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道编辑器 > 第五十九章 一夜暴富

第五十九章 一夜暴富

  宁直走进家门的时候,杨素馨正在做晚饭,宁小雯则在做功课。

  看到宁直进来,杨素馨回过头来,她看了宁直一会儿,直接把火关了。

  宁直怔了一下,杨素馨饭都不做了,显然有事要跟自己说。

  “小直今天今天累了吧?”

  “还好,肌肉有点酸,妈,有什么事吗?”

  “小直,我听说你被苏先生收做弟子了?”杨素馨问道。

  虽然在她的观念里,儿子平平安安的就好,但如果儿子能有出息,她自然是更高兴,只是……

  “还是学生,没拜师呢。”宁直随口应了一声,接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妈,今天去医院看我爸,他还好吗?”

  “你爸挺好的,王阿姨照顾得很细心。”杨素馨轻描淡写的说道,完全不想提白天自己被欺负这件事。

  宁直了解杨素馨的性子,旁敲侧击的问了医院的事情。

  可杨素馨本来就是那种事情都藏在心里,不愿意麻烦别人的性格,更别说这件事涉及到宁直。

  在杨素馨看来,宁直因为之前败光七千万的事儿,在宁家就已经被人非议了,好不容易被苏长天收做弟子,地位直线上升,但毕竟宁直根基尚浅。

  这个时候,宁直要好好修炼,提升自己实力才是王道。

  所以她只是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宁直点了点头,杨素馨不在意也好,免得生气,他在意就行了。

  有一点宁直也很在意,按照李长高的说辞来看,今天下午张文丽气势汹汹杀进宁征病房的时候,肯定是不知道事情原委的,她甚至以为自己用某种不光彩的手段算计了宁子烨。

  这件事就奇怪了,按理说宁康不是在医院吗?宁康一定调查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那张文丽收到消息后赶来的医院,就算心里再怒火中烧,也该问问宁康事情的前因后果吧?可是她偏偏没有问。

  那宁康呢?

  儿子出了事,他难道没有在医院陪着。

  甚至在李长高的描述中,宁康一天都没出现,至少李长高没见着。

  按人之常情推断,张文丽在得知儿子出事后,找不到宁康就该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宁康,但似乎也没打通,否则张文丽不会一无所知。

  人不在医院,电话没打通,宁康去哪儿了?

  “妈,我等会来吃饭,有点修炼上的事情要温习一下,现在还不饿。”

  宁直编了个理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反锁上房门,宁直将爷爷给的启灵天元丹拿了出来。

  丹药装在一方紫檀木药盒中。

  这方药盒造型古朴,表面上了一层朱漆,因为年代悠久,朱漆表面已经有了一层厚厚的包浆,看上去幽光沉静,显露出一种温润的岁月气息。

  光这紫檀木盒也是一件古董,怕是价值不菲。

  宁直小心翼翼地把檀香木盒打开,按照老爷子的说法,这颗丹药服用下去,会增加一点武道天赋。

  这对普通人诱惑之大,可想而知。

  只是,这种丹药不能一直起效,只是第一枚有效果,第二枚效果就弱多了。

  在这种情形下,宁直当然不会去吃这枚丹药,如果日后他真的需要提升自己的武道天赋,也可以在自己实力足够之后,弄到更多的资源,买更好的灵丹。

  这枚丹药,就交给天道编辑器了。

  “发现E级丹药启灵天元丹一枚,可兑换40天道币;发现聚灵养药盒一方,可兑换3枚天道币,总共43枚天道币,是否现在兑换。”

  嗯?这药盒也能换三枚天道币?

  编辑器称呼这紫檀木药盒是聚灵养药盒,宁直听说过,有些丹药炼制出来还要养,甚至有三分炼,七分养的丹药,让丹药放在特制的丹盒中,吸收天地灵气,可以慢慢进化蜕变。

  如此说来,这药盒应该是件法宝。

  编辑器也许不光能吸收丹药中的能量,一些蕴含了灵气的法宝、武器、符箓,大概也能成为编辑器运转的能量来源。

  而且这43天道币的兑换价格,明显比老爷子说的三千六百万的购买价格要贵一些。

  果然如宁直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大夏元在天道编辑器的财富评估体系中价值略低,毕竟天道编辑器也要将大夏元兑换成丹药才能吸收,这编辑器还得扣一道“手续费”。

  用大夏元换天道币很吃亏,以后还是得多弄一些丹药法宝之类的东西。

  “如果不兑换天道币,选择编辑呢?”

  宁直突发奇想,之前的龙筋虎骨丹,就被宁直用编辑器编辑了,那这启灵天元丹按理说也可以编辑。

  “我想编辑启灵天元丹。”

  宁直对编辑器传达自己的意愿。

  “可选编辑对象——E级启灵天元丹,可编辑为增强天赋的启灵神元丹,食用之后,全身细胞活化,经脉加强,天赋暴涨,需要D级通用编辑权限一次。”

  果然可以编辑。

  只是这编辑权限……D级!

  宁直叹了一口气,他现在F级编辑权限都紧巴巴的,哪里去弄D级编辑权限啊。

  之前的龙筋虎骨丹才价值0.8个天道币。

  这次的启灵天元丹价值40天道币,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编辑不起啊。

  宁直虽然想要编辑后的神元丹,却还是只能放弃了。

  先兑换天道币吧,反正高级丹药以后总能弄到,甚至比启灵天元丹更珍贵。

  “我选择兑换天道币,只兑换启灵天元丹!”

  宁直放弃了兑换丹盒,这丹盒老爷子说不准还要收回去,要是到时候没有了,他可没法交代。

  “兑换开始。”

  编辑器提示道,随后,宁直就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吸力在自己掌心出现,那枚启灵天元丹像是燃烧了起来,它内部蕴含的灵气纷纷被抽离,通过无形的通道,被天道编辑器吸收了。

  不消片刻,这枚原本晶莹剔透的启灵天元丹便失去了光泽,看上去就像是一颗泥丸子一样。

  毫无疑问,这枚被吸走所有精华后剩下的丹药,只剩下药渣了,甚至可能残存了丹毒,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宁直把泥丸揉碎成粉末,冲进了厕所。

  原本宁直只有17枚天道币,现在一下子增长了40枚天道币的财富,加起来57枚,也算是一夜暴富了。

  天道币在手,宁直终于可以继续折腾了。

  此时,东华医院,宁子烨的病房之中。

  张文丽都要急死了,她才知道,宁直这个败家子,竟然拥有武道天赋,还被苏长天收为弟子。

  那苏长天是瞎了眼吗?

  张文丽简直气死了,宁康费尽心机做局,首先自己出钱,又从老爷子那里套,还有从宁家第二代这里打秋风,一共弄了两个亿,两个亿的资源,全部为宁子烨准备的,现在却被宁直摘了桃子。

  张文丽这一天都没见着宁康,电话倒是打通了两次,但是宁康只说了两句——“别添乱。”“老老实实呆着。”就把电话给挂了。

  现在张文丽心里七上八下的。

  “妈,别走来走去了,看着头晕。”一直躺在病床上的宁子烨忽然开口说道。

  张文丽怔了一下,旋即惊喜道:“小烨,你没事了?”

  之前她一直担心宁子烨的脑袋被宁直打坏了,问他什么,他都不怎么开口,现在总算宁子烨肯说这么长的句子了。

  “我一直都没事,我只是用这一天的时间安静了一下,想了许多许多的事情。”

  宁子烨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了。

  宁子烨一天没怎么吃喝,脸sè有些苍白,但他步子很稳健。

  “小烨你没事就好了,妈的心思可全在你身上,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妈也不想活了。”张文丽一副要掉眼泪的样子,她这辈子的富贵,可全是宁子烨给的。

  如果不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像她这样要文化没文化,要出身没出身,虽然年轻时有几分姿sè,可老了已经变成黄脸婆的姨太太,是不可能上位做正妻的。

  “唉,你爸那个死鬼,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这一天了都没找到人!简直气死我了!”

  “我知道爸他去哪儿了。”

  “啊?”张文丽眼睛一亮。

  “他应该是为我去买丹药了,能淬炼我生命能的丹药,我爸认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名叫九雨暹罗,它的根源在溙国,有一些普通人接触不到的渠道。”

  “组织?”张文丽还不知道这件事,宁康一般不愿意跟张文丽说太多。

  “他们卖的丹药靠谱吗?会不会骗你爸?”

  “丹药应该是真的,但是一定不便宜,五六千万都是往少了说了……”

  “咱们家还有那么多钱吗?”张文丽心头一跳,又是五六千万!

  宁康是有钱,但大多数钱是股票和固定资产,现金是有数的,之前他为了这次家庭会议,已经筹了一笔现钱出来,现在又是买杨素馨的股票,又是捐出两千万来,应该花得差不多了。

  “我爸既然出去了,就一定有钱,公司的一些账面,又不是不能做手脚……”

  宁子烨含糊的说道。

  自从宁征出事之后,宁康就几乎全面接手了宁氏集团。

  以前有宁征和宁康相互敌对,宁康自然不敢操作什么,可是之后就不一样了。

  这三年来,宁康利用职务之便,已经为自己捞了一些钱,当然,他不会太过分,毕竟公司将来也是他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世界剧变,武道兴起,这个时候,宁子烨的武道前途,关乎他宁康一家的未来。

  宁子烨发展好的话,他们家可以大富大贵,甚至一跃而成为上层阶级!

  而若是宁子烨没能起来,那连宁氏集团的继承权都会失去。

  都这个时候了,只要利益足够大,只要宁康有这个权力,那就算把宁氏集团整个打包卖了他都可以做得出来,更别说账面上做点手脚这种小问题了。

  “原来是这样,太好了,最好让子烨你把宁氏集团的钱都花光了,一个子儿也不留给宁直那个小兔崽子!”

  张文丽忽然觉得快意无比。

  “谁说我们要把宁氏集团的钱都花光?”

  就在这时,门口一道声音响起,张文丽回头一看,进来的人正是宁康!

  宁子烨住的病房是套间,有两层门,外面的门本来已经锁了,宁康有门卡才能不敲门进来。

  “康哥!”一看到宁康出现,张文丽仿佛一下子有了主心骨,高兴坏了,“康哥,宁直……”

  “你先出去,我跟子烨单独谈谈。”

  宁康淡淡的说道,这是他历来的习惯,有什么大事,他都不会跟张文丽商量,主要张文丽的嘴巴并不严实,脑子也有点不好使。

  张文丽虽然有点不满,但还是乖乖退了出去。

  关上房门后,病房里就只剩下宁康和宁子烨两个人。

  “我听你妈说,你这一天都没怎么说话?”

  宁子烨沉默了一下,开口道:“爸,今天一整天,我想了很多事。大概因为我是庶孙出身,我从小就很敏感,自尊心很强,我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总想着崭露头角,让别人羡慕我,崇拜我,每件事我都想做到最好。我确实不喜欢宁直,甚至有点恨他。所以宁征出事的时候,我不但一点悲伤的感觉没有,反而看到宁直从云端跌下来,心里有些快意。”

  “原本我以为我的性格很好,上进,自律,我也为我有现在的成就感到自豪,但经历了今天的事情,我发现我的性格还是有缺陷,那就是我太要脸面,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了。”

  “今天我被宁直狠狠的打了两拳,让我如此消沉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被宁直打败了,而是因为我今天太丢人了!当着整个宁家的面,我这张脸都被踩得稀碎!我被当众抬进了医院,我当时感觉我活不下去了,以后没脸再见宁家任何一个人。”

  “但这一整天,我仔细想,却想通了,我何必去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他们算什么东西!这是个乱世,风起云涌,过去的规则被打破了,只要我走出我自己的路,他日我再来看那些宁家小辈,不过是蝼蚁罢了。”

  “我的格局不该这么小。我要努力修炼,扎扎实实,宁直以为他胜过了我,其实我却知道,宁直根本没什么习武天赋,他精神力不行,领悟不了生命能!”

  “这一点,非常致命!生命能是武者的根本,我虽然学拳法不如他快,但我既然掌握了生命能,只要用心磨砺,未来一力降十会,宁直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嗯。你能想明白这一点很好。”宁康满意的点头,“这次吃亏,对你来说不见得是坏事,但你要相信苏长天的眼光,他能看中宁直,这宁直怕是一定有过人之处,而关于你的天赋,我这次带着你的血液样本去测了,如果放在世族,你未必出彩,但在九雨暹罗,却有人认可你,为此,九雨暹罗以较低的价格出售给我了一枚丹药。”

  宁康说着,拿出了一方丹盒。

  这丹盒与宁直之前从老爷子那里得到的丹盒很像,依旧是紫檀木雕的,只是没有上朱漆。

  可即便如此,丹盒本身也有了一层漂亮的包浆。

  看到这方丹盒,宁子烨激动了:“谢谢爸!”

  这个时代,丹药可比钱宝贵多了!

  有钱,也未必能买到丹药,更别说宁康是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买的。

  这九雨暹罗,竟然看好自己?

  “我们父子之间,有什么好谢的。”宁康笑了笑,又道:“子烨啊,九雨暹罗愿意吸纳你,所以才卖给我们这枚丹药。”

  “嗯?”宁子烨心中大喜,在这乱世之中,背靠大树好乘凉,宁直为什么一步登天,还不是因为攀上了苏家的关系。

  而这九雨暹罗,也是一个恐怖的势力。

  宁子烨听宁康提起过,最早在世界剧变之前,九雨暹罗就盘踞在东南亚的金三角,是金三角的几大霸主之一。

  这个世界的金三角,可比地球上的金三角大了百倍,完全是一个独立王国,与地球不一样,地球的金三角几乎只贩du,但这个世界的金三角,除了贩du之外,还有罪恶的人口交易,大宗的军火买卖,雇佣兵招募,以及灵药法宝的生意。

  金三角的地形错综复杂,那里有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毒瘴遍地,猛兽出没,就算军队开进去,都可能损失不小。但这样的环境,却盛产各种灵药奇珍!

  九雨暹罗源自于溙国,溙国和金三角并不接壤,如此情况下,九雨暹罗能在金三角立足,实力可想而知!

  宁康前几年执掌宁氏集团的时候,不免也想在黑白两道上都吃得开,于是他通过黑道上的朋友接触到了九雨暹罗,但当时,宁康还不知道九雨暹罗竟有这般强大。

  “我可以加入九雨暹罗!”宁子烨说话间,目露精芒,这是他的一个机会!

  宁康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子烨,我知道你野心不小,你加入九雨暹罗,自然为的是九雨暹罗的武道传承,但是这武道传承是邪道魔功,比起正道功法,邪道魔功虽然修炼迅速,威力巨大,但难免会有一些副作用,所以许多正道人士不愿意加入九雨暹罗。”

  邪道魔功?

  宁子烨听了不但不害怕,反而眼睛一亮!

  正合我意!

  邪道魔功又怎么样,现在连小说主角都改行修炼邪道魔功了。

  威力大,修炼快,修炼之后全身魔气森森,招式酷炫,何乐而不为?

  至于正道功法?那太老土了!

  全修正道功法的主角都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事情了。

  哪怕小说主角心性正的,也得修炼一些魔功,否则都不好意思见人,那种专修正道功法的老家伙,多半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我愿意!邪道魔功正合我意,我的天赋虽然不错,但也不是逆天,如果按部就班的修炼苏家、卓炎世族那种所谓的正道之路,恐怕一辈子都泯然众人了。”

  “嗯……”宁康点头,但又有些担忧的说道,“只是这副作用……”

  “不就是容易走火入魔么,只要我心志坚定,我不信会走火入魔,原本我就自制力极强,这次又遭受挫折,心里有了更大的目标,我定然会克服心魔!”宁子烨自信满满的说道。

  然而即便宁子烨壮志凌云,意气风发,可宁康还是神sè凝重,似乎依然担心自己的儿子承受不了功法的副作用。

  看到宁康如此,宁子烨心急的说道:“爸,邪道功法还是正道功法,还不是人为的定义而已,邪道就是邪吗?正道就是正吗?那些自诩正道的人士不屑于邪道魔功,要么是迂腐顽固,要么就是惧怕心魔的胆小鬼和伪君子!”

  “不过话虽如此,我还得感谢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就是他们如此愚蠢,才把修炼邪功的机会让了出来,否则的话,我想加入九雨暹罗都未必能行。”

  宁子烨已经如此表明态度,宁康便点头道:“既然你如此坚持,好吧……我先说明白,这九雨暹罗的功法的副作用不是走火入魔,而是修炼到极致时,可能会……变成女人……”

  宁康一句话说出来,宁子烨脸上原本雄心壮志的表情当场凝固了,三道问号冒在了宁子烨的脑门上。

  什……什么?

  变成……女人???

  “不过你说的也对,邪道功法还是正道功法,都是人为的定义而已,邪道不一定邪,正道也不一定正,甚至连正邪本身,都难以说清,古代很多君王,也是杀人如麻,杀一人为罪,杀万人为雄,杀百万为王。”

  宁康说到这里,感慨了一声,又拍了拍宁子烨的肩膀,“子烨,你的心性比我的要强。”

  宁子烨:“……”

  “爸……你之前跟我说,这九雨暹罗根源来自于哪里?”

  “金三角。”

  “不,我是说前面那个根源。”

  “溙国。”

  宁子烨:“……”

  “爸,我还是考虑考虑,这邪道功法未必适合我,既然大家都不选,应该还是有大家的理由的,我也不好太鲁莽了。”

  “子烨,爸爸丹药都买了,你先别急着拒绝,听我跟你细说。”看到宁子烨如此,宁康赶紧解释,“其实我刚刚说的变成女人,只是将九雨暹罗的功法练到最高境界,如果不是最高境界,就不会变女人了。”

  “是吗……”宁子烨用怀疑的眼神看向宁康。

  “咳咳……”宁康干咳两声,“当然,副作用也不是没有的,胡须喉结会变得不明显,声音也会更加yīn柔,长相也会变得女性化一点。”

  宁子烨:“……”

  “爸,我还是处男。”

  “不影响xing功能的。”宁康解释道,但看到宁子烨怀疑的眼神,他又道,“至少十年内不影响,又没让你练到最高境界,你可以先练几年,等到实力足够了,能够在这个世界立足了,你便开疆辟土,发展自己的势力,到时候,你再修炼别的功法也来得及,因为你会拥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好的武道基础。”

  (今天就一章了6000多字)

看网友对 第五十九章 一夜暴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