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八章剑争

第八章剑争

井九伸出的那根手指不是青山宗的剑法,也不是朝天大陆任何一种道法,只是简单的一剑。

因为他知道如果用青山宗的剑法,今天这一场会打的比较麻烦。

他是最嫌麻烦的人,只喜欢简单地完成某件事。

简单不意味着威力不够,极致的简单意味着极致的专注,极致的单纯。

有些像无恩门那个小孩在满天落叶间杀死萧皇帝的那一剑。

事实证明,井九的选择就像过往一千多年里每次战斗的选择一样正确,而且完美。

沈埋云没有别的方法应对他的简单一剑,只能选择与他硬拼。

硬拼这种事情,拼的是谁硬。

不管是朝天大陆还是星河联盟,有什么事物能比万物一剑更硬?

没有任何意外,沈云埋在这次对剑里败了。

井九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如此简单专注的一剑居然没能杀死对方。

那道剑光破体而入,却无法穿透,沈云埋只是受了些轻伤。

那么再来一剑试试。

剑光微闪。

他的手指落下。

一声极其清脆的剑鸣响起。

这一次他的手指没能落在沈云埋的眉心。

沈云埋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举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眼前。

那声剑鸣,便是井九的手指与他的掌心相遇的声音。

井九的手指感觉到了缭绕不停的无数道剑意,感受到了非常熟悉的气息,同时也受到了无数的阻力。

那些从沈云埋手指间散发出来的剑意,就像是无数道丝絮,织成了世间最柔软又坚韧的布,如泥沼般挡住了他最专注的一剑。

——天光峰的承天剑阵。

井九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切,神情不变,手指继续向前。

清脆的剑鸣如暴雨般响起,瞬间响彻整座军部大楼。

那些办公桌瞬间粉碎,就连坚硬无比的合金墙壁上都出现了无数道深刻的痕迹。

无数道剑光正从指缝间穿过,落在沈云埋的眼里。

他的脸sè有些苍白,眼神依然漠然,神情却变得慎重了很多。

白袖再次飘动,在满地废墟间落下一场毫无来由的雪。

数道低沉的滋鸣声里,一道难以想象的寒意出现,穿透雪花,向着井九而去。

这是雪流剑法,却比上德峰的雪流剑法威力更大,温度更低。

他用的不是剑,而是低温射线。

那些雪花的源头,是军部大楼西侧高处的一座低温射线枪。

井九没有转身,也没有闪避,挥了挥左手。

数十朵剑光如梅花般绽放,挡住了那道低温射线,接着曲折而上,毁掉了那台低温射线枪。

剑光飘落,在沈云埋的左手虎口处留下一道类似梅花般的痕迹。

昔来峰的七梅剑法,专克上德峰的雪流剑法。

沈云埋神情不变,左手轻握,雷声自起,轰散七梅剑意。

十余台自行激光炮来到天空里,伴着轰隆的雷声,再次发起攻击。

八方雷动,这是碧湖峰的主剑。

……

……

无数道剑光在军部大楼深处亮起。

没有人知道这一场战斗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应该是青山宗开派数万年来,最精彩的一次剑道之争。

无数古老或者偏门的诸峰剑法在烟尘里彼此印证,相生相克、相爱相杀。

白衣在烟尘里飘动。

沈云埋伸手便是一道激光炮。

一眼望去便是数十台自行机甲前仆后继。

井九左手一挥便是雪流。

指尖一颤便有梅花绽放。

各有各的道,各有各的潇洒。

无数道剑光渐渐构成一座剑阵,阵眼竟是战舰内部的引力场发生装置。

不得不说沈云埋的剑道修为高的出奇,眼光也好的出奇,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便判断出了井九的弱点。

如果能用引力场加持的承天剑阵困住井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沈云埋的左手忽然不能动了!

井九的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下来,指间带着无数道极细的剑意,锁住了他的手。

“这是什么剑法?”

沈云埋的眼里流露出不解的情绪。

不管是天光峰的承天剑、还是上德峰、适越峰的剑法,他都很熟悉。

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剑法。

井九说道:“清容峰,无端剑法。”

沈云埋想起那本叫做《大道朝天》的小说,有些恼火说道:“这算后发优势?”

清容峰出现的很晚,还是那次青山内乱、莫成峰被屠后的事情。

那时候,几位祖师还没有离开朝天大陆。

青山诸峰的剑法他与井九都学过,唯独无端剑法,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井九看着他说道:“别用那些奇技淫巧,你应该比现在更强些。”

沈云埋说道:“但那样多无趣。”

井九说道:“死了更无趣。”

沈云埋说道:“那你去死?”

话音方落,他的右手一翻,带着无数道剑光握住了井九的手腕。

“这种剑法应该是脱胎于莫成峰的旧剑。”

他看着井九的眼睛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很好学。”

无数道剑光在两个人的手之间散发而出,就像是恒星的光线。

……

……

警报声响彻军部大楼,无数武器平台开始自行扫描,却无法锁定目标。

烟尘乱作,渐渐遮蔽视线,却掩不住剑光从里面迸发出来。

那些剑光就像莲花一般,把四周的一切都斩碎。

如星云团般的剑光无视坚固的合金墙,无视各处屏蔽门,从军部大楼高处向着下方坠落,引发出数惊呼。

那些被沈云埋调出来的激光,不时射出,为那团剑光增添威势。

“那边是实验室!”

“赶紧通知那边!”

“来不及了!”

伴着无数声惊呼,数十名军方强者穿着战斗装甲向那边赶了过去。

军部大楼实验室的实验品是暗物之海的怪物,如果让它们逃了出来,只怕要在主星上引发极大的混乱。

撕啦一声轻响,实验室的大门被摧毁,一只散发着毁灭、寒冷意味的黑sè云雾状的怪物从里面冲了出来。

但它没有引发任何动乱,便被那团剑光切成了最细微的粒子,如烟尘一般散去。

……

……

这就是传说中承夜境的实力?

看着这幕画面,所有人都震惊无语。

沈公子果然不愧是星河联盟武道天赋第一的强者!

轰的一声巨响,军部大楼西侧的战舰结构再也承受不住这场强者的战争,直接垮塌。

烟尘冲天而起,仿佛要进入明亮的天空。

太空里有几艘战舰,激光主炮已经启动,随时可以发起攻击。

数百台战斗装甲飞到了天空里,用火力最强大的武器,对准了那片烟尘。

烟尘渐渐敛落,出现了两道身影。

沈云埋坐着废墟里,高举着双手。

不是投降,而是他的手被井九抓着,无法放下来。

他的双臂血肉尽溃,露出极其繁复的金属线条,应该是做过彻底的改造。

血水从那些金属线条向前流淌,然后滴落在尘埃里,嗒嗒作响。

看网友对 第八章剑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