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再陨名将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再陨名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越来越多的汉军攻上戎丘城头,陇军将士抵挡不住,戎丘防线被打得千疮百孔,全线崩溃。王捷提着长刀,带着数十名侍卫,冲向前方的一群汉军。

这些侍卫,都是手持斩马剑,武艺高强,经验丰富,跟随着王捷,冲入汉军人群当中,犹如虎入羊群一般。

王捷挥刀砍杀周围的汉军,硬是在汉军当中杀开一条血路。而后他转回身形,又持刀反杀回来。倒在他周围的汉军尸体、伤者,不计其数。

王捷勇猛,麾下的侍卫们也都浴血奋战,人们凭借着一股子冲劲,将这群上百号人的汉军彻底击溃。王捷等人还没得及歇口气,迎面又冲过来两百余名汉军。

嗖、嗖、嗖——

人未到,汉军的箭射先席卷而来,一名侍卫箭步冲到王捷的身前,双手挥舞斩马剑,为王捷格挡箭矢。

随着噗噗噗一连串闷响声,这名侍卫,身中十数箭,颓然倒地。

他刚倒下,又有两名侍卫箭步顶了上来,依旧是挥剑拔打箭矢。

等汉军的箭射过后,这两名侍卫也都是身中数箭,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王捷怒吼一声,提刀冲了上去。

迎面刺来的长矛,被王捷侧身闪过,他回手的一刀,正砍在对面汉兵的肩头。

汉兵惨叫一声,扑倒在血泊当中,王捷端着长刀,向前急冲,噗,刀锋刺入一名汉兵的胸膛,后者仰面倒地。

王捷带着残存的三十多名侍卫,将这拨汉军又再次打退。不过战斗过后,他身边的侍卫也只剩下二十余人。

没有歇息的时间,一拨汉军退了,在他们的前后,又分别来了两拨汉军,而且两拨汉军的人数都不少,皆有数百人之多。

望着犹如潮水一般涌来的汉军,王捷眼珠子通红,暴吼一声,抡刀再次冲了上去。

他一口气连续砍倒十数名汉军,不过他的身上,也被汉军的长矛刺出两个血窟窿,还被挑开几条血口子。

王捷体力不支,踉跄而退,周围的汉军见到有机可乘,一窝蜂的扑了上来,长戟长矛,纷纷向王捷周身刺去。

一名侍卫暴吼一声,持剑顶上,叮叮当当的脆响声连成一片。

侍卫在挡下汉军的攻击后,只一个没留神,脚下被一杆长戟勾到,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名汉兵的长矛就贯穿了他的肩头。侍卫疼得闷哼一声,将斩马剑向上一挑,斩断长矛,而后他持剑向前横扫。

沙!剑锋划开对面汉军的肚皮,红的白的一并流淌出来。侍卫将插在肩头上的半截长矛狠狠拔掉,挣扎着从地上站起。

在他的前方以及左右,一下子又刺过来数支长矛和数支长戟。他发出啊的一声咆哮,全力挥出手中的斩马剑,咔咔咔,三支长矛和一杆长戟,被他的斩马剑斩断,不过还有是两支长矛、三支长戟狠狠刺在他的身上,把他的肚子都通

穿了好几处。

侍卫刚刚站立起来的身形,又跪坐到地上。

鲜血顺着他腰腹的血窟窿,汩汩流淌出来,将地面染红一大片,直到死,他的尸体都是跪坐在地,双手还死死握着斩马剑,没有倒下。

这只是战斗中的一角而已。王捷和他周围的二十多名侍卫,被汉军逼得龟缩到一处箭垛前。

王捷纵身跳到箭垛上,向下挥舞长刀,将刺过来的长戟长矛纷纷砍断。

“王捷!现在你还要再继续打下去吗?”这时候,城下突然传来喊喝之声。

王捷转回头,向城下看去,只见一名穿着黑sè便装的青年,正背着手,站于城下,在他的四周,全都是头顶红缨,银盔银甲的侍卫。

他喘了一口粗气,问道:“你是何人?”

“刘秀!”这名玄衣青年,正是刘秀。他扬头看着站于箭垛上的王捷,说道:“王捷,戎丘已破,你再抵抗下去,业已于事无补,只在徒增两军伤亡罢了。”

听闻城下的玄衣青年就是刘秀,王捷充血的眼睛闪现出光火,他凝声说道:“刘秀,我王捷断然不会投降!只恨我无能,未能取下你这竖子小儿的首级!”

刘秀眯了眯眼睛,深吸口气,大声喊喝道:“我汉军将士听命,生擒王捷,不要伤他性命!”

西凉名将,已经折损了一个杨广,刘秀不想再折损一个王捷。

王捷听了刘秀的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城头上,己方的将士已然所剩无几,目光所及,全都是汉兵汉将,人头攒动,分不清个数。

他心里明镜似的,戎丘是真的守不住了,己方所剩之将士,已再无一战之力,想到这里,王捷心中一阵悲凉。

当年,他们这些弟兄,追随大王,于凉州南征北战,打下凉州根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征伐沙场,同生共死,那是何等之痛快!

而今天,自己却要丧命在戎丘小城……想到这里,王捷不由得潸然泪下,也罢!自己可以和春卿(杨广),在九泉相见,于九泉之下,把酒言欢。

想到这里,王捷抡起手中的长刀,手掌一松,长刀脱手而飞,在空中打着旋,飞向城下。

“陛下小心——”龙渊等人正要拉着刘秀往后退,后者摆了摆手,站在原地,一动没动。<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r />

咔嚓!由空中落下的长刀,就钉在刘秀面前的地上,与他的距离,连两米都不到。站于箭垛上的王捷,回手抽出陪下佩剑,横在自己的脖颈前,他冲着城下的刘秀大声喊喝道:“汉军攻打戎丘,伤亡不下万余,我王捷来替他们偿命!刘秀,倘若你心中还

尚存善念,就放过我戎丘将士,给他们一条活路!”

刘秀抬起手来,说道:“王……”

他话音才刚出口,王捷将手中剑横着一抹,就听沙的一声,剑锋割开他的喉咙,一道血箭喷射出来。高空当中,仿佛绽放出一团鲜红的花朵。

王捷的身子,从箭垛上,直挺挺的摔了下去。噗通一声,坠落到城下。

此情此景,城外的汉军将士,也都为之动容。许多将士,看着王捷的尸体,都是自发的拱手施礼,以示敬意。

杨广战死的时候,刘秀的心里就毫无兴奋之感,现在王捷自尽而死,刘秀心里更感悲凉。

这就是一场汉人与汉人自相残杀的战争,打来打去,死的都是汉人,最后折损的都是铁骨铮铮的大汉名将。

刘秀走到王捷的尸体近前,看了好一会,他缓缓蹲下身形,同时把背后的披风解下来,盖在王捷的尸体上。

而后,他迈步向城门走去,此时,城门已然被汉军打开,刘秀通过城门,走进城内,迈步向城头上走去。

王捷死了,但他麾下的陇军将士们非但没有放弃战斗,反而作战更加凶猛。人们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追随将军,共赴黄泉。

无论是受伤的,还是未受伤的陇军将士,都豁出了性命和汉军厮杀,有些人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在地上爬着,还一手拿着剑,玩命的往汉军的脚上、腿上劈砍。

王捷身边的那二十几名侍卫,更是一心想战死,去追随自己的大将军。一名侍卫双手握着斩马剑,冲入汉军人群,向四周猛砍猛劈。

周围的汉军兵卒也不与他硬碰硬,纷纷向后退让。这名侍卫如同发了疯似的,披头散发,嘶吼着,持剑继续向汉军人群冲去。

他刚到汉军人群近前,突然,前方的人群向左右分开,刘秀从人群当中快步走了出来。

侍卫想都没想,一剑向刘秀劈砍过去。刘秀没躲也没挡,只是下面一脚,狠狠踹在对方的胸口上。

对方是出剑在前,刘秀出脚在后,但刘秀的脚却先一步点在他的胸口上。

侍卫闷哼一声,身子倒飞出去。摔出两米多远,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刘秀从一旁的汉军肋下抽出一把佩剑,然后提着剑,向那名侍卫走去。

见状,其余的侍卫们纷纷上前,被刘秀踹到的侍卫从地上爬起,拦住同伴,怒吼道:“让我来!”

说着话,他深吸口气,持剑向刘秀而去,斩马剑再次挥出,狠狠斩向刘秀的脖颈。

刘秀只随手向外一挥剑,当啷,斩马剑弹开,而后他回手一剑,狠狠拍打在侍卫的头顶上。

嘭!

就这一下,让侍卫的脑袋嗡了一声,眼前冒出一大团的金星。

斩马剑落地,侍卫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汩汩流淌出来。这还多亏刘秀是用剑面拍打,而不是用剑刃劈砍,不然,他还焉有命在?

刘秀不给他缓口气的机会,下面又是一脚,将侍卫踢翻在地,而后他走上前去,抡起手中的佩剑,噼里啪啦这顿抽打。

每一剑,他都是用剑面抽在侍卫的身上,把侍卫打得抱着脑袋,满地翻滚,连连惨叫。一连抽打了十多剑,刘秀才算停手,他把手中剑狠狠摔在地上,说道:“同为汉人,自相残杀,手足相残,时至今日,已经战死了多少人?可你等还嫌不够,还想要死多少

人?”

听闻刘秀的话,那些红着眼睛,想要上前相助的侍卫们,纷纷停下脚步,满脸悲切地低垂着头。

被打得满头满身都是血的侍卫,也在地上停止了翻滚,他颤巍巍地跪在地上,面向城外,呜呜大哭。刘秀喘息了两口气,猛然抬起手来,指着对面的众侍卫,怒声质问道:“你等之祖上,有多少是受汉家历代先帝之感召,迁徙边疆,抵御蛮夷,守卫大汉疆土?你等今日之

所为,能否对得起自己之祖上,能否对得起自家之先人?”

众侍卫,以及附近残存的陇军将士,听闻刘秀的质问,有些人头垂得更低,有些人则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刘秀长叹一声,幽幽说道:“不打了,都不要再打了,回家去吧,凉州死的人,已经太多了。”

杨广和王捷的相继陨落,让刘秀心里越发的厌烦战争,现在,他是真的不想再打了,真的不想再看到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敌我双方混在一起的城头上,渐渐停止了打斗,现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也不知道是谁,最先扔掉自己手中的武器。

接下来,陇军将士纷纷丢掉武器,跪在地上,缴械投降。

都说做了天子之后,心会变得越来越硬,可刘秀并不是这样,他的心反而在变得越来越软。

没有称帝之前,刘秀也杀过俘虏,因为那时候,俘虏于他而言,毫无意义。但称帝之后,刘秀便没有再这么做过,因为对他来说,俘虏也同样是他的子民。他,乃大汉之天子。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再陨名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