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但求一死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但求一死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所有的黑衣刺客皆已战死,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田兮。他环顾四周,大批的羽林卫和虎贲军,已将他团团包围,放眼看去,全都是汉军,无边无沿。

他目光一转,看向对面的刘秀,抬起手中剑,问道:“你!可敢与我一战?”

洛幽红着眼睛,哽咽着说道:“师父,别再打了!”

田兮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洛幽,嘴角微微扬起,不过黑巾蒙住他的脸颊,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看得出来,洛幽在刘秀的身边过得很好,即便他死了,起码他还有个传人能活在世上,起码还有个徒弟能曾明他曾经存在过。

洛幽一步步地向田兮走过来,小脸上挂满着泪痕,颤声说道:“师父,别打了!”

田兮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洛幽,语气平淡地说道:“别挡我的路!要么让开,要么拔剑!”

“师父——”田兮眼中寒芒一闪,一剑向洛幽刺过去。洛幽向后连退,田兮也没有追击,他的目光越过洛幽,看向刘秀,说道:“别让她出来送死,刘秀,难道,你就只会躲在女人的身

后吗?”

刘秀哼笑一声,说道:“洛幽,回来!”

洛幽回头看眼刘秀,说道:“陛下——”

“回来!”洛幽犹豫了半晌,还是退回到刘秀的身边。刘秀迈步向田兮走去,这时候,龙渊等人也都赶了过来,众人齐齐跨前一步,阻拦道:“陛下!”

“无妨!”刘秀现在对自己的武技也很有信心,而且他刚才和田兮交过手,就实力而言,他未必能胜过田兮,但田兮想要赢他,也绝非易事。

再者说,与高手对决,对他而言也是难得一次提升自己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刘秀走到距离田兮还有四步远的地方,站定,手中的赤霄剑随之缓缓抬起,指向田兮。

田兮的动作和刘秀一样,也是抬起手中剑,指向刘秀。两人针锋相对,剑尖和剑尖几乎要碰到一起。

刘秀说道:“田兮,看在你是洛幽师父的情分上,我可以饶你一命。”

“呵!”田兮嗤笑出声。

“只要你肯说出陌鄢的藏身之处。”

田兮眼中杀机顿现,毫无预兆,他断喝一声,持剑向前直刺。刘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也把手中剑刺了出去。

当!随着一声尖锐的碰撞,两人的剑尖竟然顶到了一起。刘秀身形后仰,向后倒退了三步,田兮也未能控制住自己的身形,向后倒退了两步。

两人才刚刚分开,紧接着,又以更快的速度碰撞到一起,与此同时,刺耳的金鸣声乍现,两人之间迸射出一连串的火星子。

旁人或许看不真切,郭悠然却能看得清楚,两人几乎是在一瞬间对了六、七剑,以快打快,令人目不暇接。

郭悠然暗暗吃惊,她自己能不能具备这么快的出招,她自己都无法确定。

就练气而言,郭悠然练的是纯正的道家功法,早已过了引气入体的境界,就体内的灵气,无论是刘秀还是田兮,都与她没有可比性。

但就武技而言,郭悠然还真就未必能在刘秀和田兮之上。

场内的刘秀和田兮再次分开,两人各自向后弹出,停顿了片刻,二人又双双向前近身,发生了第二次碰撞。

叮叮当当,一连串的铁器撞击声再次乍响,两人之间也再次闪烁出团团的火星子。

紧接着,他俩又各自向后弹出。

以此反复,两人碰撞了五次之多。再次分开后,刘秀已是气喘吁吁,持剑的手臂都在抖动个不停,反观田兮,他的鼻凹鬓角也渗出汗珠子,顺着下巴向下滴淌。

以快打快,神经高度紧绷,两人身上的肌肉也紧绷到了极致,如此对战,极为耗费体力。不愿给刘秀过多的喘息之机,田兮只缓了一口气,再次向刘秀发难。

刘秀也不退缩,咬着牙关,上前迎战。这回两人没有再一触即分,而是缠斗到了一起。这已经不是在比拼谁的爆发力更强,而是在比拼谁的爆发力更持久。

两人的身形好似化成两条游龙,在场内纠缠、撕扯,从头到尾,铁器的碰撞声就从没停止过,两人之间乃至四周,火星子不断的乍现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是几息之间,又好像有几炷香的时间,缠斗在一起两人,身形突然再次开分。

再看刘秀的身上,胸前的衣服被划开一条口子,背后则被划开两条口子。

田兮也未能全身而退,肋下有一条口子,背后也有一条口子。不过两人都是衣服上有破口,但并未伤到皮肉,起码没有血迹渗出来。

看着对面气喘吁吁,汗如雨下的刘秀,同样有些气喘的田兮,渐渐露出凝重之sè。

刘秀比他想象中要更难对付,刚才,刘秀不仅能挡下他持续不断的疯狂抢攻,甚至还能在他力尽之后,反过来对他进行连续的反攻。

与田兮对视片刻,刘秀心中也生出敬佩之情,田兮的武技,不仅要胜过管婴、齐仲,甚至与阮修相比,也要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么厉害的高手,却死心塌地的为陌鄢卖命,未免太可惜了。

刘秀将手中剑向下放了放,意味深长地说道:“田兮,以你之武技,堪称一代宗师,为了陌鄢,今日要战死于此,你觉得值得吗?”

田兮看眼对面的刘秀,也将手中剑向下放了放,说道:“很多事情,不是值不值得决定的。陌家对我,恩重如山,我为公子效命尽忠,天经地义。”

说着话,他放下的剑又慢慢抬起,直指刘秀,说道:“来吧!你我再战!”

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刘秀无奈地摇摇头,他深吸几口气,尽最大可能的恢复自己的体力,而后他喊喝一声,身形左右摇晃着向田兮而去。

刘秀的步法呈S形,给人的感觉是左右飘忽不定,难以判断他是要攻左还是要攻右。田兮亦是一怔,这么诡异的步法,他以前也从没见过。

说时迟那时快,刘秀来到田兮的近前,身形突然一虚,在田兮的面前消失不见。

不好!田兮急忙把佩剑挡在他的左边肋侧,就听沙的一声,赤霄剑的锋芒被田兮的佩剑挡下来,蹭出一连串的火星子。刘秀闪到田兮的背后,一剑刺向他的后心。

田兮反应也快,身形转回来的同时,手中剑也随之竖立起来。当啷!赤霄剑锋芒点在他佩剑的剑身上,借着冲击力,田兮的身子向后倒掠。刘秀单脚一跺地面,追上前去,赤霄剑向前连刺。田兮一边后退,一边挥剑格挡,叮叮当当,两人之间再次爆发出密集的铁器碰撞声。刘秀一口气连续攻出一十三剑,田

兮挡下十一剑,另外两剑,在田兮胸前的衣服上刺出两个小洞,但未能伤到他的皮肉。

等刘秀前力已尽,后劲不足之时,田兮断喝一声,展开反击,他向刘秀攻出十余剑,将刘秀逼退出十大步,刘秀胸前衣襟的口子,也由一条增加到了四条。

两人再次分开,各退出数步。刘秀身子下弯,呼哧呼哧地喘息个不停,呼吸之声,如同拉开的风箱。田兮这时候也在是气喘,满头满身都是汗。

正所谓拳怕少壮。刘秀要比田兮年轻得多,两人相差二十岁不止,就体力而言,刘秀当然具备压倒性的优势。

随着两人战斗的持续,刘秀体力上的优势逐渐彰显出来。

田兮心里清楚,打持久战,自己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刘秀,若想取胜,他必须得速战速决。

就在田兮准备使出杀手锏的时候,洛幽走到刘秀身边,说道:“陛下,让婢子再去劝劝师父吧!”

刘秀看看洛幽,再瞧瞧对面的田兮,他声音虚弱地说道:“小幽,多加小心!”

洛幽点下头,快步向田兮走去。田兮眉头紧锁,沉声说道:“你不是为师的对手,回去!”

“倘若师父执意要杀陛下,就先杀了徒儿吧!”洛幽低头看了看手中剑,将其直接扔到地上,继续向田兮走去。田兮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若想杀洛幽,洛幽早就死了,但洛幽若是在他的剑下全身而退,又势必会引起刘秀的猜忌,所以他才会一剑刺穿洛幽的肩头,既伤到了她,

又不至于危及她的性命。

可洛幽完全没有领会到他的苦心,或许说即便是领会了,但却一心想要赴死,这让田兮的心里又气又急,拿这个徒弟毫无办法。

洛幽径直地走到田兮近前,把田兮持剑的手臂拉住,抬起小脸,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抽泣着劝说道:“师父,放弃吧,别再打了!“这些年,徒儿跟在陛下身边,曾无数次幻想过,与师父有刀剑相向的一天,徒儿还自信能心无旁骛的与师父决一死战,但真见到师父,徒儿方知,根本做不到,师父对徒

儿有救命之恩,再造之恩,徒儿做不到与师父刀剑相向……”说到这里,洛幽已哭得泣不成声。看着已然哭成泪人的洛幽,田兮持剑的手慢慢放下去,另只手缓缓抬起,先是用指背抹了抹洛幽脸上的汗珠,又用掌心抚了抚她的头顶,紧接着,他一把抓住洛幽的衣领

子,全力向刘秀那边一甩,喊喝道:“刘秀,你若是大丈夫,就出来与我决一死战!”

刘秀将手中的赤霄剑向地上一插,纵身跃起,把被田兮甩过来的洛幽接住。见状,龙渊向四周的羽林卫和虎贲军一挥手,喝道:“杀!”

随着龙渊的一声令下,一圈虎贲军端着长矛,向田兮冲杀过去。田兮断喝一声,分向左右挥剑,咔咔咔,被斩断的半截长矛纷纷弹飞到空中。

田兮的剑在他的四周画出一圈寒芒,停顿了片刻,就听噗噗噗的声响持续响起,一圈虎贲军兵卒,皆是胸口喷出血雾,一个个扑倒在地。

后面的虎贲军将倒地的同伴向后拉,紧接着,又是一圈是虎贲军冲出来,继续围攻田兮。

一批人倒下,后面的一批人立刻跟上,如此反复,前仆后继。

田兮不记得自己杀退了多少虎贲军,渐渐的,虎贲军退下战场,更换上羽林卫。

一个个头顶红缨的羽林军一手持盾,一手持矛,合力向田兮攻杀。田兮毫无惧sè,持剑迎战,将羽林卫又杀退一拨又一拨。渐渐的,羽林军后退,更换上来羽林郎。第一排的羽林郎全部手持接近一人高的重盾,后面的羽林郎则是手持连弩,集中向田兮放箭。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但求一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