着。

飞升的日期不确定,整个世界便只能一直等下去,把所有别的事情都先放在一边,而且还没有人敢问,除了南忘。

井九想了想,说道:“那就今天吧。”

……

……

(飞升肯定是要飞升的,大概会用两三章写完这个过程。完本肯定是还早的,至少还有一百万字。开书的时候就承诺过,一定会认真写飞升之后的故事,飞升之后会和大家聊聊天,向大家预告一下后面的大致情节。)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八章那就今天吧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9年10月28日 回复

    期待三次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