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三章破茧者

第五十三章破茧者

天光落在祭堂偏僻的角落里,照亮了那丛翠竹。井里的水就像是面黑sè的镜子。

井九从竹墙里走出,水珠从身体上泻落,没有任何残留,顿时变得干爽无比。

他张开双臂。旁边有一双温柔的手伸了过来,细心地替他把衣服穿好。

“需要一双鞋子吗?”女祭司收回手指,低声温和说道。

井九把帽子翻了过来,罩住脑袋,说道:“走的时候再说。”

女祭司微微低头,引着他向祭堂深处走去。

赤裸的双足落在石块砌成的道路上,没有留下任何水迹。

他一边走着一边回顾今天的这场战斗。

对方是列星上境的强者,在战斗装甲的帮助下拥有不弱于破海上境的修为,攻击方式与防御能力比朝天大陆的修行者更强。即便如此,这种层次的人物还是挡不住他的随手一挥,这场战斗谈不上危险,只不过他的经验还不够丰富,对宇宙环境还需要再适应,所以结束的稍微慢了些。今后如果遇到这个世界真正的厉害人物,比如所谓承夜境强者,甚至是那个与星际文明结合紧密的飞升者,如何才能更高效地杀死对方?

所谓实力,就是速度与力量这两点,无论攻击还是防御都依赖于此。

他随着女祭司走过那条通道,已经想出了十几种战斗方式。

来到那间静室里,如天空般的幕布依然挡着人间民众的视线。

墙壁里的隐柜缓缓关闭,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整排蓝sè的连帽衫,就像神末峰的洞府一样,那里有一排白sè剑衫。

井九对此很满意,离开朝天大陆后,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衣物易损,又无法像以前那样随身带着很多衣服。

他在青瓷钵前坐下,望向清水表面的三片花瓣。

女祭司奉上准备好的清茶。

茶的味道如何,他只能通过视线、唇舌的触感来分析,温度则可以清楚地感知。

这杯茶的温度非常合适,不冷不热,比朝歌城井宅的那个小姑娘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比顾清也只差了一点。

可能是因为这里没有铁壶的缘故?

“有一种铁壶。”

井九意念微动,在静室空中拟出神末峰顶小炉、银炭、铁壶以及茶具的画面,说道:“这个煮茶喝不错。”

这样神奇的手段没让女祭司有任何惊讶,神明本就无所不能。

她恭声说道:“我这就让人安排。”

“下次再说。”井九说道:“破茧者是什么?”

话题的突然转变,破茧者三个字,让女祭司的神情有了变化。

她沉默了会儿,轻声说道:“应该就是像您一样,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

按照祭司一脉的规矩,这是非常绝密的事情,除非得到主星那位的承认,她也不能告诉井九。

但现在她认为井九就是这个世界期待已久的新神明,他主动问起时,她又如何愿意隐瞒他?

井九心想果然如此。

——破茧者就是飞升者。

在战舰里,他就开始怀疑那个军方强者与朝天大陆的飞升者有关。根据他掌握的前沿科技知识,战斗装甲的超微粒子化现在离成功还有很遥远的距离。既然如此,那个军方强者是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变出了一台战斗装甲?

很明显,对方用的是朝天大陆的储物法宝。

杀死那个人的时候,他没有发现储物法宝,那就可能是道宝一体。

祭堂殿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冉寒冬掀开灰sè幕布走了进来,对女祭司关心说道:“姨母,你没事吧?”

女祭司说道:“我没事,但有事找你。”

冉寒冬这才注意到,井九坐在青瓷钵前,而姨母……正在给他奉茶。

她猜到井九不是普通人,看着这幕画面还是有些怪,声音微冷说道:“什么事儿?”

井九举起一块极小的芯片。

当初那个工装布刺客的大脑里也有这样一块芯片,用来在遭受精神入侵的时候自爆。

井九有了经验,自然不会让那个军方强者照此办理,直接先把对方的大脑切开了,然后夺了那块芯片。

“这是什么?”冉寒冬往前凑了凑,借着天光认真地观察着那块芯片。

井九提醒道:“会爆。”

冉寒冬想到一种可能,神情微变问道:“刚才舰队警报……难道是你?”

井九嗯了一声。

“那个战斗装甲就是你要找的人?”冉寒冬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井九又嗯了一声。

冉寒冬赶紧问道:“人呢?”

井九说道:“死了。”

冉寒冬盯着他的脸,用了很长时间才冷静下来,问道:“有没有痕迹?”

井九说道:“没有。”

冉寒冬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负责监控星球的舰队已经传回了当时的数据,她知道那个离开地表的战斗装甲多么强大、最后的结局多么凄惨。

承夜境的传说级别强者可能有这种能力,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到,更不要说没有在舰队的监控里留下任何痕迹。

井九没有回答她。

她看着他指间的芯片,想到以前帮他找过的那个杀手,说道:“前后都是一个组织,我觉得还是蝴蝶。”

“不重要。”

“那你喊我来做什么?”

“我要军部权限。”

井九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曾经进入过军用网络,还在里面追逐过这个少女,但想深入网络核心区域拿到足够高的权限则很难做到。

与技术水平无关,他只是暂时还不想与网络深处那个幽灵相遇。

冉寒冬望向女祭司。

女祭司轻轻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说出她的家世背景。

冉寒冬沉默了会儿,说道:“我要先问过父亲。”

……

……

女祭司知道井九要去主星,要进科学院,是为了找一个人。

她不会窥探此事的真相,只会尽全力帮助他,就像选择钟李子做为继承者那样,“那孩子天赋差些,性情也不够沉稳,但此次去主星接受培训,一路与您同行,必然会得到很多祝福,一定能接好我的班。”

井九说道:“不用着急。”

女祭司露出一抹释然却带着些微涩意味的笑容,轻声说道:“我时间不多了。”

每天重复记忆当年背下来的那些经典与文字,对精神的损耗太大,她在祭堂里坐了二十余年,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所以才会开始挑选继承者。

钟李子结束在主星的一年进修后,必须尽快回到这里。

井九看伸手在青瓷钵里蘸了一些水,轻轻涂在女祭司的眉心。

女祭司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温顺地由他动作。

随着指尖的揉弄,一道极其清新的气息,随着渐散的清水,进入了她的眉心,然后继续深入。

这个过程绝不粗暴,轻柔至极,就如春雨润物一般,无声亦无息。

女祭司的心境变得更加平静,意识里的那些乱流也渐渐停息,整个人仿佛沐浴在春风之中,无比清新舒适,渐渐闭上眼睛,就这样沉沉睡去。

井九收回手指,握住那块芯片,望向青瓷钵。

青瓷钵里的水面生出一些细纹,三片花瓣微微颤动,然后开始无规律地游走起来,就像是蝴蝶在慢慢舞动。

戒指上散发出极微弱的光线。

他通过芯片上的数位标识,进入了星域网里,开始搜寻自己需要的信息。

星域网里的数据浩瀚如星海,而且那些信息都隐藏在最深处的地方,他想找到那些痕迹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光被星光替代,照着青瓷钵水面的花瓣,更显幽美。

女祭司依然在沉睡,甚至隐隐发出鼾声,睡的极香甜。

井九看着青瓷钵的水面,终于看到了一些真切的画面。

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上面还残留着一些图案,蓝sè的油漆经过岁月的侵伐后已经变黑,隐约还能看到一只蝴蝶的翅膀。

在黑暗的宇宙里,数百个星河联盟的强者穿着最新式的战斗装甲在飞行,反射着远处的恒星光芒,看着就像是无数道线。

某颗红sè的巨行星表面,如斑块般的大风暴里忽然生出很多朵花,不知道是自然现象,还是有人在里面。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女祭司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眼神有些茫然。

她感觉到了自己精神世界与身体已经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多了很多清新的生命力量。

这些生命力量从何而来?

她对井九拜倒在地。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忽然拥有了新的时光,即便是心静如水的她,也难掩激动。

井九站起身来,向祭堂外走去。

女祭司安静地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祭堂外的石阶上方,她接过侍女早已准备好的鞋子,跪在地下,替井九穿好。

那些侍女与主教,都低着头看着地面。

井九嗯了一声,忽然问道:“李将军是谁?”

听到这个名字,女祭司神情微变,起身示意所有人离开,低声说道:“当今军部统帅。”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破茧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