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章秀

第二章秀

女祭司的精神损耗太大,衰老速度远超普通人类,寿命也较短暂,很容易便能计算出,每年都会有数名甚至十余名女祭司会回归星海,也就意味着会有数名乃至十余名女祭司的继承者来到主星接受祭堂的培训。

既然是一种常态,星河联盟的民众对女祭司继承者抵达主星应该不会太感兴趣。但星门女祭司在祭堂里的地位很高,只在不可言说的那位之下,与另外六个星区的女祭司平级,她的继承者终究是不同的。

更何况今年星门女祭司的继承者是一位来自地下街区的贫穷少女,那个富有传奇性的故事早已经从星门基地传到了无数颗星球上,所以才会有如此多的新闻媒体前来采访,有几家电视台更是选择了现场直播。

但那几家电视台也没有想到,直播开始后收视率很快便向上爬,紧接着陡然攀升出一道难以想象的曲线。

这是怎么回事?

新闻媒体的主管与记者对收视率的敏感非常可怕,简直如飞升的仙人对天地气机变化的感知一般,几乎同时,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收到了指令、或者极其自觉地把镜头对准了那位红发少女祭司……身后的少年。

十余架无人机从高空降落,仿佛要怼着少年的那张脸拍摄,直到战舰发出低空警告,才不情不愿地上升了些。

那个少年穿着一件很普通的蓝sè连帽衫,没有什么时尚感,也没有涂抹脂粉,连发型都没有做一个,黑发随便地系着。

没有人会在意这些,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张脸该怎样形容呢?

无法形容。

无论是空港处的官员、记者或者祭堂的主教们,又或者是电视光幕前的民众们,看到井九的脸后,都只能发出惊叹,或者极为简单地赞一声好美。

不要因为没有形容就觉得他美的不够充分,事实上面对美本身,除了如此称赞还能有什么方法?

沾着露珠的荷花?莲池外那棵孤清而美的树?树巅的那道彩虹?彩虹尽头指向的南十字星座?

不,任何落在实处的形容都会出问题,因为最终会被证明是错的,那些荷花与树、彩虹与星辰都不及他美。

春风十里什么的,别提。

……

……

在江与夏、花溪的陪伴下,钟李子向着战舰外走去。

三位少女都生得极为美丽,而且都是不同的美,但与井九走在一处,她们的美便很难被看到了。

前来迎接的政府官员、新闻媒体的记者、电视前的民众都在猜测那个蓝衫少年的身份来历,很多好事者已经打开了星门基地相关的论坛,想要找到答案。

祭堂与祭司学院的主教、女官们眼里稍微流露出惊艳,很快便平静下来,想来已经知道井九的身份,也被人专门提醒过。

论坛上的刷屏,电视前的议论,女记者的失态,直到井九等人坐进车里才算暂时告一段落。

主星是一个非常传统保守的地方,当然更多是出于安全考虑,对飞行管控的极为严格。

民用飞行器需要经过政府与军部的双重批准才能在固定区域起降、按照固定线路飞行,非常不方便。民众大部分通过高速悬浮列车交通,哪怕是高级政府官员与世家之主们也更多的是乘坐悬浮车,而且悬浮车不准超过地面五米。

今天前来迎接钟李子一行人的车队阵势非常大,除了政府、祭堂以及祭司学院,就连联盟管理委员会的某位议员都派了自己的专车前来,只是很遗憾地被遗忘在了外围。

没有出现抢着接人的可笑画面,几方事先早就已经交流过,钟李子与井九、江与夏、花溪以及那位主教坐进了祭堂的礼宾车,其余的随行人员则上了政府的车。

新闻媒体的记者们注意到了车队的阵势,不禁觉得有些意外,紧接着他们发现今天的戒备要比平日森严很多。

高空里有一场大风刮过,吹散了一些浮云,露出了碧蓝近乎深紫的天空,还有数艘战舰……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围住了烈阳号,把那些记者与前来观礼的民众拦住,在最短的时间里清出了通往群山的道路。

十余最新式的机甲从天空里落下,引擎发出幽冷的光焰,伴着嗡鸣的声音在低空里飞行,随着车队向山里前进,激光炮对准外围,安全阀明显已经打开。

军方为何会如此警惕?难道说烈阳号来主星的太空旅程里遇到了什么事情?

……

……

与井九等人同车的那位大主教叫做泰洋。当初在守二都市传火塔,想对井九传道的人就是他。

“烈阳号遇袭的事情还是绝密,舰上的官兵应该会被封闭调查一段时间,军部承受的压力很大,但应该不会来骚扰祭司大人与您。”泰洋主教低声说道。

江与夏早就注意到星门女祭司与主教们对井九的态度都很谦卑,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只能假作不知。

花溪这个小姑娘非常聪慧,但对别的事情更感兴趣,比如这辆祭堂的礼宾车。

上车后她一直在打量四周,成套的起居室、舒服极了的几张软椅、还有那个专用的酒柜都让她想到了家里的庄园。

一辆车里居然有如此多的设施,可以想象内部空间有多大,何其豪奢。

钟李子离开星门的时候从女祭司那里知道了一些事情,抵达主星之前泰主教把其余的事情也告诉了她。

从那天开始,她说的话便少了很多。

这时候坐在车里,她像平时那样给井九倒茶、整理衣领,还是没有说话。

……

……

车队离开空港,没用多长时间,便来到了七百公里外的西北群山里。

那片庄园是祭司学院的建筑,翻过前面两座大山便能看到祭堂,听说再往北去,便是被严密封锁的远古文明遗址。

泰洋主教带着教士们处理杂务,井九与三位少女去了二楼。

茶壶刚放到小炉上,水还没有沸腾,楼外便传来了严厉的质问声,还有自动枪械上膛的轻微电流声。

江与夏走到窗边望下去,看到了十余名全副武装的精锐战士,与一名军官站在建筑外。

那些护送车队前来祭司学院的军人,看着那名军官的肩章,根本不敢阻拦。

泰洋主教与祭司学院的官员面无表情站在石阶上,沉声喝道:“你们想做什么?”

那名军官说道:“军部调查烈阳号战舰遇袭一案,请不要阻拦。”

那名祭司学院官员冷笑说道:“你要弄清楚,这里是祭司学院!”

那名军官说道:“你也要弄清楚,这是内务处在办案。”

听到内务处这个名字,江与夏神情微变,花溪一脸懵懂。

钟李子走到井九身前,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说道:“要不要逃?”

井九正在看铁壶上的纹路,忽然听着这话,疑惑地嗯了一声?

钟李子用更小的声音说道:“一起啊。”

看网友对 第二章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