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道编辑器 > 第六十六章 异变

第六十六章 异变

  掐指一算,苏老头来宁家已经七天了,今天就是最后一天。

  为了这一次短短的集训,宁老爷子可是下了血本,请苏长天教授武道,那授课费可是贵得吓人。

  好在这次集训的结果,给了宁老爷子一个大大的惊喜。

  宁子烨领悟了生命能不用说,宁直更是极有可能被苏老头收做正式弟子,要是攀上了这层关系,以后可是受用不尽!

  “小直,这次集训你表现得很出彩。”宁老爷子拉过宁直的手来,拍了拍宁直的手背,“你爸有你这样一个儿子,也该安心了呀。这次苏先生还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处理完了之后,你就跟苏先生去好好学一学武道,可要用心学啊。”

  看着宁老爷子一脸期待的神情,宁直欲哭无泪。

  去跟苏老头学“挨打神功”吗?

  到时候找几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便宜师兄出手,一道组合拳下来怕是要折掉他半条命。

  你以为苏老头在开玩笑?不,以宁直对苏长天的了解,加上那契合度摆在那儿,他绝对是认真的。

  太惨了,按道理来说这种白胡子老爷爷师父不该是慈眉善目,各种谆谆教导吗?

  为什么这老家伙是这样的呢。

  “爷爷,我高中还没念完呢,还得上学。”宁直不抱希望的抗争着。

  “上学是要上的,但习武也不耽搁你上学啊,到时候爷爷找几个家教,保证都是高级教师,为你辅导功课,学校那边就请假吧,等高考那几天再去,不过到时候说不定会建文武双面教学的学院了,你正常大学都未必会念了。”

  宁直早就料到爷爷会这么说,也不反驳了。

  好在苏老头现在还有事办,多办点事儿,最好别回来了。

  宁直只能在心里祈祷,反正现在集训结束了,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学校,找张鸣远聊聊人生。

  “等你跟苏先生学武之后,缺什么资源就跟爷爷说,爷爷能弄到的都尽量给你弄到,这次宁氏集团也拿出不少钱来,加上各家出的钱,都是给你准备的。”

  “另外拜师也得送上拜师礼,到时候爷爷为你准备一份厚礼。”

  听到宁老爷子的话,宁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爷爷,苏先生走的时候,你是不是送了礼物啊?”

  “那自然是要送的,苏老先生都有意收你为徒了,爷爷能不送礼吗?而且这礼物不但价值要足够高,还得有点新意,爷爷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

  宁直:“……”

  这特么的,这苏老头在宁家混吃混喝一个星期也就罢了,走的时候还要打包。

  就以那老不修的人品,有礼物送上门来那还能不收吗?

  宁直感觉心在滴血,老爷子,他坑你孙子,你还给他送礼,你送礼越多他坑得越起劲。

  老爷子,醒醒吧,这些礼物换成钱和丹药给自己,可都是天道币啊!

  “爷爷,到时候的拜师礼,就让我送吧。”宁直赶紧说道,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老爷子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也不是不行,你亲自送过去的话,更能体现一些诚意。”

  呼——

  宁直长出了一口气,等着我送拜师礼?送你个大西瓜啊!

  “爷爷,我这一个星期落下了不少功课,急着回学校补习呢,要不我中午吃过饭,下午就去上学?”

  “这么着急呀?”宁老爷子奇怪的看了宁直一眼,“这三年来你光休学就休学了两年,平时折腾你那些个劳什子公司的,天天翘课,就算在学校也不见你用功,经常上课睡觉,最近更是天天开着跑车去上学,还占了老师的车位,成绩不用说了,次次考倒数第二,你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宁直:“……”

  您老对我还真是了解啊……

  宁直都没想到老爷子对自己平时的功课过问这么多,“这不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嘛,爷爷我下午就回去了。”

  “好吧,现在其实精力不必太多的放在功课上,武道才更重要。”老爷子叮嘱道,“学习差不多就行了,保持现在的名次就挺好。”

  宁直:“……”

  这前前后后您老的要求也差得太大了吧!

  “这您老放心,我绝对不会退步的。”宁直拍着胸脯保证,就凭胖子孙小吉的水平,想考到他后面都没那么容易。

  “行吧,那我就放心了,你下午就跟小雯一起回学校吧。”

  这一个星期,宁小雯都在宁家庄园里,本来宁小雯是不用请假的,但学校教的那些东西,宁小雯早就学会了,去不去都没什么太大区别,宁直来宁家庄园,小雯便也跟着来了。

  从宁家庄园离开后,宁直并没有直接去学校,而是去了医院一趟。

  自从集训开始,宁直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去看望宁征了。

  按照惯例,杨素馨早上就去了,宁直开车载着小雯,两人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杨素馨早就打电话给宁直和小雯,说不用在外面吃饭了,她都准备好了——为了更好的照顾宁征,杨素馨专门在医院旁边租了一套小居室,平时可以在小居室里做个饭什么的,王阿姨轮休的时候,也能偶尔住一下。

  今天杨素馨包了黄油蟹小笼包,这可是杨素馨的拿手食物,以至于小雯坐在车上就开始流口水,小姑娘正长身体呢,吃饭特别香,这个点早就已经有点饿了。

  “你一会儿别那么馋,我妈包这个费时费力的,她早晨还照顾我爸,估计没做出来几笼。”

  做这种黄油蟹小笼包很考验厨艺,面皮又不能太硬,又不能太软,因为要包住许多汤汁,又要保证不破。

  如此还要做得好吃就更难了,杨素馨也是最近两年才把这一手小笼包学会了,虽然杨素馨以前不做饭,但她在做饭方面很有天赋,学习起来很快。

  不过即便如此,要包上五六屉小笼包的话,从备馅儿到包包子,再到上屉蒸,至少要花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要知道光是开黄油蟹就要很久了,杨素馨为了保证蟹的品质,没有去买那些提取好了的黄油蟹膏,那样味道差很多,她要卖了新鲜的黄油蟹先用冰水浸了,放上姜片自己蒸好,再拨开,把蟹肉蟹黄挑出来才行。

  这光挑肉就得差不多一个小时。

  “我哪有馋,我吃得可少了!”宁小雯郁闷道。

  宁直这是污蔑她!

  她顶多也就吃五六……七个吧!

  “这黄油蟹小笼包你要是想吃,我明天带你去天粤楼吃个够,他们的包子也不错的,我妈今天本来不知道我们要去的,临时赶工包出来的包子没多少,还要给我爸吃,再说我妈肯定炒了别的菜,我们多吃点别的菜就行了。”

  “那!可是你说的呀,带我去天粤楼吃包子。”

  天粤楼是华阳市最好的岭南菜馆,里面做的岭南菜非常正宗。

  这时候,医院已经到了,宁直他们是从医院侧门进的,这个侧门距离VIP病房比较近,但外面的车根本不让开进来的,必须是VIP病房家属的车才行。

  车子进了林荫道之后,整条路就变得特别幽静了,整条路只有宁直一辆车,本来跑车的引擎声比较大,宁直也刻意放慢了车速,让车子跑起来更安静一点。

  在专用停车区停好车,宁直跟小雯一起走向住院部,从这里进医院,会先经过一个公园——就是上次宁子烨爬水管的那个小公园。

  公园靠着医院的后山,环境十分幽静,每天白天,公园上都会聚集一些晨练的病人,大多是老头老奶奶。

  什么打太极、广场舞是不存在的,这些老头、老奶奶都是用助步器、轮椅之类,颤巍巍的走,一小步一小步的,能用拐杖的都算健康的,正常人走一分钟的路,他们能走半天。

  每每看到这些与自己衰败身体抗争的老人,宁直都会感慨。

  人生苦短,弹指几十年光yīn匆匆而过,衰老转瞬即来。

  当然对如今的宁直来说,武道却是可能抗争衰老与死亡宿命的利器。

  咦?

  宁直忽然发现,今天在公园里,有一个穿病号服的小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在拍皮球。

  小孩长得浓眉大眼的,非常可爱,他妈妈跟在一旁,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少妇,穿着连衣裙,身材高挑丰满,打扮也时尚。

  这也正常,能住在VIP病房的小孩子,家世肯定不错,而好的家世娶的老婆又怎么会难看了,而生下来的小孩因为基因好,长相自然也可爱。

  连衣裙少妇此时手里正拿着一瓶水和一条棉毛巾,随时给小孩子擦汗。

  在这公园里活动的小孩可是很少见的,偶尔有也大多数一眼看去就长得非常奇怪,比如脑瘫、小儿麻痹症什么的。

  “这小孩看起来挺健康的啊,也不知道得什么病了。”宁直有点奇怪,小孩一般也就是个伤风感冒,看起来健健康康却严重到能住院的病,往往会牵扯到什么先天性心脏病的,都比较严重。

  看这小孩子皮球拍得很慢,安安静静的,乖巧得很。

  宁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感觉这小孩的眼睛黑得发亮,似乎非常的漂亮。

  无意之间,宁直注意到了编辑器的提示:

  姓名:未知。

  年龄:6天。

  生命力:3.1。

  力量:0.8。

  敏捷:1.0。

  体质:1.2。

  智力:0.6。

  精神力:1.9。

  这一排属性看下来,宁直只觉得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背脊发寒!

  什么鬼!?

  宁直又看向那个小孩子,他依旧安安静静的,除了眼睛比很多孩子更黑更亮之外,看不出任何异常来。

  可是他的年龄……

  6天!?

  看起来七八岁的孩童,年龄竟然只有6天?

  宁直看了好一会儿,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他怎么可能只有6天的年龄?

  出问题了!

  宁直心思急转,这个小孩子,力量敏捷什么的都不出众,但也比同龄的孩子强出很多了,已经接近成年人的水平了,智力有点低,只有0.6,但也是七八岁孩子的正常水平。

  而关键他的生命力竟然达到了惊人的3.1,精神力也有1.9,这数据太离谱了。

  这孩子……

  是个人吗?

  宁直陡然想到了这一点,忽然觉得毛骨悚然。

  那孩子的母亲……

  宁直尽量让自己表情自然,他又看向孩子的母亲。

  姓名:颜少曦。

  年龄:33岁。

  生命力:0.9。

  力量:0.7。

  敏捷:0.8。

  体质:0.9。

  智力:1.2。

  精神力:1.0。

  这少妇的数据是正常的,只是个普通人,问题出在她孩子身上。

  宁直心事重重,这件事有点恐怖啊!

  但他现在实力还很弱小,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甚至招来杀身之祸。

  可问题是,他的爸爸宁征就住在东华医院里,而杨素馨每天都会来照顾他。

  这要是东华医院出事了可就糟了。

  这可怎么办?

  难道告诉苏长天?或者报警?

  现在关键问题是,这小孩子怎么看都是个正常小孩,甚至警察过来调查,也可能只会得出正常小孩的结论。

  那宁直报警的话该怎么说,说他能看出小孩的年龄和属性?

  棘手!

  现在不管怎么样,先把宁征接回家再说。

  宁直打了个电话给宁春生,这东华医院里属于宁家的股份,一直都是宁春生打理的。

  不得不说,宁直现在家族地位提高了,做什么事情都方便了,这一个电话打过去,有什么交代的宁春生都是立刻照办。

  只是几分钟之后,一个约莫四十多岁,头发有点稀疏的男医生出现在宁直的身前。

  “您就是宁少吧,我姓李,叫我老李就行了,宁少有什么事吩咐吗?宁总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让我听您的。”

  “李医生客气了,你帮我查查公园里那个孩子……”宁直隔着窗户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老李走过来看了看,一下子就确定了目标,毕竟公园里只有一个小孩子。

  “查查他得了什么病,家庭背景什么样的,不要让别人知道,悄悄的告诉我就行,我的手机号码是……”

  “行,我这就查。”老李也没问为什么宁直要这么做,转身就去查了。

  有这样的人帮忙做事,还是很省心的。

  宁直现在也不能做什么,便带着宁小雯走去了宁征的病房。

  “小直来了,你爸今天精神好呢,小笼包都吃了四个了。”

  杨素馨就坐在病床旁边,手里端着一个饭盒,一手拿着筷子夹小笼包。

  因为宁征今天精神头好,杨素馨也挺开心的。

  这黄油蟹小笼包,一直是宁征最爱吃的,杨素馨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学会。

  “小……小直来了……啊……”看到宁直,宁征一边费力的嚼着小笼包,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自从出车祸之后,宁征说话就很吃力了,还经常头脑不清醒。

  很多曾经认识的人,他也全都忘记了。

  当然,家人宁征还是记得清清楚楚,每次宁直和小雯来,他就算处于不清醒的状态,都不会认错。

  “爸!”

  看到宁征咀嚼小笼包的样子,宁直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宁征右脑受损,导致左半边身体不灵活,左侧的咬肌也是不怎么受控制,以至于咀嚼的时候左边嘴巴不能完全合拢,小笼包的汤汁不断的从左嘴角流出。

  杨素馨不厌其烦的用小勺接住汤汁,又送回到宁征的嘴里。

  每次喂宁征吃饭,杨素馨都要折腾起码半小时。

  “小直……你也……吃……你妈包的……好吃……”宁征努力的抬起右手,指了指一旁的餐桌,宁征住的单间病房足够大,旁边就有个餐桌,还有一张给护工睡的小床。

  此时,餐桌上已经摆了不少食物,菜品都放在微波炉里打过了,这时候正热腾腾的。

  “吃饭了小直,小雯也坐过来。”杨素馨拍了拍餐桌旁边的椅子,“尝尝妈的手艺,今天的黄油蟹膏特别多,蟹腿都要渗进油了。”

  杨素馨包出来的小笼包,晶莹剔透,透过薄薄的包子皮几乎能看到里面的汤汁,这种包子不能用筷子夹,得放在大瓷勺里吃。

  “就是可惜了,等了半个多小时,汤汁没有刚出笼时那么多了。”

  杨素馨有点不满意。

  “半个小时了还能剩这么多汤汁,我看妈你这手艺比天粤楼的大师傅都强。”宁直用瓷勺托起一只小笼包来,轻轻咬了一口,吸了汤汁。

  黄油蟹本就是蟹中佳品,这一口汤汁没有加任何味精之类的调料,但却鲜香到骨子里了,还有丝丝的回甜,真是人间美味。

  “你这孩子,越来越油嘴滑舌了。”看到宁直露出满足的表情,杨素馨心里也开心,她又用瓷勺取了一个小笼包,“小雯,这是你的。”

  宁小雯赶紧把小笼包抱过来,本来新出笼的小笼包是很烫的,吃起来没那么容易,现在等了半小时,虽然汤汁少了一点,但却可以随意吃,小姑娘还没吃呢,脸上就笑出花了。

  “嗷!”

  一口咬下去,小丫头都要把自己的舌头吞了。

  整个饭桌其乐融融,但杨素馨却敏锐的察觉到,宁直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

  知子莫若母。

  “小直,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没呀,挺好的,就是之前苏先生说要带我去学武,学什么挨打神功,我担心这老头子把我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宁直随口撒了个谎,宁小雯噗嗤一声笑了。

  “你怎么称呼苏先生的呀,没大没小的,苏先生看重你是你的福气,你要好好学。”杨素馨提起这一套来也是跟老爷子一模一样。

  宁直都无奈了,一个人留给别人的主观印象这么强大的吗?这苏老头不管怎么折腾,你们都以为他是和蔼可亲的白胡子老爷爷是吗?

  算了,现在不是想苏老头事情的时候,关键是怎么说服杨素馨,把宁征从医院里接出来。

  现在宁直根本没有理由。

  医院的医护条件这么好,自己没有理由的话,杨素馨怎么可能会听。

  就在这时候,宁直感到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宁直低头一看,正是老李打来的。

  这老李办事效率很高啊。

  “妈,我出去接个电话。”

  宁直说着走出了病房。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六章 异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