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强抢民女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强抢民女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还有几日,便是宁平长公主(刘伯姬)的生辰,天子的妹妹生辰,又赶上了汉军平蜀大获全胜,成功诛杀公孙述,收复了益州,统一天下,刘秀是打算好好操办一下的。

各地方官员就算无法亲自回京,也都有派人到洛阳送生辰贺礼。王禹就是受父亲王梁之命,从济南来的洛阳。

王禹刚到洛阳,便遇到了郭悠然,简直惊为天人。

郭悠然就算长年生活在蜀地,但也知道王梁。听闻王禹是王梁之子,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心中禁不住暗叹口气。

王梁一代人杰,大名鼎鼎的开国功臣,堂堂的阜成侯,但其子却不怎么样,看面相,难以善终。

她表情淡淡,向王禹福身施了一礼,说道:“小女子见过阜成侯世子!”

见状,王禹的脸上的笑容加深,还装模作样的准备拱手还礼,可他没想到的是,郭悠然施完礼后,迈步就走。

王禹先是一愣,紧接着,面露不悦之sè,自己可是阜成侯世子,她区区一个平民女子,竟然敢不把自己这个世子放在眼里?

他再次挡住郭悠然的去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小姐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要去哪?”

“郭府!”郭悠然语气平淡地说道。

“郭府?哪个郭府?”王禹好奇地追问道。

“并州牧郭伋的郭府!”郭悠然从没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而且这里是洛阳,不是益州,她的家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认识郭州牧?”王禹有些吃惊地看着她。

“郭州牧正是小女子的家父。”郭悠然说道。

王禹吸气,禁不住重新打量了郭悠然一番。这些年,王禹一直跟随着父亲,生活在济南,但他在京城还是有不少的狐朋狗友,对京城的情况也相对了解。

他从未听说过郭家出了这么一位沉鱼落雁、美妙绝伦的小姐,而且看郭悠然的穿着打扮,也着实不像是官宦子女。

郭伋毕竟是州牧,地方大员,不是小官,如果她真是郭伋的女儿,怎么可能穿着这么一身破衣服?

其实郭悠然的衣服并不破,但确实是旧了些,洗的都发白了,而且质地也不好,是麻料的。王禹心思转了转,以为郭悠然是在唬自己,他顺着郭悠然的话,笑吟吟地说道:“既然小姐是郭州牧之女,正好,本世子也打算去拜访一下郭州牧,我们就一道去郭府吧!

郭悠然眨了眨眼睛,问道:“家父现在洛阳?”

王禹都差点笑出声来,你说你是郭伋的女儿,郭伋在不在洛阳你会不知道?他笑问道:“郭小姐不知道吗?郭州牧已经回京好几日了!”

他这话还真不是在诈郭悠然,郭伋现在的确是在洛阳。郭伋之所以从并州返回洛阳,是带着隋昱回京的。郭伋上任并州牧,最大的敌人自然是卢芳,别看卢芳的实力不强,但有匈奴人做靠山,在并州北部,势力还挺深厚的。他这个州牧,要与卢芳力敌,不太可能,郭伋想出

个注意,就是用重金悬赏卢芳。

近些年,卢芳已经逐渐势衰,身边的人,多有去意,他拿出重金悬赏卢芳,势必会进一步的分化卢芳势力,让他们自相猜忌,勾心斗角。

不得不说郭伋这个重金悬赏还真挺会抓时机,挺有效果的,隋昱本是卢芳麾下大将,对于郭伋的重金悬赏,他动了心思,密谋抓捕卢芳,送给郭伋,领这个赏金。

不过隋昱的行动,走漏出了风声,卢芳听闻此事,大为惊骇,也不敢继续留在并州,带着一干心腹,连夜逃出并州,去到了匈奴人的领地,寻求匈奴人的庇护。

隋昱的倒戈,虽未能成功擒获卢芳,但他终究是把卢芳给吓跑了,原本被卢芳控制的并州北部郡县,现又重归汉室,隋昱的功劳自然不小。

郭伋亲自带着隋昱回洛阳,面见天子。刘秀对于郭伋在并州的治政,非常满意,对其大加赞赏,还给予了不少的赏赐。

把人带到洛阳,郭伋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并州了,不过刘秀没让他走,意思是,等宁平长公主过完生辰后再回并州述职也不迟。

天子盛情挽留,郭伋自然是要留在洛阳一段时日的。

隋昱倒戈的事可不小,也引起一阵子的轰动,身在济南的王禹有听闻过此事,不过一直在蜀地的郭悠然并不知晓。

看郭悠然站在原地怔怔发呆,王禹脸上笑意更浓,主动帮郭悠然撩起车帘,笑道:“郭小姐,上车吧,我们一起到郭府,去见郭州牧!”

郭悠然退后一步,在她看眼中,王禹就是个难以善终的丧气鬼,不愿意和他有过多接触,再者说,就算王禹是大富大贵之人,他们孤男寡女同乘一车也不合适。

她微微颔首,说道:“世子,小女子会自己去郭府!”

“堂堂郭府千金,又怎能走着去郭府,来吧,上车,我送你!”说着话,王禹伸手去抓郭悠然的胳膊。

他的手指都快碰到郭悠然的手臂了,可不知怎么的,眼前突然一花,竟然抓了个空。

郭悠然皱着秀气的眉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沉声说道:“请世子自重!”

“哈哈——”王禹大笑,说道:“自重?我看你这个女骗子该多自重点才是!”

说着话,他上前两步,靠近郭悠然,小声说道:“冒充州牧之女,你可知该当何罪?不想被送官,你现在就给我老实点!”说着话,他再次抓向郭悠然的手臂。

他二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明明都要抓到郭悠然的胳膊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拉远,他再次抓了个空。王禹皱眉,暗道一声邪门!

他不再伪装,凶相毕露,向左右的家仆喝道:“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子给我拿下!”

随着他的话音,十数名家仆一拥而上,把郭悠然围在当中。四周的百姓们见状,吓得纷纷后退,躲到远处围观。

就在王禹的仆从要对郭悠然动手的时候,街道上传来一声大吼:“都住手!”随着话音,一队县兵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位,正是县尉张贲。

张贲大步流星地走到众人近前,沉声问道:“这里是怎么回事?胆敢在京城闹事,你们是不想活了?”

王禹认识张贲,嘴角扬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张县尉啊!”

张贲看向王禹,不得有一怔,心中嘀咕,怎么是阜成侯世子?他连忙拱手说道:“不知是王世子在此,失敬、失敬!”

王禹拱手还了一礼,说道:“只是发生一点小误会,这里就不烦劳张县尉了!”

张贲不解地问道:“王世子这是……”

“她冒充郭州牧之女,我现在要带她去郭府,面见郭州牧!”说着话,他抬手指了指人群中的郭悠然。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张贲转头看去,等他看清楚郭悠然的容貌后,也是大吃一惊,禁不住暗赞一声:好一位绝sè佳人!

在张贲打量郭悠然的同时,后者也在打量他。就面向而言,郭悠然对张贲的印象不错,她说道:“小女子确是郭州牧之女,并非冒充!”

“你可有带照牒?”

郭悠然摇头。她五岁就去了蜀地,期间一直没回过家,哪里有什么照牒,就算是有,那也是公孙述治下的成家照牒,在洛阳拿出来,非得被人当成细作不可。

见郭悠然拿不出照牒,王禹更是来了精神,摊着双手说道:“怎么样?张县尉,我并未扯谎吧?她就是个女骗子,我这就把她带走!”

“且慢!”张贲说道:“这位姑娘身份的真伪,县府自会去做调查,就不烦劳王世子了!”

说着话,他又对郭悠然说道:“姑娘拿不出照牒,得和我们去一趟县府,我会派人知会郭府,让郭府的人前来辨别!”

郭悠然没有意见,向张贲福身施礼,说道:“那就烦劳张县尉了!”

张贲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面红耳赤,急忙拱手还礼,说道:“小……小姐客气了!”

眼瞅着煮熟的鸭子要飞走,张贲半路出来截胡,王禹哪肯拱手相让。

他走到张贲近前,拉着他向旁走出几步,压低声音说道:“我这次入京,带的礼物不少,张县尉可以挑选一两样!”

张贲身子一哆嗦,你入京肯定是给宁平长公主贺生辰的吧,给公主的贺礼,你让我去拿一两样,你这不是成心让我掉脑袋吗?

王禹继续说道:“不过,这个姑娘,我看上了,张县尉得把她交给我!”

张贲瞪大眼睛,看着王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王梁可是开国功臣,而且以德高著称,你身为世子,竟要当街强抢民女?还要买通自己这个洛阳尉?

他禁不住吞了口唾沫,赔笑道:“王世子,下官……下官恐怕……”

他话没说完,王禹幽幽说道:“我爹可是阜成侯,与陛下的交情,张县尉不会不知吧?要处理掉区区一个小县尉,并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

张贲身子一震,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他目光一转,看向郭悠然,后者也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在郭悠然的注视之下,张贲自己都不知道从哪冒出的勇气,沉声说道:“王世子可是在威胁下官?”

“威胁?哈哈!就算是威胁,你又能如何?”王禹根本不把张贲这个小县尉放在眼里,如果是董宣来了,他或许还会忌惮几分,至于张贲,不值一提。

张贲深吸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王世子听好了,这位小姐,身份不明,我必须要带回县府查问,谁若胆敢阻拦,一并带回县府!”

“你敢?”王禹勃然大怒,他环视四周,冷笑着问道:“我乃阜成侯世子,我看你们哪一个敢动我?”

张贲不理他,向后面的县兵一挥手,说道:“带走这位小姐!”

王禹怒极,喝道:“拦下他们!”

十几名家仆一并上前,挡在县兵的前方。张贲眯了眯眼睛,说道:“都没听清楚我的命令吗,谁若胆敢阻拦,一并拿会县府问罪!”张贲主管县兵,县兵们都以他马首是瞻,听闻张贲的喊喝,人们不再犹豫,管你是什么世子,县兵们蜂拥而上,和王禹的仆人打成了一团。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强抢民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