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返回洛阳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返回洛阳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隗嚣最终还是听从了王元的建议,带上家人以及麾下的将士,由西城的北城门出城,一路向北逃窜,直奔冀城而去。

由于隗嚣走的太过匆忙,不仅很多的金银珠宝都丢在西城,就连他麾下的不少大臣都没来得及带走。

当然,这些留在西城的大臣,有些是确实没跟上隗嚣,而有些则是故意留下来不想走的,其中便包括郑兴和申屠刚二人。

隗嚣弃城而逃的消息,很快也传回到汉军大营,听闻消息,吴汉一拍大腿,急声说道:“糟了!”

拿下西城,并不是汉军的主要目的,汉军的真正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隗嚣,现在隗嚣跑了,那还了得?

吴汉站起身形,向刘秀拱手说道:“陛下,绝不能放隗嚣逃走,微臣愿领兵追击隗嚣!”

刘秀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子颜,你即刻率领我军主力前往!”

“微臣遵命!”吴汉躬身领命,而后转身快步走出中军帐。

隗嚣是从北城跑的,汉军要想追上他们,得先绕城而过,这势必要耽误不少的时间。吴汉先派出己方的骑兵,让骑兵先行一步,尽量拖住隗嚣。

只要能拖延一个时辰,他便可率领主力大军赶上来。

三千汉骑兵作为先头部队,直奔西城北方追去。

等汉骑兵绕过西城,向北追出十余里地时,正好碰上了负责断后的王元部。

王元部共有五千多兵马,看起来兵力是不少,但这五千兵马是王元在武都、陇西两个郡东拼西凑来的地方军,之间没有配合的默契,战斗力也谈不上有多强悍。

以王元为首的五千兵马,敌阵上三千汉骑兵,从战斗一开始,就没有任何的悬念。

汉骑兵展开骑兵冲锋,正面进攻陇军方阵,结果只一轮冲锋,汉骑兵便把陇军的阵型冲得大乱,将士们透阵而过。

接着,骑兵调转回头,又对混乱不堪的陇军方阵展开反向冲锋。骑兵冲阵,只往返几个来回,便把陇军阵型冲散成一盘散沙,接下来的战斗,更是一边倒。

王元趁乱,带上自己的心腹部下,骑马向北方败逃。

虽说五千陇军被汉骑兵杀得大败,但他们也的确拖住了汉骑兵对隗嚣的追击。

当吴汉率领主力大军赶到这里的时候,战斗已然结束,五千陇军,伤亡千余,余下的人,全部缴械投降,做了汉骑兵的俘虏。

见到这番情景,吴汉勃然大怒,他让骑兵去拖住隗嚣,现在俘获这么多的陇军俘虏作甚?

他命令骑兵,继续追击隗嚣。不过经过这么一番拖延,汉骑兵业已追不上隗嚣,隗嚣及其家眷,成功逃到了渭水河畔旁的冀城。

之后,吴汉率领汉军主力,兵抵冀城,下令全军攻城。

正如王元所说,冀城的城防比西城更加坚固,最最主要的是,隗嚣麾下的大将,现在几乎都集中在冀城,像行巡、王孟、周宗等等。

这些大将,都是因为打了败仗,被隗嚣‘发配’到冀城的。

他们倒也知耻而后勇,到了冀城之后,全力加固城防,城内囤积了大量的滚木、礌石、火油、箭矢等城防武器,严阵以待。汉军的进攻,效果并不理想,首先,冀城防御完善,并有护城河辅佐,易守难攻,其次,汉军来得匆忙,军中缺少大型的攻城武器,在进攻冀城时,无法对冀城城防构成

太大的压力。

在吴汉领兵大举进攻冀城的同时,刘秀率部进入西城。刘秀刚进到西城,向城内还没走出多远,迎面走来一群人,看其穿着,全都是隗嚣麾下的大臣。

汉军将士蜂拥而上,将这群大臣团团围住。众大臣见状,吓得哆哆嗦嗦,两腿发软,纷纷跪伏在地,脑袋顶在地上,不敢抬起。其中只有两人立而不跪。

刘秀看向这两人,都是相貌堂堂,风度翩翩,器宇不凡。他走上前去,问道:“你们是?”

立而不跪的那两人,一同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草民郑兴(申屠刚),拜见陛下!”

呦!原来这两人就是郑兴和申屠刚,刘秀眼眸一闪,跨前两步,拱手说道:“原来是郑先生、申屠先生,失敬、失敬!”说着话,刘秀躬身回了一礼。

郑兴和申屠刚悄悄对视一眼,在心里暗暗点头,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反贼、罪人,陛下见到自己,非但不计前嫌,反而还以礼相待,可见陛下心胸之宽广。

“陛下折煞草民!”说着话,郑兴和申屠刚双双屈膝跪地,向前叩首。

刘秀跨步上前,弯下腰身,伸手相搀,说道:“两位快快请起!郑先生、申屠先生都是举世闻名的士大夫,秀虽不才,亦是仰慕已久!”

郑兴和申屠刚都是大学究,学术大家,以国士相称,毫不为过。

打仗,是要靠军中将领,但治国,还得靠这些学术大家。仗,不可能永远打下去,但国家,得永远治理下去,现在刘秀最需要的人才,就是这些善于治国的名士。

郑兴说道:“陛下礼贤下士,乃国家社稷之幸,更是黎民百姓之幸!兴于隗嚣麾下任职,有罪于天下,有罪与陛下,还请陛下降罪!”

说着话,他再次屈膝跪地,向前叩首。一旁的申屠刚也同样跪地叩首,说道:“请陛下降罪!”

刘秀一笑,将他二人再次扶起,说道:“两位先生能留在西城,足以证明,先生有弃暗投明之心,只要两位先生以后能尽心匡扶汉室,非但无罪,反而有大功!”

郑兴和申屠刚连犹豫都没犹豫,异口同声道:“微臣愿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陛下效犬马之劳!”

刘秀闻言大喜,哈哈大笑,说道:“有两位先生相助,汉家如虎添翼!”

对于郑兴和申屠刚,刘秀是非常器重的,当即封郑兴为太中大夫,封申屠刚为御使。

至于其它那些隗嚣麾下的大臣,刘秀也是留用的留用,放走的放走,没有滥杀一人。他对大臣们如此,对俘虏的陇军,乃至城中的百姓,也是如此。

刘秀在西城并没有久留,第二天,他传书吴汉,说明自己已准备先行回往洛阳。刘秀之所以急着要走,主要是祭遵的尸体已不能再拖了,得尽快送回到洛阳才行。

即便尸体已经做了防腐措施,但放置的时间太久,还是会慢慢腐烂。

西城被破的第三天,以刘秀为首的两万汉军,离开西城,一路东去,回往洛阳。

大军路过长安的时候,刘秀接上了花非烟。

他本打算带着辛零露一同回洛阳,但辛零露没有同意,这段时间,她在未央宫住得很舒服,也很喜欢这里,不打算再走。

刘秀倒也没有强求,便把辛零露留了下来,当然,大花、二毛和黑毛,也一并留在了未央宫。

不日,刘秀终于回到洛阳。

此次西征隗嚣,刘秀离开洛阳接近两年之久,只不过打了这么久的仗,战事还是没有完全结束。

但第二次的汉阳之战,汉军对隗嚣势力已经造成致命性的打击,让隗嚣势力元气大伤,再想恢复当年的鼎盛,已然没有可能。

刘秀回到洛阳不久,便动身去了河南城。

河南城位于洛阳的旁边,祭遵的家就在河南城内,祭遵也要被安葬在那里。刘秀带着满朝的大臣,去往河南城赴丧。

祭遵没有儿子,只有女儿,女子无法继承爵位,刘秀便让祭遵的弟弟祭午,继承祭遵颖阳侯的爵位。

到了祭遵的丧礼上,不仅满朝的大臣都穿上白sè的丧服,就连刘秀,也同样是身穿白衣丧服。

天子为病故的大臣穿丧,这在当时,虽然不是很常见,但也没有多罕见。

汉代时期,天子和大臣的关系是相互尊重的,这和满清时期完全不一样。

在满清时,大臣是奴才,而且只有得宠的大臣,才配做皇帝的奴才,其它的大臣,连奴才都不如。

在丧礼现场,刘秀扶棺大哭。

丧礼之后,刘秀又亲自主持太牢之礼,祭祀祭遵。由天子亲自主持太牢之礼祭祀,汉代大臣能获此殊荣者,在祭遵之前,只有霍光一人。

太牢之礼可比祭家自办的丧礼大得多,后宫的皇后郭圣通、贵人yīn丽华都有前来参加。大长秋陈志、谒者张昆等人,忙前跑后的亲自处理祭祀的一切事宜。

祭祀后,刘秀返回洛阳,等到祭遵下葬的那一天,刘秀又再次来到河南,以最高规格的军礼送葬祭遵。

装载棺椁的车子都是特制的,车轮被刷上红sè的油漆。前面有军甲武士在前开道,两旁有如林的骑兵护棺,后面有军甲武士殿后。

送葬队伍先在河南城内绕行,然后出城,环城绕行。

下葬时,刘秀又亲临现场,把将军印绶以及侯爵印绶,一一摆放在棺木上,并谥封祭遵为成侯。

葬礼结束之后,刘秀亲自召见了祭遵的夫人及其女儿。

祭遵的夫人五十出头,膝下有三个女儿,长女、次女皆已出嫁,只有小女闺阁待嫁。

看到祭夫人和三个女儿都哭得眼眶通红,刘秀悲从心来,眼圈又再次湿红起来。

“妾拜见陛下!”祭夫人和三女一同下跪施礼。

刘秀急忙上前,伸手虚扶了一下,说道:“祭夫人快快请起!”

“谢陛下!”

“祭夫人有什么困难,现在尽管提出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祭夫人处理好。”刘秀正sè说道。

祭夫人拿出一封书信,递给刘秀,说道:“陛下,这是君子留给妾的遗书。”刘秀接过来,低头细看,这是祭遵留给家人的遗书,里面并没有多交代什么,只着重说,现在国家百废待兴,国库空虚,他身为汉家臣子,应体谅陛下和朝廷,在他的葬

礼上,可一切从简,丧礼之后,也不要再去麻烦天子和朝廷。

看到祭遵的这封遗书,刘秀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再次哭出声来。刘秀一哭,周围的大臣们,不管是有眼泪的还是没眼泪的,都做出一副抹眼泪的样子。

祭夫人和祭家的三位小姐都哭得很是伤心。还是祭夫人颤声劝说道:“陛下节哀,陛下保重身体!”

过了好一会,刘秀才抹了抹眼泪,把祭遵的遗书小心翼翼地叠好,交换给祭夫人,哽咽着说道:“我与第孙,君臣十载,亏欠第孙甚多。”

祭遵跟随刘秀这么多年,其实也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大多时间都是在军中征战,天南地北的四处打仗。

一想到祭遵就是因为日积月累的劳累而病故,刘秀便心如刀绞。他说道:“我可在洛阳置办一间大宅子,祭夫人可搬到洛阳去住。”祭夫人摇摇头,说道:“妾多谢陛下!妾住在河南,早已习惯,不想要搬走。”见刘秀露出失望之sè,祭夫人说道:“小女蔓婉,闺阁待嫁,若是陛下能为小女选一门亲事,

君子也可以含笑九泉了。”刘秀下意识地看向祭遵的小女祭蔓婉,小姑娘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的确已到了适合出嫁的年纪。她相貌倒是集合了祭遵和祭夫人的优点,美貌过人,万里挑一。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返回洛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