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君臣分歧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君臣分歧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汉军取得武阳大捷,之后马不停蹄,继续北上,轻松攻占广都。

至此,因岑彭遇刺身亡而损失的战果,已被吴汉全部夺了回来,汉军也再次兵抵成都。

仗打到这一步,成都朝廷已经把所有能想到的策略都用出来了,好不容易除掉了岑彭,结果又来了一位更厉害的吴汉。

其实到了现在,成都并非没有一战之力。目前成都囤积的兵马还有近二十万之多,而吴汉率领的汉军,连五万人都不到。

在兵力上,蜀军占据绝对的优势和主动,只不过在士气上,蜀军与汉军相去甚远。

广都,汉军大营。

对于即将到来的成都之战,汉军众将皆十分紧张,吴汉、刘尚等汉军将领们齐聚一堂,商议接下来的战术安排。

吴汉的伤没好,外面依旧披着长袍,里面赤膊,能看到腰间缠着厚厚的绷带。吴汉站在沙盘前,低着头,沉默不语。

成都的地势谈不上多险峻,只不过周围的河水、江水很多,像沱江、湔水就在成都这里汇集,为成都形成一道天然江河屏障。

以汉军目前的之兵力,想强行攻下成都,太难了。吴汉所能想到的,唯一的取胜之道,就是得先把敌军从成都城内引出来。

但要想成功引出敌军,他就不得不冒险而行。

刘尚看眼吴汉,说道:“大司马,以末将之见,我军需两路进攻成都,一路与敌打水战,一路与敌打陆战,如此,方有取胜之可能!”

在场的汉军将领们纷纷点头,表示刘尚说得有道理。

一名汉将眉头紧锁地说道:“可是,我军的水兵并不多啊!”

公孙述的水军还是很厉害的,据说,成都水军有十多层的大战船,如果消息属实,就己方的那些战船,恐怕被人家一撞就没了。

另一名汉军将领忧心忡忡地说道:“如果蜀军龟缩在成都,闭城不出,我方的水军也全无用武之地啊!”

他们正说着话,一名兵卒在营帐外插手施礼,说道:“报——”

“进来!”吴汉扬头说道。

兵卒走进营帐,将一只精美的锦囊向前递出,说道:“大司马,洛阳来信!”

吴汉一怔,接过锦囊,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在锦囊的一角,他发现绣有‘云兮阁’三个蝇头小字。哦?竟然是云兮阁的人!吴汉问道:“这锦囊是何人送来的?”

“回禀大司马,送信之人,就在营外!”

“带进来,我要亲自问话!”

“喏!”兵卒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过了有两刻钟的时间,兵卒把三名罩着长袍的人领到中军帐门口。

吴汉向外面看了看,然后招了招手,示意兵卒把他们三人都带进来。这三人,几乎从头到脚都罩在袍子里,进来之后,他们齐齐拉掉长袍的罩头,露出真实样貌。其中的两名男子,吴汉是一个也不认识,但见到三人中的那名女子时,吴汉不由得暗吃一惊,然后急忙拱手施礼,说道:“原来是花美人大驾光临,微臣有失远迎,还请花

美人恕罪!”

这名女子,正是花非烟。花非烟向吴汉福身还礼,柔声说道:“吴公客气了!”

吴汉满心的疑惑,这位花美人不在皇宫里的待着,怎么跑到蜀地,来到两军阵前了?

还没等吴汉发问,花非烟从袖口内取出一块黄sè的帕子,递给吴汉,说道:“吴公,这是天子诏书!”

吴汉以及营帐中的众将面sè同是一正,齐刷刷地看向那块黄sè的帕子,吴汉将披着的长袍穿在身上,整理好,又擦了擦手,这才把诏书接过来,展开细看。

这封诏书,就是刘秀写给吴汉的一封私人书信。

主要的内容是告诫吴汉,现在虽说己方连战连捷,已经兵临成都,但万万不可小觑了敌军,成都的守军,仍接近二十万之众,而与之相比,己方兵力,劣势太大。

在书信的后面,刘秀还特意告诫吴汉,万万不可率军深入,否则,有全军覆没之危。

吴汉看罢刘秀的书信,将其递交给刘尚。后者连忙接过来,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然后又交给其余众将传阅。

花非烟说道:“陛下十分关注蜀地之战事,尤其是即将到来的成都之战。我汉室能否收服益州,能否平定蜀地之反贼,也就看这一战的了!”

吴汉正sè说道:“还烦请花美人转告陛下,请陛下放心,汉必倾尽全力,打赢成都之战!”花非烟含笑点点头,说道:“陛下交代,吴公只需率部驻扎于广都,公孙述必会引军来攻,届时,吴公在广都以逸待劳,歼灭来犯之敌,多则一年,少则半载,成都必亡!

刘尚等人面露喜sè,纷纷拱手说道:“陛下圣明!”

吴汉则是暗暗皱眉,迟疑了一下,拱手说道:“微臣知道了!花美人远道而来,舟马劳顿,还请先去休息!”

花非烟表情淡然地看眼吴汉,云淡风轻地说道:“多谢吴公体谅,我并不累。”

吴汉耸了耸肩,虽说有花非烟这么个外人在场,吴汉感觉挺别扭的,但他也不好把花非烟强行赶出去。

他走回到沙盘旁,众将纷纷云集过来,围站在沙盘的四周,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吴汉身上。

&n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sp;现在天子已经让花美人来传旨,己方不必出兵北上攻取成都,只要在广都这里,以逸待劳即可。

既然如此,己方现在也没什么好讨论的了,就在广都这里休整,养精蓄锐的等着敌军打过来呗。吴汉低着头,目光在沙盘上扫来扫去,过了半晌,他幽幽说道:“臧宫部在广汉郡大败了延岑、王元,大军即将从广汉郡抵达成都,如果我军在广都这里,按兵不动,等臧

宫部兵抵成都之后,将会面临什么局面?”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皆是一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臧宫部将要独自面对成都的二十万蜀军啊!

吴汉扫视众人一眼,说道:“所以,我军现在,绝不能留在广都,按兵不动,必须得北上成都,以此来牵制成都之兵马!”

还没等汉军众将说话,花非烟轻飘飘地说道:“吴公,陛下诏书,你部需留守广都,按兵不动,如此才是最为稳妥之战法!”

吴汉正sè说道:“花美人,战场之上,局势万千,瞬息万变,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最稳妥的战法。

“陛下现远在洛阳,对成都这边的战况,并不能及时掌握,所以,陛下认为的稳妥之战法,与我军而言,却未必稳妥!”

他的这番话,让花非烟眉头紧锁,刘尚诸将,亦是在暗暗咧嘴。刘尚小心翼翼地向吴汉那边蹭了蹭,偷偷拉扯他的衣角,示意他慎言。

花非烟与吴汉对视好一会,质问道:“吴公可是要抗旨不遵?”

吴汉斩钉截铁地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说完话,吴汉不再理会花非烟,说道:“我率两万兵马,渡沱江,到东岸,于成都城南二十里外驻扎。刘尚!”

“末将在!”

“你率部两万,于沱江西岸驻扎。你我两部之间,与江面铺设浮桥,如此,无论哪方有变,另一方皆可于第一时间做出增援!”吴汉说道。

“这……”刘尚缩了缩脖子,下意思地看眼花非烟。

陛下都下诏了,而且花美人还亲自来到两军阵前,让己方于广都按兵不动,可大司马您怎么还要进兵成都啊?这不是成心和陛下对着干吗?见刘尚支支吾吾地半天不敢答话,还一个劲的用余光瞟向花非烟那边,吴汉心头火起,慢条斯理地问道:“刘将军可是在军中时间太长,许久未见女sè,现花美人到军中,

你便魂不守舍了?”

吴汉此话一出,让刘尚的脑袋嗡了一声,两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

他看吴汉时,五官都揪成一团,险些当场吓哭了。大司马,这话你能乱讲吗?你是想要我的命啊!

他连连摇头,急声说道:“末末末末将……”

“我的军令,你可有听见?”

“听听听见了!”刘尚结结巴巴地说道:“末末末将遵命!”

吴汉又瞪了他一眼,目光落在另一名汉将身上,说道:“李将军,于沱江铺设浮桥之事,你来负责!”

“末将遵命!”有刘尚那个倒霉蛋在前,这位李姓将军答应的那叫一个干脆。

花非烟眼中露出怒sè,凝视着吴汉,沉声说道:“我会将吴公的排兵布阵,如实禀报于陛下!”

吴汉朗声说道:“自陛下定都洛阳以来,向陛下进献谗言,欲搬到我吴汉者,犹如过江之鲫。”

向陛下弹劾我,多你花非烟一个不多,少你花非烟一个不少,你当我吴汉会怕吗?

刘尚的脑门浮现出一层汗珠子,在旁一个劲的拉扯吴汉衣襟,少说两句吧!花非烟不是寻常的后宫嫔妃,人家掌管着云兮阁呢,是陛下最重要的幕僚之一。

再说这,就算花非烟是普通嫔妃,你作为臣子的,和嫔妃如何针锋相对,也是大大的不敬啊!

花非烟被吴汉气得玉面通红,再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走出营帐。

吴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对一旁还抓着自己衣襟的刘尚说道:“阿尚,去安排好花美人的住处,不可怠慢。”

“是是是!不是……”刘尚先是连连点头,而后一脸便秘的表情,说道:“吴公啊,花非烟是奉诏而来,您刚才……也……也太……”

“太不留情面了是吗?”吴汉冷哼一声,说道:“领兵打仗,本就是我们男人之事,她一个女人家,又跟着瞎参合什么?”

陛下说己方应该留守广都,确实是有陛下的道理,但他认为,以当前之局势,己方更应该冒险进军成都。

在军务问题上,吴汉是十分严肃和严谨的,别说刘秀现在不在蜀地,即便是在蜀地,在吴汉的面前,涉及到军务问题,吴汉也会据理力争。

身为全军主帅,任何一道命令,都可能左右战事之成败、将士之生死,又岂能随波逐流,一味地应承附和?他必须得做出最有利于战局、有利于己方将士的决定。

看吴汉说话时,一副理所应当,毫不在乎的样子,刘尚叹口气,不敢再多劝什么,说道:“末将这就去招待花美人!”

“嗯!去吧!”吴汉向刘尚点下头,又看向其余众将,震声问道:“我的命令,诸君可都有听清楚?”

“喏!”“成都近在咫尺,平蜀之战,成败在此一举!还望诸位弟兄,能与我吴汉同心协力,团结一致,上下一心,攻破成都,荡平蜀贼,立不世之功勋,名垂汉家之青史,再创大汉之伟业!”

看网友对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君臣分歧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