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圣墟 > 第1459章 桃花只为一人开

第1459章 桃花只为一人开

轰!

一片金光喷薄,犹若垂天之翼,一头由符文组成的鲲鹏展翅从那魂河上游扑击过来,声势浩大无边,阻击乌光。

顷刻间,下游这里乌光暴涨,大道链交织,贯穿向鲲鹏,宛若烧红的长刀刺入雪地中,哧哧声不绝于耳,白雾蒸腾。

这是秩序的冲击,这是大道的对决,爆发出冲霄的光芒,让寂静的魂河都躁动,大浪滔天,魂影无数。

上游的生物非常强大,抵住了乌光中那位强者的惊世一击!

“我似乎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乌光中的强者止步,不再杀意沸腾,他低声自语,盯着迷雾中的两大可怕身影。

这里是魂河,是世间诡异源头之一,有着莫测的危险,出现什么都有可能!

但是,本已不存在的人再现,这就有点不寻常了。

两头生物从那魂河上游走来,其形瘆人,没有一点人模样,诡异状态过于惊悚,样子太可怖了。

可以看出,他们当年应是人形生物,至今还保留着部分残存的特征。

但是,现在还能称之为人吗?根本不可能再是!

一头生物,下半身除却两腿是人腿外,臀后还有蛛躯,此外腹部斜长出来半截人形尸骸,与其相连的头颅上包括面部都长满了红sè的尸毛。

这还只是下半部分躯体,至于上半部分就更复杂了,比厉鬼还凶,难看而瘆人。

它的脖子很粗,满是肿瘤,连脸上也如此,每颗肿瘤都有鸡蛋那么大,而在一些肿瘤上更是有猩红的眼睛,锋锐的牙齿等,这么密集的肿瘤,给人一种密集恐惧感。

至于它原本的那张嘴,都歪斜到了左耳边上,并且嘴唇缺失,露出白骨与牙齿等,那里缺少血肉,是头颅上唯一没有肿瘤的地方,狰狞而慑人。

在头顶上方,有一条手臂粗的白sè蠕虫,像是寄生体,又像是真身的一部分,此虫的尾部扎根在颅腔内,虫体蠕蠕而动,满是黏液,从那头顶流淌下来,腥臭无比。

隔着很远就让人欲呕,令人受不了那种气味。

至于这个人的手臂、胸部等,也都极其异常,比如多出数十条上肢,甚至多出来残躯,像是许多特殊的尸骸拼凑在它身上。

旁边,另外一个生物与之相比,除却身形略小外,其可怖的样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走到外界去足以吓死人。

两个生物不一样,各有各的特殊形体,不可名状的形态完全不同。

不过,有一点是共通的,那是就恶臭,丑陋,负面气息等,都是最顶级的,让人不想再看第二眼。

“大宇级!”

下游这里,乌光中的强者叹气,那两头生物都长成这个样子了?其形不可以用言语全部详尽的描述出来,诡异丑陋到极点,这就是成功闯进大宇级领域中、但却最终失败、没有熬过去的绝代强者的最为显著的特征。

想都不用想,能够跨足这个领域,不管他们最后的结局如何,都意味着这曾经是两个惊才绝艳、可以打遍一个时代无敌手的强者。

可惜了,最后却落了这么一个结果。

这就是进化路,真相残酷,哪里有那么多美好与神圣,真正走在这条路上,多尸骨,多不祥,多噩梦。

越是到了后来,道路越艰险难走,甚至前方直接就是断路了,再也走不下去,不然的话谁愿意变成这副模样,比鬼都不如,生不如死!

乌光中的强者难得的没有杀意沸腾,而是很安静,很有感触的看着那两头生物,神sè有些复杂。

“出手吧,让我看一看你们是谁。”

时间太久远,虽然有阳间的气息,但是,毕竟很多年过去了,谁也说不准是否真的是遇到故人,也许是他们的师门长辈,也许只是熟人的尸骸被诡异寄居了。

“看样子,来了一位阳间的盖世生灵,要寻我们的根脚,不会是故人吧?”

一个生物居然开口了,不再是寂静无声,其声音很沙哑,更有一种让人厌恶的特殊精神波动。

“被污染成这个样子了吗?”乌光中的强者叹息。

魂河是万恶源头之一,是诡异的大本营,可以污染一切,究极生物一旦陷落在此,都可能会成为感染体,走上不归路。

“你错了,我不是被动感染,而是求新求变,主动祭祀,找到了一条通向魂河的古路,祈求接受我。”

那个更高一些的生物开口,没怎么迷失,还记得当年的许多事,现在的他正在笑,结果歪在耳边的嘴露出白骨,在加上满脸的肿瘤,实在太狰狞可怖了。

乌光中的强者眸子顿时收缩,杀意如天刀,割裂了虚空,让魂河顿时大浪滔天,令整片河岸都在轰鸣,无数的黄沙飞上高天,顿时魂影无数,被激荡起来后,哭嚎声响彻这片诡异之地。

“还真有这样的人,本在阳间生,却背弃自己的种族,情愿被污染,被诡异纠缠一生,沦落在厄土,这样的变强,这样的进化,有什么意义?背弃自己的母族,有朝一日甚至还会更进一步的反噬,你还有什么理由苟活,死!”

这一刻,乌光中的强者出手了,与之前再也不一样,冷酷了十倍,连乌光中的眸子都不同了,化为青金sè,炽盛而可怕。

这时,他探出一只手,五根指头齐张,飞射出五种光束,仔细看那是五种开天本源气息,符文无数,构建成一种无敌妙术。

“五行溯源?!”

那个不可名状的生物讶异,它觉得,可能是遇上了故人,因为这是十大无敌术中排位在前几名内的妙术。

这种有传承的东西,其他进化者很难接触到,都是一族专有,或者一教独传。

“恒族的老族长?!”那个生物喝问道。

恒族,号称阳间第一族,何以获得这种地位?除了无上呼吸法外,该族掌还握最少两种无敌术,其中五行溯源就是其中之一!

也就只有佛族与道族能够与之比肩了。

“你认错人了!”乌光中的强者冷漠无比,将这一妙术推演到极致,五行逆塑本源,直接展现出真正的开天辟地时代的景象,那种开天的力量浩荡而来。

轰的一声,他将附近区域的魂河都打爆了,蒸干了也不知道多少“珍贵”的河水。

不过,那个不可名状的生物无惧,在此过程中早已出击,那是浓郁的银sè光辉,从他那不祥的身体中倾泻而出,像是星河坠落,又像是江海决堤,磅礴而浩大,浩瀚无边。

这是一种祖物质,是被腐蚀、被污染的魂道本源,太浓郁了,它可以对诸天生物生物压制,任何生灵都有灵魂,都可以被它攻击。

“所谓的十妙术,早已落伍过时,这是魂河尽头记载的无数种秘术之一,杀!”那个不可名状的生物喝道。

它很强,魂力沸腾,祖物质弥漫,当真是要碾压一切有灵魂的生物,有镇压诸天万界进化者之势。

可惜,到头来这种可怕的秘术也只是挡住了五行溯源,却挡不住那道随后而来的乌光中探出的一个拳头!

轰!

“腌臜东西,也敢跟我叫板,连自己的种族都背叛了的不人不鬼的混账,死!”

这一拳惊天动地,蒸干不知道多少里魂河,威能太大了,让魂河上游尽头的铁链声再次剧烈响了起来,不断砸门。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禁锢一切,相对来说,很难打破什么。

一滴魂河水就蕴含着毁灭之力,足以抹灭阳间许多强者,可是现在断河又断魂,大浪滔天,打上高空就消失了,被熔掉了,都是真正的混沌神祇的魂光在磨灭!

砰!

那个大宇级怪物极速倒退,想要躲避这一拳,可是根本就没有用,躲避不开,拳头轰进了不可名状的身体中。

噗!

各种腥臭的液体四溅,那是污染的血,更有魂河中的特殊物质,带着腐蚀性,能够让这种级数的强者成为感染体。

可是,乌光中的强者无惧,周身鼓荡,符文无数,震散了一切。

“不!”

这个不可名状的大宇级生物,惨厉的大叫,他不想死,要不然也就不会主动入魂河,投靠之,都沦落到种境地了,全身上下人嫌鬼厌,结果还要死?

“说了,要弄死你们全部,自然要做到。你这种东西在大宇级中也是排名垫底的货,我知道你是谁了,死不足惜,凭你没资格号称大宇级进化者,死!”

这个乌光中的强者说话算数,履行承诺,当真是要弄死魂河这里爬上岸的怪物。

轰!

那个不可名状的怪物炸开了,形神俱灭,哪怕是它身体内的污染源也被打散了。

天上洒落血雨,宛若天哭般,并且电闪雷鸣,大道横贯,星河倒悬,规则金莲浮现并焚烧,各种异象太多了,这是大宇生物殒落后应有的异象。

“一个都不能称之为阳间生灵的恶心怪物,也配天地交感,为它而鸣?!都退散!”

乌光中的强者很霸道,直接就是一拳轰向高天,全部打散,所有的血雨与焚烧的规则莲花等都崩开了,不见了,异象消失个干干净净。

死去的强者当年是意外得了机缘,进入大宇级,虽然是垫底的存在,但终究也是阳间某一派的开山祖师,最终沦落到这一步,弃母族求长生,此时惨死,可悲可恨可叹。

乌光中的强者摇头,怒其无骨气,哀其大宇路之不幸。

“你又是谁?”

乌光中的强者看向另外一个生物,很奇怪,这个诡异的怪物刚才居然没有阻止,始终不曾出手。

两个怪物是一起出现的,眼前这头居然没有干预这一战,眼睁睁的看着早先那头怪物被击杀。

尤其是现在,它居然在略微的发抖,整具吓人的身体都在颤动。

它太丑陋了,居然如此,让人诧异。

不过,它绝非是害怕,应该是一种情绪上的剧烈波动。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它终于开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哀怨,还有无边的失落,更有一种期盼以及某种难掩的喜悦。

这个是一个女人,居然是这种态度。

她发抖,颤颤巍巍,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说什么,她的心都在悸动,她冰凉的血都热了起来,她昔日的情感全部复苏,她饱含着感情。

可是,她看了看能自己,却这么的丑陋,浑身上下,从头到脚,哪里还有一点人样子,被人看到会受到惊吓。

“不啊!”

她一声凄厉的惨叫,捂住了自己的面孔,不断的倒退,不断的后挪身体,一步一步,她浑身打颤,无法面对那个人。

曾经的热烈,往昔的等待与期盼,还有一腔最为浓郁的柔情,现在却化作了……冰冷,自怨自艾,她恨不得立刻去死,怎么能在这里见到他,怎么能让他看到如此丑陋的容颜?

她当年可是拥有天下最美容颜的丽人之一,有好事者给出排名,她被许多人称之为天下第四美人。

可是现在,她还有什么?诡异,不祥,恶臭,丑陋。

曾经仰慕那个男子,可现在相见,她竟这样,心如刀绞,血泪都流了出来,她不断倒退,一步又一步,重若千斤,噗通一声,坠进魂河中。

她想死,她想自绝,不想让他看到她如此丑陋的容颜,不想在这种境地下见面。

她有过期盼,憧憬未来,想要去看一看他,哪怕远远的,在远方张望,哪怕只是寻到他,只能默默看着他的背影也好。

可是现在,一份美好的期待就这样被打破了,她无法接受自己如此的状态去面对那个人。

“是你……”

乌光中的人,知道了她是谁,连他也没有想到会是她,曾经那张绝世容颜竟会这样,整个人凋零,不可名状。

他自然知道她——齐珍,曾经风姿绝世,如空谷幽兰,出尘若仙,明艳不可方物。

怎么会如此?

凄厉的哭声,在魂河畔响起,女子痛苦无比,捂着丑陋的脸,想要逃走,想要自杀。

可是,她又不想这才一见面就再次永远失去,就此离别成为永远。

多少年了,她一直在苦苦等待,希望有一天能够再见到他,当这一天真的出现后,她却又是如此的痛苦与矛盾。

“我找了你好多年,等了你好久,我是那么的无助与害怕,你怎么不见了,你当年去了哪里……”她哭泣着,喃喃着,越发的悲伤,再相见,竟是这种境地,她真的不想如此。

她不再退后,没有再逃离,因为,见到他真的不容易,都以为已是永别,他再也不会出现在人间。

今天,魂河前相遇,久别再相见,她哭泣,她喜悦,她心伤,知道他还活着,还在人间,她激动的要死,可是,想到自身,她又要凄怆的要发疯。

“你……怎么会这样?”乌光中的男子轻声问道。

“我不是自己堕落,我不是为了求生来这里,当年,我浑浑噩噩,不知道怎么就落到了这里。”女子大哭。

这一刻,她真的悲伤欲绝。

“我想死去,可我又不甘心,我还想再见你一面,所以,我浑噩的度日,或许是执念在支撑,我才没有化作腐肉,成为污血。”

女子哭泣,她在魂河前看着乌光中的男子,像是有无边的痛苦与委屈。

她轻语道:“当年,你的目光从来不在我这里,我有失落,有伤心,可是,我也不愿离去,只要能远远看到你就好。”

乌光中男子轻叹,他当年只当她是小妹,从未多想什么,而她那时没有挑明过这些。

“我想,我可以等待,有一天能够与你共行,可是,你走的太快了,我追不上,我想加快修行,而且,你后来娶了那个女人。”

“是那个女人……害了你吗,你出事儿了,再也见不到。”

“我拼命的修行,我想早一点踏进大宇领域,我要去找你,我要把你寻回来,可是,我还是觉得追不上你的脚步,太慢了。后来,我终于以特殊秘法踏足大宇境,但太急迫了,我熬不住,最后在这条路上失败了,变成这个样子……”

齐珍哭泣,断断续续,说着她的过往,说着她的急迫,她只是想努力追赶,提升修为,去找他,去寻到他。

“后来,我浑浑噩噩了,不知道怎么坠落在这里,难道我……已经死了吗?只是尸骸中寄存着执念、残灵,这……才是真相吗?”

女子忽然不再哭泣,她似乎猜到了自己的状态,自己死了,所以才到了这里,如今只是心有寄托,还想再见到那个人,所以还有残灵未散?

“齐珍!”乌光中的男子开口,他早已没有强势之态,向前走去,话语很柔和,道:“不要怕,你没事。”

他真的不知道这些,这一刻他心中有痛,也有无力感,再出现,再见面,已是沧海桑田。

“你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这是死了吗,只剩下遗骸,这是被人利用?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成为污染源,焚尽我这个污染体!”

女子哭了又笑,而后又大哭,伤感伤悲。

“我见到你了,我喜悦,可我也悲凉,为什么是这种境地下相遇,我是如此的丑陋,我要……走了!”女子落泪,道:“我心愿已了,知道你还在,还活着,我就满足了。”

一瞬间,她就要解体,满身都是裂痕,她想自毁这具遗骸!

“不!”乌光中的男子阻止,神光遮天,将女子覆盖,禁锢其身,将她从魂河中带了上来,带到身边。

“不要阻止了,成为污染源,自古从来没有逆转成功的人,再说,我早就死在了当年,这只是我的遗骸残灵啊。”女子笑着落泪。

男子从乌光中踏出,真身显化,安静的看着她,道:“我来想办法。”

“我不行了。”女子眼中含泪,身体不可逆转,发生可怖的变化,似乎在溶解。

“对了,我想与你一起共看花开,它应该还在,我果然浑噩了,都快忘记这些了。”

说话间,在女子的心口,那里浮现一束桃枝,结着花蕾,含苞欲放,晶莹而灿烂,带着淡香。

“它是仙药,花中的绝品,不为进化,传说可以带给人好运,或许就是它庇护我,残灵不灭,一直在遗骸中长存。”

女子有所悟,这样说道。

相传,这是仙王残身,只留下一束桃枝。

一声轻响,桃花绽放,漫天都是晶莹的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在两人间有一株古桃树虚影,绽放满树花蕾,莹莹灿灿,桃花漫天,落在两人身上。

这一刻,女子的诡异状态迅速衰减,她居然露出了昔日的真身,容貌复归,倾城倾国,所有诡异症状都不见了。

她空明若仙,婀娜挺秀,可是,她却又在快速的瓦解,化成一片又一片的光雨,与漫天晶莹的花瓣共舞。

“保留到现在,我终于看到,桃花只为一人开……”女子笑着流泪说道。

“镇!”

“封!”

“永固!”

男子大吼,声动天地,状若盖世神魔,想要留下女子!

最终,一切都消失了,漫天花瓣纷纷扬扬,随风而散,到头来在他的手里只抓住一片黯淡的花瓣,其他都再也不见。

男子没有再发出怒吼,保持可怕的沉默。

很久之后,他才平静开口,道:“世间是否还有帝兵在,借来一用!”

在这种声音下,四方剧震,宛若在号令天下,各地轰鸣不止。

魂河畔也在震动,而后远处的黄沙飞起,河岸崩裂了,有残钟碎片飞出,轰的一声落在他的手里。

同一时间,魂光洞外的太阳河中,楚风身上有一物飞走了,正是从太上禁地中带出来的青铜长条块,疑似从青铜棺上脱落,现在轰的一声爆鸣,下一刻向着魂光洞飞去。

魂河畔,男子手持残钟,握着长条形青铜块,一步迈出就到了魂河尽头。

这里铁链声响震动天地,那一道门户的缝隙间正流淌出诡异的雾霭,极其瘆人。

“哧!”

男子带着兵器,直接化成一道乌光,竟然自那道缝隙没入,闯进魂河尽头的门后世界。

“吼,你敢!”有野兽般吼声传来。

男子的声音很冷,他彻底爆发了,大吼道:“我宰了你们全部!”

这一日,魂河大动荡,发生惊天大事件!@B

看网友对 第1459章 桃花只为一人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