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755章 夏

1755章 夏

烈火顿时愣了一下。

这个男子好不要脸,第一次见面就说交个朋友!

宁涛面带笑容:“姑娘,我把手松开,你不要刺我好不好,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尤其是你这样的女中豪杰。”

说完,他松开了那只抓着大宝剑剑刃的手。

虽说继续抓着也不会伤到他的手,可是当着人家的面一直抓着人家的大宝剑,那也不是一回事。

哪知,他刚刚把手松开,烈火的手瞬间往前一送,手中的大宝剑也刺在了宁涛的肩头上。

宁涛的身上穿的还是潜入扭腰城所换上的粗布外套,没能抵挡住烈火手中的剑,那间直接就穿透了衣服,刺到了他的肩头上。不过也只是刺穿了外套而已,那剑尖刺中肩头的时候再也刺不下去了。

烈火又吃了一惊。

她这剑名叫追日,是整个部落最好的剑,铸剑的师父说这剑里还使用了古人类的金属,就算猿人的铁甲也能轻易劈开和刺穿,可是她现在却刺不破这个男子的肩头上的皮!

这人肩头上的皮都这么厚,他的脸皮该有多厚啊!

宁涛伸手抓住了烈火的大宝剑,轻轻拿开,云淡风轻地道:“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说你不要刺我还刺我,如果不是看在潮汐的份上,我就出手了。”

“你是谁?”烈火问了一句,声音很冷。

宁涛笑了笑:“我是潮汐未过门的丈夫。”

烈火顿时愣在了当场。

她其实又猜测宁涛的身份,而且还猜了好几种,却没有一个是潮汐的未婚夫。

潮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烈火姐姐你、你不要听他胡说,我和他清清白白的。”

烈火看了宁涛一眼:“那他为什么说是你的未过门的夫婿?”

“这事说来话长,我现在要去见我父亲,回头再说给你听。”潮汐说,当着宁涛的面解释,她觉得会越解释越说不清。

“你要带着这三个人和一个蝇人去见你父王吗?”烈火的声音里带着质疑的味道。

潮汐说道:“是的,宁大哥摧毁了南里基地,击杀了猿学兽。”

“啊?南里基地摧毁啦?”烈火大吃一惊。

潮汐说道:“不只是南里基地,就连盛华盾城也是宁大哥仅凭一人之力摧毁的。”

烈火看着宁涛,眼神之中满是惊讶。

刚刚她怎么也想不通她手中的剑为什么刺不进宁涛的肩头,现在她找到原因了。一个仅凭一己之力就摧毁了盛华盾城和南里基地的人,她怎么可能是对手?只是,她已经是最高级别的天武者,她自问都无法做到,这个男子怎么可能做到?他又是什么境界的灵武者?

这一点点的时间里,烈火的脑子里冒出了一堆的困惑。

这时灵儿插嘴说了一句:“潮汐姐姐被猿刚烈追杀,身受重伤,那也是宁哥哥治好的,宁哥哥还帮潮汐姐姐强化了灵脉,进入了天武者的境界,你怎么能对宁哥哥出手?”

说了这许多,最后这一句才是她最想说的。

“什么,潮汐你……进入天武者境界啦?”烈火是一再受惊,一惊再惊

,她的思维都快跟不上节奏了。

潮汐点了一下头:“都是真的,我们刚从南里过来,走吧,见了我父亲再跟说。”

她走前领路。

烈火却还在看宁涛,眼神复杂。

宁涛从烈火的身边走过,露齿一笑,不计前嫌的样子。

这不是送子神对美女就很大度,而是这个烈火刚才其实并没有想伤他,之前被他抓住的那一剑只是做做样子,想吓唬他一下,给他一个下马威。他要是不伸手的话,那一剑大概会抬高,搁在他的肩头上。

后面那一剑倒是恼羞成怒的一剑,是真刺了,可他不在乎。想当年,他和希米亚不也是相亲相杀吗?打着打着,就打成一家人了。

直到宁涛从身边走过,烈火才回过神来,跟着往上走。

一行五人一只苍蝇很快就来到了小岛中心的房舍前,那是几间树皮屋,木头做的墙壁和柱子,开间比较宽阔,算是整个部落最“豪华”的建筑。可即便是部落之王住的屋子,放到扭腰城去,那也只是一个平民屋的级别。

潮汐往一间亮着灯的屋子走去,一边说道:“你们跟我来吧,那是我父亲的屋子,他还没有睡。”

宁涛、碧明珠和灵儿跟着她往那间屋子走去。

烈火对队伍最后面的厄尔说道:“你得留下,这里是我族重地,你一个昆人不能进去。”

厄尔眼巴巴的看着宁涛:“老板……”

宁涛说道:“你就留在这里等着吧,不要走开了。”

厄尔说道:“好的,我就在外面等着。”

潮汐来到了那间亮着灯的屋子门前,伸手敲了敲门:“父亲,我回来了。”

“汐儿,你回来啦,你快进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满满都是激动和喜悦的味道。

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夏的部落之王顺。

潮汐又说了一句:“父亲,我带了几个朋友来见你。”

“几个朋友?”顺略微停顿了一下才说道:“带进来我见见吧。”

潮汐这才伸手推开了门,然后回头说道:“宁大哥,明珠姐姐,灵儿妹子,跟我进去吧。”

宁涛、碧明珠和灵儿跟着潮汐进了门,烈火最后一个进门,进门之后她伸手把门关上了。

厄尔嘟囔了一句:“我又不看,掩门干什么。你这么拽,你已经成功引起我老板的主意了,你以为你能逃脱我老板的手掌心吗?你想多了,哼!”

这话,不知道烈火有没有听见,一进屋,她的视线就锁定了宁涛。一方面是好奇这个男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另一方面,她是顺的守卫,她必须得紧盯着宁涛。虽然,宁涛出手袭击顺的可能性非常小,但这是职责所在。

这屋子果然很大,宁涛往里走了十几步才看见坐在一个角落里的老者,头发发白,身材感受,面容也有些憔悴。

这个老者就是顺,他正在一盏油灯下翻阅从各个部落送来的竹简。也许是那竹简里的内容吸引住了他,就连潮汐领着人来到了他的面前,他都舍不得抬头看一眼。

真的是劳心劳力,鞠躬尽瘁。

“父亲,这位是宁涛宁大哥。”潮汐说了一句,生怕父亲怠慢了宁涛。

她其实是想说宁大神的,可是路上宁涛叮嘱过,不要说他是神。

宁涛现在是装凡人成瘾了,总要先装上一装。

顺抬起头来看了身前的几人一眼,他的视线很快就落在了宁涛的身上。来的几个人中,就只有宁涛一个男人,他从名字上很容易就能判断出潮汐说的是谁。

宁涛双手抱拳,微微一揖,客气地道:“小婿拜见岳丈大人。”

哐当!

顺拿在手中的竹简砸落在了地上,一脸懵逼的样子。

他以为宁涛是潮汐在路上接触的人族灵武者,赶来助拳的,亦或者是为了加入夏,却没想到宁涛开口就来了一句如此生猛的话,把他老人家吓到了。

宁涛笑着说道:“小婿来得突然,没有带礼物,但聘礼却是准备好了。”

顺这才回过了神来,他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然后他移目看了潮汐一眼,却见潮汐面颊生晕,也不反驳宁涛的话,他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他的宝贝女儿与这宁涛有了夫妻的事实啦?

这事怎么回事啊!

烈火皱起了眉头:“你这人怎么满嘴胡言乱语,你说你带了聘礼来,聘礼在哪里?”

宁涛说道:“我与潮汐约定,我毁灭了南里基地,杀了猿学兽,她便嫁给我。我不仅毁灭了南里基地,我还将猿人研究核弹的资料全都毁了,那个基地的猿人我一个都没有放过,从此猿人再难造出核弹。”

顺腾一下站了起来,惊讶地道:“你刚才说……你毁了南里基地,还杀了猿学兽?”

宁涛点了一下头:“盛华盾城也被我毁了,本来我是想杀了猿刚烈把人头给你老人家提来提亲的,但潮汐说也不急这两日,所以我们就先赶来这里了。”停顿了一下,他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人来,然后又补了一句,“对了,猿人的天神教教宗也被我生擒,交于潮汐斩杀了,这也是我给岳丈大人的聘礼的一部分。”

“哈哈哈!杀得好!”顺激动地道:“那臂大力杀害了我们人族不知道多少孩子,说是教宗,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头,杀得好!那猿学兽一心想要灭绝我们人族,拿活人做实验,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他的手中,也杀得好!”

宁涛笑着说道:“那岳丈大人是接下我的聘礼啦?”

顺看了潮汐一眼:“这事得潮汐说了算,她若想嫁你,那我就算收了这份聘礼,如果她不愿意嫁,那我也不能强求她。她毕竟是我夏的圣女,要娶她可不容易,她要是不点头,谁都不行。”

潮汐一脸羞涩的样子。

烈火忍不住说了一句:“潮汐,他说的那些事,你都亲眼看见了吗?”

潮汐说道:“我亲眼看见的,臂大力也是我杀的,这些都是千真万确的事。”

烈火的嘴唇动了动,但没有再说什么。

宁涛送来的这份“聘礼”,那是夏倾尽全力也办不到的事,可这个人却轻轻松松的办到了,这份聘礼也不可谓不厚重。

看网友对 1755章 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