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四章女祭司的继承者

第四十四章女祭司的继承者

井九转身走回了祭堂里,在女祭司的身边坐下。

星光仿佛也随着他一道移了过来,祭堂里变得明亮了些。

女祭司身前青瓷钵里的水散发着微光,如将凝的琉璃,几片花瓣缓缓飘动,没有规律。

三位少女按捺下震惊与不安的情绪,按照女祭司的示意,跪在了她的身前。

女祭司的视线在她们的身上缓缓移动,深邃而充满智慧的眼神,仿佛能够看穿她们的一切。

三位少女知道,下一刻女祭司的继承者便会产生,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情紧张着。

令她们吃惊的是,女祭司没有直接宣布人选,而是望向了井九。

井九对钟李子问道:“你确定想当女祭司?”

钟李子明白了他这句话里隐藏的意思,再也无法控制,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他的眼睛,沉默了很长时间。

江与夏与花溪也明白了,女祭司选择继承者居然要听这个蓝衣少年的意思,也震惊地抬起了头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钟李子就像回答那道问题一样,深深地吸了口气,盯着井九问道:“你一定要生孩子吗?”

井九没有去细想这句话的意思,随意回答道:“不要。”

钟李子的心神顿时放松下来,表情如春日融冰、初花盛开,说道:“那我就要做。”

不管你是谁,肯定都是这片星空下最了不起的人物,如果我想要追随你,只有成为女祭司才有这个资格吧?

女祭司微笑说道:“那就这样吧。”

事实上,女祭司的继承者早就已经决定好了。

从钟李子决定参加征选的那一刻开始。

井九只是想做一下最后的确认,免得她将来反悔。

钟李子有心理准备,但听到女祭司的话,还是有些茫然,半晌没有回话。

花溪是很聪明的小姑娘,自然能明白女祭司的意思,但也有些茫然,心想就这么简单吗,看着钟李子羡慕说道:“姐姐真厉害。”

江与夏反而是最冷静、也最开心的那个人,对钟李子微笑说道:“恭喜。”

……

……

祭堂里面很安静,外面也很安静,就连在草原上狂欢了一整天的数十万民众也都保持着沉默,静静地看着不远处那座宏伟的建筑,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一名主教从祭堂里走了出来,双手捧着晶石为轴、夹金为布的卷轴,慢慢展开。

看着这幕画面,人群渐渐骚动起来,又很快再次平静。

以行政长官、基地主任为首的大人物们站在祭堂外的广场上,带着身后如海洋般的人群静静聆听着女祭司的谕令。

当人们听到那个已经不再陌生的名字后,依然忍不住产生了惊愕的情绪,真的是她?

地下街区终于出了一位女祭司!

片刻震惊之后是冲天而起的欢呼。

行政长官等大人物纷纷鼓起掌来,站在角落里的夏先生依然面无表情,只是鼓掌的动作明显有些僵硬。

莫家家主站在更远的地方,抱着怀里还在哭泣的女儿,脸sè有些yīn沉,眼底深处却有些犹豫。

已经飞离地表来到大气层边缘处的几艘战舰,同时射出光柱,然后不停闪动,按照古战场的礼仪表示庆祝。

紧接着,无数烟花从地表各处射出,照亮黑夜与白天,人们再次开始狂欢。

除了地表,其余的地下生活区严禁施放烟花,今天却无法阻止民众的热情,即便警察部门加大了管理力度,依然不时有烟花从那些钢铁崖壁里冒出头来。

守二都市的绝大部分街区都袒露在天空里,自然更不在意,到处都可以看到烟花冲天而起,最高的时候,甚至快要接近地壳山脉的高度。

新世学院的食堂闹翻了天,所有的桌椅都倒在了地上,好些男学生召唤着同窗要去生活部买些酒水来喝。

负责风纪的学生处主任很是恼怒,去找校长拿主意。胖校长拿着手帕不停擦着汗,不耐烦地摆手,训斥道:“这么开心的时候管什么管!你什么意思!”

那个叫陆水浅的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校园,沿着草坪间的小道向着树林那边走去,背影极其孤单而萧索,看她去的方向,难道……她也是生活在地下街区的孩子?

那个叫做民生的地下街区更是已经变成了欢腾的海洋,游戏厅老板大方地宣布今天所有上网免费,烧烤摊老板被人群扛着去了另一个街区,留在摊子上的食材自然成了大家共享的美味,几名难得离开公寓楼的中年男人站在烤箱处不停地招呼着邻居,丹先生抱着一大瓶谷物烈酒趴在桌子上,已经沉沉睡去,被压到一边的眼镜下是一脸的皱纹与笑容。

……

……

整颗星球,这时候只有祭堂后方的露台是安静的。

井九站在露台栏边,看着草原上不时冲天而起的烟花,脸被不时照亮,没有任何情绪。

对这个结果他毫不意外,钟李子参加女祭司的征选就是受了那位守二都市主教的引导,而那位主教之所以会这样做……自然是因为钟李子是他身边的人,女祭司理所当然会选择她为继承者。

草原上的烟花忽然变得更密,战舰投下光柱闪动的更加厉害,祭堂正门那边的欢呼声冲天而起。

想来这时候钟李子正在高高的石阶上,接受那些大人物以及民众们的行礼。

女祭司走到露台上,不敢与他并肩,落后半步,轻声说道:“我选择她是因为她与您最接近,想来她是不同的。”

井九说道:“现在你有不同想法?”

“那个孩子的天赋太普通,不管是修行还是学习,在跟随您的这些天里,即便进步神速,也算不得太突出,至少不如江与夏那个孩子。”女祭司的声音更加谦卑,说道:“我不敢怀疑您的眼光,只是她确实很普通。”

井九看着夜空里的那些烟花,心想不管哪朵烟花更亮、更美,终究不过是一场烟花罢了,何必在意这些。

女祭司接着说道:“祭堂前些天仔细查过,她与漩雨公司的董事长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井九说道:“是的。”

“现在她是我的继承者,即便被揭穿这一点也无所谓,但我的疑惑还是挥之不去。”

女祭司说道:“不管是容貌、气度、性情、资质,她都很普通,她的亲生父母,也没有任何故事,您却愿意在她的身上展露神迹,治好她的病……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井九转过身来,看着她说道:“她确实很普通,那有什么关系?”

女祭司以为明白了他的意思,感慨说道:“是啊,如果是个真正的天才,又哪里需要神的指引。”

井九说道:“不,我只是刚好在这个世界遇见了她,不管她是天才还是普通人,我都不在乎。”

女祭司以为自己明白了他想说什么,微微一笑,退了下去。

是的,神不需要在乎这些事情。

……

……

烟花太过耀眼,那些战舰射来的灯光穿过大气层后,与草原狂欢的污烟瘴气混在一起,更加浑浊。

井九不喜欢那些战舰,也不喜欢这种感觉,转身离开了露台。

江与夏与花溪两位少女一直跪坐在后殿里,她们没能成为女祭司的继承者,但进入最终名单也会有相应的职司。整座祭堂这时候都在忙,没有人顾得上理她们,她们只能对着青瓷钵里的清水花瓣发呆,这时候看见他走了回来,不由紧张起来。

一个能够决定女祭司归属的少年,自然不是普通人,甚至肯定要比这颗行星上所有大人物都更有力量。

他到底是谁呢?花溪不敢问,江与夏今天终于放下了女祭司这个承受了十几年的重任,轻松之余也多了很多勇气,看着他认真说道:“你好。”

井九没有理她。

江与夏有过经验,不觉得受挫,继续说道:“我们在星门大学里见过几面。”

井九当然记得她是谁,只是因为白早的经验,在草坪上偶遇那天便已经做出了决定,今后不管任何情形都不会和这个黑发少女说半句话。

房间里变得很安静,烟花的声音从露台那边不停传来。

花溪有些同情地看了江与夏一眼,上前牵起她的手,微微用力握了一下,表示安慰。

草原上的烟花声渐渐变得稀疏,直至消失,仿佛热闹远离了人间。

战舰回到了太空里,前来参加庆典的大人物们乘坐飞行器回到各自的庄园与官邸,狂欢的人群也渐渐散去。

整个世界终于变得真正的清静下来,女祭司带着钟李子回到了后殿。

钟李子的脸上没有兴奋的残留,只有疲惫与茫然。

忽然从一名地下街区的穷困少女,变成这颗星球最受尊重的大人物,不管是谁都需要时间来消化这种精神冲击。

看到井九,她的眼神变得明亮了很多,就在她准备与他说些什么的时候,灰sè幕布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灰sè幕布上出现一个人影,接着一道声音响起:“祭堂外有些问题。”

来人是那位守二都市的主教,也是女祭司最信任的下属。

有夜风从露台那边穿来,略带了些凉意,殿里变得异常安静。

谁都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新的女祭司刚刚选出,便有人要横生枝节吗?

这颗星球上有谁居然敢对女祭司不敬?

花溪的眼里流露出害怕的神情,江与夏把她抱在怀里,拍了拍她的背。

钟李子望向井九,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候,她们看到了一幕怎样都没想到的画面。

女祭司对着井九认真行礼,用最谦卑的态度说道:“世人愚痴,请您怜惜。”

井九说道:“我会少杀几个。”

……

……

(女祭司与井九的那段对话是回答几位读者的不解。另外,给天上的母亲大人问个安。)

看网友对 第四十四章女祭司的继承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