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代名将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代名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杀人,可以让人没有任何感觉的瞬间毙命,也可以让人挣扎好久,痛苦而死,龙准对金丹用的就是后一种。

他这一剑刺穿了金丹的肺叶,的确是致命伤,但不会让人立刻就死,在濒死前的这段时间里,受伤的肺叶会灌满血水,让人有溺水的痛苦感和恐怖感。

直至金丹停止的了挣扎,龙准才手起剑落,斩下金丹的头颅。他弯下腰身,提着金丹的断头,来到刘秀近前,说道:“陛下!金丹首级在此!”

刘秀扫了一眼,点点头,问道:“现在东营那边的情况如何?”

刚从东营回来的龙渊跨步上前,插手施礼,说道:“陛下,杨广极其残部,只剩下三千余人,皆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

刘秀点点头,说道:“走,我们去东营看看。”说着话,他对姜淑云说道:“姜小姐,还需烦劳你照看一下洛幽。”

姜诗云福身施礼,说道:“这是民女应尽之责。”

刘秀对姜诗云没什么感觉,不过这次她能及时感到,救下洛幽,让刘秀对她多了几分好感。他又看眼姜诗云,再未多言,于众多羽林卫的保护下,向东营而去。

东营这边的战斗,业已到了尾声。杨广率领的一万西凉铁骑,现已折损大半,汉军光是缴获的战马,就多达五千多匹,而且还有很多战马死在战场上,无法缴获。

杨广突围不出去,眼瞅着周围的将士越来越少,汉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四面八方,箭如雨下,不断杀伤己方的人员,他心中禁不住哀叹一声。

恰在这时,陷马坑对面的汉军阵营,向左右分开,出现一批银盔银甲的汉军将士。

人群当中,被众星捧月的一位,身穿锦缎的黑sè便装,肋下佩剑,背着手,正向西凉铁骑这边观望。这位黑衣青年,正是刘秀。一万的西凉铁骑,现在只剩下两千来人,地上全是西凉铁骑的尸体,就连三四米深的陷马坑,现在也只剩下不到两米深,在其坑底,全都是人

尸、马尸,叠叠罗罗,都快把陷马坑填平了。刘秀扬起头来,看向残存不多的西凉铁骑,大声喊喝道:“杨广,西凉铁骑乃大汉之利刃,威震四方,八荒蛮夷见之,无不望风而逃,现在,你可是想让西凉铁骑,就此绝

户?”

他的话音,传进西凉铁骑的人群当中,人们的脸上,无不闪过一抹哀sè。这一战对于他们来说,打得实在太憋屈了,钻入敌人的陷阱并不可怕,被敌军团团包围,血染沙场、粉身碎骨也不可怕,即便是败,他们也想要一场堂堂正正的战败,而

不是像现在这样,连骑兵冲锋都做不出来,是被步兵团团包围,硬生生的碾压致死。这简直就是骑兵的耻辱。

杨广从人群当中挤出来,他催马来到陷马坑的边缘,看向陷马坑另一边的刘秀,问道:“你是何人?在此口出狂言!”

“刘秀!”刘秀直接报出自己的名字。

“刘秀刘文叔!”杨广的双眼爬满血丝,他手持画龙擎天戟,冲着刘秀哇呀呀的怒吼。毫无预兆,他突然拨转马头,向后退去。

以为杨广是要回到本阵,刘秀正sè说道:“杨广,你也是西州名将,现西凉铁骑之生死,皆在你的掌控之中,还望,你能给西凉铁骑留下些种子!”杨广退出十多米开外,接着,他拨转马头,正对着刘秀,大声嘶吼道:“世间只有战死沙场之杨广,绝无苟且偷生之杨广!刘文叔,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话之

间,杨广猛的一磕战马的马腹,与此同时,用战戟的戟面,狠狠拍打在马臀上。

战马吃痛,咴咴的嘶鸣,甩开四蹄,直奔前方冲去。

见状,龙渊、虚英等人一并站到刘秀的身前,齐声说道:“保护陛下!”

哒、哒、哒——

杨广的胯下战马,风驰电掣般的向前奔跑,十几米的距离,转瞬既至。

到了陷马坑的边缘,杨广身子向前趴伏,同时用力一提战马的缰绳,战马四蹄用力蹬踏地面,弹跳而起。

那一瞬间,杨广连人带马都腾跃到空中,在阳光的照射下,人马的周围泛起一层光晕,此情此景,真仿佛天兵天将下凡一般。

很震撼人心,也不得不承认,杨广此举,真的很帅气。

但是,陷马坑实在是太宽了,杨广的战马,只跳跃到一半的距离,惯性就已经到了极限,接下来所发生的,就是很不出人意料的,连人带马一并掉进陷马坑内。

龙渊和虚英等人忍不住面面相觑,这个杨广,也真是不知死活,临死之前还想着作妖呢!

落入陷马坑的杨广,从马背上翻滚下来,好在陷马坑里有好多的肉垫,就算摔得不清,但也没给他造成伤害。

杨广从地上爬起,踩着麾下将士的尸体,来到坑壁前,想要往上爬,不过他已经没有机会再爬上来了。龙渊向四周的羽林卫一挥手,喝道:“放箭——”

羽林卫蜂拥而上,站在陷马坑的边缘,弩机齐齐对准坑内的杨广,紧接着,人们一同搬动连弩上的扳机。

啪、啪、啪!顷刻间,弩机的弹射之声连成了一片,无数的弩箭向坑内的杨广飞射过去。杨广挥舞着画龙擎天戟,拼命拨打飞射下来的箭矢。

叮叮当当!脆响声此起彼伏,杨广就算是拼尽了全力,但弩箭还是不断地钉在他的肩头、手臂、胸膛、小腹和腿上。<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r />

杨广咬着牙关,使出吃奶的力气,边挥舞战戟,边连连后退。

他从陷马坑这边的坑壁,一直退到另一边的坑壁,等汉军的持续箭阵终于告一段路后,再看杨广的身上,起码插了二十多支弩箭,真好似刺猬一般。

他倚靠着坑壁,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两只眼睛早已变成血红sè。

他凝视着站在坑上的刘秀,嘴巴闭得紧紧的,即便是这样,血水仍顺着他的嘴角不断流淌出来。

相对于金丹而言,杨广更让刘秀敬佩,不管是不是敌人,就杨广这个人而言,绝对是一名铁骨铮铮的汉子,也不愧他西州名将的称号。

刘秀低头看着坑内,浑身是箭,业已奄奄一息,却仍立而不倒的杨广,说道:“杨将军,你死后,朕会厚葬于你!”

“哈哈——”杨广突然仰面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噗的一声喷出口鲜血。

杨广弯下腰身,断断续续地说道:“身为武将,能死于战场之上,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主公,只是未能摘下你刘秀小儿的首级,我杨广愧对主公的知遇之恩!”

刘秀默然,不管杨广这个人再怎么令人敬佩,但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与谋。

缓了好一会,杨广弯下的腰身渐渐挺直,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猛然间,杨广断喝一声,用出体内的最后一丝力气,将手中的画龙擎天戟向刘秀投掷出去。

战戟飞起有三米高,可惜,却未能飞到刘秀近前,便于半空中掉落下来。

也就在他投掷出战戟的瞬间,坑上的羽林卫再次齐齐放箭,一代名将杨广,就此陨落在汉营的陷马坑内。

杨广是隗嚣的铁杆支持者,也是隗嚣麾下的头号悍将。从隗嚣起事那天起,杨广就誓死追随隗嚣。

他先是跟随隗嚣在凉州反莽,后来刘玄入主长安,又跟随隗嚣去到长安。

隗嚣和刘玄闹翻之后,他又保护着隗嚣,返回凉州,并且帮助隗嚣,一举打下凉州根基。

再后来,赤眉入主长安,西征军讨伐赤眉,赤眉舍弃长安,挥师西进,欲霸占凉州。

又是杨广亲自率军,重创赤眉,将赤眉军直接打出了凉州,这才有了赤眉先撤离长安,后又重返长安的事件。

对于隗嚣而言,杨广真就如同他的左膀右臂。

杨广常对身边的人说,身为人臣,一生只应服侍一主。他是真的有说到做到。

隗嚣强势时,他在隗嚣身边,兢兢业业,尽忠职守,隗嚣弱势时,他在隗嚣身边,也是尽心尽力,不离不弃。

身为君主,能有杨广这样的臣子,可谓是天大的幸事。杨广的死,对于隗嚣乃至隗嚣势力而言,无疑是最沉重的打击。

隗嚣的手下不是没有能人,而在这些能人当中,也不缺对他忠心耿耿者,像杨广、王元、王捷这些将帅,都是隗嚣的铁杆心腹,只不过,是隗嚣自己走错了路。

杨广被汉军射杀在陷马坑内,残余的西凉铁骑见状,人们无不是纷纷下马,跪地叩首,一个个哭得泣不成声。

见状,刘秀禁不住轻叹口气,杨广是他的劲敌,劲敌死了,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他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杨广是隗嚣的臣子,但他也是西州名将,是大汉的名将。

就因为隗嚣一个人的原因,而导致洛阳和凉州兵戎相见,那么多的将士命丧疆场,那么多的名将就此陨落,作为大汉天子的刘秀,他又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看着被射杀在陷马坑内的杨广,又瞧瞧跪地大哭的西凉骑兵们,刘秀目光黯然,对左右说道:“厚葬杨广,厚待被俘之陇军将士。”

“喏!”周围众将齐齐拱手应了一声。

这一场由杨广和金丹发动的偷袭战,就此结束。只此一战,杨广和金丹相继命丧汉营,这对于隗嚣,打击巨大,更让西城守军、戎丘守军的士气大幅跌落。

现在陇军将士对于此战已不再报有任何之希望,人们的心里基本都是同一个想法,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吧!整个陇军,目前就笼罩在这种气氛当中。

隗嚣在得知杨广、金丹战败并战死的消息后,又急又悲愤,当场吐血,昏死了过去。好在金丹还给他留下不少的丹药,人们经过好一番抢救,隗嚣总算幽幽转醒。

他老眼通红,痛哭失声,他哭杨广,哭自己往后将少一员悍将,他哭金丹,哭以后再无人能为自己炼制保命之丹药。

镇守戎丘的王捷,听闻杨广和金丹战死的消息后,也是既震惊,又感悲凉。金丹死不死,他不在乎,关键是杨广的死,对他打击太大。

王捷和杨广,在战场上,是配合默契的伙伴,在私下里,是交情莫逆,堪称刎颈之交的兄弟。

一想到从今往后,自己和杨广生死两隔,再无见面之可能,王捷心如刀绞,把抓揉肠一般,人在营帐当中,放声大哭。

在杨广战死后的第三天,以刘秀为首的汉军,又开始了大举进攻戎丘。此时,戎丘的局势已经很不乐观,城内的粮草几乎消耗费劲,城内的将士,已不足五千人,而且连续参加战斗,不得休息,每个人的体力都已透支严重,到了崩溃的边缘,最要命也是最让人感到绝望的是,近在咫尺的西城,无法向他们支援一兵一卒,也无法运送过来哪怕是一石粮食。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代名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