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679章 新生的机会?

1679章 新生的机会?

最后一股数字从李子安的手臂上流进他的大脑,不再有数字流进他的身体,可就在最后那一点数字金进入他的身体的那一刹那间,他的身子突然就动不了了。堂堂三界之主,他竟然连双手都抬不起来。

这不是他没有了力气,而是那金属圆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异了,从金属变成了糖泥,他的双掌陷了进去,怎么也拔不起来。而且,的金属圆球之中有一股力量拉拽着他,似乎想要将他拽入金sè圆球之中。

“老送,你怎么了?”碧明珠紧张地道。

宁涛想开口说话,可是他发现他连嘴巴都张不了了。与此同时,他发现双臂之上有类似树根一样的能量根须往金sè圆球之中刺入。

那是……

那棵树的树根!

它出来了!

能量根须每扎进去一根,他的眼前就泛起一点奇异的光斑。以至于他的眼前总是闪烁着亿万光点,除了光斑,他什么都看不见。

就在这一刹那间,宁涛忽然明白了。

他的确是上天选中的种子,他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种子变得成熟,现在才是他这颗种子生根发芽的时候!

“老送!”碧明珠发现宁涛的双臂正在往金属圆球之中陷落,她顿时慌了神,一声惊呼之后扑了上来。

宁涛想要出声喝止她,可是怎么也张不开嘴,也发不出半点声音。

碧明珠转眼就扑到了宁涛的身边,一把抱住了宁涛的腰,使劲往后拽,想要将宁涛那双陷进去的双手拔出来。

可是碧明珠没有想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宁涛自己都拔不出来的双手,她又怎么可能拔出来?

突然,宁涛身上也迸射出了无数的能量根须,不但往金sè圆球之中扎入,后背上的那一部分还把碧明珠缠缚了起来。

碧明珠也僵住了,手脚不能动,嘴也张不开,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情况,无论是宁涛还是碧明珠恐怕就连做梦都没有想到。

金sè圆球之中吸扯的力量越来越大,宁涛的一双小臂转眼全陷落了进去,可根本就停不下来,他的大臂继续向里面陷落。

这就是一切的结局吗?

这就是那个所谓的最终极的答案吗?

宁涛忽然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一张张面孔,青追、白靖、江好、林清妤、软天音、赵无双、不死火凰、喜儿、唐子娴……

还有他的孩子,孩子的孩子……

面孔太多,以至于就像雪花一般在脑海之中纷纷扬扬。

老送也是惭愧,有些儿子和孙子叫什么名字都给忘记了。

就在这回光返照时的回忆之中,明涛的一双大臂完全陷入了金sè圆球之中,接着是他的脸庞,他的头,他的全身。

他完全陷入金sè圆球之中后,碧明珠也陷入了进去。由始至终她的身上都缠缚着无以计数的能量根须,那个样子就像是一只木乃伊。

碧明珠完全陷入进去之后,金sè的圆球又恢复了正常,卡在两根石柱中间,静静的散发着金sè的毫光。

这个空间安静极了,没有一丝声音。

时间在这里也仿佛不存在,万物

都是静止的,没有任何能量交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年,亦或许是一百年……

在某个时间点里,两根石柱毫无征兆的崩塌,金sè的圆球坠落的下去。

这个空间地动山摇,一根根石柱无端崩塌。大地涨起了洪水,淹没了一根根石柱的残骸,也淹没了那个金sè圆球。

金sè圆球在水中长大,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宁涛都没有任何知觉,事实上在他完全陷入金sè圆球中的时候,他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他什么都感觉不到,包括他自己。

某一个时间点里,他的意识世界里出现了一些光,他想睁开眼睛,可是怎么也睁不开。他感觉他好像浸泡在水中,那水很温暖,滑滑的,可是他一点也不感觉憋气。

意识快速回归,宁涛的思维也越来越清晰。他回忆起了很多事情,也回忆起了很多人。

一张正面孔又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阿湿波、湿木润花、希米亚……碧明珠。

碧明珠的脸庞在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时候,他的思维一下子就停顿了下来。也就在那个时间节点之后,他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许多事情。

他在血草平原之中遇见了美珍女神碧明珠,然后与她结伴同行……

他和她爬到了圣山之巅,进入了圣山内部,然后又发现了一条密道,从哪条密道之中进入了一个球形空间。也就在那里,他诛杀了神龙熬必,然后激活了球形空间之中的圆形密门,随后球形空间里平地起水,将他和碧明珠还有万千种子送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之中……

他和碧明珠一路拼杀,最终用智谋干掉了最后一个超级精英种子,找到了一个巨大的金sè圆球。碧明珠向他提议,让他尝试解开金属圆球之中的数字密码,还说他是上天选中的种子,他骄傲了,所以他试了,结果他全身都陷入了金sè圆球之中……

这些记忆,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发生在刚才,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的清晰。

然后,他的脑子里涌出了一大堆问题。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那个金属圆球的内部吗?

碧明珠在哪里?

碧明珠还活着吗?

那个金属圆球就是那个所谓的新生的机会吗?

如果那个金属圆球就是那个所谓的新生的机会,那么我现在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我得到了什么?

最终的谜底就是这样吗?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堆在一起,却没有一个能解开。

也许是想的问题太多了,宁涛感觉有点困顿,还有点轻微的头疼,他的意识又慢慢的陷入了混沌之中。

他一点都不想睡,他想睁开眼睛看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可是直到他睡着,他也没能把眼睛睁开。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涛的意识又回归了,那熟悉而又奇怪的感觉也回来了。他感觉他被浸泡在水中,那水很温暖,滑滑的。而且这一次他还听见了一些声音,那是咕咕声,还有流水的声音。

身体所感受到的感觉,还有这些

声音,让他甚至怀疑自己被装在一只暖水袋里,而这只暖水袋里在一条河里飘呀飘,随波逐流,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下来。

一张张面孔又出现在了宁涛的脑海之中,殷墨蓝、姜晓东、陈平道、哮天犬……

想到哮天犬的时候,他的思维又停顿了一下。

送子纪元985年,哮天犬也得到成仙了。为了报答他的恩情,自愿给他的神庙当看门狗,还和虫二成了好朋友。

“要是我没有离开我所主宰的宇宙空间那该多好啊。我可以象无那样活个几亿年,讲文明的种子撒到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我还可以谈几场新的恋爱,娶很多很多妻子,生很多很多孩子……”他的心里有些后悔当初做下的决定。

在那个宇宙世界之中等至高无上的三界之主又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为什么偏偏要打开天眼去那个所谓的真实世界冒险?现在好了,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更别说是什么新生的机会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一生就像是一场梦。在那个梦里他爱过许多人,许多人也爱过他。在那个梦里他活得无比的精彩,获得了全宇宙最大的成功。然而那终究是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对了!

我现在是不是在梦里?

我以前所经历的一切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梦里发生的,但我现在正处在即将梦醒的时刻里?

可是……

如果我是在梦里,我的思维为什么如此敏捷?

为什么那些事那些人我又记得如此清楚?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又冒了出来,一个答案都没有,憋得脑子隐隐作痛。

倦意袭来,他的意识又模糊了。

他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可是还是始终都无法睁开眼睛。

他想张开嘴巴吼叫,可是他还是张不开嘴。

那就睡吧,反正都这样了。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重复,意识苏醒,意识混沌。他始终都无法睁开眼睛,感觉到有光亮,可是始终看不见什么。他也始终张不开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不过每一次醒来和睡去的时间在一点点的加长,最初他的脑子只能动几分钟就想睡觉。越往后,他的脑子动十几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都还保持着清醒。

又到了苏醒的时刻。

宁涛的意思又回归了,眼前一片蒙蒙光亮,可是他还是无法睁开眼睛,所以什么也看不见。

一张张面孔从他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三城医科大学门前卖烧饼的武大爷,他还记得他的女儿特别漂亮,那个时候只要他的女儿来卖烧饼,同学们都会争抢着去买。

私下里,他还给武大爷的女儿取了一个烧饼西施的绰号……

西施烧饼谁谁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宁涛已经无聊到了把他所认识的所有人都想了一遍,可这该死的状态却始终不结束。

这样的浸泡在暖水袋里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才是个头?

无从知道。

却就在感到无聊和郁闷的时候,明涛的脑海之中忽然冒出了一个让他感到惊悚的念头。

尼玛!

难道我变成了一个婴儿?

看网友对 1679章 新生的机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