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为母则刚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为母则刚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黑衣人击退洛幽,刚要转身,就听嗖的一声,外面又进来一人。

他抬头一瞧,进来的这位,只着中衣,手中提着一把赤红sè的佩剑,浑身的杀气,一对虎目闪现着精光,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刘秀!黑衣人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他缓缓抬起手中剑,指向对方。

进来的这位,正是刘秀没错。只是感受对方身上传来的气势,刘秀已然能断定对方的身份。他说道:“你是田兮!”他不是在发问,而是以肯定的口吻说的。

黑衣人没有回话,抬起的佩剑直直向刘秀刺了过去。刘秀提起手中的赤霄剑,挡在自己的胸前。

当啷!随着一声脆响,黑衣人的佩剑结结实实地刺在赤霄剑的剑身上。

黑衣人眼眸闪烁,他这一剑,看似平淡无奇,但其中蕴藏着千变万化,不是那么容易挡下来的。

刘秀能挡下他的剑,说明他的武技和境界,即便不如自己,但也相差不远,这着实令人吃惊。

要知道四阿的四位首领,都是顶尖级的高手,而其中最潜心武学的,非田兮莫属。

黑衣人的剑尖顶在赤霄剑的剑身上,他并没有收剑,而是持续发力,推着刘秀连连后退。

嘭!刘秀的后背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其力道之大,就连墙壁和地面都为之一震。

刘秀深吸口气,将赤霄剑全力向外一挥,黑衣人身形一晃,退出两步,刘秀单脚一蹬背后的墙壁,身子仿佛离弦箭,连人带剑,一并向黑衣人射去,剑锋直取他的喉咙。

黑衣人向外挥剑,想把刘秀的剑挡开,刘秀的身子突然提溜一转,从黑衣人的正前方闪到他的身侧,赤霄剑顺势划向他的肋侧。

好快的身法!黑衣人倒握佩剑,挡在身侧,沙,剑锋与剑锋的摩擦,蹭出一串火星子。黑衣人紧接着挥出一剑,斩向刘秀的脖颈。

刘秀向下低身闪躲,同时持剑横扫,斩向黑衣人的双腿。黑衣人身形一跃而起,紧接着向后倒掠出去。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和刘秀只过两招,黑衣人已能判断出刘秀的实力,他不是不能胜刘秀,但绝非十几、二十几个的回合的事,身在皇宫之内,他又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刘秀缠斗?

抽身而退的黑衣人,仿佛鬼魅一般,直奔yīn丽华而去。刘秀心头一惊,想都没想,蹬步追了过去。感受到背后的刘秀追上来,黑衣人猛然向后全力挥出一剑。刘秀持剑招架,当啷,这一声铁器碰撞声,好似炸雷一般,刘秀前冲的身形,身子后仰,倒退了三步,不过他身形还未停稳,手中的赤霄剑已先飞射出去,剑身化成一道

红芒,直取黑衣人。

对于一名剑客而言,剑就是命,又哪有打着打着,突然把剑甩飞出去的道理?刘秀的举动太出人意料,就连黑衣人都被他的怪招吓了一跳,有些手忙脚乱的格挡。当啷!双剑碰撞,再次爆出一团火星子,赤霄剑在黑衣人的面前反弹出去,打着旋,飞向空中。刘秀的身形一跃而起,人在空中,接住赤霄剑的同时,顺势一剑,向下劈

砍。

这力劈华山的一剑,除了刘秀自身的力道外,还融入了他身形下坠惯性的力道,来势汹汹,气势逼人,剑锋划破空气时,都发出嗡嗡的鸣响。

黑衣人感觉自己无论向前后左右那一边闪躲,都在赤霄剑的攻击范围之内,他下意识地眯了眯双目,横剑向上招架。

当啷!这一声巨响,音浪像是要把房顶都洞穿,黑衣人的身子如同炮弹一般,倒飞出去。他倒飞的方向,正好是yīn丽华。

噗通!黑衣人摔落在yīn丽华的近前,身子好似弹簧,腾的一下又弹了起来,手掌探出,向yīn丽华狠狠抓了过去。

护在yīn丽华身旁的李秀娥,刚才受了内伤,脸sè惨白,毫无血sè,见黑衣人再次袭来,她下意识地抓住yīn丽华的胳膊,全力向旁一带,yīn丽华被她急急扯开。

黑衣人的手未能抓住yīn丽华的脖颈,倒是碰触到了她怀中的襁褓。在极短的时间里,黑衣人心思翻转,放弃抓yīn丽华,而是一把抓住襁褓,向回一提。

yīn丽华就感觉怀中一空,襁褓中的刘苍,已然落到黑衣人的手中。

她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哀嚎:“苍儿——”

眼瞅着自己的儿子落到黑衣人的手中,一瞬间,刘秀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炸开了。他咆哮一声,唰唰唰,一口气,连黑衣人连续攻出七、八剑。

黑衣人的武艺再高强,也无法做到一手抱着婴儿,还能一边和刘秀拼杀,他冷哼一声,将手中的婴儿直接甩飞出去。

这一下,刘秀的招式也随之大乱。婴儿在空中画出一条弧线,眼瞅着要摔落在地,突然间,一条黑影闪了过去,将落下的婴儿接住。

这条黑影,正是与羽林卫拼杀的黑衣刺客。

他接下刘苍后,迅速从后腰接下一个陶瓷罐,咬掉封口,将陶瓷罐高举,黑sè的液体流淌出来,浇了他自己已经怀中婴儿一身。

紧接着,在刘秀和众多羽林卫准备扑向他的时候,他掏出火折子,吹着,然后将火折子贴近怀中的婴儿。

这一个动作,让刘秀等人的身子同是一僵,纷纷停下脚步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再不敢上前。

通过气味,可以嗅出来,对方淋在身上的是火油,一旦被点燃,黑衣刺客固然会被烧死,但落在他手里的刘苍,也同样活不了。

见自己成功制止住刘秀等人,黑衣刺客眼中闪现出精光,他一步步的后退,退到后窗这里,他身形一晃,以后背撞开窗户,倒飞了出去。

一身黑衣打扮的田兮,紧随其后,也跳出窗外。

窗外的院子里,已然站满了密密麻麻羽林卫和虎贲军,里三层、外三层,被围在当中的人,插翅难飞。

此情此景,黑衣刺客倒是并不害怕,刘秀和yīn丽华的儿子就在他的手里,他还怕什么?他拿着火折子,又向刘苍的近前凑了凑。

跟着跳出窗户的刘秀和yīn丽华见状,心都缩成一团。yīn丽华更是哭喊道:“不要——”

黑衣刺客没有理会刘秀,目光落在yīn丽华的身上,凝声道:“你!过来!”

yīn丽华几乎想都没想,迈步就要走过去。刘秀急忙抓住yīn丽华的手腕,向她摇头。yīn丽华泪如雨下,哽咽着说道:“陛下,臣妾不能不管苍儿!”

自己的亲骨肉,刘秀又怎能不在乎,但yīn丽华过去也于事无补,反而让对方手里又多一个人质。

他紧紧握住yīn丽华的手腕不放,脸sè凝重地再次摇头,yīn丽华又急又悲,已然泣不成声。

黑衣刺客眼中寒芒一闪,他拿着火折子的手,都快贴到婴儿的襁褓上,他厉声叫道:“不想他死,你过来!”

刘秀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劫持丽华,倘若丽华真落入到对方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他看向田兮,凝声说道:“放了朕的孩子,朕,可以放你们走!”

田兮持剑,剑锋指向yīn丽华,说道:“她得随我们一起走!”

见刘秀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自己,田兮再次说道:“你若想保住这孩子的命,她必须随我们一起走!”

他这次潜入皇宫的任务,目标还真不是刘秀,而是yīn丽华。他也不明白陌鄢为何这么做,但陌鄢的命令,他得执行。

“师父!”洛幽手捂着肩头的伤口,颤巍巍地一步步走过来,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颤声说道:“师父回头吧!不要再陪着陌鄢一同赴死了!”

田兮看向洛幽,眼中的精光突然黯淡下去。他轻声说道:“为师的这条命,早已是公子的,公子要取,为师自然要给他。”

他心里很清楚,在陌鄢决定让他潜入皇宫,劫持yīn丽华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沦为一颗弃子。

“师父!”洛幽死命地哭喊一声。

田兮身子一震,下意识地看向洛幽,他身后的那名黑衣刺客,也向洛幽看了过去。

也就在他二人分神的瞬间,一股劲风突然席卷过来,没有波及到田兮,而是实打实的撞在那名黑衣刺客身上。

这股劲风,如同化为了实质,黑衣刺客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匹奔驰中的骏马撞到,他忍不住惊呼出声,身子向后倒飞出去,被抱在怀中的婴儿,也一并飞上天空。

半空中,人影突的一闪,有人将空中的婴儿接住,然后轻飘飘的落地。与此同时,那名黑衣刺客倒飞出去五米开外,才噗通一声摔落在地。

他躺在那里,浑身的骨头如同散了架子似的,半晌没能站起来。也就在这时,空中一颗光点掉落下来,不偏不倚,正落在他的身上。

这颗光电,正是他自己的火折子。

耳轮中就听呼的一声,黑衣刺客的周身上下,瞬时间燃起火焰,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整个人化成了火人,在地上爬起又摔倒,摔倒又爬起,左右翻滚。

到最终,躺在地上,终于一动不动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关键时刻,击飞黑衣刺客,救下刘苍的,正是郭悠然。

显然,郭悠然也没想到黑衣刺客会作茧自缚,自己烧死了自己。

看着黑衣刺客浑身是火,被烧得满地翻滚的惨状,郭悠然有片刻的呆愣,而后她闭上眼睛,低声背诵《道德真经》。

田兮反应过来,目光如电地怒视着郭悠然,他身形一晃,快速闪电般蹿了过去,手中剑直取郭悠然的眉心。

郭悠然撩起眼帘,也没见她发力,甚至都看不到她身体有什么装备动作,整个人突然向后倒飞出去。

衣衫飘飘,罗裙摆摆,她的速度极快,但看在人们的眼中,却又像是没有那么快,如同从天而降的仙子。

最为震撼的还是田兮。他这一剑刺出去,把人给直接刺没了,当他反应过来,举目再看,人家姑娘已经抱着刘苍,飞掠在空中,跳出去好远了。

郭悠然落在刘秀和yīn丽华的近前,低头看着已然止住哭声,正吸吮着大拇指的婴儿,她眼中闪现出柔光,将刘苍递给yīn丽华,说道:“贵人姐姐!”

yīn丽华双手颤抖着接过刘苍,紧紧抱在怀中,人好像被瞬间吸干了力气似的,站立不住,瘫软在地,放声大哭。为了保护孩子,她宁愿自己落入刺客之手,宁愿自己去死。为母则刚,为了孩子,她可以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为母则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