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四章新鬼与旧朋

第十四章新鬼与旧朋

无数字符像雪花一样在“房间”里飘舞着,看着异常杂乱,找不到任何规律的痕迹。

在井九的眼里,这些漫天雪花却能显现出来很多信息。

房间里的人都是星河联盟最了不起的云鬼,这时候却因为他这个新人陷入震惊的沉默。

没有人询问他的来历与名字,这是隐网的规矩。

除非你有本事自己找到他的位置。

现在房间里的这些人绝对不想这样做,他们担心会激怒对方,最终落到“野兔”一样的下场。

“野兔”是他们当中最擅于隐匿痕迹的人,但即便有军用网络的屏障依然被这个家伙抓住了,他们哪里敢冒险。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某片雪花微微涌动,显现出一行文字:“你的目的?”

没人知道知道这个新人是怎么进入隐网,又是怎么找到星域网最深处的这个房间。

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个新人为何会来这里?

“有些问题想请教你们。”

这是井九的真实想法。

星域网与隐网确实有很多有用的信息与知识,数据库更是包罗万物,但总有些知识与经验留在人们的大脑里。

这些人都是星河联盟智商极高、知识极丰富的人物,是很好的学习对象。

满天雪花微微凝滞,然后再次飘舞起来,显得更加自由灵动,明显那些人的心情放松了很多。

“我很欣赏你的能力,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别把那些什么什么猜想扔出来就好。”

“不错,我们彼此都不认识,但都是在各领域极不错的家伙,什么问题都应该能找到合适的解答者。”

“看在你把野兔抓出来的份上,我愿意解答你的三个问题。”

看着雪花里的那些字符,想着那位银发少女,井九心想星河联盟的人类在热心方面倒是比朝天大陆要好不少。

他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直接提出了自己的问题,第一个问题便是他最不喜欢、也最不擅长的数论方面。

时间缓慢地流逝,他不停提着问题,房间里的那些人认真地思考,然后给出答案。

半个小时之后,那个房间再次变得安静无比,没有人再说话。

井九还有很多问题,问题是前面的几个问题都还没有人给出答案。

一,二,三,四……他默默数到二十,确认这些人无法解答,说了声谢谢,便退出了房间。

雪花仿佛凝固在了空中,很长时间都没有出声。

片刻后,那些人不声不响地离开,雪花继续飘落。

……

……

联盟主星有一个外表看着很普通的实验室。

实验室靠着厕所的地方有一个很普通的工作间,台面上摆着一台看似普通的电脑,还有一些普通的多肉。一名普通的中年研究员轻轻敲了敲键盘,隐藏在整屏数据里的一个小方块消失了,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

离开大学时间太久,最前沿的学科研究都变得陌生了,那个问题竟找不到任何头绪,只是……他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疑惑的神情,那些人为什么也答不上来?

……

……

万山行星基地的地下街区深处,遍布着老鼠与蟑螂,这里的卫生条件明显要比星门基地差很多。被撕碎的募兵海报在地上飘着,遇着污水便被粘住,因为是用复合材料做成的纸,就连老鼠做窝都没兴趣,自然也没有人回收。

yīn暗的小巷深处有一个极狭小的房间,昏暗的灯光还不如电脑屏幕明亮。

一个瘦子蹲坐在被速成食品、烟盒、药瓶以及激光放大器之类武器包围的椅子里,盯着电脑的桌面发呆,嘴唇不停微微动着,露出发黄的牙齿。

……

……

类似的画面在星河联盟几处地方不停出现,同时也出现在宇宙里。

一艘银白sè的飞船正在向着星空深处飞去,速度越来越快,引擎闪耀着幽蓝sè的光芒,而不是真正的火焰。

星门行星在身后的宇宙里被恒星照耀出半边身影,就像是穿着缕空内衣的少女的臀。

头发苍白的老人从椅子上起身,根本不顾宇宙航行禁令,自顾自点燃了一根手工粗烟草。

他用力地拔了两口,房间里顿时弥漫着呛人的烟雾。

整艘飞船的烟雾报警器都做了最完美的分子采集分析系统调试,确保不会对烟草制品产生的烟雾发生误判,所以没有警报声响起。

房间门被推开,一名穿着星河联盟中校军装的男子走了进来,对那名老人说道:“院长,星辰奖候选名单需要您签字。”

那名被称为院长的老人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急什么?”

那名中校苦笑说道:“名单二十天前就出来了,当时您在星门基地实验室,不让我们打扰,现在……”

“好了好了,一会儿就签。”老人把他赶出房间,走回光幕前看着那些不停流动的数据,说道:“这几道问题运算就需要很多时间,你二十秒就走了,现在人的性子都这么急吗?”

……

……

在宇宙的深处,悬浮着一艘战舰。

在肉眼可以看到的黑暗世界里,还能看到很多艘战舰。

这里是星河联盟最边缘的地方,离最近的恒星也有很多光年的距离。

前方那片幽暗无比的空间便是传说里的暗物之海。

人类到现在为止还没能发现真正的暗物质,也无法理解暗物之海里忽然生出来那些怪物是何原理。但现在他们已经掌握了某种方法——大概是用引力场形成一道锁链,将怪物出现频率最高的暗物之海封锁起来。

这些战舰便是用来布置引力场以及监视暗物之海的,与星河联盟里常见的银白sè飞船不同,通体黑sè,身型细长,表面坑洼不平,看着就像被风雨侵蚀多年的锈剑。

这是因为战舰外表需要用异型材料进行全封闭,才能抵抗住暗物之海怪物们的意识入侵。

全封闭的战舰想要与外界联系只有一条信息通道,位于正前方的舰长室里,是一个方形的金属盒,表面涂着醒目的红sè。

为了确保信息通道的畅通以及防止意外,金属盒非常坚固,很难被破坏掉。

但这时候红sè金属盒已经被劈成了两半,里面的线缆全部被拔了出来。

一个穿着军装的少女提着一把斧头站在旁边,气喘吁吁,小脸通红,鬓角的汗珠不停滴落。

轰的一声巨响,舰长室被人从外面砸开。

舰长带着下属们冲了进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画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发疯了吗!”舰长冲到少女身前,愤怒地吼道:“就算你是……”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那些下属们默默地退出了舰长室,就当没有听到这句话。

那名少女把斧子递给舰长,取了一瓶水,大口地喝着,心想如果不做物理截断,那家伙就要跟着进来,到时候把战舰控制了怎么办?

……

……

井九的意识离开那个房间,然后人离开了图书馆。

站在图书馆的石阶上,他抬头向着天空望去。

这里与下面的街区终究是不同的,可以看到一些蓝天白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高处的那些平台,甚至隐隐能够看到一些别墅类的建筑。视线再往上去,穿过云雾便来到了太空里,那里像平日一样,悬浮着几艘战舰。

那人居然是战舰里的军官,用的是军用网络,难怪有些麻烦。

进入那艘战舰的网络消耗了他一段时间,眼看着便要形成有效控制,信息通道却断了。

他能想到对方是怎么做的,有些欣赏那个家伙的决断力。

他收回视线,走上草坪向着那边的树林走去。

不远处再次传来吵闹的声音,其间偶尔会响起几声口哨声与嘲笑声。

那头银发很是醒目,在暮sè下仿佛正在燃烧。

银发少女的意志却没有燃烧起来,她低着头,站在人群前方接受着老师的教训。

井九看到她的唇角抿的很紧。

很倔强,不柔弱。

这让他想到了赵腊月与柳十岁。

“听说你最近在写小说?学业都不用心!修行更不用心!你到底准备怎么办?还是说你有破境的自信?来来来!你让同学们看看你现在几级了!”

那些无论在哪个世界都很常见的批评声在草坪上回荡着。

井九挥了挥手。

擦的一声轻响。

那台元气测试仪断成两截,然后轰的一声炸开。

草坪变得一片混乱,惊叫声连连响起,老师与学生们惊恐地四处散开。

火势开始不大,迅速变得极其猛烈,在暮光的照耀下,与偶尔出现在天空里的太阳看着很像。

井九来到树林那边,向着崖下飞去,没有回头看一眼。

……

……

刺耳的磨擦声在公寓楼那个房间里不停地响着。

柜子上,照片里的黄猫睁大了眼睛,似乎不理解主人今天是怎么了。

钟李子低着头,用塑料勺刮弄着盒子里最后剩下的食物,声音要比那天食堂里弄出来的声音小些。

她忽然醒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

井九靠在椅子那头,已经睡着。

她以为他这些天写小说、学习教材太过辛苦,双手并拢,无声说了声抱歉,便进了屋子里。

井九睁开眼睛,望向紧闭的房门,若有所思。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新鬼与旧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