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八十七章 同袍混战

第一千八十七章 同袍混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寅时,也就是凌晨三点。这个时候,是人在一天里,最困顿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放松警惕的时候。

天到寅时,牛邯从营帐中坐了起来。他刚刚起身,就听到外面传出沙沙声响。

他迈步走出营帐,只见营帐的四周站着十数名侍卫,没人说话,人们的目光齐刷刷落在牛邯的身上。

牛邯向众人点点头,接着,伸手入怀,从怀中抽出一条红sè的绸带,用力地系在胳膊上,打了个死扣。

见状,周围的侍卫们也都纷纷抽出红绸子,系于手臂。之后,不用牛邯发话,人们自动自觉地跟在他的身后,一同向王孟的寝帐走去。

他们这里,距离王孟的寝帐不算太远。走了差不多一半的距离,前方行来一支巡逻队。为首的一名什长,看到前方有人,什长立刻高举火把,问道:“什么人?”

牛邯没有惊慌,老神在在地说道:“是我!“

什长向前探出火把,定睛一看,原来走上前来的人竟是牛邯。他下意识地躬身施礼,说道:“原来是牛将军!”

“是我!”

“牛将军,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是要去哪?”什长好奇地问道。

“去见王孟。”

“去见将军?可将军早已经睡下了。”

说话之间,牛邯已经走到什长的近前,说道:“我要紧急军务,要与王孟商议!”

“是……是什么紧急军务?”

“是什么紧急军务,我还用告之你吗?”牛邯瞪着眼睛,怒声训斥道。什长身子震颤了一下,下意识地低下头,小声说道:“小人不敢!”

他话音还未落,牛邯突然跨前一步,来到什长的身侧,不给对方任何反应的时间,他抬起手臂,死死搂住什长的脖颈。什长身后还有几名兵卒,见状,人们同是一惊,正要叫喊,牛邯周围的侍卫们几乎是同一时间扑了上来,佩剑出鞘,只听沙沙沙一连串的声响,几名兵卒同是脖颈被利刃

割开,人们握着脖子,纷纷扑倒在地,不管他们的手脚在地上怎么扑腾,就是无法叫喊出一声。

看着兵卒们都已倒地毙命,牛邯搂住什长脖颈的手臂,猛的向回一挫,就听咔的一声,什长的颈骨应声而短,尸体贴着牛邯的身子,缓缓滑到地上。

牛邯面无表情,向手下人甩下头,几名侍卫立刻将这些兵卒的尸体拖拽到一旁的隐蔽处。

之后,牛邯向四周环视了一圈,继续向前走去。

时间不长,牛邯一行人来到了王孟寝帐的附近,举目看过去,王孟寝帐的门口,有数名侍卫,不过此时,侍卫们都是坐在地上打盹。

牛邯看罢,眯了眯眼睛,对身后的侍卫们使个眼sè,而后,他抬手点了两个人,迈步向王孟寝帐走去。

被他点到的那两名侍卫,双双收起佩剑,跟在牛邯的身后,其余的侍卫,则从暗处,悄然无声地向寝帐慢慢靠近。

王孟身边的侍卫,都是武艺精湛的高手,即便是在打盹,睡眠也很轻。听到脚步声,几名侍卫立刻被惊醒,人们第一时间站起,手握着佩剑,寻声望去。

当他们看到是牛邯带着两名侍卫走来,众人先是松口气,而后又露出不解之sè,为首的一名侍卫问道:“牛将军深夜前来,可是有事?”

牛邯说道:“我有紧急军务,要与王将军商议。”

“这……今天太晚了,将军早已休息,牛将军还是等到天亮之后再来吧!”为首的这名侍卫,态度还算客气。

在他和牛邯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身后,已悄悄摸上来人了。

侍卫们没有注意自己的身后,但牛邯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他故作为难,皱着眉头,说道:“可是,这事涉及到王遵大将军!”

听闻这话,侍卫们暗吃一惊,忍不住面面相觑。

王孟休息的时候,是很讨厌被人打扰的,这一点,作为他的侍卫,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但现在,大将军王遵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将军也是很紧张这件事的。

正当侍卫们考虑,到底要不要去叫醒王孟的时候,那些悄悄摸上来的牛邯侍卫,突然发难,众人在王孟侍卫的背后,齐齐出剑。

这几名侍卫,刚意识到不好,再想做出反应,已然来不及了。

噗、噗、噗——

利刃由他们的后心刺入,在其前胸探出,这些侍卫,连叫声都没发出来,当场毙命。

杀光几名侍卫后,众人立刻把尸体向营帐的后面拖,而后,有两名侍卫一马当先地进入到王孟的营帐里。

营帐内没有点灯,黑漆漆的一片,两人进入营帐后,只走出两步,就感觉脚踝被声线之类的东西轻轻绊了一下。未等他二人回神,寝帐里突然传出铜铃的声响。

糟糕!王孟的寝帐内有机关示警。两名侍卫脸sè同是一变,也就在这时,黑漆漆的寝帐里传出yīn沉的话音:“什么人?”

两名侍卫倒也干脆,二话没说,持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他俩的速度快,说话之人的速度更快,两位侍卫都没看到对方是怎么冲过来的,只感觉到一股劲风刮来,紧接着,二人就觉得脖颈一凉,并听到沙沙的风声。

那是血液喷射到体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外的声响。

两名侍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干,噗通、噗通,两人双双跪在地上,佩剑脱手,二人捂住自己的脖颈,身侧翻倒。

太快了,快到外面的牛邯等人都没来得及进入营帐,他二人就已经倒下了。牛邯从营帐门口抽出一支火把,直接扔进营帐里。

借着火把的火光,他终于看清楚营帐内的情况。自己的两名侍卫,都已倒地不起,喉咙处各流淌出好大一滩的血液。

而站在他俩面前的,正是王孟贴身侍卫之一的常玉。

常玉的手中,提着一把明晃晃的佩剑。牛邯暗暗咬牙,沉声说道:“一起上!”随着他的话音,十数名侍卫,连同牛邯在内,一并冲入王孟的寝帐里。

也就在他们冲进来的刹那,常玉一把抓起床铺上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王孟,向旁一挥剑,沙,营帐的帐布被划开一条大口子。

他单手提起王孟,顺着帐布的破口,纵身蹿了出去。常玉带着王孟前脚刚出来,牛邯便接踵而至,他箭步来到常玉近前,手中的佩剑向前直刺,没有刺向常玉,而是一剑直取王孟。常玉断喝一声,将手中剑向外一挑,当啷

,牛邯的佩剑被弹开,常玉拉着王孟,向后连退了三大步。

这时候,王孟已然完全清醒过来,看着手持佩剑,杀气腾腾的牛邯,他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牛邯是要杀自己!他怒声吼叫道:“牛邯,你疯了不成?”

牛邯也不说话,提剑继续向王孟冲去。

他的侍卫们也纷纷从营帐里跑出来,有侍卫拿起火把,直接把王孟的寝帐给点着。营帐的帐布为了防雨,上面涂抹过油脂,防水的效果是极佳,但沾火就着。

只顷刻之间,偌大的寝帐便化为一片火光。

王孟的营帐突然起火,很快便惊醒了附近的军兵,一时间,人们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喊叫之声又迅速蔓延到全营,顿时,整座大营就如同炸了锅似的。牛邯一心要杀王孟,步步紧逼,常玉的武艺高强,不过要保护王孟,他的武力也随之大打折扣,另外,牛邯可不是泛泛之辈,在隗嚣的麾下将领中,牛邯的武力堪称首屈

一指。

在牛邯的猛攻下,常玉护着王孟,一退再退,场面被动,险象环生。

王孟又气又急,嘶吼道:“牛邯已经叛国,速速将他拿下!无论是谁,能擒下牛邯者,赏黄金百两!”

被火光吸引过来的兵卒们,一听这话,眼睛都闪现出亮光。

很多兵卒纷纷端起长矛,作势要向牛邯杀去,不过他们身边的同伴,却抢先一步,将手中的长矛刺入他们的胸膛。

被同伴偷袭的兵卒们,无不是一脸的震惊和骇然,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这些对自己人下毒手的兵卒,纷纷从身上的隐秘之处抽出红布条,系于手臂之上。

他们这些人,皆是牛邯的部下,而红sè的布条,就是他们用来辨明敌我身份的标志。

周围发生的情景,让王孟惊得目瞪口呆,未等他回神,忽然间,就听山谷两侧的山顶上,又传来嘶吼、喊杀的混乱声。

没过多久,就听轰隆隆一连串的巨响,一面山顶上,突然滚落下来无数的巨石,石头从天而降,砸在山谷内,轰鸣之声震耳欲聋。

见状,王孟的脑袋嗡了一声,那些石头,可是他们用来对付汉军的利器,他们当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些巨石运送上山顶,现在,就这么被白白推下来了?

看着接连不断从山顶上滚落下来的巨石以及滚木,王孟的心肝肺都疼得发颤。他像疯了似的,冲着四周大喊道:“杀光反贼!杀光这些吃里扒外的反贼……”

他话音还未落,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声传来,原来另一侧山顶上的滚木、礌石也被人推了下来。王孟眼前发黑,身子一震摇晃,险些当场急晕过去。

这时候,无论是山顶上,还是山谷内,已然全乱了套。陇军将士,相互厮杀,难辨敌我,尤其是王孟的手下,完全是处于晕头转向的状态,

鸡头道和薄落谷都乱了,而且巨石坠地,发出那么巨大的声响,鸡头道外面的汉军,又哪能听不到?

与冯异在一起的刘秀、王遵,听闻鸡头道内的动静,心中明镜似的,牛邯已经在王孟军的内部发难了。

刘秀当即传令,全军进攻鸡头道,分辨敌我的方式就是看其手臂,但凡是手臂系着红sè布巾、绸子的,那都是自己人,反之,便是敌军。

鸡头道是一处天险之地,两边是细长的峡谷,中间是薄落谷,要想穿过鸡头道,得走过相当长的一段峡谷。

如果峡谷两侧的山顶上有伏兵的话,光是往下扔滚木礌石,便可阻绝道路,哪怕山下有再多的兵马,也别想通过鸡头道。

而现在,王孟军为汉军准备的滚木礌石,都让牛邯的部下先行推下山,当汉军进入鸡头道时,山顶上已然没有滚木礌石可用。

上面的守军,只能向下射箭,或者捡一些小石块向山下投掷。

这些对汉军的威胁和杀伤也不小,不过山顶上的飞矢和石块,只是在刚开始时很猛烈,等到大批的汉军进入鸡头道内后,落下的箭矢和石块反而变得稀疏起来。

不是王孟军在故意手下留情,而是此时牛邯军和王孟军在山顶上已然打成一团。王孟军已经顾不上再去攻击山下的汉军,为了自保,为了活命,他们得先和牛邯的部下们拼命。

看网友对 第一千八十七章 同袍混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