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世为王 > 第六百七十章 残忍酷刑

第六百七十章 残忍酷刑

四周,空间随着变得越来越压抑。

天空,随着变得越来越暗沉。

暗族族长止住了脚步,姜南身上这个时候散发出来的危险感,太过浓烈了。

像是一头沉睡了万古的凶兽,在这个时候觉醒了般。

暗族其它一众强者,则是不断后退。

姜南浑身染血,偏头看向远处的江太玄。

他的眸子无比冰冷,这个时候,真的是不包含一丝一毫的感情sè彩。

有的,只有无尽的冷意和无尽的寒意。

几乎只是下一刻,没有任何征兆,他出现在江太玄近前。

江太玄大惊,姜南的速度太快了,他完全没看到姜南是怎么移动的:“你……”

他才道出一个字,便是被姜南一手压在脸颊上,后面的话,生生被打断了。

“砰!”

一声闷响,姜南一手压着江太玄的脸颊,直接将之按倒在地。

江太玄的后脑勺和地面碰撞后,生生将地面压的四分五裂。

地面的裂缝,如同蜘蛛网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

江太玄整张脸,当即开始出现裂痕,血水一缕缕蔓延而出。

“啊!”

惨叫,从江太玄口中发出,于姜南手中极力挣扎。

姜南浑身染血,但目光却是冷到极点。

他站了起来,而后,在江太玄想要挣扎着站起的时候,直接一脚踩在对方胸口上,将江太玄又一次狠狠踩回到地面上。

地面再次砰的大响,浮出更多的裂缝。

“铿!”

剑气铮铮而鸣,一道又一道从他体内卷出,眨眼间于其体外交织出密集剑光。

这些剑气极为纤细,宛若是银针一般,每一道都是散发着极为凌厉的气息。

随后,所有的剑气,一道道的朝着江太玄压下。

“噗!”

“噗!”

“噗!”

血水,不断随着飞溅。

很小,很细微。

一道道的剑气,从江太玄身上各个位置刺入。

“啊!”

更加凄厉的惨叫从江太玄口中传出,更加极力的挣扎。

只是,姜南一脚踩在他胸口,他根本挣脱不了。

这个地方,其它一众人见着这一幕,个个都是微颤。

这个时候的这些宛若银针一般纤细的剑气,不会立刻要了江太玄的性命,只会让江太玄感受到无边的疼痛。这些纤细的剑气,会一点点的磨碎江太玄的血肉。

这个画面,姜南是要杀江太玄的。

而以这等手段,至少要花费三个时辰,江太玄才会死。

不间断的承受三个时辰这样的痛苦,这可以说是一种酷刑!

远处,大熊猫和孙悟圣等人见着这一幕,眼神都是微凝,连秦元罡都不例外。

哈士奇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却是感觉口很干,说不出什么。

他认识姜南已经是有很久了,姜南对待敌人从来不留情,但是,却也从来不曾这般残忍过。这个时候,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姜南身上的寒意有多么的浓烈。

他看了眼昏厥的潘雷,自也知道,姜南如今这般,自然是因为潘雷的遭遇。

另一边,暗族族长看着姜南,看着这一幕,脸sè越来越沉重。

他的修为处在化祖境界,最是能感觉到姜南身上的寒意有多可怕,太慑人了。

且,他想不明白,方才,姜南承受下异变的潘雷的一拳后,神力应该已经是枯竭了,整个人近乎已经是处在死亡的边缘上了,怎么会突然变得这般的可怕?

他又看了看昏厥过去的潘雷,忍不住咬了咬牙。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他们暗族的血脉是最强的,战力无敌,同阶无敌。

但是现在,潘雷和姜南,两人以太玄境的修为,让他这个化祖境的强者都感觉到了压力,尤其是这个时候的姜南,身上环绕而出的那等气息太过慑人了。

他看向附近的一众暗族强者,打了一个手势,趁着姜南在以酷刑对待江太玄的时候,快速的后退。

这个时候的姜南太危险了,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不过,就在他们开始后退的下一

瞬间,四面八方,空间震动,一股庞大的气势压迫在外围,没有任何结界禁制,但却是生生将他们所有人压迫的无法跨越。

“这,这……”

暗族一众强者心悸,就算是化祖境界的暗族族长,也是不由得狠狠颤了下。

仅仅只是凭借着己身的气息,这个时候,姜南便是将他们封困在了这战场中。

这是何等的力量?!

“怎么可能?!”

暗族族长声音微颤,忍不住道出这么四个字。

他已经感觉到了姜南如今的气息的恐怖,但却是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的可怕。

孙悟圣和哈士奇等人,也都是动容。

“他……”

大熊猫瞳孔都不由得紧缩了起来。

这时候的姜南,到底发生了何等的变化?怎么会突然拥有了这么可怕的力量。

“啊!”

惨叫声不断在这个地方响起,不断从江太玄口中传出。

姜南一脚踩在江太玄胸口,使得对方无论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开去。

纤细如同银针一般的密集剑气,不断的刺入对方体内。

绞碎对方的血肉、击碎对方的经脉、斩碎对方的骨骼。

他从有自己的意识起,就在孤儿院了,在孤儿院认识了潘雷。他们没有血脉关系,不是亲兄弟,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下一起长大,从小没有父母,从小和孤儿院里的其它爱欺负人的孩子争斗,一起成长一起长大,那种感情,就算是正常人家的亲兄弟也是远远比不了的,他们彼此,远比正常人家的亲兄弟要在乎对方。

时隔这么多年,潘雷见到了自己唯一剩下的血脉亲人老门主,老门主也格外的宠溺潘雷,可是现在,他这个挚友的唯一血脉至亲,就这么在这个地方死去。

这对潘雷的打击,是有多大?

哪怕平日间,潘雷对老门主这个至亲不愿搭理,但心里,终究还是有老门主的,说到底,那是自己的至亲啊!

因为如此,潘雷觉醒了天妖血脉,又差一点在这等血脉之下被吞噬了意识,最后在昏厥前,在他眼前流泪了。

他看到了他眼中的浓浓痛苦。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七十章 残忍酷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