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前往洛阳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前往洛阳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在朝中为官,尤其是坐到位高权重的位置,这要求大臣不仅有极高的能力,更需要有过人的情商。

光有能力和忠诚,那还远远不够,做得再好,充其量就是第二个岳飞,只有智商和情商兼备,才能长久,比如吴汉。

吴汉做事,如果只看表面,那就太肤浅了,他屠戮成都,表面上看是为汉室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但往更深的层次里看,他这么做,又何尝不是在消除天子对他的戒心。

身为汉军中的战神,吴汉在军中的地位和声望,都足以与刘秀相匹敌,功高盖主,如果他再像刘秀那般的仁善,哪怕他和天子的关系再亲近,天子又岂能容他?

再者说,刘秀真的就百分百信任吴汉吗?

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刘尚,派到吴汉身边做副将,为什么?

要知道刘秀麾下,那可是人才济济,将星璀璨,能征惯战的将帅,不知有多少,随随便便提溜出来一位,其能力都要远在刘尚之上。

可为何偏偏是他刘尚担任吴汉的副将?很简单,因为他姓刘,是刘氏宗亲,和刘秀是利益共同体的关系。

古人的智慧不次于现代人,甚至比现代人更加的聪慧、机敏。看似随心所欲的做出一件事,其中很可能隐藏着多层含义。

纵观古今,吴汉堪称为人臣子之楷模,既手握大权,又把自己的位置坐得稳如泰山,稳稳当当。

哪怕他犯下再大的过错,他的位置,也毫不动摇,甚至连刘秀这个天子都愿意为他去扛雷,去背黑锅。

这太不容易了,吴汉是把人臣做到了极致。

只不过吴汉的作为,也的确是给他留下骂名。

刘阳排云台二十八将的时候,把邓禹排在第一,把吴汉排在第二,也不单单因为邓禹是他的老师,如果仅是这样,也难以服众。

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吴汉身上确实有污点,两次屠城,杀人无数,双手沾满了鲜血。

把他排在第二位,无论是朝中大臣,还是天下百姓,谁都不会说刘阳有失公允,虽说吴汉对汉室的功劳的确要比邓禹大得多。

刘秀的两道诏书,把吴汉和刘尚骂了个狗血淋头。

刘尚捧着诏书去找吴汉诉苦。他冤啊!吴汉焚烧成都皇宫时,他阻止了,可吴汉不听,吴汉要屠城成都时,他也阻止了,吴汉还是不听。

人家吴汉是主将,他只是个副将,副将的建议,主将不听,他这个副将又能有什么办法?现在被陛下痛骂,他都恨不得抹脖子自尽算了,他刘尚也太冤枉了!

目前吴汉住在公孙述的别院里,虽说只是个别院,但修建得十分豪华,周围以及内部的景sè也非常优美、幽静。

刘尚来的时候,双手捧着诏书,边往里走,边大声高呼道:“冤枉!千古奇冤啊!”

吴汉这时候也刚看过诏书,脸黑的像锅底一样。看着边喊冤边走进来的刘尚,他问道:“刘将军,你有何冤?”

刘尚见到吴汉,顿是气不打一处来,大步流星地上前,将诏书递给他,一句话没说。

吴汉接过来,大致看了一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手把自己的诏书递给刘尚。

接过吴汉的诏书,展开一瞧,刘尚心里更不平衡了,凭什么陛下骂自己比骂吴汉还狠?吴汉才是罪魁祸首,自己只平是无故受牵连的。他把诏书放到桌案上,突然,悲从心来,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哽咽着说道:“我随吴公,远征成都,这一路征战下来,九死一生,脑袋都别再腰带上,结果到头

来,我非但无功,反而还有过了,这……这这……”他本还想埋怨刘秀几句,可话到了嘴边,愣了没敢说出口。

本来吴汉的心情也不好,可看到刘尚这副样子,他心里顿时平衡多了。他笑问道:“老刘,陛下可有给你降职?”

“并未!”

“罚俸了?”

“也未!”

“削爵了?”

“当然没有!”刘尚瞪大眼睛说道。

“未降职,未罚奉,未削爵,你哭哭咧咧的喊什么冤?滚!别在我面前矫情!”吴汉不耐烦地一挥袍袖。

“可是我有功啊!陛下在诏书里,只字未提!”刘尚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

吴汉笑了笑,说道:“该是谁的功劳,一件都跑不了,等班师回朝,陛下定会加倍奖赏的,你现在瞎担心什么?”

刘尚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吴公啊,陛下,当真不会惩处你我?”

吴汉反问道:“陛下可有在诏书中说,要惩处你我?”

“没有!诏书里可没写!”

“写这两封诏书的时候,陛下可是正在气头上呢,在气头上的时候,陛下都不惩处你我,等到班师回朝,你认为陛下还会另加惩处吗?”吴汉笑着摇了摇头。

刘尚听后,眼睛顿是大亮,高挑起大拇指,笑道:“还是吴公深知陛下之心意,料想周全,末将自愧弗如啊!”

吴汉白了他一眼,正要说话,忽听大堂外面的院子,传来一声喊喝:“吴贼,你的死期到了——”随着话音,数条人影落在院中,一并向大堂内冲了过来。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nbsp;刘尚吓得身子一哆嗦,急忙抽出佩剑,挡在吴汉的身前,急声说道:“吴公,快走!”

“啧!”吴汉不满地啧了一声,说道:“把剑收回去,紧张什么!”

“有……是有刺客!”

“看见了!”吴汉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吱溜吱溜地喝着茶水。

还没等到几名黑衣人冲到大堂的门口,四周房屋的窗门突然齐开,从里面探出来一支支的连弩,紧接着,啪啪啪的声响连成一片。

无数的弩箭从四周的房屋内飞射出来,那几名黑衣人,瞬间成了活靶子,弩箭刺入人体的声响不绝于耳,转瞬,几名黑衣人都成了刺猬。

等弩箭停下,大堂两侧的屋后,跑出来数十名汉军兵卒,有的人把尸体抬走,有的人提着水桶和麻布,将地面上的血迹冲刷干净。

时间不长,院子里又恢复了原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抬着尸体下去的汉军,一路走到后院,来到后院的一间柴房,把房门打开,里面的腐臭和血腥味,一股脑的涌出来。

这间柴房里,没有柴火和杂物,只有堆积起好高的尸体,血淋淋的,起码有上百具之多。汉军兵卒把几名刺客的尸体扔入柴房内,将房门关闭,锁死。

这些尸体,都是这些天来,闯入别院,企图行刺吴汉的刺客。

其刺杀之频繁,不是几天一拨,而是一天好几拨,堪称前仆后继。吴汉早就习以为常了,特意分出一间柴房,专门用于装刺客的尸体。看到闯入别院的刺客,一瞬间被射程刺猬,眨眼工夫院子里又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刘尚看得一愣一愣的,他瞠目结舌地问道:“吴公,您……您早知道今日会有人前来行刺

?”

“我不知道。”

“那您……”

“这些天来,行刺的我刺客,没有上百,也得有七、八十了。”吴汉乐呵呵的,不以为然地喝着茶水。

刘尚叹了口气,说道:“郭小姐劝吴公少杀生,我也有劝过吴公,可吴公不听,现在怎么样?都找上门来了!”

吴汉耸耸肩,说道:“诸如此类,活着终究都是祸害!我以自身为饵,助陛下、朝廷铲除奸佞,这有功于陛下,更有功于江山社稷!”刘尚向来说不过吴汉,反正不管吴汉怎么做,他总是能找到这么做的道理。刘尚无别担心地说道:“这段时日,吴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切不可疏忽大意,被刺客钻了空子

。我看,别院的外围要加强防备才是……”不等他说完,吴汉挥下手臂,说道:“强加了戒备,刺客就进不来了,那还怎么自投罗网?我这边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尽快稳定成都的局面,还有,继续追查公孙述的

余孽,不得放跑一人!”

“明白。”刘尚点点头,又向吴汉拱了拱手,转身向外走去。

郭悠然离开成都后,一路急行,不日抵达洛阳。

与水深火热的成都相比,洛阳这里,可是一片的繁华、祥和。

进出的百姓,络绎不绝,街道之上,车水马龙,人头涌涌。刘秀定都洛阳已超过十年,现在洛阳之繁华,已经胜过西汉时期。

郭悠然走在洛阳街头,回头率可谓是百分百,但凡是看到郭悠然的人,都会忍不住回头多瞅几眼。郭悠然样貌绝美,即便穿着打扮都很普通,但却难掩绝代风华。

她正往前走着,身边行过去一辆马车,马车走出不远,突然停了下来,时间不长,一名下人打扮的青年快步走到郭悠然近前。

离远了看,郭悠然就够美的了,现在离近了看,更让人觉得美轮美奂,仿佛天界下凡的仙子。

青年站在郭悠然地面前,看得两眼发直,一动不动,一声不吭。郭悠然正要从他身边走过去,青年如梦方醒,拱手说道:“这……这位姑娘,我家公子有请!”

郭悠然一脸的茫然,她不认识面前的这个青年,更不知道他说的公子是谁。她问道:“请你,你家公子是?”

青年侧了侧身,指指前面的马车,说道:“我家公子就在车里,姑娘,请!”

郭悠然顺着青年所指,看眼马车,还是走了过去。她没有上车,而是站在车旁,问道:“听说公子要见我?”

车窗的帘子撩起,车内坐着一位三十左右岁的青年。

青年相貌生得不错,白面膛,国字脸,剑眉虎目,相貌堂堂,只是目光有点轻浮,在郭悠然的身上扫来扫去,最后落在她的脸上,久久没有移开。

郭悠然再次问道:“请问,公子有事?”

那名青年回过神来,嘴角扬起,问道:“姑娘一个人?想要去哪?我可以送你!”

郭悠然暗暗皱眉,这话也太轻浮了!她说道:“不必了,多谢这位公子!”说着话,她迈步要走。

“且慢!”青年叫住她,含笑说道:“我叫王禹,乃阜成侯世子!”

阜成侯就是王梁,云台二十八将之一,刘秀麾下的第一任大司空,后来被降职,做了前将军,再后来又做过河南尹,现任济南太守。

王禹是王梁的长子,未来的接班人。王梁乃开国功臣,而且颇受刘秀的重用,作为世子的王禹,自然是名副其实的官宦之后,只不过与王梁相比,无论是人品还是能力,王禹都要差上一大截。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前往洛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