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698章 一入石棺皆放下

1698章 一入石棺皆放下

那个声音落定之后,棺盖突然松动了。

棺盖缓缓打开,一片蓝sè的能量光从棺材里面迎面扑来。那光线强烈,以至于近在咫尺,宁涛却也看不见棺材里面有什么东西。

不过他也不着急这一点时间了,而且他心中有判断,大不了棺材里面躺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然后是保留还是烧掉,那就是他自己做主的事情了,这声音能奈他何?

想法总是很美的。

棺材盖完全打开,宁涛的视线也适应了蓝sè的强光,也终于看见了棺材里面的景象。

而他却愣在了当场。

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与他一模一样的尸体,也没有陪葬品,这只是一口空荡荡的棺材。

那个声音也再没有出现。

宁涛有些懵逼了。

刚才仪式感那么强烈,他也有问必答,十分配合。可忙活了半天,居然给他看一口空棺材,耍人也不是这样耍的吧?

宁涛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反应,他的身上也没有任何变化,他的心中一片郁闷:“不是说由我开启什么新纪元吗,这老半天了都没有半点动静,你倒是开呀。”

没人回应。

也没有动静。

宁涛看着空荡荡的棺材,心中突然想起了刚才所听到的那个声音。

“一入石棺,你将与你的过去割舍,你能做到吗?”

“一入石棺,你将脱去凡胎,成为人类的神灵,你能守护人类,不离不弃吗?”

“一入这石棺,这天再无遮你眼之物,这地再无能埋你之土,人类之信念是人定胜天,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能带领人类跟这天斗吗?”

三句话,每一句的开头都是一入棺材。

“一入石棺,一入石棺……难道是要我躺进去?”宁涛的心里这样想着。

这么一想,宁涛也豁出去了,他爬上了蓝sè的水晶棺,然后跳进了棺材里面并躺了下去。

也是极其诡异的事情,他这边刚一躺下去,被他推开的棺材盖忽然横移过来,啪一下就盖上了。他被吓了一跳,慌忙伸手去推棺材盖。可是那棺材盖牢牢的压在棺箱上,那感觉就像是一座山压在上面一样,无论他使多大的劲都纹丝不动。

他使劲用脚去踹棺箱,那棺箱也纹丝不动。

忽然,蓝sè的能量流从棺材底部冒了出来,就像是注水一样快速的往上涨,一转眼就淹到了宁涛的鼻子。

死亡的恐惧席卷而来。

宁涛的心中充满了不甘,他从亿万种子之中脱颖而出,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新生的机会,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躺在棺材里被淹死,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他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机会让给所有的种子。谁想要谁拿去,他一点都不稀罕。

“我会死在这里吗?”宁涛的心中冒出了这个念头,然后不甘、恐惧、焦虑等等负面情绪潮水一般涌上心头,折磨着他,让他痛苦。

蓝sè的能量转眼就淹没了他的鼻子,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可是跟着又发现那并不是水,他在蓝sè的能量中依旧能正常的呼吸。发现这个情况之后,他干脆将头放了下去,整个人完全躺在了棺材底部。

蓝sè的能量在他的眼前如水流一样流动,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它们要干什么。

就在一片困惑之中,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放下吧,诸般幻象皆是苦。”

放下?

把什么东西放下?

宁涛的心中困惑,可是那个声音却没有任何提示,依旧重复着同样一句话。

“放下吧,诸般幻像皆是苦。”

幻象……

宁涛忽然明白了什么,嘴角浮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

即便是获得了新生,来到了这个天道基地,他的心中仍然没有放下他爱过的那些女人。直到刚才,就在他认为自己会死在这里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依然电石火花般闪过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青追、白靖、江好、林清妤、唐子娴、不死火凰、喜儿、狐姬、阿湿波、湿木润花……

还有他的孩子们,宁龙、宁武神、宁虎、宁仙儿……

这些可都是他至亲至爱的人啊,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

还有这眼前的一切,他想要解开一切的谜底,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如果将这形容成爬山,那么他只差最后一步就登上山巅了,这是想放下就能放下的吗?

“放下吧,一切幻像皆是苦。”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仍然是那种卖水果的小喇叭的既视感。

我早就录制好了。

我就一遍一遍的重复。

你不听?

那我再说一次。

“放下吧,一切幻象皆是苦。”

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棺材里的蓝sè能量装满棺箱的时候,宁涛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现在,不管是什么结果他都能接受。

退去凡胎,成为神灵,他能接受。

困死在这棺材中,血肉分解,只剩一具白骨,他也能接受。

这一路过来,他的身上背负着太多太多的执着,太多太多的情债一直都放不下,现在似乎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

不放下又能如何?

他无法再回到那个他所主宰的虚拟宇宙世界与他所爱的人在一起。

他执着要寻找一切的根源,解开这一切奥秘,可是现在看来或许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根源。

曾经,他以为天眼就是根源,然而是吗?

曾经,他以为种子世界就是根源,然而是吗?

曾经,他以为那棵苹果树就是根源,然而是吗?

没有什么根源,或许在这天空的尽头仍然有一座神山,在那神山之上也还有符文空间,那符文空间之中也还有天眼,过了那天眼又是一个种子空间,亿万种子竞争,争一个新生的机会……

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无穷无尽。

这样一个情况,不放下又能怎么样呢?

“放下吧,一切幻像皆是苦。”

小喇叭还在重复。

你要是还不听。

我就说到你吐为止。

“我放下了,你也别念了。”宁涛说。

就是这句话出口,棺箱之中的蓝sè能量突然涌入他的口鼻之中,那景象就像是几股水在往他的身体之中猛灌。

宁涛感觉他的身体瞬间就被充满了,可是蓝sè能量还不断的往他的身体之中灌入。

“啊——”宁涛惨叫了一声。

难以形容的痛苦,死亡在它的面前都不值一提。

他的内脏被撑破了,化成了无比细小的碎末,然后被重建。

他的骨头被撑破了,化成了无比细小

的碎渣,然后被重建。

这样的痛苦怎么忍受?

很快,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宁涛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痛苦的感受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安宁,还有疲劳之后的放松感。

棺箱之中的蓝sè能量消失了,只剩下了空荡荡的狭小的空间,还有躺在棺材里的宁涛。

那些蓝sè的能量都被他的身体吸收了。

重建之后的他更加平衡匀称,肌肤也变成了蓝sè,每一个细胞之中都充满了蓝sè的能量。

“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明珠看见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

却就在这个时候,蓝sè的能量忽然又涌进了棺材之中。那景象就像是一股小溪在往这个狭小的棺材里注水一样,一转眼又将宁涛淹没了。

“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怎么又来了?”宁涛骤然紧张了起来。

之前所经历的痛苦,他是绝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可是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显然不是他能做主的。

蓝sè能量将棺材内部注满之后,就在那一刹那间,宁涛突然感觉他的脑袋里好像钻进了无数的虫子,而那些虫子正在疯狂地啃咬着他的脑细胞。

“啊——”宁涛又爆出了一声惨叫声。

他此刻所承受的痛苦竟然比他刚才所承受的痛苦更为强烈,更难以忍受。

刚才他以为他已经脱去了凡胎,毕竟他的内脏被打碎再被重建,它的骨头和肌肉也被打碎再被重建,可现在看来并没有,刚才只是一个开头。刚才他的脑子并没有被打碎重建,而这一次的目标就是他的脑子。

一个个细胞撑开,化成无比微小的粉末,然后又被重建。

他的脑海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所经历的事,他所见过的人,他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感觉都在这一刹那间涌现了出来。

“宁哥哥,你在哪啊?我好想你。”青追对他说,乌溜溜的眸子里满是情意和想念。

“你这没良心的,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呀?姑奶奶的菜你是吃还是不吃?”白婧对他说,一脸的俏媚。

还有许许多多的女人……

还有许许多多的子孙……

那些被他放下的,此刻都回来了,成了他的障碍。

“放下吧,一切幻象皆是苦。”小喇叭广播又开始了。

“我必须要放下,我必须要放下……”宁涛的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提醒自己要放下,提醒自己要坚持。

一个个脑细胞被重建,那些被打碎了的记忆渐渐沉下去,沉下去,继而模糊,最后就消失。

宁涛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是谁?

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要到哪里去?

这不是什么哲学三联,这是他此刻真正在思考的问题。

整个大脑都被重建,每一个细胞都被打碎过,然后重生成为更强大的细胞。那些储存在大脑之中的记忆也随着那一次又一次的打碎,就像是岩石一样被磨去了菱角,最后又被磨成了沙粒,在最后就被完全消失了。

此刻就算是碧明珠站在他的面前,他恐怕都不会认识。

这次是真的放下了。

不放下也不行。

特么手里都没有东西了,还有什么鬼放不下?

看网友对 1698章 一入石棺皆放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