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摧毁皇宫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摧毁皇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败退至成都皇宫里的蜀军,共有两万余众,汉军和蜀军,于皇宫正殿外的广场上,展开了一场厮杀。

严格来说,这已经不能算是两军交战,完全是汉军对蜀军单方面的屠杀。

汉军的战阵不断向前推进,已毫无战斗意志的蜀军,被逼得节节败退,汉军战阵每前进一步,对面的蜀军便倒下一大排人。

偌大的广场内,蜀军的尸体铺了一层又一层。

在汉军步步逼迫之下,蜀军大溃,将士们四散奔逃,向中宫和后宫方向逃窜。但是没用,汉军兜着蜀军的屁股追杀,一旦遇到内侍、宫女,二话不说,上去就杀。

随着汉军深入到皇宫腹地,整个皇宫都像炸了锅似的,到处都能看到汉军追杀蜀军、内侍、宫女们的身影。

随着追杀的持续,当汉军再看到四散奔逃的人群,都已懒着去追,抬起弩机,直接射出弩箭,将逃跑的人群射杀在地。

而后人们上前,从尸体身上拔出血淋淋的弩机,重新装进弩机内,继续使用。看到有没咽气的蜀军、内侍或宫女,上去便补上一矛,将其刺毙在地。

高午和唐邯这两位,都属吴汉的铁杆心腹,吴汉下了命令,这两位如同疯狗似的,在皇宫里四处乱串,见人就杀。

两人带着一队汉军,从前宫一直杀到后宫,前方迎入眼帘的是一座大殿,大殿挂着的牌匾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长秋宫。

见到长秋宫,高午和唐邯二人同是一愣,前者抬手一指,笑骂道:“他娘的,公孙述在成都也建了一座长秋宫!”

唐邯也气乐了,甩头说道:“老高,我们进去看看,这公孙老贼的夫人到底长什么样?”

两人带着汉军冲入长秋宫内,里面的内侍、宫女吓得哆哆嗦嗦,跪下一片。

高午一挥手,汉军上前,长矛、佩剑、佩刀起落,将跪在院子里的内侍、宫女们杀了个干净。高午和唐邯一前一后冲入长秋宫大殿。

举目一瞧,两人吓了一跳,大殿里挂着十多号人,有女人,有孩子,看穿着,不是公孙述的嫔妃,就是公孙述的子女,一个个皆挂着三尺白绫,悬在房梁上。

“尔等恶贼,老子和你们拼了!”一名上了年纪的内侍,高举着佩剑,颤巍巍地冲向高午和唐邯。

后者提腿就是一脚,把老宦官踹出去好远,身子佝偻成一团,缩在地方站不起来。

“我乃大长秋李……”老宦官话没说完,连名字都没报全,唐邯箭步上前,一刀斩下老宦官的首级。

他随意的向旁一踢,把人头蹬出去好远。他仰头看了看悬挂在房梁上,已经凉透了的尸体,哼笑道:“她们倒是聪明,提前悬梁自尽了!”

高午撇了撇嘴,对周围的汉军一挥手,喝道:“搜!无论男女老幼,格杀勿论!”

众汉军将士齐齐插手应了一声,分散开来,到长秋宫各处搜查,一时间,大小宫寝里惨叫声四起。

且说吴汉,他是奔着大殿冲杀的,从广场上,一路杀到正殿前,又顺着台阶,向上攻杀,被逼得连连后退的蜀军将士,顺着台阶,纷纷往下翻滚。

随着吴汉等人一路向上冲杀,滚落到台阶底下的蜀军尸体,已然堆积如山。

后面的汉军要去大殿,得先翻滚蜀军将士堆积起来的尸山才行,整座广场,已然血流成河。

以吴汉为首的汉军,一口气杀上台阶,来到大殿的大门外。

“吴贼,你欺人太甚!”随着一声怒吼,一名蜀将带领着众多的羽林卫从大殿里杀出来,双方没有二话,立刻战到了一起。

吴汉迎上那名蜀军,战戟向外一挑,当啷一声,蜀将手中的环首刀弹飞出去,吴汉持戟向前一刺,直取蜀将的心口窝。

蜀将无力闪躲,探出双手,把银戟的锋芒死死抓住,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汩汩流淌。

他五官扭曲,面容狰狞,咬牙切齿地说道:“吴贼丧尽天良,你必遭天谴!”

“我先要你的狗命!”吴汉断喝一声,臂膀加力,将那名蜀将从大殿的门外,直接捅进大殿内。

噗通一声,蜀将仰面而倒,银戟的锋芒割断他的手指头,深深插入他的胸膛,其力道之大,银戟已贯穿他的身体,戟尖把他身下的大理石都击出一道道的裂纹。吴汉举目向前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宫殿,两边各有一排粗粗的柱子,向前方看,高台之上,有一张御座。吴汉将战戟从蜀将的尸体身上拔出,转头往回看,后面

的汉军将士们,连滚带爬的越过门槛,从大殿外涌入进来,跑在最前面的正是刘尚。

刘尚环顾四周,不自觉地张大嘴巴,其余汉军将士的表情,也都和刘尚差不多。

对于汉军来说,这里是伪皇宫,但不得不承认,这座大殿,称得上金碧辉煌,宏伟壮观,皇家的威严之气,自然流露,让人叹为观止。

刘尚吞了口唾沫,缓缓抬起手,指向正前方的御座,有些结巴地说道:“那里,那里应该就是公孙述的座位吧……”

吴汉嘴角勾起,提着虎威亮银戟,大步流星地走上高台,来到御座前,低头看了看,而后,毫无预兆,吴汉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手举起虎威亮银戟,断喝一声,全力劈砍下去。

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御座被吴汉的银戟一劈两半。

在场的刘尚等人身子同是一震,差点全都跪地上。吴汉转回身形,战戟向地上一戳,发出咚的一声闷响,他大声喝道:“此地,无论宫寝还是人畜,惧焚之!”

刘尚吞口唾沫,连连摆手,说道:“不……不能烧啊!这里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吴汉探着脑袋,看向刘尚。

刘尚支支吾吾了半天,方憋出一句:“将来可做陛下行宫之用!”

“大汉天子,岂能住公孙老贼之住处?”吴汉斩钉截铁地说道:“给我烧!片瓦不留!”

刘尚诸将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齐刷刷地拱手施礼,应道:“喏!”

“还有,成都城内之百姓,可惧……”吴汉话音未落,就听大殿外有女子声音传来:“且慢!”

随着话音,郭悠然从外面走了进来。汉军将士们,一个个都满脸满身的血迹,戾气冲天。

而走进来的郭悠然,身上别说血迹,连个泥点子都没沾,当她从汉军将士中间走出来的时候,与周围众人是那么个泾渭分明,格格不入。

看到郭悠然,吴汉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郭悠然穿过人群,走到大殿中央,扬头看向吴汉,问道:“大司马,今日可过?”吴汉能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他和郭悠然有过约定,若是过了今日,未能攻破成都,对于汉军的所作所为,她不插手过问。但今日若是成功攻破成都,吴汉要遵照约定,

不得屠城。他凝视郭悠然半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目光掠过郭悠然,看向汉军众人,沉声说道:“传令下去,城内,凡姓公孙者,杀!凡延姓者,杀!凡公孙述臣子者,杀!凡与以

上诸贼有往来者,杀!”

“大司马可是忘记与小女子之约定?”郭悠然的秀眉皱起,不解地看着吴汉。

吴汉对上郭悠然困惑的目光,说道:“只杀公孙述之贼子,这已是我的底线,难道,郭小姐还想让我放过这些窃汉之贼?”郭悠然默然,心中暗叹口气,向吴汉福身施了一礼,转身向外走去。她心里清楚,正如吴汉所说,不屠杀城内无辜之百姓,已是底线,她不可能再要求更多,吴汉也不可

能会同意,与其在吴汉面前耽误工夫,不如出去,能多救一人是一人。

现在皇宫里的景象已经是惨不忍睹,地上全是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鲜血已汇聚成河。

汉军将士已经没有人性可言,一个个都成了杀红眼的野兽、疯子,疯狂地杀戮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内侍、宫女,甚至妃嫔。

人们冲入个个宫殿,杀光里面所有人,然后将搜刮来的金银珠宝,甚至是灯台、香炉等器皿,拼命的往衣服里面塞。

成都皇宫,已经彻底沦为了人间地狱,很多汉军将士高举着火把,一边纵火,一边哈哈狂笑,还有人把一具具的尸体投入熊熊燃烧的宫寝之内。

此情此景,郭悠然亦生出无力之感,她的本领再大,她终究只是一个人,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她正在皇宫里走动着,前方跑来一群宫娥,有二十多人的样子,都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在其后面,追上来数以百计的汉军兵卒,人们边追边射出弩箭,宫女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射杀在地。

冲上来的汉军把尸体身上的衣服撕扯掉,翻出金银细软,疯狂的往自己身上塞。

一名汉军大步流星地走到一名腿部中箭的小宫女近前,举起环首刀,狠狠劈砍下去。

小宫女瘫软在地,吓得惨叫一声,紧紧闭上了眼睛。

不过这一刀并没有砍在她的身上,在环首刀要劈中她的瞬间,那名汉兵不可思议地倒飞出去三米开外,落地后,又翻出一流滚。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并没有受伤,他充血的眼睛看向前方,只见小宫女的身前多出一人,一个穿着麻布衣服、样貌绝美的女子。

汉军愣了一会回过神来,勃然大怒,嘶吼一声:“别他娘的干看着了,都给我杀!”

在场的汉军们如梦方醒,呼啦一声,一股脑地向郭悠然冲去。郭悠然暗暗皱眉,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后面有人沉声喝道:“都住手!”

众汉军寻声望去,只见走过来一群人,为首的还是一名女子,只不过这名女子,汉军将士可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人们身子一震,急忙插手施礼,毕恭毕敬地说道:“小人拜见花美人!”

这名为首的女子,正是花非烟。跟在她身后的众人,皆是云兮阁的精锐。

花非烟向众人摆下手,示意他们平身,她走到郭悠然近前,颇感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说道:“郭小姐,有些事情,你不该管,你也管不了!”

“可……花美人,她们都是无辜的!”这些小宫女,都只有十五、六岁,甚至还有更小的,显然是刚入宫不久,她们又何罪之有?为何要承受这样的杀身之祸?花非烟轻叹口气,柔声说道:“这里的人,没有谁是无辜的,起码在将士们的眼中,她们都该死!”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摧毁皇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