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四章我不孤单,只是有些烦

第五十四章我不孤单,只是有些烦

(刚才把章节上传错了,把明天的传上去了,这时候把今天的补上,嗯,这下好了,我没存稿了,我想骂脏话。)

……

……

星河人类联盟的范围太大,各大区的行政基本上都各行其事,管理委员会又或者民众更习惯的管理局,主要负责制定规章以及进行宏观政策的调控。

从名义上来说,军部以及联盟科学院都应该受管理局管辖,问题在于因为暗物之海的入侵,人类文明曾经毁灭过一次,现在的人类社会发展方向一切以生存为前提,所以军部的地位非常特殊,甚至可以说超越在星河联盟的行政体系之上。好在现在的星河联盟科技水平发达,资源极其丰富,这几百年里倒没有出什么问题。

李将军这个名字是井九从那个列星境强者元婴涣散前的一刻捕捉到的。

星河联盟至少有几千个将军,姓李的也很多。

但女祭司听到他的问题,想都没想,便觉得他应该问的是那位。

只有这位李将军才是真正的将军,因为他是星河联盟军部的统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星河联盟权力最大的那个男人。

更神秘的是,直到今天为止没有人知道李将军的全名。

井九喜欢看电视新闻,在星域网里也掌握了很多常识,自然知道女祭司说的那位军部统帅。

他遇到的两次暗杀明显都有军方的影子,他算到那个飞升者应该是星河联盟里的大人物,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朝天大陆的飞升者里有谁姓李?

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便想到了三个人。

血魔教的祖师。

蓬莱岛的散修。

陈屋山的石人。

究竟是哪个,到时候见到或者杀死对方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井九不再想这个问题,往石阶下走去,脚上的运动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双运动鞋看着普通,实际上是用真正的皮革手工制成,不说工艺与别的,只说材料便只有祭堂这种地方才能享用。

女祭司再次跪拜在地。

其余的主教与侍女这次反应极快,也都跟着她跪了下去。

祭堂前的平地上掀起一场微波。

看着向草原上走去的少年,女祭司忽然觉得有些难过。

神明的背影为何如此孤单?

……

……

井九不觉得自己孤单,只是有些疲惫。

替女祭司清理掉精神世界里的那些碎片,比给钟李子治病简单很多,但终究也是涉及到了延寿的领域,消耗了他不少仙气。

之所以他愿意帮女祭司做这件事情,是因为他需要保持与女祭司一脉的关系。

他对远古文明很感兴趣,也需要通过女祭司从冉寒冬家里拿到军方的权限。

当然这些原因并不重要——女祭司是他的信徒,对他极为虔诚,他当然要对她好点。

好吧,疲惫的原因也不是因为给女祭司治病,而是他有些心烦。

烦,是他最讨厌的事情。

不管是飞升者还是什么破茧者,那个家伙隐藏在幕后,不时过来骚扰他一番,实在是让他心烦。

这个世界的秘密他已经推算到了很多,想来不会出太多错,但他还是很烦。

还是朝天大陆好。

还是青山美。

那时候有那么多的弟子、门徒替他做事,他多清静?

就算与师兄打杀了几百年,也是干脆利落。

哪像现在这样。

想着这些事情,他回到了星门大学外的那家酒店。

负责安全工作的警察、保安们正准备拦住他检查,便被夏先生赶到了一边。

夏先生是祭司家族的族长,今后要侍奉钟李子一生,自然一直在酒店里这里守着。

井九没有说话,他自然更不敢说话,恭恭敬敬地跟到电梯旁边,便退了出来。

嘀的一声轻响,电梯门开了。

嘀的再一声轻响,房门也开了。

钟李子看着他安然无事,终于放松下来,正准备问一下情况,忽然发现他的情绪有些不对,想了想去泡了一壶茶,放到了露台椅子的旁边,显得乖巧至极。

井九看着那壶茶,再次想到那个铁壶,沉默不语。

钟李子看着他的身影,不知为何,总觉得他这时候有些孤单,有些不安说道:“这个……那个……游戏舱初设都做好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井九根本不觉得自己孤单。

修道千载,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在洞府里闭关静修,或者在朝歌城、三千院之类的地方沉睡,早就习惯了一个人。

现在飞升成功,来到了这个世界,看到了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景,还有这么多人,他怎么会孤单呢?

但听说游戏已经弄好了,想着前些天自己捏的那些脸……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生出一些期待,转身往隔壁走去。

……

……

星河联盟还远远没有恢复到远古文明的发达程度,但在某些方面已经算得上非常先进,比如游戏开发方面。

游戏公司都有自己的超算游戏生成器,各种情节分线都可以随机生成,要做的主要是世界架构、人物设定以及情节线索。

最新型的游戏舱占据了半个房间,井九走了进去,躺在特制的感应椅上,很熟悉地连上交互系统,布置了一个承天剑阵,把自己的精神强度压制到九万分之一,然后闭上了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窗外的一缕晨光。

晨光照亮着黄sè的明瓦。

这里是朝歌城的皇宫。

他知道肯定会有很多男***玩家会选择师兄太平,又或者是柳十岁、何霑。

但他选择的角sè当然还是景阳。

因为他就是景阳。

有只大手伸了过来,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脸。

一对中年夫妻正在看着襁褓里的他。

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他的记忆有些模糊,不确定父母是不是长这样。

有兴奋的喊声响起,一个少年从殿外跑了进来,显得特别阳光健康。

那个少年看着还是婴儿的景阳,确认他很健康,脸上流露出满意与喜悦的神情。

井九也很满意。

兄长的脸,他还没有忘记。

然后他再次望向窗外。

那里有个仙风道骨的老道人正在看着自己。

师祖道缘真人守着他顺利出生,确认这个天生道种归了青山,难得地露出了喜sè,感慨说道:“青山剑宗就要在你的手里发扬光大了。”

井九心想这台词是谁写的?

他极其自信,当然不会觉得自己配不上这句话。

事实上他离开朝天大陆的时候,青山剑宗比历史上任何阶段都更加强大,根本没有任何挑战者。

他还是觉得很别扭,因为一心一意把青山宗发扬光大这种事情,完全不符他的人设。

他只不过是在追求大道的过程里,顺手做了些事情。

道缘真人离开了,过几年才会再来朝歌城把他带回青山。

也就是说,几年后他才会遇到师兄。

那么还要过多少年才能遇到三月?

要不要提前?

不行。

他不会尝试着改变师兄的想法,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如果真的做出改变,那么这个故事的走向就会完全不一样。

师兄也许不会再急着收徒弟,柳词天赋再好,遇着劣师,只怕也难以通天,三百多岁就死了。

柳词死的早,柳家的安排自然也不同,也许柳十岁就不会出生。

他也不想提前遇到连三月。

那时候的她太厉害,他不是对手,万一她非要绑着自己进雪国杀女王怎么办?

想这些的时候,他忘记了一件事情。

游戏里的那些重要人物是不会提前消失的。

就算在后来的故事里消失了,也可以再次重来一遍。

这和现实不一样。

……

……

第一天,井九没有出来。

钟李子隔段时间便会去看一眼游戏舱,直到饿了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吃饭。

漩雨公司总裁亲自前来拜访,说公司技术部门远程监控到游戏舱的启动,询问具体事宜。

钟李子说开始了。

因为担心没有人陪着玩,漩雨公司当天晚上提前紧急启动了内测。

……

……

第二天,井九没有出来。

钟李子端了把椅子,守在游戏舱外,抱着一大堆零食,一边学习着成为女祭司需要的知识,一边不停地吃着。

守二都市主教与夏先生联袂来访,与她再次确认前往主星的启程时间与相关流程。

钟李子看了眼没有任何声音与动静的游戏舱,犹豫片刻后说让他们过几天再来。

……

……

又过了几天,井九还是没有出游戏舱。

如果不是游戏舱里有非常完备的身体监控系统,表明他现在一切如常,钟李子早就已经强行断掉电源,把游戏舱门打开。

纵然如此,她还是非常担心。

修行到了一定境界,确实可以很多天不吃饭、不喝水,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游戏狂人啊!

她甚至就没见他玩过游戏,连消消乐都没有!

……

……

到第九天的时候,祭堂那边也开始小心翼翼地询问,钟李子终于受不了了。

井九进游戏舱的那天,她就发现他的精神有些不对劲。

就在她准备断掉游戏舱电源的时候,伴着滋的轻微电流声,游戏舱门缓缓开启,井九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起来他与九天前没有任何区别,就连衣服上的皱纹好像都没有变化。

她却觉得他有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我不孤单,只是有些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