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七章破茧

第二十七章破茧

知道他的存在,并且想要抹掉他的存在,现在看来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以往的飞升者看到了《大道朝天》这本小说,通过钟李子查到了他。

他曾经想过宇宙里会不会有别的像朝天大陆一样的世界,那些世界是不是也会有飞升者。现在这个设想还没有答案,但既然对方是通过这个小说确定自己的身份,那就必然是朝天大陆的飞升者。

不知道那个飞升者为何不来与他相见,图个异乡重逢的幸福画面,却要来杀他。

反正朝天大陆自古以来的飞升者,都没有他强。

所以他觉得对方是个白痴。

这个逻辑链清楚而明确。

这个时候,实验室的门悄无声息地开启,那个一头金sè卷发的男性科学家走了进来,看到了井九。

井九想着此人曾经表示过数次对自己的赞美与爱慕,点头致意。那人看到他的眼睛,顿时认出他来,大大地张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这种关键时刻,表现出了科学家应该具备的优秀素质。

井九的视线把他从头到脚扫描了一遍。

那人觉得自己的衣服仿佛被剥干净了,生出一种极其羞耻的感觉。

确认对方身上没有那名工装布刺客的自毁装置,井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哪怕是果成寺的两心通,想要完全控制一个人的神识也比较麻烦,偶尔还会出现失控的情形。

但很明显,这名金发男子对井九没有任何抵抗力。

“我叫汤谷。”

……

……

阅读完这名叫做汤谷的科学家头脑里的东西,尤其是那些与液态金属机器人相关的资料,井九挥手让他走到墙边休息。

他从双肩包前袋里取出那粒用复合材料制成的微型子弹,再次确认上面的条码编号,然后开始在军事网络里查找,却没有查到任何结果。

戒指散发着淡淡的热量,他的意识直接从军用网络找到一个通道,进入了星域网的最深层,来到那个飘满雪花的房间里。

数符变成的雪花微微一滞,紧接着开始迅速变化,应该房间里的人发现了他的到来,紧接着,雪花越来越密,应该是星河联盟最了不起的那些云鬼们都闻讯赶了过来。

对这个能把“野兔”追到慌不择路的新人,他们都非常好奇,而且也想知道他今天又想问什么。

“有件事情想请你们帮忙。”井九说道。

有人直接说道:“什么报酬?”

这个房间在星域网的地位就像是星河联盟的管理局,这些云鬼可能在现实里扮演着不同的角sè,甚至过的很不如意,但只要他们愿意,随时能够获得难以想象的金钱。

以金钱为报酬自然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

井九想到当年自己与瑟瑟之间的协议,说道:“我可以帮他做一件事。”

雪花微动,又有一个人来到房间,问道:“什么事都可以?”

这句话的后面留着一个网络世界常见的嘲弄表情。

井九说道:“是的。”

房间里忽然变得非常安静。

因为最后进来的那个人是“野兔”。

“难道你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神明吗?居然还什么都可以。”野兔说道。

井九说道:“只要是你们人类能做到的事情,我都可以。”

野兔说道:“比如夸夸其谈以及吹牛?”

井九说道:“比如追踪一名电脑高手,逼得他只能用某种金属锐器砍断了战舰上最重要的信息连接阀。”

说来也是有趣,房间里的雪花只能显示出数据及字符,而且这对段对话两个人都没有用表情符号,但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野兔”脸上嘲讽的笑容,以及新人的面无表情。

野兔说道:“有本事你继续来追我啊!”

“我不无聊。”

井九不再理这个人,在雪花里显现出那名工装布刺客的脸,说道:“谁能帮我找到这个人的来历,我就帮他办一件事,至于那件事能不能做,由我自己判断。”

依然还是当年在朝歌城旧梅园里的套路。按道理来说,这样的条件很苛刻,但房间里的那些云鬼们都没有提出异议,已经在认真地观看那张图,就连“野兔”都不例外。

……

……

在遥远的宇宙那边,有一颗淡蓝sè星球。

这里靠近星系核心,肉眼可以看到的恒星数量要比别的大区多很多,即便在夜里,都觉得有些刺眼。

在淡蓝sè星球的同步轨道上悬浮着一个巨大的空间站。

这里便是星河联盟科学院的总部以及实验基地。

科学院院长迈着与他满头白发极不相符的矫健步伐,抵抗着他最厌恶的模拟重力,踏进房间,说道:“位置锁定了吗?”

“确定在军网里。”

他最信任的数据助手没有回头,盯着光幕上快速闪动的数据河流,有些紧张说道:“现在已经查到左天星域,快到外境了。”

老院长没有想到那个云鬼新人居然也是个军人,听到对方在左天星域更加意外。

前些天,他为那个“破茧者”的事情去了左天星域,今天才刚回来。他对那名“破茧者”很有兴趣,对方的身体构造明显与别的“破茧者”不同,但那是他无法触碰的领域,所以只好把兴趣转向那个云鬼新人的身上。

是的,哪怕他是星河联盟屈指可数的大人物,依然没有资格处理那些事情。

黑暗的宇宙隐藏的不止有暗物之海,也有很多别的禁忌。

他望向窗外那颗恒星,感受着真实、却没有什么温度的光线,无法抑止地再次想到了“破茧者”。

为什么他们可以直接利用恒星的光线,星河联盟的强者却不行?

得到将军的特批后,科学院从两百年前就开始暗中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却始终没有半点进展。

如果杨将军能够……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数据助手忽然发出一声懊恼至极的喊声:“断了!”

院长微微皱眉,说道:“不是说了不要直接溯源?”

数据助手转过头来,看着他脸sè苍白说道:“我们只是在房间外搜集了一些漫射数据,根本没有进去,他根本不应该发现……难道他是真的鬼吗?”

……

……

地下实验室。

井九睁开眼睛,断开了与网络的连接。

是的,房间里的那些云鬼都在认真地看工装布刺客的图像。

可能有人在偷偷关注他,但没有人敢像那天的“野兔”一样寻找他。

他还是感觉不对,总觉得有谁正在窥视自己。

他没有任何犹豫,离开房间。

来到房间外,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在这个房间外的信息海洋里,撒下了一些自生特征的数据尘埃。

任何进入这个房间的人,都会沾染一些尘埃。

那些尘埃极其微小,比最小的数据碎片还要小,相信房间里的那几个云鬼如果没有特别注意都无法发现。

不管是谁试图找到他,他都不想理会,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那名叫做汤谷的金发科学家醒了过来,隐隐有些头痛,用手指揉了两下,感觉记起来了些什么,望向操作台前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

……

……

钟李子来到星门大学做交换生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

这颗行星有几百间大学及学院,那些学校的学生都想交换来星门大学,她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个。

但她还是吸引了一些视线,因为新世学院是最下层的一家学院,而她的那头银发与美丽的脸都很醒目。那些视线有的灼热、有的同情,有的嘲弄,但没有太多的目的性,因为没有人看好这个来自地下的女生可以留在守二都市里。

她双手抱着文件包向校门里走去,没有理会偶尔投来的视线,如在新世学院那样神情漠然。

事实上她的内心绝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冷漠平静。

井九没有陪她来学校报道,就这样直接消失了,几天都没有音讯,这让她有些担心。

——不要再想了。

钟李子摸了摸胸口的木雕,在心里这般想着。

这几天她担心他的时候时常会摸这个木雕,木雕已经变得极为光滑,就像神末峰顶最初那张被躺了无数年的竹椅。

那个少年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当然会回到他的人生里,与他的朋友相见。

自己?也许只是他人生里的一个过客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校门外的那道身影,忍不住叹了口气,微笑想着,你真是故事里的渣男啊。

就这样不辞而别,在女孩子准备用力忘记你的时候,你却忽然再次出现在她眼前,这不是渣男是什么呢?

那件蓝sè的运动服很是耀眼,仿佛要与天空融化在一起。

他把衣领拉的很高,遮住了大半张脸,再加上帽子,便是完美的掩护。

这是她专门替他挑的款型。

她走到他的身前,瘪了瘪嘴,靠在他的怀里,抱住了他。

他还是像上次那样,双臂自然下垂,没有任何动作,就像个没有感情与生命的雕像。

这幕画面吸引了一些学生的视线,他们好奇地想着,那个少年是谁?

居然被这么漂亮的银发少女抱着也无动于衷,难道是个那啥?

那些视线忽然投向了别的地方,脚步声起,很多学生向着校门外涌去,隐隐有些骚动。

至少有三张空中滑板摔到了地上,那些学生也顾不得痛,夹起滑板也跑了过去。

一名黑发少女在人群的包围下走了过来,眉眼秀美至极,白sè祭服随风微动,自有一种圣洁的美感。

钟李子靠在井九怀里,转头向那边望去,有些意外地发现对方居然就是那天夜里电视上放的女祭司征选三层初选的胜者。

——神学院的江与夏。

在那天最后的决战里,她展现出了学生里极为罕见的流金境修为,而且听说家世不凡,与地面的祭司家族有远亲关系——当然她最出名的还是美丽,这让她成为这颗行星无数年轻男子的崇拜对象。

神学院是座很特殊的学院,地位不比星门大学低,她忽然主动提出来星门大学做交换生,让很多人感到吃惊,也让星门大学的学生们激动不已。

今天是她来星门大学正式报道的日子,整个学校都骚动起来。

只有井九与钟李子是例外,后者最支持的那个温婉的女孩子在第二轮便被淘汰了,她当然不会喜欢这个黑发少女。

至于美丽这种事情,她自己也生得很美,更何况她看了井九这么多天……

井九没有反应则是理所当然。

在一片骚动不安里,那对抱着的少年少女便显得非常醒目。

黑发少女注意到了他们,忽然转身向他们走了过去。

无数道视线随着她的脚步而移动,气氛有些异样。

黑发少女看着钟李子,眼里满是好奇的神情:“请问……你就是大道朝天的作者吗?”

……

……

(是的,就是我。)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破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