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631章 由死而生

1631章 由死而生

这一次宁涛终于捕捉到了,就在身边,在那个点上。他的视线也就在那一瞬间锁定了那个中心点,心情紧张得很。

这不仅关系着涅波娜的生死,也关系着走出这个盒子的机会。盒子的外面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宁涛一千年,他比谁都想解开这个谜。

突然,那个中心点往外溢出了一个个天之符文,那景象就像是一个沉寂的泉眼突然被激活了,继而泉水涌冒。

宁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神念一动,将所有从中心点涌冒出来的天之符文全都聚集在了一起,一个都没有让它们走掉。

整个喷涌的时间也就那么两三秒钟的时间便停止了,中心点也静止了。

然而,这个空间仍然没有出现什么裂缝。

宁涛心中叹了一口气,那裂缝还真是难找啊。或者,无所说的裂缝根本就不存在,不然在数以亿计的时光里,无早就找到了,又怎么可能始终找不到呢。

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宁涛就地结了一个造物主法印,然后又动用符力能量将那些天之符文还原。

原本只是一堆微不可见的天之符文,可是转眼就有了金sè的头发,湛蓝的眼睛,小巧的嘴唇,细长的脖颈……

转眼之后,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又诞生了,她就是从地狱底部漩涡过来的涅波娜。

那个猜测是对的,迈过死的极点就是生,迈过生的极点就是死。神山之上的至高的符文空间代表着这个宇宙的生,三界底部的地狱代表的就是死,众生万物都在那里被研磨,打磨成天之符文回到这里,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三界的循环,也可以说是轮回。

这个猜测被证实了,可是宁涛最想弄明白的事情却还是笼罩着一团迷雾,毫无头绪。那就是千年一次的能量波动,以及从来没有被发现过的空间裂缝。

“呼!”涅波娜的嘴里吐出一口气来,然后张开了眼睛。

宁涛收起思绪,关切地道:“你怎么样了?”

“我……”涅波娜的神sè有些恍惚,“这里是什么地方?”

宁涛说道:“这里就是我跟你说的符文空间,你进入那个漩涡之后,你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我……”涅波娜开口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状态还是很迷糊。

宁涛温声说道:“不着急,慢慢想。”

“嗯。”涅波娜放松了一些,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她的身体是被宁涛悬浮在虚空之中的,根本无处借力,所以一发力,身体就失去平衡,手脚乱蹬,那动作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一样。

宁涛伸手扶住了她的腰,将她扶了起来。

涅波娜想跪下去,可脚下是虚空,什么都没有,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从她重生到现在,送子神也没给她造一件甲胄什么的,就那么天然之姿的站在送子神的面前,这又让她有些尴尬。但不管是什么情绪,她都努力控制着,不敢在送子神的面前流露出来。

宁涛看了一眼毫无动静

的中心点,心中有些不甘心,却也无法可想。思考了一下,他做出了决定:“我带你去至高天神庙吧。这或许是你今生唯一一次来这个地方,去看看也好,或许对你有所启发,有助你日后成神。”

“日后成神?”涅波娜的神sè顿时激动了起来。

“你要有信心,你一定可以成为女神的,到时候我亲自来给你主持封神仪式。”宁涛召唤出金sè神云,载着涅波娜往至高天神庙飞去。

进了神庙,涅波娜被震撼到了。地狱里的死神神庙是她见过的第一座神庙,她觉得那就是最巍峨的神庙,可与眼前的至高天神庙相比,那简直就是民居与皇宫的比较。这一次宁涛带她来,算是给她开了眼界了。

宁涛从大日葫芦之中取出了一些灵材,随手创造出了一块毯子,然后披到了涅波娜的肩头上。

“谢谢。”涅波娜拢着毯子,有些羞涩的样子。

她其实一点都不冷,可这块毯子能让她感到自然一点。

“你想起来了吗?”宁涛很想知道答案。

涅波娜略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进去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然后我看到了金sè的光……随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样的答案显然不能让宁涛满意,可是他也知道,涅波娜不可能有多么详细和复杂的体会。她进去之后就被分解了,出来的时候是一堆天之符文,哪里还能有什么详细而复杂的经历和感受。她说的,不过是进去之后被分解之前的那点经历和感受而已。

“我……我无能。”涅波娜心中有愧,双腿一曲跪在了宁涛的面前。

“哎哟,你怎么又跪下了,快起来,快起来。”宁涛伸手去搀扶她。

涅波娜站了起来,可是就在站起来的时候,那披在肩头上的毯子毫无征兆地滑落了下去。

之前没有毯子的时候,感觉倒也没那么尴尬和不自然,可是披了一下又掉落下去,感觉竟然变得很强烈,是那么的尴尬和紧张,还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宁涛也呆住了。

明明是一样的景sè,遮掩一下再显露出来,那视觉的冲击感竟让他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他的脑袋里面好像钻进去了一只蜜蜂,正嗡嗡作响。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亡灵的指引者没有动作,伟大的送子神也没有动作。

可是彼此的眼神,却似乎在传递着什么信号,又好像在彼此试探。

起码十几秒钟之后,宁涛打破了尴尬的沉默:“那个,你的毯子掉了。”

这反映也够慢的,人家的毯子都掉了,这好大一会儿了,他才反应过来。

涅波娜却没有去捡毯子的意思,她依旧站在宁涛的面前,眼神闪烁着冲动的神光,可似乎又缺少那么一点勇气。

宁涛说道:“我带你四处看看吧。”

涅波娜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光,她的嘴唇动了动,但还是没能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只是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宁涛将

那条毯子捡了起来,重新披在了涅波娜的身上。

刚才差点就迈出那一步了,还好最终控制了下来,没让它发生。

感觉和感情是两码事,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只要感觉不要感情的人。他是天命送子神,他有他的原则。

宁涛领着涅波娜往神殿的尽头走去。

涅波娜隔着很远就看见了无的神像,那几万米高的神像让她目瞪口呆。

宁涛说道:“那就是前任神王无的神像,他还有一个名字叫作白须子,他已经死了,我把这座神庙保留了下来,也算是留了一个纪念吧。”

涅波娜对着无的神像跪了下去。

宁涛并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制止她。她并不知道无是他杀的,更不知道无做的那些事,所以出于对前任神王的敬畏而跪拜,这没什么。

涅波娜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磕下头去。

她这一磕头,宁涛的视角就被动改变了,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之前压制下去的一些冲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涅波娜磕了三个头,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伟大的三界共主,你再把我送进去吧,或许这一次我能发现点什么。”

宁涛说道:“那等于是让你再死一次,你不怕吗?”

涅波娜的眼神坚毅:“伟大的三界共主,我愿意为你奉献我的一切,就算是死,我也无所畏惧。”

宁涛心中一片感动,他笑了笑:“试一次就行了,没必要再试第二次,结果不会有任何变化。”

“可是……”

“不用再试了,我送你下地狱吧。”宁涛说。

这样的话对别人说不是什么好话,可对涅波娜来说,那相当于“我送你回家吧”,她本来就是亡魂的指引者,地狱就是她的工作单位。

“我想留下来帮你解决问题。”涅波娜两眼期待的看着宁涛。

宁涛本来已经打算打开三界法印开门的了,看到她那充满期待的眼神,他心中又有些不忍。人家刚刚才为了他在地狱到符文空间的特殊通道里死了一次,现在就让人家下地狱去的话,实在有点不近人情。

“好吧,你暂时留在这神庙里,我再去那个点看一看。”宁涛说。

涅波娜点了一下头:“嗯,我再想一想有没有什么遗漏了的地方。”

宁涛离开了神庙,又来到了那个中心点上。希米亚和东山波丽都在东山部落里,可他并不想去找她们,他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思考一下。

所谓的中心点肉眼无法看见,它和别的地方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一团空气。而且,就算是空气中流淌着尘埃一般细微的天之符文,这中心点的天之符文与别的地方也没有任何区别。

宁涛的心里苦苦思索:“无说一千年才会出现一次能量波动,他肯定有他的依据,而且他肯定也发现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涅波娜进入那个漩涡,然后再到这里来的时候,这空间又出现了那种能量波动,这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百思不得其解啊。

看网友对 1631章 由死而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