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圣墟 > 第1485章 震古烁今谁可敌

第1485章 震古烁今谁可敌

谁都没有感知到,阳间外来了一口棺,它满身铜锈,覆盖着岁月的沧桑,也不到在域外漂泊多少年了。

现在,它像是被接引,又像是被人驾驭,缓缓地接近,看这架势很有可能要坠入阳间大地上!

“我怎么心惊肉跳,今天难道还要出其他什么大事儿?!”狗皇狐疑,抬头望天,然后又望向魂河方向。

“该不会真要扫平魂河,彻底将这里灭掉吧?”腐尸小声道。

这非常有可能,如果真是那位回归,估计非要全面灭掉这里不可。

当年,那位战绩太辉煌,一路走下去,横推一切间敌。

他们忍不住多想,该不会真要一战定乾坤,打爆诡异源头吧?

遥遥望去,魂河上的虚空中,有一行金sè的脚印,是如此的醒目,烙印在那里,不可磨灭,神圣光雨成片地洒落,令人心神宁静。

“那位真是太强了,一双脚印都能如此,给人心安的感觉,恨不能与他同生一个时代,仰望其姿!”光头男子慨叹。

“我们接着退走,远离这里!”九道一开口。

狗皇道:“其实意义不大,如果那位成功,那就会灭了终极诡异源头,而若是不成,估计无上会反扑出来,我们眼下躲到哪里都不见得有用。”

此刻,他们心中祈祷,那位一定要镇杀掉几个无上生物。

“终究不是他的真身,不然的话,我们就不用心中没底了。”腐尸道。

他们有些紧张,关注魂河,等待最终结果出现。

有些事,他们是有所耳闻的。

最起码,九道一知道部分真相。

数个纪元前,那位只身一人而已,就敢去掘古轮回路,要将古地府给生挖出来,还曾要填平魂河!

可惜,他终是未能如愿。

那个时期发生惊变,太匆匆,他就离开了,谁都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他便从此世间不见。

连九道一都不了解,每次回思,都很怅然,那位当年离开时神sè很不对劲儿。

九道一担心,怕那位会出事儿。

有人说,上苍之上有惊变,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恐怖大**,那位必须要赶到那里。

也有人说,古地府、魂河其实都有共同的最初源头,有同样的背景,每个纪元末期都需要大祭。

甚至,有人提及,那位要找的最初源头不在万界,不在诸天中,根本就没有具体的时空可抵达。

“老人皮,你肯定听过很多传言,都给我们说一说,看看哪种较为靠谱。”腐尸开口。

九道一目光又幽邃,他真的开口了。

“传言,他为了接近一个……最初源头,要去同时转动上苍与地下的轮回,让天地与他自身都入轮回,这……很不好,很难理解,传出这段话的生物死在乱古纪元。”

这则消息惊人,上苍之上也有轮回?!

“当然,也有人说,他太强了,有不可描述之地的生灵对他忌惮,不得不付出巨大代价,以身为饵,将他引到上苍之上。”

显然,上苍之上有不可揣度的力量,也许能对那人造成威胁!

狗皇、腐尸倒吸冷气,过去都曾经发生过什么,怎么感觉这池子水太深了,简直能将万界海都给装进去。

“遥想当年,我曾与那人应该是兄弟,甚至是他将我葬下的,只是现在什么都忘了。”腐尸叹道。

关于腐尸,的确是一个无比特殊的存在。

一直以来,腐尸的实力浮动很大,他曾经历数个纪元,活的无比久远。

他身上有些问题,主要是有不少时代他都“断层”了。

所谓的断层是指,他是一路“葬”过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或许早已死去。

这是他的特殊处,他的魂光熄灭过,严格来说自然算是死了。

但是,他的肉身长存,自古至今就没变过。

虽然不止一次被葬下,但是他的肉身多次复苏,再养出魂光,构建出新的自我。

所以说他很另类,非常特别,他的肉身铭刻下太多的东西,有些印记若是激活会发生一些奇异的事。

当他说这话时,连狗皇都在盯着他,眼神绿油油。

至于九道一就不用说了,在那最为古老的时代,必然与其有交集。

腐尸瞪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朝气蓬勃,风姿俊朗的美少年吗?”

狗皇听到这种话,咧开大嘴就笑了起来,道:“就你这块老腊肉,都馊了,腐臭不堪,也好意思说这种话?”

它一嘴残缺的大牙,笑时大嘴都咧到耳根那里去了。

腐尸的脸顿时黑了,多少个时代了,这狗总是与他作对。

很快他又皱眉,担心某些事。

“我这肉身多半有什么问题,要知道,我一身的道行都在这里,我跟别人不一样,葬即睡,在身上养出很多印记,不该这样。”

腐尸忧虑,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肉身比魂光更重要,漫长岁月的积淀,早已不可想象,肉身称之为逆天也不为过。

但是,他的肉身却腐烂了,这就严重了。

“即便是不祥物质,也不能这样侵蚀我,这还是我的肉身吗?”腐尸怀疑,有某种不安。

可惜,有人对他过去不了解,始终在怀疑腐尸即便不是自己的儿子,也跟自己的儿子有关!

没错,就是楚风,在这么怀疑。

这要是让腐尸知道,不气死也要呕血。

轰!

深渊下,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若非魂河阻挡,估计会形成毁灭性的冲击波,撼动诸天万界的根基。

还好,那片地带与外界是隔绝的。

即便如此,狗皇、九道一等依旧神sè郑重,预感到了事态的严峻性,今天一切都可能要落幕吗?

“再退!”

他们迅速后退。

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可怕,深渊下是混沌,贯穿过去,是一片模糊之地,超脱世外。

古地府的强者,天帝葬坑的怪物,现在全都在大口咳血,自身都差点炸开。

八首无上更是脸sè煞白,这也……太恐怖了!

“都说了,不要多想,不要妄念,会出大事儿!”蚕蛹中传来严厉的声音,在蚕茧上有几道裂痕。

远处,那双脚还在,都没有搭理他们,在虚空中留下的金sè脚印越发神圣祥和。

至于这片模糊之地,居然崩碎小半!

一切都是因为,八首无上与天帝葬坑的老怪物没忍住,想要发难,利用这片模糊之地伏杀那人。

因为,他们真的害怕了,那位脚踝以上仿佛也要凝聚,要真实再现出来,而且恍惚间像是发出了叹息声。

最为关键的是,双足最终止步,没有进所谓的祭地,不曾去进行所谓的自杀式闯关。

他们担心,这位停驻于此,会逐渐凝实,真实浮现出来,那就恐怖了。

这片模糊之地无比超凡,有不可想象的力量,镌刻满至强的杀伐场域,号称可以绞杀所有来犯之敌。

但是,他们失败了!

当迅速激活这里的场域后,符文漫天,杀气如海,古往今来各种无上攻击术法齐出,全部呈现,爆发出来。

可是,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双脚如同在岁月中行走,在时光河流上散步,一念成光粒子,一念又化作那位的双足,无法无术无道可侵!

甚至,当那双脚猛然发光,用力踏下去时,号称此地最强大的场域崩开,瓦解了,让无上生物都遭反噬。

这极其慑人,那双脚踏裂此地,自身无恙,甚至他留在虚空中的金sè脚印也依旧神圣,光雨绚烂,不可磨灭。

他到底是什么状态?八首无上都有些毛了。

强如他们,联合起来,连一双脚都毁灭不了吗?

唯一庆幸的是,那双脚并未针对他们,短暂停驻后再次开始向前走,难道依旧想去主祭之地吗?

“他没看到我们?”天帝葬坑的怪物露出异sè。

“的确有问题,我现在有了某种怀疑!”

古地府的强者双目瘆人,冒出丝丝缕缕的黑sè物质,像是浓烟,又像是黑火,盯着那双脚,有了某种猜想。

“这么多年过去,始终都没有他的消息,这有点不正常。我怀疑,他可能死在那超脱诸天之上的恐怖地方了。我认为,他有可能不在人世了,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儿。”

甚至,他认为,之所以只有一双脚,那是因为,那位可能战死了!

最终,只有一双脚未被磨灭,失落在诸天之外。

所以,到头来始终只有一双脚显化,在虚空中凝聚出金sè的脚印。

其他人闻言,先是倒吸冷气,然后眼睛都深邃起来!

他们一下子安心不少,如果是那样的话再好不过。

蚕蛹中传来声音:“他死了吗?我一直觉得他的状态很奇怪,怎么会生生从你我的心中淡去,连我等都对他的过往感知模糊,若非有些古物有些痕迹为证,说不定关于他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没有任何记忆。”

这很可怕,他们是何等生灵?全都为无上!

可是,却连一个人的记忆都保留不住,这就显得古怪了,极其异常。

“现在想来,他的功法特殊,他来历古怪,最为重要的是,他……或许已经死了!”八首无上低语道。

说到最后,他目光烁烁,越发的有底气。

“没错,他可能被不可描述的生物击杀,并磨灭关于他的大部分痕迹,强行从诸天万宇中剔除,让他永远不可再现,彻底死去。”

天地寂静,几个无上生物越发相信,那个人出了问题!

那位,多半真的死去了。

天帝葬坑的怪物开口,道:“再伟大的生灵都要死,号称古今无敌的人,想不到可能早就殒落了,上苍之上果然可怕!”

轰!

然而,就在他们低语,暗自兴奋时,远处传来轰鸣声。

在他们惊骇的目光中,这片模糊之地在龟裂,在瓦解,竟要炸开了!

那双脚在做什么,它到底强到了何等地步?

它彻底踏穿这片不真实的时空,竟要横渡远去。

“他还是要去主祭之地?!”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双脚强的离谱,这已经不能以大道验算,实在过于可怕。

最为关键的是,那双脚在不断放大,一刹那,压盖满整片模糊之地,都没给他们时间反应,就将所有人都覆盖在下方。

这是要杀他们全部?!

早先不搭理,现在要一锅端?

“快,激活血液中的祭地符文!”有人喝道。

不然的话,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双脚太恐怖了,很难精准估算它的能量等级,大道在脚下都暗淡,都被金sè脚印烧灭了。

轰隆!

那双脚落下,几人暗淡,消失,在虚空中留下几滩血,都是无上生物所留。

那双脚贯穿模糊之地,就此不见!

这里只留下一行金sè的脚印,洒落神圣光雨。

在模糊之地后方,超脱时空的范畴,那片未知处,依旧有淡淡金sè脚印,在远去!

这就可怕了,正如无上生物所说,那位杀向了主祭之地,只身前往不可揣度的所在地,这是自杀式的闯关。

天地寂静,这里没有一点声音,模糊之地破碎不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蚕蛹出现,通体都是裂痕,甚至渗出丝丝的无上真血,它从莫名处出来。

随后,八首无上也满身血迹,狼狈的挣脱出来。

不远处,另外的怪物也都回归了,皆负伤带血。

或者说是旧伤负发,当年的大战留下的创伤全面发作。

“他不是为了大杀我等,好像没有那个意识,他只是为了进主祭之地。”

“我们猜想错了吗,一个人如果被杀死了,只剩下一双脚,怎么可能会这么强,而且执意要杀进主祭之地?”

“那他现在是什么状态,真身的一部分?!”

几人无比严肃,事关重大。

若非激活血液中的祭地符文,让他们暂时脱离诸天,超脱在外片刻,那么刚才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此时,几人身上都在冒出不同的物质,

有的人身上是灰sè物质,浓郁无比,勾勒出神秘的纹络。

有的无上生物身上是黑血般的物质,在体表蔓延,宛若原始祭文。

纵然是蚕蛹上都有银sè纹络,看起来还算灿烂,但是却给人极其不祥的感觉,无比瘆人。

这就是他们各自积淀的诡异物质,对应着各自不同的恐怖背景,代表的也是不同的不祥源头!

“不是那位的真身!”蚕蛹中传来声音。

“可为何这么强?”八首无上质疑,那究竟是什么?

“当年他本来就很强,超出理解,再加上他的功法特殊,实在难以对抗。”蚕蛹说道。

天帝葬坑中的怪物此时亦开口,嘴里的血沫子滴滴答答的落下,它比不可名状还吓人,此时做出猜测。

“他当年离开前,战力无匹,曾去寻找魂河源头,去挖古地府,而后贯穿时空,出现在各时代,这是他那时留下的能量粒子,是他留下的大道痕迹,今天在凝聚。”

这种判断让人倒吸冷气,那位留下的神圣粒子,留在各个时空的物质,就能够如此,这实在骇人。

便是无上都要动容,脸sè皆大变。

“那双脚并没有什么意识,一切都是源自昔日的本能,今天我们运气实在够差,遇到它意外被激活!”

在场的几大无上生物莫不脸sèyīn沉。

那位在找最初源头,想去主祭之地!

所有人都瞳孔收缩,连他们身为无上,都无比的忌惮,不想多提,不愿多想那个地方。

很长时间,古地府的怪物才开口,道:“让他去好了,这注定是自杀。亘古匆匆常如此,就没有什么生灵成功过。”

“不错,我觉得当年就有过那个级数的生灵去探究,结果惨死。”八首无上点头。

“正是如此,昔日世界海外,不是就有这么一位吗?死的很凄惨。”yīn风吹来,骨灰飘起,漫天都是,场中竟于无觉间多了一个生物,很可怖,流淌不祥物质,同时被特殊的土质覆盖。

它来自四极浮土下,一般来说,那里的生物极少出世,今天破例了!

然而,等待他是却是呵斥!

“噤声!”

“这一旧事,莫要再提!”

毫无疑问当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有些东西不能开口提,不能乱说,不然的话会牵涉到主祭之地。

这片地带安静了,再无声音。

模糊之地很特殊,在自行愈合,因为它原本就不是真实的时空,属于主祭之地的一小块区域映照下来的!

几个无上生物都在盯着模糊之地的尽头。

在那后方,远去的双脚留下的金sè脚印在变淡,甚至要消失了。

“他遭劫了吗?!”有人瞳孔射出犀利的光芒,一下子振奋了起来。

“准备吧,开启新纪元,诸天不存,万界凋零,大祭要开始了!”古地府的无上生物淡漠地说道。

“再等一等,看那位是否彻底消散!”蚕蛹开口。

尽管那双脚是那位昔日留下的神圣粒子,是气息与道痕的凝聚,经过观照古今而显化出的来的。

但是,他们也无比重视!

自时间河流中而现,散落在各个时代,观照古今未来,那位让无上生物都有些难以理解了,心存惧意。

果然,在那模糊之地外,在那通向主祭之地的灰sè地带,那一行金sè的脚印在淡去,在消失,的确要彻底散落了!

“很好,我们准备一下,一会儿写好祭文,新纪元要拉开大幕了!”

古地府的强者开口,声音冷冽,非常无情。

很快,他们就要出动了!

……

外面,气氛也很紧张。

今天,各天域都觉得有种难言的压抑,尤其是强者感受最深,都有末日来临的感觉。

一些万古长存,一直不灭的家族,现在都在准备,紧锣密鼓,各种行动,要去避难!

比如佛族,当年就是从上一个纪元遗存下来的,佛族有开天宿老,就是源自上个纪元,在此纪元之初,破开那座保留生命火种的古寺,得见天光,让佛族复苏,再次行走于世间。

但这样的族群极少,即便生命火种能够保存下来,可是到了下一纪元也都要重新开始。

并且,即便够避开一个纪元的大劫,可又如何保证可以避过下一个纪元的大劫呢?

遍寻诸天,并没有始终不朽的道统,没有可以在每个纪元都安然无恙的家族,除非……那是诡异源头的仆从族!

不然的话,撑上两三个纪元就是极限了,这还是望遍整片时光长河算上历代最强种族群的结果。

须知,连天庭都坠落了,这世间又有什么道统可与当年的天庭比肩?

此刻,狗皇、九道一也非常紧张,等待最终的结果。

“赢了,万世太平,我等的大仇,以及天庭之殇,也算是得报了!”光头男子沉声道。

腐尸叹道:“输了的话,万法皆空,万道崩灭,诸天不存,你我也自然也都成灰烬,再也无力反击,没有丝毫希望,唯有期待不知多少个纪元后的后来者了。”

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在哪里?早已成为宇宙尘埃。

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无人知道他们的过往,万古皆空。

楚风听到这里,感觉空空落落,连都天空都灰暗了。

他还不想死,来到阳间后,有许多人还未找到,都还没有见到。

他不想带着遗憾与此世同寂。

所以,下一刻他就盯上了腐尸,怎么看其魂光都像是他儿子小道士。

然后,楚风的眼神变了,有些热,也有些慈爱。

我……去,你看啥?腐尸毛骨悚然。

他是什么人,感应太敏锐了,第一时间就发现异常,感受到了那异样的目光,他浑身不自在了。

夫子曰,你什么眼神,那么慈祥,有……病吧!腐尸腹诽,被看的有些没底。

大雾中这位很强,今天帮了他们大忙,还没有好好感谢呢,可是,你这么看我作甚?腐尸越发的觉得古怪,到最后有些炸毛了。

“你想干什么,你怎么了?!”他警惕的倒退了几步,很严肃的开口。

“这一纪元可能要沉沦了,在末日来临前,我想弄清楚一些事。”楚风开口,向他走去。

“是啊,应该弄清楚一些事,请问,你到底是谁?”腐尸开口,这主究竟是哪位?

在他看来,天地间这么强大的生物是有数的,无上可不是随意能见到,除却在诡异源头有外,几乎不可遇。

他很郑重,也略带敬意,想来大雾中这位一定是个震古烁今的人杰。

楚风一声叹息,又向前走了几步,盯着他看个没完,道:“没错了,魂光属性一致,波动一致,印记一致,就是你。”

“我?什么情况?你想说什么?”腐尸狐疑。

其他人也都露出异sè,有些不解。

“让我说实话吗?”楚风开口。

“当然,有什么情况,你尽管说!”腐尸拍着胸脯,表示无论是什么事,他都能接受。

毕竟,他对大雾中这个男子有好感,敢在这种境地下出手救人,值得尊敬。

楚风道:“好,那我就说了。”

“说吧。”腐尸昂首而立,腰杆挺的笔直。

“我感觉,你像我儿子。”楚风轻语。

夫子曰!老子曰!我曰,我昌,我晶,我旭!腐尸暴跳,脸都黑了,差点就破口大骂。

我敬你是个人物,你却想当我爹?我打死你!

他差点原地爆炸,这么多年来,不止一个纪元了,都没人敢占他便宜。

要知道,他与数位天DìDū称兄道弟。

现在,跑出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直接盯着他,指着他鼻子,要认他当儿子,这……是可忍孰不可忍!

腐尸的鼻子都开始喷白烟了,到最后连耳朵也都开始跟着冒浓烟,他要被点着了,真是欺人太甚。

狗皇、九道一、黎龘等人也都目瞪口呆,腐尸兄这是造什么孽了,这样就找来一个……爹?!

腐尸这一刻终于明白,为何大雾中的男子看他时总是一副很慈祥,很慈爱的样子,这不是他的错觉。

你大爷的,是真的,这位真是以看儿子的眼神在看他!

腐尸忍不下去了,跳脚了指着楚风,一副要死磕到底的架势!

他的脸又黑又绿,都快被气死了。

如果不是觉得自己打不过对方,真想直接弄死算了。

“你瞪我干什么,我平生不说谎,你的确像我儿。不过,这里面可能有曲折,另有原因,我们谈一下。”楚风很认真。

当然,他也有些口误,他说的像是指魂光、

而腐尸理所当然的认为,此人在说他肉身长的像其儿子。

这一刻,腐尸忽然想到了过去,想到了太过久远的事,他是被人葬下的,魂光都换了几次了,唯有肉身不灭。

在很久以前,他模糊的记得,有一位如老父般的师傅,推算他肉身不灭,终又一天会成道。

会是他回来了吗?不像。

在那么古老的时代,他自然也有父母,有亲人,腐尸心情复杂,眼前大雾中这位像是突然从古史中跳出来的,来头真的有些怪。

这么强的人,不可能没有根脚。

难道说,这是最古年代的老家伙,真有可能与他有什么血缘关系?

短暂的刹那,腐尸在胡思乱想,一边想弄死眼前这男子,一边又怀疑,他该不会真有这样一个老爹吧,在那最古时期蛰眠,现在复苏出世了?

“啊呸!”他很快摇头,感觉有些羞耻,都在想什么呢,一大把年岁了,哪里还有什么爹?当年那么强大的师傅都化成宇宙尘埃了!

腐尸黑着脸,道:“我警告你,别惹我,别占我便宜,当心天打雷轰!”

然后……喀嚓一声,果然遭天打雷轰了!

不过,是他自己!

很多道闪电,噼里啪啦落下来,强如他的肉身,居然都差点崩开,浑身冒青烟。

“夫子曰,老子曰,我他么……真有这么一个爹?!”腐尸抓狂了!

这什么情况,什么事,他才这么一说,他就反被天打雷劈了?

“醒醒,出事儿了!”狗皇一狗爪子拍在他脑袋上。

至于其他人,都如临大敌,盯着魂河方向。

那里电闪雷鸣,异象惊人,有无上生物走出来了,带着恐怖的气息,震慑世间,诸天都开始发抖,都颤栗了。

腐尸如坠冰窖,武皇、泰一等人也都浑身冰寒,到头来是深渊下的无上生灵走出来了,那位呢?!

他们惊悚,感觉末世真的到了!

“怎么可能?!”九道一震撼,浑身都在颤抖,不是惧怕,而是伤感,心中大悲,那位亲自下深渊,都没有平掉最初源头?!

还是说,那位暂时被困住了?!

狗皇难得的没有挤对,而是安慰九道一,道:“不要多想,那位不会有事儿,诡异源头的敌人也奈何不了他,再说,即便出事儿,那也不是他的真身。”

“对,不是他的真身,无妨!”九道一镇静下来。

远处,有无上生物的眸光望来,虚空炸开,当的一声,帝钟轰鸣,直接爆响,若非它守护,估计在场的人要死掉一大半!

楚风一步迈出,挡在了最前方,冷冷的与那几个无上生物对峙,沉默不语。

“可惜了,那位没有将这几怪物给弄死!”光头男子叹气。

狗皇沉声道:“别多想了,那位真身未回来,终究要靠你我自己,不要指望这种天上天馅饼的事,根本不现实。”

这时,八首无上昂着八颗狰狞的头颅,恐怖气息滔天,席卷向域外,震落星辰为尘埃,让诸天都在隆隆摇动,要崩落了。

他开口了,声震诸天,道:“我等提前复苏,这意味着,很多因果都改变了,现在,新纪元到来,大祭要开始了!”

这意味什么?不灭的家族,传承久远的道统,都知道,诸天都要哭泣了,血将染红万界,所有人都要死了!

“师伯,快看!”光头男子捅了捅狗皇,暗中以神念传音。

“看什么?”狗皇没心情理他。

“天上掉东西了,真可能是馅饼!”光头男子亢奋,激动到颤抖了,因为,他认出了那是什么。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有人以盖世法力遮掩一切,蒙蔽了无上的神觉。

在光头男子神念传音时,无声无息,便有一件器物到了地表,然后爆发无量神光。

噗!噗!噗……

恐怖的血光冲起!

一块器物坠落下来,对八首无上实施斩首,同时斩落下他颗八个头颅,真血冲霄汉!

同一时间,剑气亿万缕,在那原地爆发,天帝葬坑的怪物、古地府的无上强者,全都喋血,身体被斩开!

无上真血四溅!

“巨型飞剑,足有棺材板那么宽!”黎龘叫道。

“没错,的确有棺材板那么宽!”腐尸也叫道,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被认儿子的事。

狗皇大吼:“那就是青铜棺材板好不好?!”

“真是——青铜棺材板!”腐尸发呆后,直接震惊了!

天上掉下青铜棺材板,他稍微辨认后,怎么可能不认识?腐尸忍不住上下嘴唇打架,激动的全身发抖!

“师傅!”光头男子大吼,热泪盈眶,这一刻,他忍不住跪在了地上,仰头望天,大吼声震动了天上地下,撼动了整片阳间!
  

看网友对 第1485章 震古烁今谁可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