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相同命运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相同命运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玄妙被众多的汉军将士围困住,他全力向外突围,奈何汉军的人数太多,他根本突围不出来,加上汉军都含住了薄荷叶,他的幻术也失效。

汉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玄妙也越来越急切,连续出剑,他的四周,刀光剑影,快要形成一面剑幕。

不过这挡不住汉军的推进。前排汉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剑幕碰撞到汉军盾阵上,火星子溅起一团团。

从盾阵后面探出来的长戟、长矛,一并向玄妙刺过去。玄妙是挡前挡不了后,护左护不了右。

时间不长,他的身上已经被长戟长矛划开十多条口子,在他四周的地面上,被斩断的长戟、长矛铺了一层。

玄妙终究是人不是神,体力有限,他的出招越来越慢,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

很快,一根长矛刺入他的后腰,把玄妙疼得闷哼一声,向后挥剑,咔嚓,长矛斩断,他紧接着向后扫出一剑。

沙!剑锋扫不到汉兵身上,被盾牌挡了下来,锋芒于盾面上扫出来一长条的火星子。噗!又是一声闷响,又一支长矛刺入玄妙的小腹,玄妙疼痛难忍,大叫出声。

噗、噗、噗——

从四面八方刺过来的长戟、长矛,在玄妙的身上刺出来一个个血窟窿,人群当中,也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等战斗停止后,围拢成一团的汉军纷纷后退。随着人们退去,再看战场中央,只剩下一团体无完肤的血肉。

玄妙被汉军将士围攻而死,但另一边,岑彭也不行了。玄妙在岑彭的小腹处连捅了三刀,这已经是致命伤,而且,玄妙所用的匕首上还淬了剧毒。

岑彭都来不及留下遗言,人就断了气息。

以臧宫为首的汉军将士,围拢在四周,紧张地看着岑彭周围的医官。几名医官面面相觑,然后一同后退,跪地叩首。见状,人们顿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哗啦啦!在场的汉军将士无不屈膝跪地,痛哭流涕,哭喊道:“大将军!”

紧接着,周围的百姓们也都纷纷跪地,跟着汉军将士们一起大哭。

古往今来,要说把刺客用到了极致,还真得说是公孙述。

刘秀派出两路大军,攻打益州,一路是以西征军为核心,从凉州往益州打。

结果汉军主将,也是西征军主将的来歙,在武都郡遇刺而亡,这支以西征军为核心的南下汉军,全军大乱,耿弇和盖延无奈之下,只能率部撤退,变攻为守。另一路是以南征军为核心的汉军,从南郡进攻益州,结果汉军主将岑彭,率领麾下将士都已经打到成都的眼皮子底了,眼瞅着要和公孙述决战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岑彭

同样是在军中遇刺而亡。

两支汉军,两名汉军主将,遭遇到同样的命运,这着实是令人唏嘘,也不得不令人感叹,成家朝廷把刺客刺杀运用到了极致。

岑彭这一生,波荡起伏,充满了传奇。

当年,刘秀跟着大哥在南阳舂陵造反的时候,岑彭是他们的劲敌,哪怕当时的汉军已经攻占整个南阳,岑彭还占据着南阳郡城宛城,宁死不降,拼死抵抗汉军。宛城被困长达一年多,固若金汤,汉军拿岑彭束手无策,最后还是因为宛城城内的粮食耗尽,全军将士,乃至全城百姓,皆无粮可吃,岑彭体恤部下,更体恤城内之百姓

,这才被迫向汉军投降。

后来刘秀安抚河北,岑彭又恰好到了河内,这才归降刘秀。

转投到刘秀麾下,岑彭波澜壮阔的战争史正式拉开帷幕,他先是跟随刘秀,平定河北,又随刘秀平定河内,再随刘秀攻陷洛阳。

汉军南征不力,吴汉屠城新野,激起民愤,是岑彭挺身而出,接替吴汉,扛起南征军的大旗,先是扫平南阳,后率军进入南郡,平扫秦丰、田戎、延岑等军阀势力。从此以后,以岑彭为首的南征军驻扎南郡,以一军之力,硬生生地抵挡住了蜀军一轮又一轮的大举进攻。南郡连年战乱,但不可思议的是,岑彭却把南郡治理得很好,以

一个南郡,硬是养活了南征军,洛阳朝廷被粮食问题闹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南征军没给朝廷添一点麻烦,自己在南郡的日子过得还挺滋润。

岑彭不仅仅是一名优秀的将帅,他本身还是地方治政的能手,不然的话,刘秀也不可能封岑彭既为益州牧,又为益州所有郡的太守。

当洛阳朝廷做出全面进攻蜀地的战略决定后,岑彭的人生简直就如同开了挂一般。

他率领汉军,从南郡打开巴蜀门户江关,从江关一路打到江州,又从江州打通犍为郡,一路打到武阳,再从武阳出奇兵,打下广都。

孤军深入敌营腹地上千里之遥,无人能挡,也无人能敌,打得成都朝廷无人敢去迎战,打得公孙述仰天感叹,这是哪里来的神人?

与来歙不一样,来歙死后,遗体是被运回到洛阳,而岑彭死后,他的遗体很难运回洛阳,其一是路途遥远,其二,汉军现在根本无法回撤。

一旦回撤,资中的公孙恢、王元必定率领蜀军堵截,如此一来,他们这支仅有五万人的汉军,要被蜀军团团包围,有全军覆没之危。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岑彭的遗体只能在武阳这里,就地安葬。岑彭死了,但蜀地的百姓们都有记得岑彭的仁德。

蜀地的百姓们自发的在蜀地为岑彭立庙,祭拜这位在蜀地推行汉制,又爱民如子的征南大将军。

一个人是否仁德,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百姓们说了算。

在敌人的势力范围内,让敌人领地内的百姓们立庙拜祭,岑彭的人品可见一斑。尤其是和岑彭后面的那位吴汉相比,蜀地百姓的确是该怀念岑彭。岑彭的遇刺而亡,不仅让汉军和百姓们悲痛不已,就连前来投奔岑彭的蜀地官员,也同样痛心不已。岑彭率军推进的速度实在太快,蜀地很多前来投奔的官员,都在赶过

来的路上,还没见到岑彭呢,其中官职最大的是仁贵,他也是被公孙述册封的异姓王之一,王号邛谷王。

岑彭遇刺而亡的消息传到成都,成家朝廷上下,简直是如释重负,如同过年一般,无不欢天喜地,群情鼓舞。

消息传到洛阳,洛阳朝廷,立刻陷入一片震惊和悲痛当中。

眼瞅着岑彭要攻陷成都,平蜀之战,胜利在望,偏偏在这个关键节点,岑彭遇刺而亡,这太要命了。

人们从南征军身上,仿佛又看到了西征军的影子,难道,南征军的伐蜀,也要和西征军一样,半途而废,也要像西征军那样,打到一半,全军回撤?

这是不存在的。

来歙死后,无论是耿弇,还是盖延,都无力接管西征军,而岑彭死后,在他的后面,还有一座在夷陵修船的吴汉呢。

吴汉无论是威望、声望还是领导力、统率力,接替岑彭,统领南征军,那是绰绰有余。

在夷陵的吴汉,听闻岑彭遇刺而亡的消息后,也是极为震惊,再三确认消息的准确性,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吴汉倒吸口凉气。

吴汉和岑彭之间,要说一点心结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南征军是吴汉创建的,然后被岑彭接手了过去;讨伐公孙述,吴汉是主将,然后又被岑彭接手了过去。

对于岑彭的遇刺,吴汉的心里却谈不上有多高兴,毕竟是己方折损了一员大将,他担心的是,岑彭所率领的那五万汉军精锐。

这五万汉军都打到广都了,距离成都只有几十里,这个时候岑彭死了,这五万将士怎么办?

他们还能从益州腹地平安无事的撤出来吗?就在他们背后,驻守资中的公孙恢、王元,能给他们原路返回的机会吗?

五万汉军将士,生死系于一线,随时可能被蜀军围而歼之,吴汉听闻岑彭的死讯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五万汉军,同时也惊出一身的白毛汗。

他第一时间写了一封书信,派人送给武阳的臧宫。

书信中,吴汉以大司马、汉军主帅的身份,首先任命臧宫为军中主将,然后告诉臧宫,赶紧率军南撤,不能原路返回,更不能留在原地不动,要率军南下到南安。

南安依山傍水,易守难攻,且城内囤积着犍为郡大量的粮食,己方抢先攻占南安,在南安驻守个三五个月,不成问题,以守待援,可保全军将士的性命。

岑彭死后,五万汉军已经乱了套,这个时候,吴汉的书信被人快马加鞭的送到武阳,无异于一场及时雨,大大稳定住了汉军的情绪和军心,也让汉军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正如吴汉所言,他们这支深入敌营腹地的汉军,回撤是送死,留在原地也是等死,为今之计,南下是唯一的出路。

关键时刻,臧宫接替岑彭,扛起主将的大旗,先是召回驻扎于广都的骑兵,然后率部南下。

汉军要撤走,那些投奔汉军而来的百姓们,纷纷要求跟随汉军一同南下到南安。

臧宫本不愿意带上这些蜀地百姓,与己方而言,这些百姓都是累赘,而且其中指不定还隐藏着多少暗藏祸心的刺客呢。

但想到岑彭生前对待蜀地百姓态度,臧宫最终还是带上了这些百姓。

得知汉军要南下的消息,现在成都朝廷的大臣们可都来了精神,一个个纷纷向公孙述请缨出战。

公孙述派出他的兄弟,公孙光率领五万蜀军,追击汉军。

因为汉军当中混有大批的百姓,汉军南下的速度想快也快不起来,眼瞅着公孙光要追杀上来,臧宫率部,调头杀个回马枪,迎击蜀军。

岑彭遇刺而亡,汉军将士皆悲愤交加,心中都憋着一团怒火。

现在两军交战,汉军把胸中怒火都发泄到蜀军身上。双方的交锋,汉军于正面战场,击溃追来的蜀军,把公孙光这支蜀军,杀了个大败。公孙述带领残兵败将,仓皇逃回成都。公孙述本以为岑彭死了,汉军失去主心骨,战力定然锐减,这个时候,无论派谁去攻打汉军,都能大获全胜,既然如此,这个功劳

自然要让给自家兄弟。

没想到,公孙光还真给他‘长脸’,出战既败,而且还是大败,被汉军杀了个丢盔弃甲,险些自己都死于乱军当中。打退公孙光部,汉军在接下来的撤退当中,变得顺利许多。不日,大军抵达南安,臧宫亲自上阵,率领汉军攻城,汉军将士一鼓作气,撕开南安城防,攻入城内。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相同命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