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四章我就是神明

第二十四章我就是神明

这个问题没法解释,一解释就是二百万字,虽然那二百万字现在名义上的作者就是她。

井九看着露台上的那个软椅似乎很好躺的样子,向屋外走了过去。

钟李子跟在他的身后,准备继续问些什么,忽然想起来自己这时候的模样,小脸微红,赶紧转身进了卧室。

很快她便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换了一件睡衣,微湿的银sè头发随意地散落着,眉眼细美,看着就像是一只白猫。

“你是怎么上来的?”

她坐到软椅的另一头看着井九问道,她知道这个少年来历神秘,还是很好奇。

井九在守二都市里走了一整天,虽然不会感到累,难免有些恹,闭着眼睛没有理她。

钟李子昨天来到这里,一直有些紧张不安,看到他后很是开心,也不在乎他不理自己。

她忽然问道:“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露台上能够看到的风景真的很好,远处便能看到那片叫做里海的地湖,但她问的当然不是风景。

“没有。”

井九没有什么生活常识,但这种还是有,知道自己即便看到也不能说看到了。

其实在公寓楼里他什么没看过?他躺在那张软椅上,偶尔需要松散心神的时候,也会看她两眼解闷。

他看着她穿着那件蓝sè的吊带衫与紧身裤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式,看着汗珠从她的颈间流下。

她生病的时候,他在床边站着,视线更是穿过了被子与衣服,深入到她的身体里。

调戏没有成功,钟李子有些失望,说道:“这间套房是漩雨公司订的,那个叫高树的人说,在游戏开发阶段,我可以随便住在这里,不用去学校宿舍。”

井九嗯了一声。

钟李子继续说道:“明天我要去星门大学报道,你……要不要陪我去?啊,不方便就算了。”

井九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坐的正是腊月最习惯坐的位置,想了想后嗯了一声。

“游戏公司那边……到底怎么办?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自己签,那边不会有问题,你要让他们更快、更好,最关键的是推广范围要广,不能局限在星门这里。”

难得听到井九说这么长一句话,钟李子更加紧张,下意识里握紧了拳头,替自己打气。

井九正准备继续闭眼看论文,忽然感觉到什么,眉毛微挑,视线不易察觉地向露台外望去。

露台外除了蓝天白云便是那片地湖,城市在湖那边的远方。

远处有个建筑散发出来一种他不喜欢的气息,他问道:“那边是哪里?”

“我看不清楚……”钟李子眯着眼睛看了半天。

井九发现自己的心神有些不稳,居然会问她这个问题,感觉更加不好,调出地图确认了那栋建筑的名称。

联盟驻星门管理局,行政级别与地位比星门基地更高,那道他不喜欢的气息难道是引力场?

可是旁边那栋建筑呢?为何也有些让他不舒服?

井九起身说道:“我出去办些事。”

钟李子有些吃惊,心想你刚刚过来就要离开?

接着她想到他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应该会有什么旧部属需要联系,没有挽留,认真说道:“小心安全。”

井九嗯了一声。

……

……

联盟政府驻星门管理局里确实有引力场,但不好的感觉应该与此无关。

井九站在街的那边,看着对面那栋散发着庄严味道的大楼,做出以上的判断,转身去了不远处的另一栋建筑。

这栋建筑有种庄严而神圣的意味,叫做传火塔,分成六层,是教徒们祭拜远祖、祈求神明的地方。

星河联盟只有一个宗教,所以那个宗教没有名字。

同样的道理,那位神明也没有名字。

来传火塔的教徒很多,都跪在建筑四周的地面上,虔诚地叩拜,口里念念有辞,说着各种各样的愿望。

通过网上的信息,井九知道这里可以随便参观,用手环做了登记,走了进去。

街上的大树伸出枝丫与绿叶,半掩着建筑的窗户,洒落的阳光斑驳一片,很是好看。

建筑里的那些壁画上都是黑暗的云与灿烂而怪异的战舰及没有具体面容的神明。

在他的眼里,这些壁画要比美术馆里的那些画更好。

大概是因为美术馆里的那些画除了那幅向日葵都更倾于现代艺术。

井九心想自己可能真的老了。

走过满是壁画的穹顶长廊,来到传火塔的正厅,没有推门便能听到吟唱的声音从门缝里像流水般倾泻而出。

井九在门外静静地听着吟唱的内容,发现与那些壁画差不多,都是对神明及远古文明的赞美。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黑夜就在那边,准备吞噬世间一切的光明,但我们不用担心,因为神明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井九知道有人靠近才会想着离开,只是没想到对方开口如此之快。

这是很典型的布道,他没有理会,转身向建筑外走去。

大概是没有在传火塔里遇到如此冷漠的民众,那位主教怔了怔才反应过来,赶紧跟了上去。

……

……

井九没有想到那位主教竟是一直从建筑里跟着自己走到了街上,一路不停地说着什么。

这个时候,街上的行人通道指示灯亮了起来,他停下了脚步。

那位主教追到他身边,气喘吁吁说道:“要信神,不是神明的需要,是我们的需要。”

井九看了眼指示灯,指示灯顿时熄灭。

有几辆悬浮车刚刚启动便发现指示灯变了,赶紧停下,险些撞在一起。

街对面的人群怔了怔,向着这边走了过来,就像潮水一般。

井九看了如潮的人群,说道:“我就是神。”

主教怔了怔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脸sè变得极其古怪,说道:“不……神是唯一的。”

井九走进了人海里。

……

……

巨鲸浮出海面。

井九走出人群。

他再次回到博物馆与美术馆之间的那片广场。

这里的地势足够开阔,人群变得稀疏了很多,三三两两在草地上、在长凳上坐着,喂着鸽子,玩着飞行器。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再次在他心头出现。

他走到草坪边缘,看着脚下踩中的那片鸽子屎,沉默了会儿,转身向着远处望去。

西方那道雄伟的山脉在恒星的照耀下泛着红暖的sè泽,那些如星星般闪亮的引力场发生器反而不再那么显眼。

没用多长时间,他终于捕捉到了那道气息的源头,如剑般锋利的视线不停拉近,最终落在山脉深处的某个深陷处。

那里有一个穿着工布装的男子,随身带着工具箱,箱子上漆着相关部门的代号与名称。

如果有人看到,肯定会以为他是政府的维修人员。

工装布男子这时候正趴在地上,工具箱已经打开,里面的仪器零件组合成了一个金属事物。

那个金属事物至少有一米五长,前方的长管内径约有一点七厘米,外壁上有二十几个套环。

那些环路上闪耀着极暗的蓝sè光芒,分不清楚是电流还是别的什么波动。

很明显,这是一个远程攻击的大威力枪械。

隔着七十公里之远,井九依然确定他瞄准的就是自己。

他能够清楚地看到黑洞洞的枪管,还有光学放大器后面的那个眼睛。

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便从那个金属枪械上看到了很多特征,同时很多名词在他的识海里浮现出来。

“电磁、环加强、集束、非化学扩张。”

……

……

就在那些名词刚刚在脑海里闪现的时候,井九忽然举起右手,张开手指,用掌心对准了远方。

他的动作太快,带起一阵风,吹起一些草屑,惊得鸽子纷纷起飞。

草坪上的人们望了过去,心想这里哪里来的怪人,还是什么行为艺术家?

这个时候,草地上忽然响起极其剧烈的一声爆鸣!

轰!

草屑带着尘土到处飞舞,遮蔽了视线。

鸽子们咕咕乱叫着到处乱飞,弄的场间一片混乱。

人们震惊异常,纷纷起身向远处逃去。

草坪里的喷水机自动生出感应,开始喷洒水雾。

烟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浇熄。

站在如小雨般的水雾里,井九收回右手,张开掌心。

他的掌心里出现一团蓝黑sè、如墨块般的事物。

那是高燃子弹爆炸后的残余物。

这种子弹是星河联盟的违禁物品,即便军方也只有极少数前线部队才会配备。

用电磁加强枪械发射的高燃子弹,一颗便能摧毁掉像先前那座传火塔般的建筑。

井九把那些粉末撒到草坪里,甩了甩手,觉得有些麻,心想隐网里的数据没错,这种远程枪械的威力确实非常大。

……

……

(庆余年电视剧相当可以,就像井九一样有力量,推荐大家去看。)

看网友对 第二十四章我就是神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