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784章 论骂人的艺术

1784章 论骂人的艺术

砰!

李子安的后背撞在了墓室的石壁上,山普又撞在了他的身上,他与山普一起坠落在了地上。他一脚将山普踹开,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

整个墓室都被强烈的蓝光所笼罩,却就在他爬起的这一瞬间,满目的蓝光突然汇聚成一团,涌入石棺之中,也就在那一瞬间,那只竹简冲天飞起,速度堪比子弹。

“哪里走!”宁涛吼了一声,纵身一跃追了上去。

可是那竹简的速度太快,他刚刚跃出窟窿的时候,已经看不见那竹简了。

虚空之中传来一句话:“傻逼,你来追我啊!我告诉你,别想再封印我,永远别想!就你那傻样,你还想破解这天的秘密,我呸!吃屎去吧你!”

宁涛:“……”

这大概是他出道以来被骂得最惨的一次,偏偏他还拿对方没辙。他也懒得去追了,就蓝sè神云的速度,就算他追出去,大概连那只竹简的屁股都看不到。

可就这么让那只竹简跑了,他的心里又不甘心,心情很是郁闷。

好在那只竹简没有再挑衅,就骂了一句就消失无踪了。

宁涛发了一下呆,跳下墓室。

石棺敞开着,棺材里却是空荡荡的了。

刚才破解石棺之上的法阵的时候,宁涛其实并没有多想,现在回想起来,那法阵其实是一个封印,那竹简也是被人封印这石棺之中的,而不是埋葬。这样并不是什么天神的神墓,包括上面的倒金字塔,那也是为了封印那只竹简。

无塔不封印,民间故事里的白蛇白娘子被封印在雷峰塔下,也是这个讲究。只是将那只竹简封印在此处的神费了大功夫,不是随随便便的修建一座明塔,而是在山腹里活生生的挖了一座倒金字塔,想必也是怕那只竹简为祸人间,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宁涛看着肯定的的棺材,心中暗暗地道:“它说的那些话好奇怪,我虽然是无意闯入这里,但我终究是解开了它的封印,算是给它自由的人,它为什么对我抱有那么大的怨气?好像我杀了它爹一样。”

已经发生的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场梦。

他甚至感觉,他一直都在梦中,从来就不曾醒来过。

这感觉真的是很诡异。

“咳咳……”身后传来了咳嗽的声音。

宁涛收起了思绪,移目看去,颇为惊讶。

山普居然还活着。

他的胸膛上赫然被轰出了一个碗大的洞,从前胸能看到后背,这样恐怖的伤势,他居然没死!

不过也离死不远了。

如果要用距离来衡量他与死亡之间的关系,那么他的大半个身子都进鬼门关了,现在就只还剩下了两只脚掌没进去了。

宁涛向山普走了过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咳咳……”山普张嘴想说话,可是血水就不断的从他的喉咙里涌出来。

宁涛温声安慰道:“你别着急,慢慢来。”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山普就“噗”的一声喷了一口大的。

宁涛关切地道:“总统先生,是什么让你如此坚持?”

“你……你……你不是说不杀

我吗?”山普总算是说出一句比较完整的话来了。

宁涛摊开了双手,一脸无辜的表情:“我不是故意的,你体内的器灵觉醒,我是跟它打,不是跟你打。可是它又控制了你的身体,我不打你,我打谁?”

“吾……日……尼玛……”话音落下的时候,山普的喉咙里传出了一个“咯”的声音。那是断气的声音,也就在这之后,他的瞳孔开始涣散,呼吸也没有了。

宁涛本来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他,废物利用一下,可没想到这个家伙坚持到现在,居然只是为了骂他一句,骂完就断气了。他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心中的郁闷无处发泄。

也倒是的,人家都死了,还在乎你打,在乎你骂吗?

宁涛将山普的尸体带出了倒金字塔空间,然后驾蓝sè神云往来时的方向飞去。

一路上,他都有留意那竹简的行踪,可是那货不是人,空气中没有残留下什么气味,更是来去无踪,始终都没有发现那竹简留下的什么痕迹。

山林里,几个女人都没说话,潮汐和灵儿在小小的空地上走来走去,两只热锅蚂蚁一样。烈火时不时望向宁涛离开的方向,脸上也满是着急担忧的神sè。

宁涛的身上系着整个人族的希望,他的一举一动都牵着着她的心弦,绷得紧紧的。

碧明珠看着烈火,嘴角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烈火姑娘,潮汐和灵儿担心着急还情有可原,她们毕竟是老送的妻子,你这边又是着的哪门子急呀?”

烈火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有些尴尬地道:“我可没着急,我着什么急?宁大哥是剑仙,他去杀山普那是手到擒来,我一点都不担心。”

这样的口是心非岂能瞒过碧明珠的法眼。

碧明珠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她向烈火招了招手:“烈火妹妹,你过来。”

“干什么?”烈火没动,她堂堂战神,岂是谁都可以呼来唤去的,大宗师的架子无论如何都是要端一端的。

“好吧,我过来跟你说。”碧明珠放下身段,来到了烈火的身边。

烈火看着碧明珠,心里好奇碧明珠想跟她说什么,可是她嘴上没问。

碧明珠凑到了烈火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烈火妹妹,你看老送那个人怎么样?”

烈火也不是第一次听碧明珠称呼宁涛为“老送”,自然之道碧明珠口中的老送是指谁,她微微愣了一下:“他人很好啊,锄强扶弱,很有正义感。”

碧明珠又问了一句:“那你喜欢他吗?”

烈火顿时愣在了当场,尴尬得要死。

这个问题她自己连想都没有想过,碧明珠却当着面来问她。如果碧明珠不是宁涛的妻子还好点,可碧明珠是宁涛的妻子啊,这样问她是几个意思?

碧明珠循循善诱地道:“不用不好意思嘛,你若是喜欢老送,你大可以说出来。你看,我又不是第一次给老送说媒,潮汐是我说的媒,灵儿也是我说的媒,现在她们都嫁给老送了,再过一段时间恐怕都要当妈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你总不会当一辈子战神吧?”

烈火:“……”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

碧明珠会跟她说这样的话,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她的脸顿时红了一大片,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个死媒婆……

哪有你这样给自己男人说媒的!

碧明珠瞧见烈火脸上的红晕,乐了:“你看,你都脸红了,心里肯定是喜欢对不对?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

烈火慌忙说道:“不不不,我什么都没说,我也不会答应。”

碧明珠笑着说道:“大家都是女人,我懂,不要的意思就是要,不答应的意思就是答应,对不对?”

烈火气道:“那我答应!”

碧明珠的脸上笑出了一朵花:“果然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既然你答应了,那就这么说定了,等老送回来我就跟他说。”

烈火:“……”

跟这样的人,说得清楚吗?

“宁大哥回来了!”潮汐激动地道。

烈火和碧明珠移目看去,一朵蓝sè神云正往这边飞来,看见的时候还有几百米,一转眼就到了这片山坡上。

“明珠大姐,你可不要乱说啊,我……我没那个意思。”烈火叮嘱道,她生怕宁涛一下来,碧明珠就去提亲了,还说她这边都答应了,那简直是丑死个人了。

碧明珠呵呵笑了笑:“那我晚上跟他睡的时候,再跟他说,你放心吧,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烈火看着碧明珠的大光头,忽然好想一拳头砸她光头上去。

宁涛降下蓝sè神云,然后收云,山普的尸体也显露了出来。

“是……是大猿帝国的总统山普!”潮汐激动地道。

“宁哥哥,你杀了山普!哇!”灵儿激动得泪花闪烁,“我、我一定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我父亲!他泉下有知,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烈火本来还在恼碧明珠跟她胡搅蛮缠的事,可是看到山普的尸体,她心中的气恼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宁涛的崇拜和感激。

哪个女人不爱英雄?

更何况是剑仙。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宁涛岂止剑仙,宁涛是神。

她刚才嘴里虽然说不答应,可扣心自问想不想,她心里其实是想的,只是不愿意表露出来而已,也不愿意承认。

她毕竟是战神啊,哪有这样随随便便就对一个男人倾心,就嫁了的,她得保持战神的矜持,战神的架子。

宁涛哪里知道刚才碧明珠跟烈火说了什么,他只是淡淡的看了烈火一眼便说起了正事:“本来我是想抓活的,但遇上点事,不得已杀了山普。山普已死,我们将他的尸体带到大猿帝国的大营去吧,让那些猿人看看。他们若退,我便放他们一条生路,他们若要为山普复仇,那我就灭了他们。”

碧明珠说道:“好,我们这就带着山普的尸体去大营。”

烈火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碧明珠并没有跟宁涛说与她说媒的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碧明珠没说,她的心里却又有点淡淡的失落感。

女人心,海底针。

一朵蓝sè的神云从山坡上飞起来,直奔大猿帝国大营而去。

看网友对 1784章 论骂人的艺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