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697章 圣墓之中

1697章 圣墓之中

当!

一团蓝sè的能量光斑迸射了起来。

骨锤之下,一具蓝sè水晶般的骷髅弹跳了一下,可是被击中的地方却连一条裂痕都没有。

宁涛心中有些不服气,又操起骨锤砸了下去。

当当当!

一团团蓝sè的能量光斑迸射了起来,一个个响亮的砸击声在黑暗中回荡。

一顿操作猛如虎,可宁涛停下来查看的时候,被他疯狂略带的头骨却还是完好如初,连一条裂痕都没有。

宁涛随手就把骨锤扔了个老远。

还砸个几把啊。

碧明珠在研究傀兵的法器伞,撑开合上,撑开合上,她似乎也想激活那法器,可是怎么也激活不了。不过她的耐心比宁涛好,脾气也没那么暴躁,多次尝试失败之后,她并没有将雨伞法器扔个老远。

“算了,我们走吧,把这两具骸骨扔这里算了,回头有时间再来研究。”宁涛说。

碧明珠把一支小雨伞收了起来:“我要这支雨伞,即便是不能把它放弃用,我们出去的时候我还可要当遮阳伞,免得被晒黑。”

宁涛:“……”

两人进入了树根网,再次来到了那座坟墓前。

无论怎么看,它都是一座普通的坟墓。

“老送,你进去吧。”碧明珠说道:“不知道这个基地之中还有多少傀兵,你得抓紧时间。”

宁涛看着她:“我进去之后,你怎么办?”

碧明珠说道:“我爬到上面去等你,那些傀兵笨重,它们应该不会爬树,另外我不是还有喷火枪吗,我能对付它们。”

“那你小心一点。”宁涛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

“你也小心一点。”碧明珠在宁涛的耳边说,声音温柔,充满了不舍。

宁涛果断的松开了碧明珠,转身来到半球形的坟墓主体前,将双手贴在了石砖上。

他耽误的时间越多,他和碧明珠就越危险,所以必须得快刀斩乱麻。

半球形的坟墓主体被点亮了,蓝sè的能量光覆盖了整座坟墓,那些刚才看上去还是普通石砖的砖块转眼间就变得晶莹剔透,蓝光莹莹,宛如水晶。

那道门又出现了。

门框之中蓝sè的能量如闪电一般乱窜,蓝sè的能量光浓厚,看不见里面的景象。

答案就在门后吗?

碧明珠伸手推了宁涛一下:“老送,去吧,不用担心我,我好歹也是三界之主。”

宁涛回头看了她一眼,对她点了一下头,然后迈步走进了门中。

碧明珠目送宁涛消失在视线之中,随后她也激活了软性战甲上的绳箭装置,拔地而起,嗖一下飞上了树根网。

坟墓主体上的门关上了。

蓝sè的能量光消失了,所有被点亮的石砖都恢复了正常,看上去就只是褐sè的普普通通的石砖。

树根网上,碧明珠蹲在一根粗大的树根上,喃喃地道:“老送,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我不能没有你。”

这话,老送听不见。

进入那门的一刹那,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是无穷无尽的蓝sè的能量光,一道道蓝sè的

能量流在他身前穿梭,那景象犹如一条条蓝sè的神龙在虚空之中游弋。有的蓝sè能量流甚至从他的身体之中穿过,但他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宁涛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将激动和紧张的情绪压制下去,稍微平静之后迈步向前走去。

他的脚下没有脚步声,每一步他的脚下都会溅起一团蓝sè的能量光。他低头看,脚下是蓝sè的地面,晶莹剔透,纯洁无瑕,感觉就像是走在一块巨大的蓝sè水晶上一样。

好神奇的地方啊。

宁涛的心中忍不住感叹,他继续往前走。

毫无征兆的,在虚空之中流动的能量流消失了,蓝sè的能量光也变弱了,这坟墓之中的景象一一呈现在了宁涛的面前。

这坟墓内部的空间的尽头矗立着一座蓝sè的水晶雕像,那雕像的脚下摆放着一口蓝sè的水晶棺。就这两样雕像,再没有第三样东西。

这与宁涛进来的时候所想象的,或者说心中期望的有很大的出入。他想象的是很科幻,很复杂的内部结构,也应该存放着很多重要和牛逼的东西。可是,这里如此简单。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那座雕像上。

那雕像好几十米高,但比起他建造的那些动辄上万米的巨大神像,这雕像根本就不算什么。放他主宰的宇宙世界,这雕像大概就只能摆在神庙门前当镇宅石狮用。

然而,宁涛的视线移到雕像的脸庞上的时候,那一刹那间他的眼珠子转不动了,然后又一下子往外凸。

他的脸上也是一副凡人见了鬼的表情。

那雕像的脸庞不是别人的脸庞,而是他的脸庞。

他看那雕像的脸庞,那感觉就像是在照镜子。

棱角分明的脸庞,挺直的鼻梁,深邃的眼神,活脱脱的大帅逼。

可一个帅字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宁涛心中该有的困惑也一个不少。

短暂的惊愣之后,他的脑海中冒出了哲学三联。

我是谁?

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要往哪里去?

“哈哈哈……”宁涛忽然放声大笑,他指着矗立在蓝sè水晶棺后面的雕像自言自语,“你该不是想告诉我,你就是最好一支人类的领袖,你创造了世界之树和世界矿机,还有这个所谓的天道基地,然后孕育出我这个种子吧?”

你是你,我是我,而你又是我,我又是你。

宁涛笑弯了腰,可是他的眼眶却湿润了。

他好不容易才接受了他所主宰的宇宙世界是虚拟的现实,他也好不容易接受了从一个三界之主获得所谓的新生之后就沦为凡人的巨大落差,可是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另一个他的事实。

可是,无论他接受与不接受,那座雕像就摆在那里。

悬崖上的密室之中,那个蓝sè光幕中的老兄的话也犹在耳边,这是圣墓,埋葬的是最后一支人类的伟大领袖。而且,最后一支人类的文明是被神毁灭的,所以躺在棺材里的伟大领袖开启了造神计划。

他造出的神,是他自己。

他笑不出来了,眼泪却无声的流了下来。

他看着那座

雕像发了好一会儿呆,然后迈步向那口蓝sè水晶棺走去。

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

没有脚步声,蓝sè的能量光斑在脚下一朵朵绽放,颇有点撒花的感觉。

宁涛现在对什么都不关心了,他所有的心思都击中在了那口水晶棺上。

如果那棺材中躺着的是一个一模一样的死了的他,他该怎么办?

他不想思考这个问题,可是这个问题却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宁涛在水晶棺前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他抬起了手来,贴在了棺盖上。

在推开棺盖之前,他对自己说了一句话:“如果这棺材之中躺的真的是一模一样的我,我就烧了他!我是我,我是唯一的,我怎么可能是他一手创造出来的?就算他创造了世界之树,创造了那台世界矿机,那我也是自己修炼,一步步走到这里来的,我命由我不由天,谁也左右不了我的命运!”

这世上从来就不存在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更何况是人?

这么一想,宁涛的心中再不犹豫了,他使劲推动棺材盖,想将它推开。

却就在这个时候,墓室的静谧的空间里忽然想起了一个声音。

“一入石棺,你将与你的过去割舍,你能做到吗?”

宁涛顿时愣住了,这声音尼玛听着好耳熟。

他回味了一下,眼珠子又微微凸了出来。

这尼玛不是他自己的声音吗?

“你这是在问我吗?”宁涛试着说了一句话。

“一入石棺,你将与你的过去割舍,你能做到吗?”那声音又冒出来了。

感觉就像是街头卖水果的电喇叭,事先就录制好了,然后一直播放,“水蜜桃甜得很,十元钱三斤,甜得很,甜得很!”

这显然不是宁涛想要的答案。

可是,不回应这声音,他的双手怎么也推不动这棺盖。

“一入石棺,你将与你的过去割舍,你能做到吗?”这声音第三次出现。

宁涛苦笑了一下:“好吧,我回答你,我能!”

他所主宰的宇宙世界是虚拟的宇宙世界,他现在也回不去了,这尼玛不割舍也没法啊。

可是,棺盖还是纹丝不动。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一入石棺,你将脱去凡胎,成为人类的神灵,你能守护人类,不离不弃吗?”

感觉像是结婚的誓词。

宁涛忍着心中的不耐烦,回了一句:“我愿意守护人类,不离不弃。”

他又使劲推了推棺盖,可棺盖还是不动。

那声音又出现了:“一入这石棺,这天再无遮你眼之物,这地再无能埋你之土,人类之信念是人定胜天,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能带领人类跟这天斗吗?”

“我能!”宁涛的回应很干脆。

不知道是谁在问这些,可这个信念宁涛自己也有。在那个虚拟的宇宙世界之中,他父母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要是没有这样的信念,他能走到这里来吗?

“我心甚慰,人类的新的纪元将由你开启。”

那个声音落定之后,棺盖突然松动了。

看网友对 1697章 圣墓之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