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道编辑器 > 第六十九章 羊入虎口

第六十九章 羊入虎口

  张鸣远会放弃治疗的可能宁直早就猜到了,毕竟前世的时候,宁直也详细了解过类似的网戒中心,学员过的都不是人的日子,以张鸣远的性格,多半直接就蔫了。

  而且张鸣远跟其他学员不一样,他自己就是家长,他自己要放弃,又不退款的话,网戒中心没有理由会拒绝。

  所以宁直需要杨博士听自己的话,宁直对这个老家伙没有半点好印象,但牵扯到张鸣远,宁直必须让杨博士对自己惟命是从。

  于是,宁直拿出手机,拨打了杨博士助手的电话……

  ……

  杨博士的网戒中心确实是一家废弃的小医院改造的,杨博士现在名义上还是这家医院的唯一主治医生兼职院长。

  网络浪潮兴起的这些年,有很多少年沉迷于网络,各地大大小小的网吧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兴起。

  这个时代,许多人是看准了商机,开网吧赚钱,也确实赚到钱了,可都是百八十万的小钱。

  没有谁像杨博士这样,有这等眼光,反其道而行之,靠开网络戒治中心赚钱。

  一般杨博士收费也就是一个疗程五千块,不过这是低配版的,杨博士还设置了进阶版八千块,以及最高级的豪华至尊专享定制版——一万五。

  张鸣远刚进来的时候,因为急匆匆的要学好两套习题,得到系统奖励,加上他姐刚给他的二十万,价都没问清楚,底气太足,杨博士自然就却之不恭,给张鸣远准备了豪华至尊专享定制版。

  张鸣远就这么把合同给签了。

  如果张鸣远知道这其中的细节,怕是后悔得要一头撞死了。

  这时的杨博士,刚刚换了一身崭新的白大褂,正准备去医疗室开始治疗,他一边走,不紧不慢的带上了手套。

  在杨博士身后,还跟了两个网戒中心的学员,他们都是表现好,被“提拔”起来当杨博士助手的,平时就是负责监管、举报其他学员。

  杨博士带着两个爪牙走在走廊上,所有人见了都战战兢兢。

  不了解杨博士的人,看杨博士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医生。

  可在了解杨博士的这些学员眼里,杨博士走路那可都是自带特效的,别看他只是不动声sè的走,其实他脚下踩着雷电,身上冒着蓝光,每走一步路都在切割磁感线。

  一时间,大家干活的干活,学习的学习,唯恐被雷电法王走路时辐射出的电磁波给伤到。

  而就在这时,杨博士的手机响了。

  杨博士皱了皱眉头,他很不喜欢在自己进入状态的时候被打扰。

  “院长,有人要见你。”电话那边传来了杨博士助手的声音。

  “谁?”杨博士不悦的问道。

  “听声音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他说他姓宁。”

  “这种小屁孩的电话你也报告给我?这小孩多半是哪个学员的狐朋狗友,知道自己兄弟被我们培训中心治疗,想给他打抱不平,不用理他。”

  “院长,那小孩的家长好像也在呢,因为他之前打了一万块钱过来,我猜是生意上门了,要不然怎么会打钱,说不定是某个家长听朋友说我们这里好,所以找上门来的,就是奇怪为啥是小孩自己打电话。”

  “哦?刚到账一万块?”杨博士一下子来了兴趣,又是一只肥羊啊。

  杨博士很喜欢这种带子女来的有钱家长,因为他们有人脉,可以介绍更多的生意。

  像张鸣远那样,虽然一口气赚了一万五,但他孤家寡人一个,只是一锤子买卖。

  今天的治疗先放一放,先去见见这个倒霉孩子的家长,忽悠他们把孩子送进来,到时候把那倒霉孩子管得服服帖帖的还回去,让他们帮自己宣传,那就赚大了。

  “他们在哪里呢?”

  助手报了一个地址,那是一家小饭馆。

  杨博士微微回想了一下,这家饭馆似乎不怎么样啊!

  既然是有钱人家,约自己见面怎么选了这么一个饭馆,太吝啬了吧。

  他雷电法王也是有身份的人,平时吃饭都出入高档餐厅,这家人有点不懂事。

  “备车,我出去一趟。”

  杨博士挂了电话。

  作为雷电法王,杨博士也是有自己的专职司机的,主要是派头要做足了。

  当然,他的司机就是他的助手,不用白不用。

  临到上车,杨博士把自己的战斗服给脱了,换了一身量身定做的灰sè唐装。

  西装是不能穿的,那太洋气,作为弘扬大夏古典文化,维护传统家长制的先头兵,杨博士平时大多是唐装出门。

  杨博士这身唐装,胸前和领口都锈了盘龙,听起来张扬,但因为不管绣工还是用料都极为考究,所以看起来不但不张扬,反而低调奢华,又蕴含着一股锋芒内敛的味道。

  车子启动,司机对周围的路都熟得很,很快就开到了地方。

  车子停下来,杨博士透过车窗看了一眼眼前的饭馆,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饭馆比他记忆中的还要差几分,完全是家苍蝇馆,他这一身打扮进这样的地方,实在有些降低了身份。

  杨博士的助手仿佛知道老板在想什么,开口说道:“院长这样的气场进去,让这个小破地方蓬荜生辉了,再说您气场足,也能镇住那些家长,省得以为他们把孩子送进来是照顾了我们多大的生意似的,咱们也不缺这点。”

  “嗯。”杨博士不动声sè的点了点头。

  小伙子,上道儿。

  “我给这小子打个电话。”

  助手拨通宁直的电话:“喂,我们院长到了,你出来迎接一下。”

  电话开的是免提,杨博士能听到那边的声音:“你们自己进来不就完了,这么大的人了还用接么?不行你到前台报我的姓氏,说找宁先生就行了,服务员会带你过来的。”

  “你怎么说话的这是?是你邀请的我们院长,你难道不该……”

  “我这还忙着,先挂了!”

  那边说完,电话直接传来“嘟嘟嘟”的盲音。

  助手心里顿时不爽了,这小子太不懂礼貌了!

  而且……

  助手伸头看了一眼那巴掌大的小饭馆,估计里面不到三十个平方,就特么的这么个破饭馆,还要去前台报姓氏找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高档餐厅呢!

  助手对杨博士说道:“这小子不但不出来迎接他们,还很diao的说进门口报宁先生就行了,这就搞笑了,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宁先生!”

  “他家长在吗?”杨博士的脸sè沉了沉,如果是家长打的电话也就算了,关键是那毛头小子打的电话,还敢这样嘚瑟,真是不知道自己的厉害啊,等你进了网戒中心,让你爽到爆炸。

  “在的,听电话里的声音,还有点嘈杂,说不定还有两三个亲戚朋友。”

  杨博士冷笑一声:“这么说孩子打电话家长该听到了?看来不把我杨某人当回事啊。”

  不就是给了一万块钱么,这就觉得自己很有钱?

  “把车停在饭馆门口。”

  杨博士说道,他的座驾是宾利,可以让他们好好看看车标,一万块算得了什么。

  这饭馆叫陈记串串香,名字也是够随意的,装修也是便宜的不能再便宜,店面跟苍蝇馆唯一的区别就是还算干净。

  杨博士大步踏进饭馆,目光一扫,这饭馆果然够小,一共就一层,摆了两排八张桌子。

  而且现在饭馆里只有一桌人,傻子也知道那一桌就是所谓“宁先生”的饭桌了。

  可是看清楚那桌人的样子之后,杨博士的表情当场凝固,下一刻,他忽然腿脚发软,背后的冷汗都出来了。

  “这……这是打电话的那小子,还有……还有他的……家……家长!?”

  在杨博士身边,他的助手也愣住了,他瞪大眼睛,心跳都漏了半拍。

  他们看到了……警察!

  一桌子警察,全都穿着制服。

  而且杨博士看到了警衔,那还不是什么小警察,有好几个是中级司督,甚至还有一个是高级司督!

  天,他们在这里干什么?

  杨博士又确定了一次那高级司督的样子。

  那不是……不是华阳市刑侦局的林局长吗?

  他们……他们这到底是在干嘛?都集体聚在一个小饭馆吃饭?

  这地儿是有龙肉吃吗?

  杨博士真想抽自己两巴掌,这地儿简直是龙潭虎穴,自己居然傻乎乎的送上门来。

  他们不会是……来抓自己的吧?

  虽然杨博士现在赚到钱了,人前都人模狗样的,但实际上他心里还是不踏实,他怕刑侦局来查他。

  说到底,他网戒中心,其实是行走于法律的灰sè地带,甚至可以说带着违法性质。

  只是在这个年代,未成年人保护意识没有那么强,不像后来,一旦有严重的体罚,直接爆在网上,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杨博士的网戒中心就是走的这个路子,只是他将这一切做到了极致,冠以治疗的名字,对外一概称为从国外引进的新疗法。

  但假的终究是假的,网戒中心做得太过火了,杨博士一直心虚。

  一个不小心,他的网戒中心就会被查封,而他自己,甚至可能被判刑!

  所以杨博士平时哪怕看到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都腿软,看到警车,甚至一个小交警他也跟耗子见了猫似的,下意识的想要绕路。

  这就是做贼做久了,看到警察会心虚。当差生被老师训斥的当久了,放假的时候路过学校都要害怕。

  “院……院长,我们……”那助手下意识的就想退出门外,趁着那桌人没注意他们,要不先溜吧!

  杨博士这时候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助手,就TMD是你这个傻叉,接什么电话不好,接了这么个电话,现在自己简直是送上门的菜了,还是筷子都备好的那种。

  杨博士确实也想开溜了,到时候就说没找到地方,可偏偏这时候,前台的老板娘喊了一声:“别在门口站着呀?进来吃饭啊!”

  这位大妈的嗓门跟培训中心的母夜叉有的一比,这一下,屋子里面那桌人都齐刷刷的看过来。

  一时间,杨博士尴尬了,他来这里是为了找家长的。

  话说,那配着高级司督警衔的林局长,不会就是那小子的家长吧!?

  我居然想把林局长的儿子拉进网戒中心!?

  还想着让林局长继续忽悠他的同事朋友们,让他们把不听话的子女都送过来?

  这时候杨博士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浑然没有注意到宁直跟林局长姓氏都不同。

  “我说两位吃饭就进来啊!”

  前台大妈又开始喊了,她放下账本,直接从前台后面走出来了,要亲自招呼这两位。

  “来呀,吃饭呀。”大妈一个劲的招手,就差动手了。

  杨博士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开口说道:“我不是来吃饭的,我是来找人的,你们这里还有别的桌吗?我找宁先生,之前他打电话说在这个饭馆……”

  本来以为宁直交代下来前台报他姓氏的话傻逼到了极致,可没想到自己还是乖乖的说了出来,主要杨博士心里抱着万一的希望,也许真的来错地方了呢?

  也许这家饭馆在后门还有一两个桌位呢?

  大妈愣了一下:“找人?”

  就特么的一桌人,还问有没有别的桌?

  这货怕不是个大虎逼吧。

  一进门就杵在门口,这要不是客人,她早就开骂了。

  “就那一桌啊。”

  知道不是新客人,老板娘也没有太多招待的兴趣,又回到前台了,继续敲她的计算器。

  留下杨博士和他的助手,像是上刑场一样向那桌人走过去。

  幸好,幸好没让他们出来接啊,要不然这条命要折进去了。

  在串串店吃串串,总是吵吵闹闹的,宁直这一桌人其实根本没太注意门口发生的事情,因为老板娘之前喊得实在嗓门太大,他们才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但也就是看一眼而已。

  他们也不知道门口站的那位是谁,更不知道他们是来找宁直的。

  “我说小直啊,你可以啊,这家串串的味道还真不错,店面这么小,还这么偏,这你都能找到。”

  一个挂着中级司督的胖警察笑着说道。

  “行了吧,我看这小子就是抠门,几天就说请我吃饭,好嘛,开车在市中心堵了半天,好不容易开出来了,幸亏味道还不错,要不然我得削了这小子。”

  林局长笑呵呵的说道,这是关系到了一定份上,才能用这样的口气跟晚辈说话。

  林局长是华阳市刑侦局的副局长,也是林哲东的小叔。

  当初林哲东借给宁直的车子被张鸣远划了的时候,林哲东就是扯过小叔林跃洋的大旗,让张鸣远赔钱。

  连张鸣远这样的无赖,因为林哲东的背景,也被吓得只能努力还钱。

  要不然张鸣远可是连他姐的钱都不还的人,给别人还钱就更不可能了。

  林哲东和孙小吉都是宁直的死党。

  这死党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关系是真的好,因为从宁征开始,他就已经跟林家、孙家有交往了。

  宁征跟林跃洋是共患难过的朋友,而且两人还是高中同学,所以宁直才会跟林哲东玩到一块。

  否则宁直当时开公司,让林哲东和孙小吉入股,虽然只是入股一两百万,但没有过硬的关系,长辈们也不会让几个小孩拿着几百万的钱款去折腾。

  宁直是林跃洋看着长大的,宁直也一直叫林跃洋是林叔。

  宁征出事之后,宁直怀疑那场车祸跟宁康有关,他也是通过林跃洋的关系,才能暗中调查的。

  否则他一个孩子,从哪里查起?当然,事实证明那场车祸应该是一场纯粹的意外罢了。

  这一次,宁直请林跃洋吃饭,是林跃洋刚下班。

  今天本来是休息日,可是因为最近整个世界都事故频发,休息日也要轮班当值。

  现在全世界各地都进入警戒状态,战士枪不离手,警察制服不脱,林跃洋他们出来吃饭,也就穿着制服了。

  其实这顿饭,林跃洋也想吃,他是听说了宁直被苏家苏长天收为弟子的消息。

  他没想到宁直居然这么有出息,作为华阳市刑侦局的一个副局长,林跃洋也算个中层干部了,能接触到很多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信息。

  他知道,世界规则的改变,导致武道不但重要,而且比普通人想象得更重要!

  武道比起地球穿越之前,可以修到更高境界,威力更逆天。

  世族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而且政府根本没想挡,甚至提供资源,任世族发展,甚至隐隐的有倚仗世族,保护世界的意思。

  在这种情况下,宁直能成为苏长天弟子,可是非常关键的,未来他定然前程似锦!

  而他林跃洋作为华阳市刑侦局的副局长,工作上少不得要跟世族打交道,要是关系都处不好,那还怎么维系治安。

  之前林跃洋可是半个世族的人都不认识,现在靠着宁直这层关系,也算是一个工作上的突破口了。

  宁直能这么出息,他也真心为宁征高兴。

  这次饭局,不但有林跃洋到场,还有宁直的死党林哲东,除此之外,还有林跃洋的一票手下。

  其实关于宁直成为苏长天弟子这一点,林跃洋的手下,更为在意。

  今天可是来了三个中级司督!

  这些中级司督,都是华阳市刑侦局的中坚力量,少说也是个科长什么的,如果不是宁直现在的身份非常重要的话,就一个小屁孩请客,哪怕他跟林跃洋的关系再好,他们也不会卖面子来吃饭的。

  本来宁直都没请他们,就请了一个林跃洋,结果这几个老油条听到消息,都编了各种理由来蹭饭了。

  什么家里老婆去打麻将了,正好没东西吃。

  什么家里煤气坏了,没法开火的。

  最离谱的是有一个老油条说自己女儿同学过生日,老婆带着女儿去同学家庆生了,这老油条的手下一听,这感情好啊,理由都不用找了,于是他们的女儿都去了同一个同学家过生日了。

  这得赶紧搭上关系,日后工作好展开。

  所以宁直在一个小饭馆请了一顿串串而已,还是这么偏的小饭馆,结果来了这一桌子警察!

  连宁直都没想到,事情玩的有点大,各种警衔那是晃花了人的眼。

  还好饭馆的老板娘根本不认识警衔,她还以为只是镇上小派出所的警察来聚餐吃饭了。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 羊入虎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