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七章一瓶麦酒祝通关

第十七章一瓶麦酒祝通关

这个家里没有元气测试仪,但每个人都应该清楚自己的情况。

井九担心她最近元气太足发生误判,还是向她看了一眼。

她还是穿着那件蓝sè的小吊带,曲线很好看的紧身裤。

井九确定她确实成功了,收回视线说道:“恭喜。”

这声恭喜说的毫无情绪波动,更感受不到诚意,但钟李子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愿意说话就已经是很给面子,开心地跳了两下,沉浸在喜悦中说道:“我怎么就能过五级了呢?再过些天就考核了,这么短时间里我还可以破境吗?”

要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连续破境,从四级一跃而过六级,确实是很困难的事情,也不怪她没有什么自信。

井九无话可说。

他直接替她打通了一条经脉,还灌进去了一些元气,结果她这时候才过五级,还在怀疑自己不能过六级……

钟李子从喜悦中冷静下来,一下就冷静过了头。

她坐到椅子上,看着柜子上照片里的那只大黄猫,沉默了很长时间。

事实上,她是看到了希望。

“别的女孩子好看,漂亮,所以冷傲,孤清,那是因为她们很自信,但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很自卑。”

说完这句话,钟李子忽然毫无预兆地哭了起来,用手不停地擦着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净。

银sè的发丝被泪水与汗水粘在了脸上,看着有些狼狈,非常可怜。

是的,她是一个很自卑的人,因为她的母亲很早就死了,因为她的父亲死的并不光彩,因为她连自己的小黄死在哪里都不知道,因为她很穷,因为她有病,随时也可能会死去。

这个家庭曾经是幸福的,后来是紧张的,现在则是冷清的,哪怕多了一个井九也是如此。

她的满头银发也不是因为病情,而是染的,发根现在已经渐渐显出了黑sè。

因为她需要这种与众不同来掩饰自己的弱小与脆弱,就像那些冷傲一样。

可她终究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早就已经绷不住了,今天就在突破五级的这一刻,她终于大声哭了出来。

井九靠在椅子上,静静看着不停哭泣的银发少女,没有说话,也没有去安慰她。

凡人的生命很短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他们足够清醒,那么每天都是在向死而生。

这个女孩子有病,知道自己的生命更短,这种无助的情绪便会越浓。

如此活着,确实有些辛苦。

“放心吧,你会成为交换生,去到上面的那座大学,也会有足够多的信用点去做基因优化。”

井九在心里想着。

当然这些也许并不需要。

他起身打开一瓶干净的啤酒递到她的面前,

……

……

考试定级的日子到了,井九终于离开了那把很舒服的椅子,跟着钟李子去了学院。

这些天他除了偶尔去图书馆搜集一些资料,看看那家叫漩雨的游戏公司审核流程,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了家里,吸收消化掉脑海里的那些知识需要不少时间。

钟李子有些意外,很快便想到了原因,脸sè微红,把运动服的帽子翻了过来,罩在了头上。

井九伸手把她的帽子掀到后面,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只要快就行。”

考试定级的地方在体育馆,而不是那个经常很热闹的草坪,这与那台测试仪的爆炸无关,而是因为定级需要进行全方面的审核,除了力量与元气值还有别的内容。

第一个考核内容是身体控制方面,除了钟李子在公寓里经常练的那十个姿式,更重要的是在低重力环境下的通过能力。

体育馆里有一个专门设置的低重力环境,参加分级考核的学生们依次进入,在考官的指引下完成各种动作。

那些动作看似简单,环境也不是很复杂,但在低重力的环境里,只有那些元气能稳定下行的考生才能做到。

新世学院的位置已经处于地幔深处,与地心的距离最近,本来就是轻重力环境,学生们日常行走都等于是在练习,所以表现的非常优秀。从上面来的那些考官对这种情形已经见怪不怪,只是机械地做着记录,没有流露出任何惊叹的情绪。

……

……

参加定级考核的学生不少,还有很多学生因为各种原因不会参加,都在体育馆里看热闹。

他们看着自己的同窗们在悬崖环境下攀行、慢速骑车,不时发出惊呼与喝彩。

井九靠着体育馆的一个小门,用帽子遮住头脸,安静地看着那边。

那头银发今天被束的极紧,在轻重力的环境下以极慢的速度摆动着,看着就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

在这种环境下,任何会影响到平衡的存在都是麻烦。

辫子终究不是动物的尾巴,你无法控制它摆向哪边。

看着这幕画面,他想起腊月,心想剪短发果然是对的。

体育馆里忽然响起惊呼声与很零落的掌声,让他醒过神来。

钟李子通过最后也是最困难的一关,从那根绳子上跳了下来,与一个女同学高兴地抱在了一起。

井九记得那个女同学叫陆什么,是个很会撒谎的孩子。

钟李子明明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这时候却与她抱的极紧,脸上满是喜悦的神情。

井九才明白原来所有小孩子都很擅长撒谎。

七八名同班同学围着钟李子,高兴地祝贺着她,人群的氛围却并非如此,有人用吃惊的眼光看着她,有人则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嫉妒与恼怒。不知道是谁嘲弄说道:“如果不是她爸自杀,她根本没资格进咱们学院。你们知道吗?她现在一直都住在地下街区里,那里的重力值你们知道的,那她当然擅长咯。”

……

……

第二个项目便是最常见、也是那些敌视钟李子的学生们最喜闻乐见的项目——元气测试。

新世学院的那个测试仪前些天炸了,警察过来查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人为破坏的痕迹,只好归为自然老化。

测试仪非常贵,打报告申请预算,肯定第一次批不下来,与政府来回折腾不知道要费多长时间,就在新世学院愁眉不展的时候,忽然有家大游戏公司主动找上门来,赞助了一个全新的、最高级的元气测试仪,学院方面自然极为惊喜,惊喜的不仅是测试仪本身,而是能与这家巨无霸游戏公司产生联系,那以后的赞助还用愁吗?

游戏公司赞助的测试仪确实高级,可以同时考核数名学生,所以流程进行的非常之快,就像这家公司内部的某个项目一样。

没用多长时间便轮到了钟李子,她在无数道轻蔑、嘲弄、同情、紧张的视线下走到了测试仪前,把手伸了进去。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人群里的那些议论,那些嘲弄,那些视线,对她仿佛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嗡的一声轻响。

银发飘舞。

满场惊呼。

……

……

谁都没有想到,钟李子居然到了观火境六级!

要知道今天参加考核的学生里面,能够进入六级的只有七个人,而且那些都是向来被看好的优秀学生。

她生活在地底街区、请不起家教、更不可能有什么修行资源,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从四级升到了六级?

这时候再望向她的视线里嘲弄与轻蔑少了,震惊与疑惑却多了起来。

钟李子深吸了口气,走到最后的考核场里。

那些议论与视线对真的没有任何影响吗?当然不是这样。

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她可以躲进银sè头发的壳子里,面无表情,假装什么都不在乎。

现在她看到了希望,自然会紧张。

最后的考核是实战,她没有任何经验。

走进用透明材料完全隔断的实战场地里,她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心却越来越慌,下意识里停下脚步,转身向人群望去。

她没有在人群里看到那张脸。

——也对,他的脸永远都藏在帽子里,藏在yīn影里,根本不给别人看的机会,只有自己在家才能看到。

想到这里,她竟然觉得有些骄傲与甜蜜,唇角微翘笑了起来。

就像她曾经说过的那样,她确实很美丽,这时候银发轻飘,笑容轻漾,人群里很多男生都看呆了。

那个叫做陆水浅的少女神情微变,然后立刻笑了起来,迎着她的目光用力地挥手。

钟李子这次没有理她,视线继续在人群里寻找,结果连带帽子的人也没有看到一个。

就在她有些失望的时候,忽然在远处的小门那里看到了一个身影。

因为隔得太远,她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更看不到他的脸,或者遮着他脸的帽子,只能看到那人穿着件白sè的衣服。

但她知道那就是他。

体育馆里人声鼎沸,他却在远处,还靠着门。

——真懒。

……

……

(昨天那章发出来后有读者朋友发私信担心我是不是在自嘲自己的书没有卖出去什么的……这个……真的只是吐槽图个乐子,大道开始写之前就卖啦,我真的很红的,含羞比心~)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一瓶麦酒祝通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