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章整颗星球都在看着这里

第四十章整颗星球都在看着这里

“花溪,十五岁,清槐女子学院,观火境十二层,来自太乙都市。”

“陈之乔,十七岁,次阪大学,观火境十层,来自次阪特别市。”

“莫衷,十八岁,基地附属大学,流金境,来自专属二区。”

随着一位主教的介绍,三名参加女祭司征选的少女从祭堂外走了进来,沿着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长台向正殿走去。表面上这些女祭司候选者的顺序是随机的,但谁都知道有问题,因为像花溪与莫衷这两位少女便是这次极被看好的人选。

“江与夏,十六岁,神学院就读,现为星门大学交换生,流金境,来自祭司家族。”

果不其然,第四个便介绍到了这次女祭司征选的最大热门人选。

无数道视线落在了那个气质宁静,行走无声的黑发少女身上。

很多人直到今天才知道她居然是祭司家族的直属血脉,神学院与星门大学的师生忍不住发出了惊呼。

随着主教的声音,候选少女们陆续进入祭堂,沿着长台向前行走。

无论四周的视线多么集中,她们都神情平静,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行星各区的初选一共选出了一百名女祭司征选的候选者。

这一百名少女的姓名、境界、教育背景以至家世来历早已被各个新闻媒体报道的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秘密。

钟李子的名字出现后,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钟李子,十六岁,新世学院就读,现为星门大学交换生,观火境十一层,来自民生街区。”

很多年来,生活在yīn暗而无趣的地下街区的人们都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与阶级,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

成为女祭司毫无疑问是最简单、也是最美好的方法,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很多勇敢的少女。

遗憾的是,梦想与现实比起来,总是那样的弱不堪击。

没有名师指导,没有知识输入,没有相关的礼仪培训,更没有任何帮助,那些来自地下街区的少女一个都没有通过初选。

直到今年终于出现了一位。

但她不是最受瞩目的候选者,江与夏、莫衷、花溪这三名少女才是所有人眼里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女祭司的人选。

莫衷与花溪也都家世不凡,前者是世家小姐,家里拥有这颗行星最大的资源转运公司。

后者更是了不起,据说是主星花家的远亲,虽然远的不能再远。

她们与江一夏的人生轨迹很相似,从表现出优秀的天赋与潜质之后,便开始被家族培养,争取成为新的女祭司。

……

……

数千道视线看着祭堂里的长台。

数十万道视线看着夜空里的图像。

数亿道视线看着家里或者街边的光幕。

整个星球今天都关注在草原深处的祭堂,关注着这场女祭司的征选。

……

……

在东侧裂谷下方的四层平台与五层平台间的合金架构崖壁上,悬吊着一名工人。

他右手快速地点击触屏,操控着一百多个无人机在崖壁上进行焊接修复。

污水从下方不远处的合金板裂缝里漏出,淌落到残留的岩浆壁上,相信应该不会落到以条件艰苦著称的朝阳地下街区去,臭味却弥漫了开来。

那名工人神情专注地看着左手腕上的光幕,根本没有在意这些臭味。当江与夏出现的时候,他的心脏微微一缩,觉得那飘动的黑发就在自己的眼前,那个美丽的少女正在向自己走来,右手下意识里抖了一下。

啪的一声闷响,一台无人机撞到了合金架构里,迸出无数火花,然后自行翻滚下去。

那名工人看了一眼,有些无奈地想着又要打报告了,然后继续开始看光幕上的现场转播。

……

……

守二都市大裂谷下方也有七层社区。

新世学院就在第七层,甚至还要更低一些的崖壁上,准确来说这里应该是七层半。

今天学院放学后,学生们都没有离开,在那名胖校长的组织下在食堂里集体看电视。

电视里当然放的是女祭司征选的画面,当镜头对准钟李子,主教说出来自新世学院的时候,食堂里爆发出了欢呼。

“啊……钟同学什么时候染头发了?”

“真漂亮!”

“会不会有些太与众不同?”

“你们懂什么?她是从咱们这儿上去的,肯定会被上面的人打压,不特殊点儿怎么能让人看见?”

“别说,钟同学在星门大学几个月,感觉气质好多了。”

“嗯,气质特别好。”

听着同学们的议论声,陆水浅的手握的越来越紧,心想以前我夸她气质好的时候,你们都说她就是个没感情的冰山,现在这算什么呢?

她的视线落在光幕上,看着钟李子的红发如火一般燃烧,心里的酸意也像火一般燃烧起来,再也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

她不要说参加祭司征选,就连地表都没办法去,凭什么那个家伙就可以呢!

……

……

从新世学院的悬崖往下一千多米,便来到了最下层的地底的民生街区。

这里的条件确实要比朝阳地下街区好很多,很少会有污水形成的雨滴,也不会动不动就有无人机的残骸从天空里落下来。

街区最yīn暗的地方有间不起眼的房子,铁门紧闭,没有窗户,只有灯光照着台上凌乱的事物。

在这里做假做了四十年的丹先生推开脸上的光学放大器,听着屋外传来的隐隐喧哗声,微微皱眉,心想发生了什么事?

他有些废力地打开铁门走了出去,来到已经十几天不见的街道上,顺着人声来到了夜市里。

平时很冷清的夜市今天显得特别热闹,原来是烧烤摊老板极其大方地把家里的电视光幕搬到了这里。

丹先生有些轻蔑地瘪了瘪嘴,心想真是一群没见过天光的耗子,看个电视都能激动成这样,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光幕上出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不由停下脚步,赶紧用衣服擦了擦镜片,又认真地看了几眼,确认果然是那个小姑娘,心想这是怎么了?

“这位钟同学经常来我这里吃烤肉,喝葡萄酒!我当时就瞧出来这个小姑娘不得了!你们哪有这个品位!”

烧烤摊老板一边翻动着烤串,一面叨着烟激动地说着,那些烟灰都被吹了下来,落在了烤串上,也不知道会添些什么滋味。

围着烧烤摊的人们听着老板的话,忍不住大笑起来,说他就会说大话。

街区上的人谁不认识那个小姑娘?都知道她穷的厉害、也节约的厉害,怎么会来这里吃牛肉喝酒?

烧烤摊老板见他们不信,很是生气,涨红着脸说道:“你们知道个屁!她连茄子都点过!”

……

……

游戏厅大佬也在抽烟,右脚踩在凳子上,看着光幕上的画面,百感交集。

“这小姑娘我认识,人很乖,特别和气,别看她这时候表现的这么冷酷,那就是装出来的,装给上面那些傻逼看的。”

他忽然醒过神来,一巴掌便向对面抽了过去,骂道:“你居然敢偷老子的钱!想死吗!”

那个小混混被这一巴掌直接抽到了地上,抱着头哭着说道:“我再也不敢了老板。”

游戏厅大佬把烟头重重地扔到地上,又是一脚踹了过去,骂道:“敢偷我!你以为你是那只鬼啊!”

……

……

钟李子没有代表民生街区乃至地下街区千千万万贫民的意图,对那些看不到天光的日子、并不好吃的牛肉及茄子也没有什么怀念。但她很清楚,今夜在所有人的眼中自己就是那些人的代表。

从报名参加女祭司征选以来,她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看到了很多异样的眼光,那些都是源自于她的身份与来历。

她这时候当然很紧张,哪怕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希望进入最后的三人名单,也想表现的更好一些。

她参加过星门大学的初选,有过经验,知道祭司征选分成三个大项。除了最后那个项目,前面的两项考核内容都是固定的,分别是考察候选者的记忆力以及武道境界。关于前者她有些信心,但武道境界……她现在是观火境十一层,放在新世学院已经是教师的水平,可在这些天才少女里只能算作普通。

那位夏先生开始宣读流程,她越来越紧张,看着身前案几上的那个青瓷钵,忽然很想这个瓷钵忽然碎了,这样还能再延迟一些时间。

江与夏看出她的情绪,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钟李子艰难地笑了笑,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开始按照她最舒服的频率进行呼吸。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种频率就是井九在露台椅子上看似无意识敲扶手的频率。

……

……

现在的女祭司是二十几年前选出来的。

这颗星球已经有多年没有这样的事情。

很自然的,那些少女候选者就像钟李子一样感到紧张,但她们掩饰的特别好,依然神情平静,气质淡然。

只有真正自信的人才会完不紧张,比如来自专属二区的莫衷。她是莫家的大小姐,流金境修为,经过三次基因优化,为了成为女祭司训练了十二年,她看不出任何自己进入不了最终名单的可能。

她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钟李子身上,依然平静,带着得体的微笑,谁也看不出她内心的轻蔑。

“噫……”

听着身边传来的声音,莫衷生出皱眉的冲动,但又怕失了一个静字,强行压抑住情绪,心想这个花家小姑娘又怎么了,总是一惊一乍的,声音还这般娇嘀嘀的让人恶心!

花溪就在她的右手边,小脸微圆,眉眼如画,稚气犹存,看着很是可爱。

小姑娘指着教士放在案上的那本书,有些不确定说道:“莫姐姐,今天的考核比我们平时练的简单。”

莫衷有些不敢相信她的判断,望向自己案上的另一本书,确定是没有读过的神学典籍,说道:“临时记忆确实不难,但肯定不会就这么简单。”

对记忆力的考察有无数种方式,比如江与夏参加的第三层初选,那时候考的是sè号辩认以及识水本事。与那些相比,在固定时间内背诵一本没有看过的书籍,对她们这些经过基因改造与知识输入的天才少女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除非给她们的时间非常少,但那对所有候选者来说也是公平的。

但今夜的女祭司征选真的很有意思,因为接下来宣布的规则就是这么简单。

所有少女都要在二十分钟之内背完这本书籍,不能做到的淘汰。

听到这个规则,那些没有什么自信的少女微微松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江与夏忽然轻声说道:“这本书我看过,请换一本。”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整颗星球都在看着这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