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三章嘀!嘀!嘀!

第二十三章嘀!嘀!嘀!

井九并不知道星门博物馆里藏着远古文明的遗留,虽然电影里经常是这样演的。

星域网与隐网里没有关于远古文明的任何记载,传承远古文明的女祭司不上网,科学院的资料库设着物理屏障。他都找不到任何线索,别的人更不行。电视与书籍里对远古文明的描述都只是猜想,没有任何考古实物证据。联盟里有很多人甚至怀疑,所谓远古文明是不是政府的一个大骗局,用来给民众提供安全感。

今天看到这台被埋葬在泥土里的机甲,他自然知道这不是骗局,那个远古文明确实存在过。

他能找到这间隐藏极深的库房,是因为他来博物馆之前查了一下网上的地图,把三百年前博物馆新建时的工程图拿来做了一下对比,发出了一些有些奇怪的地方。听歌剧的时候,他调出了更多的资料,包括当年修建博物馆时的高强度合金用量,最终确认这里肯定有隐藏库房,而且找到了那个库房的位置。

走出博物馆,来到广场上,他看着那些正在晒太阳的人与肥鸽子,想着那台永远难见天日的机甲,沉默了会儿,转身向不远处的美术馆走去。

与博物馆类似,实物与在电视里、网络上看的画面终究有很大区别。

那些电子书无法保留原作者的剑意与气息,但真迹可以。

电视与网上的图画都是平面的,无法看到那些颜料堆积起来的山脉,无法看到画家手颤抖的痕迹,你又如何区分他落笔的那一刻是因为看到了窗外的朝阳而激动,而是暮sè来临感到哀老将至?

井九在那些画前走过,速度很正常,但在美术馆里这样的速度很是与众不同,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他也不在意,最终驻足在一幅画前,停留了相对长的一段时间。

那幅画画的是向日葵,至少十余枝向日葵把整张画布填的非常满,没有留下一点空隙,让人看着便觉得有些心里发堵。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幅画都不符合美学的定义,很容易令观众感到生理上的不适。但在艺术史上这幅画的地位却很高,因为作者是主星的一位女祭司,据说她是临摹的远古时代留下来的一幅画。

传闻究竟是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人们只知道在留下这幅画后,那位女祭司便溘目而逝。

向日葵前的观众越来越多,渐渐变成一个黑团,把井九围在了中间,那些窃窃私语也传到了他的耳中。

没有人敢对这位女祭司留下的名画发表任何不好的评价,只是谨慎地表示不甚明了,尝试着做出自己的理解。

井九静静看着那幅画,忽然觉得那些向日葵最开始应该是被一个东西束住的,可能是布带,可能是绳子,不然那十几枝明显缺水的向日葵应该向着四面八方倒下,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坚强地竖在那个矮瓶里。

原本束住这些向日葵的是什么?为何女祭司没有画出来,或者说她临摹的时候没有留下来?

……

……

漫步在广场四周的街道上,看着阳光在睫毛前折射成各种形状,井九的心情有些不错。

确实是漫步,他除了陪连三月在各州郡里游玩以及两次回青山巡视之外,就数今天速度最慢。

心情不错的原因不是因为看到了那台机甲与那幅向日葵,不是因为草地上晒太阳的民众、玩耍的孩子与狗,不是这个世界里弥漫着的幸福喜悦味道,是这里的网速让他很满意。

上层社会终究是上层社会,空气里除了幸福的味道便是各种无线信号,而且数据通道非常宽敞,他再不需要像在下面一样,还需要去新世学院图书馆上网,伸出手指便能感受到无限星空。

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不会直接与网络连接,但如果把手指插在那台银白sè电脑里行走肯定会引起有些人的注意或者同情,于是他决定给自己做一个中继器兼过滤器。

这座城市叫做守二都市大区,位置在行星中部的地壳与大裂谷之间,行政上分成十一个区。

井九要去的押井区集中了这颗行星最大的几家电子公司,偏僻的街区里还有很多无名的电子元件公司。

微风轻拂,他从悬浮铁路押井站最偏僻的那个门里走了出来,便被人拦住了去路。

“我要一个七层转全星域的,多少钱?”

井九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也没有理会,直接侧身绕了过去,消失在了街道那头。

当他行走在押井区的街道上,才明白了刚才是怎么回事——街道背阳的那面零零散散站着很多年轻人,都和他一样穿着连帽运动衫,遮着头脸,背着黑sè双肩包,遇着游客或者是行人便会低声问对方要不要破解器。

星河联盟对网络分层的管制日渐松散,尤其是在上层社会里,破解网络屏障的手段有很多,政府也不怎么管。

井九不需要破解器,他抬起头望向前方那栋大楼,确认便是自己要寻找的某个网络安全公司,取出电脑,用了很短的时间便攻破了那间公司的技术屏障,在核心区域里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身份标识,把数据特征写进了手环里。

他走进了那间网络安全公司,前台的小姐看着他的打扮有些警惕,心想这些卖破解器的家伙怎么跑进这里来了,通知了保安,让他们注意一下这边。

井九不知道人靠衣装的道理,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走到屏蔽门前,举起手环在扫描仪上轻轻一触。伴着嘀的一声轻响,屏蔽门自动开启。那位前台小姐有些意外,不引人察觉地挥手示意保安退下,心想难道是网络部的哪位大佬连续熬夜公关发疯了,出去体验一下自己当年还是卖货小弟的生涯?

几分钟后,井九从这家网络安全公司的后门里走了出来,看着左手食指上的戒指,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只戒指便是他需要的中转过滤器,非常轻而且不引人注意,与皮肤保持不间断的接触,确保他与网络不会断开。

按照在网络上查到的图纸与情报,他轻而易举地那家网络安全公司里收集齐了需要的电子元件,花的几分钟的时间主要用在了组装方面。他做的很仔细,也相信星河联盟的民用范围里再也没有更好的同类产品。

站在建筑的yīn影里,他与那些穿着相似服装的年轻人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显得有些懒散。

他抬头看了眼天空,发现那颗红sè的小火球已经快要到中间的位置,决定先去找钟李子。因为他想到一件事情,万一雪姬通过那本小说找了过来,没看到自己,以为是陷阱,直接把钟李子杀了怎么办?

如果是别的飞升者,可能还不会如此暴戾,一上来就要打要杀,会问清楚再说,但雪姬那个性情……这些人类在她眼里与蝼蚁也没什么区别,谁知道她会怎么做?

银发少女与他在一起厮混了段日子,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不合适。

一幅地图出现在他的眼前,上面清楚地标明了守二都市的各大学位置,其中星门大学分校占据了最东面一片极大的土地,背靠着地壳自然形成的雄伟山脉,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整座城市,包括大裂谷下面的地底世界。

他搭乘悬浮铁路往城西去,没用多长时间便到了星门大学的侧门,看到了钟李子给自己发的信息里标明的那栋楼。

那栋楼通体白sè,每层楼都有极大的露台,露台下方是一片碧蓝sè的泳池,每个露台都有一个矮门,方便住客直接从上面跳进泳池里,能住在这里的住客肯定都修行有成,不在乎这点高度。

这座酒店从外表看便极为奢华,与电视、小说里描写的那些大学附属酒店完全不同,更像是一个度假村。

行走在热带树木拥抱着的道路上,看着那些披着浴巾的男女,井九心里的这种感觉越发强烈,抬起右手轻轻拍了拍了一颗大树,看了眼仿佛比城市里更低一些的蓝天白云,走进了酒店大堂。

就像那家网络安全公司一样,酒店的服务人员看着他的打扮也是微微一怔,态度却是要好很多,上前微笑询问有何需要帮忙的吗?井九不需要帮忙,也不愿意与人说话,理都没有理那人,直接走进电梯,把手环放到了感应器上。

又是嘀的一声轻响。

那位服务人员立刻露出满是歉意的笑容,微微躬身退到了一边。

磁浮电梯悄然无声,以极快的速度向上而去,却没有带给人任何不适感。

透明材料的外面是渐渐远去的树林与泳池,还有越来越近的蓝天白云,以及远处渐渐清晰可见的一片大湖。

很多守二都市的居民会在纪念日的时候花很贵的价钱,来这座酒店的顶楼用餐,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片美景。

井九看都没有看一眼,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不知道在做什么。

电梯停在九十九层楼,他走到那间房的门前,首先把监控系统里的数据做了一遍覆盖,然后抬起右手。

他没有按门铃,直接把手环在感应器上靠了一下。

还是嘀的一声轻响。

房间门悄无声息开启,他走了进去。

钟李子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美景,身上就裹着一件浴巾,很明显刚洗完澡。

“把这个戴上。”井九走到她身后说道。

钟李子被吓了一跳,险些惊叫出声,听着是他的声音,强行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井九把手里的东西递到她面前,说道:“系在颈上,不要丢了。”

钟李子接过那个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井九在酒店外的时候拍了一下那颗大树,从里面取了一块木头,在悬浮电梯里做成了一个木雕。

“如果遇到危险,让对方看这个。”他说道。

钟李子知道他的身世来历很神秘,以为这可能是世家子弟的族徽或者信物,很是感动。

“我一定会保存好的。”

她看着那个木雕,有些不解问道:“只是……为什么会是一把椅子?”

……

……

(嘀嘀嘀!警报!大家这时候可以转台到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视频了……庆余年电视剧这时候正在播出,今天朋友圈被朋友们刷屏了,非常感谢大家,为了庆祝,我这时候正在外面吃串串~)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嘀!嘀!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