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九十九章 巅峰对决

第一千九十九章 巅峰对决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吴汉手持虎威亮银戟,拦住杨广的去路。杨广举目打量吴汉,这名汉将,头戴玄铁胄,身披玄铁甲,里面穿着赤红sè的短袍,背后披着赤红sè的披风。

外银内红,这是汉军武将的标准装扮。在他手中,拿着一把亮银sè的长戟,胯下一匹枣红马,汉将安坐在马上,威风凛凛,气势如虹。

看罢吴汉,杨广抬起手中战戟,指着吴汉,说道:“贼将报出姓名!”

吴汉闻言,仰面而笑,笑了片刻,他收敛笑声,傲然说道:“你也配?”说话之间,他双脚猛的一磕马腹,战马咴咴嘶鸣,四蹄甩开,直奔杨广而去。

马到人到,戟也到了。虎威亮银戟挂着呼啸声,斜劈杨广。杨广深吸口气,卯足了力气,向外招架。当啷!战戟与战戟碰撞,爆出刺人耳膜的铁器碰撞声。

杨广身子后仰,显然从战马上倒栽下去,他双腿死死夹住马腹,战马冲其冲击力,噔噔噔的连退了数步。

这还只是吴汉试探性的一戟而已。

当双马交错之际,吴汉将虎威亮银戟横着向外一捅,直刺杨广的肋侧。杨广身子快速向旁一歪,整个人挂在战马的身侧,从吴汉这边看,仿佛杨广已经坠下战马。

他哼笑出声,正在收戟之时,侧挂在战马上的杨广,腰眼用力,突然又坐回到马背上,顺势抡出一戟,狠狠劈向吴汉的头顶。

呦!此人好高超的骑术啊!吴汉心里嘀咕了一声,横戟向上招架,当啷,又是一声刺耳的铁器碰撞,接招的吴汉没怎么样,反倒主动进攻的杨广被震得臂膀酸疼。

他感觉自己这一戟不像是被对方挡了下来,更像是砸在一块花岗岩上。

两马交错而过,吴汉回手一戟,削向杨广的后脑,后者向战戟向身后一背,当啷,虎威亮银戟砍在画龙擎天戟上,火星子爆出一大团。

这是两人的一个照面。吴汉攻出三招,杨广还击了一招。紧接着,二人齐齐拨转马头,双双反杀回来。

这回两人的战马没有再跑开,开始原地转圈,战马上的二人,一个手持虎威亮银戟,一个手持画龙擎天戟,叮叮当当的打到了一处。

即便杨广是在全盛状态下,想打败吴汉,也几乎没有可能,更何况他已先后和铫期、岑彭交过手,耗费了不少的体力。

此时,他和吴汉只对了十数招,人便累得气喘吁吁,鼻凹鬓角都是汗珠子。

杨广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反观吴汉,是越战越勇,虎威亮银戟被他舞得上下翻飞,仿佛雪片一般。这时候,杨广是真的支撑不住了。

吴汉的战戟再次向他猛刺过来,杨广无力招架,只能向旁侧身闪躲,哪知吴汉用的是虚招,在他闪躲的瞬间,吴汉变刺为斩,战戟的锋芒直取杨广的脖颈。

“啊——”杨广忍不住惊叫出声,来不及持戟招架,只能尽力地向下低头闪躲。咔嚓!吴汉这一戟,是没有削到杨广的脖子上,倒是把他的头盔给削了下去。

刚刚他的暗箭,把铫期打了个披头散发,现在轮到他自己披头散发了。只是一瞬间,杨广甲胄内的衣服便被冷汗浸透,他再不敢恋战,拨马往后跑。

吴汉哪肯放他逃走,催马就追。杨广趴伏在马背上,逃入己方的人群当中,吴汉如影随形,数名西凉铁骑催马迎了上来,数支长矛,齐齐向吴汉的身上刺去。

他断喝一声,挥舞长戟,左右开弓。

咔咔咔,一连串的脆响声响起,不仅攻向吴汉的几支长矛全部折断,连带着战马上的骑兵,身上纷纷喷射出血雾,惨叫着摔下战马。

吴汉杀入西凉铁骑当中,真如同虎入羊群一般,虎威亮银戟挥舞开来,周围的敌军,碰上就死,粘上就亡,一匹匹无主的战马,在吴汉的周围落荒而逃。

后面的汉军见状,士气高涨,人们紧随在吴汉之后,提着重盾,卯足全力地向前奔跑,冲杀敌军。

骑步交锋,不是骑兵冲击步兵,而是步兵主动冲击骑兵,由吴汉指挥的兵马,当真是什么样的奇事、怪事都有可能发生。

杨广战败,他下面的西凉铁骑也同样顶不住。

四万之众的汉军,分从三个方向推进,一万的西凉铁骑,被打得是节节溃败,就这么一会的工夫,一万骑兵已经折损了三千有余。

余下的骑兵被汉军逼得连连后退。很快,他们又退回到陷马坑这里。

在陷马坑的另一边,还有一万之众的汉军在严阵以待。看到敌军纷纷跑回来了,汉兵中的将官向前挥剑,大声喊喝道:“放箭——”

随着将官一声令下,汉军当中的弓箭、弩箭齐发,即便西凉铁骑的甲胄够厚够坚固,也挡不住一万汉军的箭射。

骑兵们中箭落马的声响此起彼伏,地上的尸体和伤者,几乎都快铺了一层。

此情此景,让身在骑兵阵营中的杨广肝胆欲裂,现在他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五万汉军,在西凉铁骑的四周布下一个铁桶阵,别说人冲不出去,哪怕是只老鼠,都别想钻出去。

随着汉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靠近陷马坑的许多西凉铁骑,都被同伴给硬生生地挤进了陷马坑里。

这一战对于西凉铁骑来说,实在是太惨了,打,打不过,跑,又跑不掉,外围的骑兵被推进中的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汉军鲸吞蚕食,后面的骑兵,被挤压得不断掉进陷马坑。

战斗打到这个程度,双方的胜负已经毫无悬念。

身在中军帐的刘秀,听闻龙渊的报信,从营帐里走出来。

站在营帐外,看不到战场上的具体情况,但能听到传来的战斗声和喊杀声。他问龙渊道:“敌军现在还有多少兵马?”

龙渊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回禀陛下,敌军已不足五千人。”

刘秀问道:“敌军可有投降?”

龙渊垂首说道:“仍在死战,宁死不降!”

刘秀默然。西凉铁骑和幽州突骑,那是汉军的两把利刃,不知令多少蛮夷闻风丧胆,可惜,西凉铁骑这把利刃落到隗嚣的手里,简直是暴殄天物。

他沉默了一会,对龙渊说道:“龙渊,你去通知子颜,只要敌军肯降,可留其性命!”

龙渊暗叹口气,其实胜负已分,要降的话,敌军早就降了,现在还不肯投降,只因有杨广在。

杨广在陇军中的威望太高,他横下一条心,与己方死战到底,连累麾下的将士们也不敢投降,只能硬着头皮,随他一同死战。

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龙渊也不好讲出来,向刘秀拱手说道:“喏!”说着话,他跳上战马,向东营那边的战场跑去。

刘秀从营帐里出来,藏于中军帐附近的金丹,也看得清楚。他心跳一阵加速,如果换成旁人,此时金丹恐怕早已安奈不住,硬冲上去,将其斩于剑下。

可面对刘秀,他不敢这么蛮干。如果他不能一上来就击杀刘秀,那么他自己势必要深陷重围。

刘秀身边的羽林卫,可都不是白给的,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精锐之士。

眼瞅着刘秀就站在营帐之外,与自己近在咫尺,而自己却不能冲上去将其击杀,金丹心急如焚,恰在这时,契机出现了。

一群江湖人竟然不可思议地成功突破了虎贲军的堵截,从西营那边冲了过来。这些江湖人的数量并不多,只十数人而已,而且个个都满身是伤,血迹斑斑。

不过他们的出现,倒是成功吸引了刘秀周围的羽林卫。

数百名羽林卫纷纷大喝一声,一股脑地向那十数名江湖人冲了过去,就连刘秀身边的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也都被吸引过去。

见刘秀的身边已经没剩下几个人,金丹心跳加速,对他而言,这无疑是天赐的良机。他从中军帐的后身走了出来,低垂着头,直奔刘秀而去。

最先发现金丹的,还是刘秀附近的一名羽林卫,那人手持长戟,大声喝道:“站住!惊扰了圣驾,你有十颗脑袋也保不住!”

金丹身上穿着汉军的军装和甲胄,那名羽林卫自然而然地把他当成了己方的兵卒。金丹脚步未停,边往前走,边说道:“大人,小人有事禀报!”

说话之间,他已经走到那名羽林卫的近前,后者冷着脸,凝视着他,问道:“你有何事?”

“就是……”金丹的话才刚出口,佩剑已然出鞘。那名羽林卫只觉得眼前寒芒一闪,紧接着,一团血雾在他面前乍现,那是他自己脖颈喷出的血雾。

金丹快如闪电的一剑,直接划开他的喉咙。都不等这名羽林卫的尸体到底,金丹从他的身边一跃而过,直奔不远处的刘秀而去。

他三步并成两步,到了刘秀的身侧,一剑向前刺出,直取刘秀的脖颈。

令金丹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正盯着江湖人那边观望的刘秀,突然一个滑步,向后退让出半米。

沙!佩剑的锋芒在刘秀的脖颈前闪过。一剑不中,金丹顺势将剑锋向旁一扫,又横斩刘秀的脖颈。

当啷!金丹的剑快,刘秀的剑也不慢,赤霄剑竖立在他的面前,将金丹横扫过来的佩剑挡住。

刘秀双脚贴着地面,向后倒滑出三尺,这才卸掉金丹这一剑的力道。

他另一边的洛幽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抽出佩剑,作势要杀向金丹。刘秀喝道:“洛幽,退下!”

洛幽都做出了冲刺的动作,被刘秀这一嗓子喊的,差点一头抢到地上。

她诧异又不解地看向刘秀。后者慢悠悠地说道:“这位就是我等候多时的金丹,你不是他的对手。”

原来此人就是金丹!洛幽目不转睛地看着金丹,身子向下低了低,手中的剑则是慢慢抬起,直至金丹的面门。

金丹没有理会洛幽,而是看向刘秀,说道:“你知道我今天会来?”

刘秀耸了耸肩,低头看眼手中的赤霄剑,而后撩起目光,对上金丹的眼神,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仅知道你今天会来,我还知道,你今天会死。”

听闻这话,金丹勃然大怒,断喝一声:“我先要你的命!”

说着话,他蹬步上前,来到刘秀的近前,只是一瞬间,金丹的面前乍现出十道剑影,一并向刘秀的周身刺去。

洛幽在旁看得真切,不由得大吃一惊,瞬间攻出十剑,这怎么可能?眼瞅着十道剑影同时刺到刘秀的近前,她下意识地叫道:“陛下小心——”她话音未落,耳轮中就听当啷一声脆响,刘秀的赤霄剑,从十道剑影当中精准地找到了金丹的真剑,将其弹开。

看网友对 第一千九十九章 巅峰对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