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九十章 城外相见

第一千九十章 城外相见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隗恂被隗嚣送到洛阳做质子,结果因对yīn丽华有不轨之举,被处以宫刑,之后便一直处于软禁当中。

现在他被刘秀召到汉阳,以为自己终于有机会可以脱离苦海,回到父亲的身边,可他没想到的是,这次,他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里。

等隗恂到了汉阳后,刘秀在军营里接见了他。隗恂见到刘秀后,脸sè泛白,急忙屈膝跪地,向前叩首,结结巴巴地说道:“微微臣拜见陛下!”

刘秀低头看眼隗恂,没有立刻说话,以前,他或许还对隗恂有点好印象,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刘秀是多一眼都不想看到这个人。

等了一会,他方慢条斯理地说道:“隗恂,现在汝父勾结公孙述,与汉室为敌,你有何话要说?”

隗恂身子一震,急忙说道:“陛下,父亲定然是受了奸人的蛊惑,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举,还望陛下能网开一面,饶过家父。”

身为隗嚣的长子,当年的隗恂,那也是位翩翩贵公子,玩世不恭且高高在上的纨绔子弟。

而现在的隗恂,哪里还有一点当年的样子,看起来,都得衰老一、二十岁,整个人呈不健康的消瘦,脸颊凹陷,毫无神采。刘秀说道:“隗嚣是死是活,你隗恂是死是活,现在就看你的了。如果你能说服隗嚣,让他放弃抵抗,缴械投降,隗嚣能活,你亦能活;倘若你无法说服隗嚣,他还是执迷

不悟,负隅顽抗,隗嚣会死,你亦活不了。”

隗恂倒吸口凉气,急忙再次向前叩首,身子哆嗦个不停。

刘秀说道:“现在,就看你在隗嚣的心目当中,到底有多重的分量了。”

“……”隗恂没敢接话,脑门顶在地上,抬都不敢抬。

当日,刘秀率军起程,去往西城。

得知刘秀到来的消息,正在西征这里作战的吴汉和岑彭,一同率部迎接。

进入汉军大营后,刘秀问道:“子颜、君然,现在西城这边的战事如何?”

吴汉和岑彭对视一眼,双双低垂下头。这段时间,他们的仗打得并不顺利。

西城城内的陇军,斗志顽强,抵抗激烈,西城的卫城戎丘,也是极为难打。连日来,汉军连续强攻西城和戎丘,伤亡的将士已然不少,却未能取得任何的进展。

看他俩都未吱声,刘秀点点头,说道:“我这次到西城,还顺便带来了隗恂。”

听闻这话,吴汉和岑彭先是一愣,紧接着眼睛同是一亮。隗恂可是隗嚣的长子,是隗嚣最为器重的儿子,有隗恂在己方手里,不愁隗嚣不乖乖就范。

吴汉大喜道:“陛下,我们明日就可把隗恂带到两军阵前,以隗恂要挟隗嚣,献城投降!”

兵者诡道,不管手段卑不卑鄙,只要能取胜,只要能让己方将士减少伤亡,那么再卑劣的手段也是好战术。

岑彭亦是连连点头,符合道:“虎毒不食子!现在隗恂在我军手中,隗嚣就不得不有所顾虑。”

刘秀也是这么考虑的。他点点头,说道:“明日,我约隗嚣出城相见!”

“这……”吴汉和岑彭相互看看,面sè凝重地说道:“陛下,隗嚣恐怕不敢出城啊!”

刘秀淡然一笑,说道:“身为全军主帅,身为堂堂的‘朔宁王’,如果隗嚣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他又如何服众?”

吴汉和岑彭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二人一同点头,正sè提醒道:“陛下要约见隗嚣,也需多加小心!”

翌日。刘秀在吴汉和岑彭的伴随下,随汉军的大队人马,来到西城城前。到了西城这里,刘秀举目观瞧。

西城并没有护城河,不过在城墙的外面,挖了一圈宽宽的壕沟,壕沟的里面竖立的全是大大小小的竹签子、尖木桩,人若是掉进去,瞬间就都被穿透。

这条壕沟的作用,基本上就当相遇护城河了,甚至比护城河的威胁更大,为汉军的攻城制造了巨大的麻烦。

刘秀眯了眯眼睛,双脚用力一磕马腹,催马走出己方阵营。

吴汉、岑彭、铫期、祭遵、来歙诸将,纷纷跟随,在他们的四周,还有千余名精挑细选的精锐之士,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一面半人多高的长条形重盾。

刘秀等人在向西城城前缓缓靠近的时候,重盾兵们在他们的前方,组成了一大面盾阵,以防城头上的敌军放箭。

距离西城还有八十步远的时候,刘秀一勒战马的缰绳,停了下来,对左右说道:“去城前喊话,让隗嚣出来见我。”

一名军兵插手应了一声,催马出列,直奔城墙而去。当他距离城墙还有三、四十步远时,城头上方,突然飞射下来一箭,钉在他前方的地面上。

那名汉军兵卒勒停战马,举目望向城头,大声吆喝道:“陛下在此,隗嚣出城相见!”

他一连吆喝了三遍,城头上才传出回音:“等等——”

城头上的守军不敢耽搁,派人去往王府,向隗嚣禀报消息。

这些天来,隗嚣一直都没有下床,身体每况愈下,已然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完全是靠着金丹的丹药在吊着命。

听闻刘秀要见自己,隗嚣在侍从的搀扶下,缓缓从床铺上坐起。

&nbs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p;他目光涣散,手臂僵硬地从身旁拿起一只竹简,声音微弱,有气无力地说道:“王元送来书信,说是要去蜀地,向公孙述求援,他……已经到成都了吗?”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大王这是糊涂了啊!王元送来书信,是请求大王,批准他去往成都求援,可大王的批准还未下,王元又哪敢私自离开冀城?

人们谁都没敢说话。还是金丹跨前一步,靠近隗嚣,小声说道:“大王,王将军现还在冀城!”

“他从成都回来了?”

“他……王将军还未去成都。”

“为何不去?”

“大王还未准他去成都!”

隗嚣昏花又无神的老眼,缓缓瞅向金丹,过了好一会,他方说道:“让他去吧!”说着话,他慢慢放下竹简,然后双手支撑着身体,作势要下床。

“大王,你这是……”

“刘秀不是要在城外见我吗?我即便不去见他,也得到城头上看一看。”一名侍从急忙把他搀扶起来,同时对周围的侍从说道:“快为大王更衣!”

在众多侍从的伺候下,隗嚣穿戴整齐,乘坐马车,去往东城城头。

自西城之战开始以来,隗嚣这还是第一次上城墙。隗嚣的出现,让城头上的守军们无不是欢呼雀跃,连呼大王。

隗嚣在侍从的搀扶下,边走上城墙,边向周围的陇军将士挥手。

走到城门楼这里,隗嚣手扶着箭垛,向外眺望,果然,看到城外有一队汉军,大概也就千人左右的样子,个个手持重盾,在这些汉兵当中,有几名骑马之人。

至于刘秀是不是在其中,现在的隗嚣已然看不清楚。

他观望了一会,佝偻着腰身,扫视左右,问道:“谁愿代孤出城,与刘秀相见?”

以他现在这样的身体状态,是不可能出城与刘秀见面的,话说回来,即便他身体没病,也不会出城去见刘秀,在隗嚣的心目当中,刘秀就是个yīn险卑鄙的小人。

隗嚣问了一会,见一直无人答话,他面上泛起一层不自然的红晕,那是气得。

他正要再次发问,有一名中年人上前一步,向隗嚣拱手施礼,说道:“大王,微臣愿往。”

主动请缨的这名中年人,可不是泛泛之辈,他名叫郑兴,字少赣,任祭酒之职。

郑兴是当时乃至历史上,都是鼎鼎有名的学术大家,对《左传》最为精通,颇有建树,自成学派。

从东汉开始,学术界对《左传》的研究,基本上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出自于郑兴这一派的。

郑兴和另一位大家贾逵,合称郑贾,他们的学术流派,史称郑贾之学,传芳百世。

隗嚣很早就归顺了刘秀,以汉臣自居,他又经营凉州这么多年,手底下确实聚集着一大批的人才。

作为学术大家的郑兴,在隗嚣手底下的大臣当中,都算不上最出彩的,可见隗嚣人才储备之雄厚。

见出来请缨的是郑兴,隗嚣脸sè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意味深长地提醒道:“少赣,刘秀狡诈,yīn险毒辣,你出城见他,切记要多加小心,万不可中了他的诡计。”

郑兴拱手说道:“微臣遵命。”

说起来,郑兴和王遵的关系也很好,但凡是和王遵关系好的人,那都是打心眼里愿意做汉臣的,郑兴也不例外。

可以说隗嚣这个人,精明了大半辈子,他干过的唯一的一件蠢事,就是投靠公孙述。

这使得隗嚣麾下一大批的大臣,与他离心离德,不然的话,以隗嚣手底下的人才储备,在刘秀的洛阳朝廷里,定然会大有所为。

郑兴出城,与刘秀相见。刘秀的周围,还有千余名汉军将士,而郑兴出城时,未带一兵一卒,就他自己一个人,骑着一匹马,与刘秀相见。

隗嚣不敢出城见自己,刘秀并不意外,得知前来相见的人是郑兴,刘秀倒是有些吃惊。

对于郑兴的名字,刘秀自然也不陌生,那可是学术大家,天下闻名的士大夫。

刘秀接见郑兴的时候,表现得非常客气,也给予了极高的礼遇。郑兴的心里本来就倾向于汉室,现在见到陛下对自己如此以礼相待,心中更是感动。

他向刘秀一躬到地,说道:“微臣仰慕陛下已久,今日能得见陛下,能亲眼目睹陛下之风采,微臣死亦瞑目!”

一听这话,刘秀又惊又喜,说道:“我对郑先生,也是久仰大名,郑先生快快平身。”

“谢陛下!”郑兴直起身形。刘秀仔细打量他,郑兴看起来四十多岁,不到五十的样子,虽说上了些年纪,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很足,两眼倍儿亮,神采奕奕。

刘秀含笑问道:“隗嚣是不敢出城与我相见,才派郑先生前来的吧?”说这番话的时候,刘秀的神情也多少带着几分傲气。

郑兴欠了欠身形,正sè说道:“大王并非不敢出城见陛下,而是因为大王病重,现已无法出城见陛下!”

他尊崇刘秀为天子,但对隗嚣的称呼,依旧是用大王,现在他毕竟还是隗嚣的臣子,对自己的君主,他不会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通过这一点,也不难看到郑兴这个人的脾气秉性。

看网友对 第一千九十章 城外相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