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三公更换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三公更换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听邓禹推荐李通接任大司空之职,刘秀认真的思考起来。

他背着手,来大殿内来回踱步,要说信任,李通是他的亲妹夫,又是他的至交好友,对他的忠诚毋庸置疑。

要说李通的能力,刘秀也不担心,关键是,他不放心李通的身体。

做大司空,绝对不比做前将军轻松,要操心的事务又多又杂,李通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还真不好说呢!

见刘秀来回踱步,沉思不语,邓禹说道:“陛下,让次元长年在外屯田,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这次有机会可以把次元调回京城,陛下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刘秀停下脚步,说道:“次元的身体,仲华也清楚,大司空事务繁忙,他的身体,能受得了吗?”

邓禹一笑,说道:“陛下不必担心!据微臣所知,这几年,次元在军中任职,身体可比从前好了不少,现在完全可以承认大司空之职!”

刘秀眼睛一亮,笑问道:“当真?”

邓禹笑道:“陛下还信不过微臣吗?”

刘秀抬手指了指邓禹,说道:“你想躲轻松,倒是把累活丢给了次元!”

邓禹干笑道:“微臣这也是为陛下和宁平长公主着想啊!”

刘秀又琢磨了一番,点点头,说道:“好吧!此事,就按照仲华的意思办!”

翌日,圣旨下达,对于大司空宋弘,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弹劾上党太守田邑企图谋反之事,给予罢官处置。

至于宋弘的‘帮凶’邓禹,则给予罚奉三个月的处置。另外,前将军李通,接替宋弘,担任大司空之职。

这份圣旨,在朝堂也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不久前,大司徒刚刚告老还乡,侯霸接任大司徒之位,现在大司空又被罢官,由李通接任大司空之位,在这段时间里,三公竟然连续更换了两人。

朝堂之上,出现这么大的变动,又怎能不引发朝廷的震动?

要说三公之中,位置坐得最稳固的,非大司马吴汉莫属。不管大司徒和大司空怎么换人,吴汉在大司马的位置上,倒是雷打不动,稳如泰山。

接到刘秀的圣旨,李通携夫人刘伯姬,赶回洛阳。

刘秀在皇宫里接见他二人。见面之后,刘秀打量李通,好久没见,李通的白脸被晒得黝黑,身材比以前健硕了许多,脸sè也比从前好多了。

看罢,刘秀暗暗点头,在军中任职,对次元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嘛!他含笑说道:“这两年,次元在南阳屯田,着实是辛苦了。”

李通向刘秀含笑欠了欠身,说道:“微臣职责所在,并不觉辛苦。”

刘伯姬说道:“三哥不知道,次元明明是军中主将,却和普通兵卒一样训练,还经常下地里干农活呢!”

刘秀大笑,赞道:“身先士卒,次元做得甚好!”

刘伯姬不满地说道:“为此,我和次元吵过好几次,三哥怎么还帮次元说话?”

刘秀说道:“以前伟君(邳彤)曾说过,消渴症难以治愈,但适当的劳作,可以缓解消渴症,我看次元现在就很好嘛!”

不等刘伯姬说话,刘秀又看向李通,说道:“这次次元回京任大司空之职,也不能只忙于公务,而疏于了锻炼。”

李通向刘秀点点头,躬身说道:“微臣明白,微臣会谨记陛下之叮嘱!”

之后,刘秀留李通和刘伯姬一同用膳,席间,刘伯姬好奇地问道:“三哥,我听说宋弘是因为诬陷田邑谋反,才被罢的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通暗暗皱眉,转头看眼刘伯姬,示意她不要多问。

刘秀倒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宋弘和田邑,素有积怨,这次,宋弘听说田邑私造武器,有谋反之举,便借题发挥,欲置田邑于死地。”

刘伯姬重重地冷哼一声,说道:“当年,宋弘义正言辞的拒绝三哥为大姐的提亲,我还以为他的德行有多高呢,现在看来,也只是个心胸狭隘之辈!”

李通低头咳了一声,又偷偷看眼刘伯姬,身为公主,如此抨击朝中大臣,甚是不妥。刘伯姬反瞪了李通一眼,气呼呼地说道:“我说的也是事实嘛,有什么错?”

刘秀仰面哈哈大笑,说道:“伯姬说的也不无道理!”在刘秀看来,宋弘的心胸的确是太小了些,堂堂大司空,又岂能没有容人之量?

他对李通正sè说道:“次元是军中将士出身,更能理解军中的将士们,你上任大司空之后,可要和军中的将士们处好关系啊!”

宋弘与军方的关系一直没有处理好,这也是刘秀对他不满的地方之一。现在由李通接替宋弘,在刘秀看来,起码以后大司空和军方的关系,不会再出现问题了。

李通正sè说道:“微臣谨记陛下教诲。”

吃完饭,李通和刘伯姬向刘秀告辞,先回往长公主府。

在回府的路上,刘伯姬对李通的表现有些不满,说道:“我们和三哥,是最亲的亲人,可夫君在三哥面前,怎么总是显得那么拘谨?”

李通笑了笑,说道:“正因为是至亲,更要注意分寸,注意君臣有别,不能忘乎所以,不能有丝毫的僭越之举!”

他的为人,一直都是这样,从不会倚仗自己是天子妹夫的关系,仗势欺人,目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中无人,恰恰相反,李通的为人处世都十分谨慎,甚至是有点如履薄冰。

刘秀宠爱李通,绝不是没有原因的。

宋弘离京回老家的那一天,朝中大臣们没有几个前来送行的,邓禹算是为数不多中的一个。

刘秀对宋弘,也没到十分绝情的地步,他虽然罢免的宋弘的官职,但宋弘的爵位还在,现在他依旧是宣平侯。

没有朝廷的俸禄,回到封地,靠食邑也能过得很好。

看到邓禹前来送行,宋弘心头百感交集,拱手施礼,说道:“右将军!”

“宋公!”邓禹拱手还礼。

宋弘摆摆手,苦笑道:“右将军这一声宋公,我现在……可不敢当了!”

稍顿,他又说道:“这次因为我的关系,让右将军也受到牵连,我这心里……很是愧疚啊!”

邓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宋弘不知道,整件事的某后黑手,其实就是这位邓禹等仲华。

他说道:“宋公说得哪里话?你我同殿称臣这么多年,谈什么牵连不牵连的,那就把话说远了。”

看着邓禹,宋弘心情复杂,同样有过失,自己是被罢官免职,而邓禹只是被罚奉三个月,说起来,自己这些大臣,哪怕职位坐得太高,也比不上陛下身边的这些‘老人’啊!

宋弘向邓禹拱手说道:“右将军不必送我,早些回去吧,若是有小人看到右将军前来送我这有罪之人,去到陛下那里参右将军一本,得不偿失。”

邓禹正sè说道:“宋公回到封地,如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派人来京知会,只有是禹能做到的,责无旁贷。”

闻言,宋弘面sè一正,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向邓禹深施一礼。邓禹立刻拱手还礼。

而后宋弘再不多言,坐上马车,临上车前,他忍不住转回头,环视一周他无比熟悉的洛阳。

他心里清楚,自己这次一走,以后,只怕是再没有回到洛阳的机会了,这算是他看洛阳的最后一眼。

目送着宋弘的马车走远,邓禹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就私人的交往而言,他和宋弘之间,谈不上有什么矛盾,但站在公事的立场上,他确实认为宋弘已不再胜任大司空之职。

主要是宋弘和以吴汉为首的军方关系太差,这种恶劣的关系,已经严重影响到汉军在外的征战。吴汉和宋弘这两个人,必须得走一个,难道,还能把吴汉弄走吗?

不说邓禹不能这么做,而且他想做也做不到,单单是陛下那一关也过不了啊!

刘秀对吴汉的信任和宠爱,不次于对邓禹的信任和宠爱,大司马乃军中将士之首,这么重要的职位,无论吴汉犯过多大的错误,他的地位就从来没动摇过。

所以,在吴汉和宋弘必须要走一人的情况下,走的那个人,只能是宋弘。

邓禹对宋弘,的确是有些歉意的,但没办法,他必须得这么做,这也是为了汉室江山的稳固。

嘭!邓禹正在发呆的时候,有人在他的背后突然拍了一巴掌,邓禹吓了一跳,回头一瞧,原来是吴汉乐呵呵地站在自己的背后。

“别看了,人家都走远了!”吴汉走到邓禹身边,向宋弘马车消失的方向努努嘴。

“没想到,子颜也会前来送行。”“我可不是来送行的,我只是来看热闹的!”吴汉撇了撇嘴角,冷哼一声,说道:“国库里明明还囤积了数十万石的粮食,我只向宋弘要五万石的粮食应急,他都不肯给,这

种人,即便不被罢官,早晚有一点,我也得亲手收拾了他!”

邓禹面sè一正,说道:“这件事,子颜还真误会宋弘了,现在京城里囤积的数十万石粮食,可都是常备用粮……”

他话没说完,吴汉打断道:“如果当初仲华是大司空,而在冀城打仗的主将不是我,是任何一名军中将官,仲华收到粮草告急的书信,会不会调出五万石粮食送到冀城?”

邓禹苦笑着叹口气,实话实说道:“我会。”吴汉一把巴掌,又向邓禹摊了摊手,说道:“仲华你看,这就是差别!军中无粮,那是多大的事,生死攸关啊,宋弘他懂吗?他不懂,他只想自己不犯错,公事公办,至于

前方将士的死活,又与他何干?”

邓禹笑了笑,拍怕吴汉的肩膀,说道:“好了,子颜,现在人都走了,也不用再追究这些。”

吴汉一笑,偷偷向邓禹挑了挑大拇指,赞邓禹做得好。邓禹的暗中设局,最了解实情的,一个是田邑,一个就是吴汉,在这场局里,吴汉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宋弘走了,正入宋弘自己所料,这次离开洛阳,他再没有回来过,直至在家中病故。

由于宋弘没有儿子,在他病故之后,爵位无人继承,封地也就此被取消了。

说起来,祭遵的情况和宋弘一样,也是没有儿子继承爵位,不过祭遵的爵位是被他的弟弟继承了。

宋弘的弟弟为何不能继承宋弘的爵位?很简单,祭遵和宋弘在刘秀心中的分量,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宋弘仅仅刘秀的一个大臣而已,官是很大,做到了大司空,爵位也不低,是宣平侯,但不管他的官有多大,爵位有多高,但他终究只是个大臣而已。而祭遵不同,他和刘秀那是亲如手足的关系,不仅仅是君臣,更是同生死、共患难,不离不弃的兄弟。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三公更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