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七章神明也有妹妹

第三十七章神明也有妹妹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很遗憾,我相信您就是新的神明,不代表别的女祭司也会相信,所以有些事情现在我还不能告诉您。”

女祭司直起身来,看着幕布外的那道身影平静说道:“当然,如果您是神明,应该能很容易知道我的一切想法。”

井九可以通过两心通或者搜魂术,掌握这名女祭司意识里的知识传承,但他通过扫描确认,对方修有某种被动的精神秘法,一旦被入侵便会出问题。

“这个世界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他问道。

女祭司没有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说道:“确实曾经出现过。”

井九说道:“他们的名字?”

女祭司带着歉意说道:“我只知道他们存在,但不知道他们是谁,而且就算知道也不能告诉您。”

井九问道:“为何你不认为那些人是新的神明?”

女祭司谦卑说道:“因为他们不如您强,无法带领人类抵抗黑暗的入侵,而且他们没有得到认可。”

井九继续问道:“谁的认可?”

女祭司说道:“如果主星那位认为他们是新神,便会让我们这些女祭司知道,然而数百年来没有一次这样的事发生。”

井九知道从这名女祭司上无法再问出更多东西,转身准备离开。

女祭司看着幕布上的光影变化,知道他有了去意,再次低首拜倒,没有出言挽留。

井九忽然停下脚步,问道:“我在美术馆里看到了一幅向日葵。”

女祭司说道:“那是我的某位前任女祭司仿的,并非真迹。”

井九问道:“我觉得那幅图不对,那些花枝应该散开,原图里面束着花枝的是什么?”

女祭司再次认为他便是那位新的神明,恭敬说道:“真迹在主星,你可以去看。”

井九没想到居然没有得到答案,问道:“不便说?”

女祭司说道:“是的,因为那幅画的作者不是普通的远古文明艺术家,据说……是神的妹妹。”

井九转过身来,视线隔着幕布落在她的脸上,说道:“神有家人?”

女祭司说道:“神是人,自然也会有妻子,有妹妹,有家人。”

那片天空般的幕布后没有声音响起。

青瓷钵水面上的花瓣微微转动。

井九走了。

女祭司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在花瓣水里轻轻蘸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揉着眉心。

她看似平静,实则紧张到了极点。

因为这是与神明的对谈。

……

……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刚才那位夏先生是我的亲叔叔。”

江与夏带着钟李子来到庄园一栋单独建筑里,牵着她手来到三楼的卧室,坐到椅子上,流露出放松的情绪。

看着华丽的卧室与那些只在电视里见过的昂贵事物,钟李子在心里赞叹了一声,想着学校的宿舍条件,莫名生出一些不好意思。江与夏是祭司家族的天才少女,在这颗行星几乎就是公主殿下般的存在,却像普通学生一样住在宿舍里,自己这个来自地下街区的普通少女却住着那么舒适的酒店……好吧,她想到了井九,跟着那家伙享受一下人生算什么。只是这时候要说些什么呢?她抱着双膝,看着坐在椅子里,就像坐在湖边的黑发少女,有些向往,又有些紧张。

房门被叩响,使女推着小车进来,端来茶点,然后询问道:“小姐,晚饭怎么安排?”

“叔叔会与崔主任还有那些同学共进晚餐,你想与她们一道吗?”江与夏望向钟李子问道。

钟李子想着那些少女的眼光,说道:“你觉得呢?”

江与夏微微一笑,示意使女到时候把晚餐送到房里来。

使女离开房间,房间再次变得安静,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钟李子确认这次不是自己的问题。

江与夏这个女孩子就像春风一般,让每个人都觉得很舒服,绝不会让冷场这种事情发生。按道理来说,这时候她应该主动与钟李子说说庄园、说一说童年的生活、说一下自己瞒着她的不得已……为何保持了这么长时间的沉默?

“我……不想再演了。”江与夏忽然站起身来,走到钟李子身前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声音里带着决然与坚定的意味。

钟李子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千万不要这样啊!

好吧,我知道你是知道我与漩雨公司的关系,知道我可能是你成为女祭司的对手,所以才来与我结识,打听我的底细。可是那又算什么呢?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朋友,结果才没两天你就说你不想演了……你连我的底细都没打听清楚,还不知道那个的真正作者,甚至没有骗到我的感情,你就不想演了?你再多演几天不行吗?

就算是演出来的,也是朋友啊。

“我不想做女祭司!”江与夏看着她认真说道:“你能不能帮我?”

钟李子正准备说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忽然醒过神来,怔怔地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

你要说的秘密原来是这个?

她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生出很多不解,心想你为什么不想做女祭司呢?她忽然想到那天江与夏在树下看着草坪上的井九的画面,强行压抑下心里的酸意,磕磕巴巴说道:“祭司……也是可以嫁人的。”

江与夏走到露台上,看着庄园里如茵的草坪,不知想到什么,微笑起来,轻声说道:“嫁人我当然是要嫁的,但与这个无关,我就是不想做女祭司。”

钟李子走到她身边,关心问道:“为什么呢?”

江与夏转身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因为我不想成为家族的傀儡。”

不等钟李子说话,她继续轻声说道:“我们家族是为了侍奉女祭司而存在,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一直陪伴着女祭司的身边,日子久了,难免会有些别的想法。”

钟李子想了想,觉得这是很自然而且应该被理解的事。

“出现一位女祭司,是我们家族十几世来的愿望,而我便是这一代最被看好的后代,我自小便接受相关的教育,现在看起来也最有可能成功。”江与夏说道:“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可能只是从小就被教育要准备成为下一任的女祭司,听的多了、练习的多了,自然生出了逆反心理?总之我不想接受他们的安排。”

钟李子又想了想,觉得这也是很自然而且应该被理解的事,说道:“你准备在征选里表现差些,不被选上?”

“我自幼受的教育不允许我做出如此无礼的事情,既然参加征选就要力以赴,这样才是对所有人包括对手们的尊重。”江与夏看着她的眼睛认真说道:“我原先准备在征选之前直接离开,所以才争取到星门大学做交换学生。“

钟李子心想这个想法实在是无法理解,难道逃走要比装输更好?接着又想到另一件事,说道:“刚才夏先生……就是你叔叔说过,成为女祭司后会去主星参观唯一的远古文明遗址,还要接受祭司相关培训,那时候再走不行吗?”

“如果真的成了女祭司,身边自然会有祭司家族的人陪侍,你别忘了,他们都是我的家人……到时候想要离开更不方便。”

江与夏牵着她的手说道:“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你。”

钟李子睁大眼睛,问道:“所以?”

江与夏看着她认真说道:“既然你想成为女祭司,那就一定要成功。”

说完这句话,她递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存储器过去,说道:“我从小接受的祭司相关教育课程,都在里面。”

钟李子接过存储器,微怔说道:“课程?”

“你能想到的一切都有,包括进餐的礼仪、接见政府不同级别官员时的态度、走路的姿式,甚至包括寝具的选择。”

钟李子很是无语,她只是在绝症神奇般地治好后,想寻找一个生命目标努力一下,哪里会想到居然这么麻烦。

江与夏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道:“你那个朋友去哪里了?”

钟李子知道她问的是井九,说道:“那个家伙经常忽然消失,不用管他,过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又会忽然回来。”

江与夏犹豫了会儿,问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家里知道他是你的朋友,曾经暗中查过,但没有查到任何资料,而且受到了……来自某些地方的警告,没敢继续往下查。”

钟李子以为她说的警告来自井九的家里,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道漠然的声音。

“不要查就行。”

二人吃惊回头望过去,发现井九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在喝茶。

钟李子不知基于怎样的心情,嗔道:“那杯子是我的。”

井九放下茶杯,看着江与夏说道:“人生的道路自己选,不想做什么就不要做,但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他人的身上。”

江与夏迎着他如剑般锋利的目光,声音微低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是真把她当成朋友。”

井九说道:“理由?”

江与夏小脸微红说道:“家里让我结识她是知道漩雨公司对她的重视,但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她。”

井九说道:“通过。”

钟李子呆住了,心想什么和什么啊,这怎么就通过了?

井九站起身来,带着钟李子向露台外走去,下一刻来到了庄园草地的那头。

江与夏跑到露台上,看着渐远的那对身影,好生羡慕。

那少年穿着蓝sè的运动服,李子穿着深红sè的校服,就这样并排走着,看着好和谐。

……

……

回到守二都市的酒店里,夜已经极深,满天繁星极亮,井九自然不会错过,开始了今天的星光浴。钟李子对星光下的完美身体有了些抵抗力,端着茶杯坐到椅子那头,认真说道:“我是自己想做女祭司,与她无关,你不要怪她。”

井九想着今天与那位女祭司的谈话,收回望向星空的视线,看着她说道:“女祭司很苦。”

钟李子笑了笑,说道:“能有多苦?难道还比我这些年更苦?”

井九说道:“不能生孩子。”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有后代。”

钟李子轻声说道:“我的病是遗传的,就算我运气好,可我的子女不见得会有这种运气。”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七章神明也有妹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