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巫蛊之术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巫蛊之术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郭悠然摇摇头,说道:“陛下,臣女对张夺也所知不多,以前只听闻恩师提起过此人,说他悟性极高,但却没有走正道,而是修炼巫蛊之术。”

其实修炼巫蛊之术,倒也不一定不是正道,巫蛊之术最初的存在,全完是为了救人,心术不正者利用巫蛊之术去害人,那就肯定不是正道了。而张夺,正属后者。

刘秀沉吟了片刻,说道:“听起来,这个张夺是善用蛊虫?”

郭悠然一笑,说道:“陛下不必担心,陛下体质异于常人,百毒不侵,万邪不入。”在她看来,张夺对刘秀的威胁并不大,蛊虫对刘秀也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

炼蛊之术,在蜀地还是非常盛行的。要说炼蛊的起源,那年头可就太久远了,《左氏春秋》里有提到过蛊虫。

再往前找,《黄帝内经》的《素问》中,也有提到蛊。(《黄帝内经》由《灵枢》、《素问》两部分组成,各有九卷,合计十八卷。)

《黄帝内经》的成书,可要推到先秦时期,而先秦时间最早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

对于汉家来说,巫蛊之术绝对是个禁忌的话题。汉武帝晚年,就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巫蛊之祸,皇族自相残杀,死的人数以万计,影响深远。

巫蛊之祸的爆发,源头还是在汉武帝身上。

汉武帝丰功伟业,自然是千古流传,但武帝本身也极为好sè,后宫有数不清的嫔妃、美人,为了争夺圣宠,后宫逐渐盛行巫蛊之术。

东窗事发,武帝震怒,作为后宫之首的卫皇后(卫子夫)首当其冲,皇后受到牵连,直接影响到太子。

太子刘据起兵造反,最终造反失败,刘据逃走,太子府门客全部被杀,支持太子的大臣,族灭九族。一时间,长安城内人心惶惶,血流成河。

在贪好女sè这方面,刘秀和武帝倒是不太一样,与后宫佳丽三千的武帝相比,刘秀绝对称得上是清心寡欲了。

刘秀眉头紧锁,说道:“像张夺这类的蠹虫,当及早铲除,否则后患无穷。”

郭悠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陛下虽不惧蛊毒,但陛下身边之人,却必为能幸免。”说着话,她下意识地看看yīn丽华,又瞧瞧被yīn丽华抱在怀中的刘苍。

刘秀深吸口气,迈步向yīn丽华走过去,轻轻扶住她的香肩,柔声问道:“丽华没事吧?”

这时候,yīn丽华业已平复了情绪,但声音还是带着颤抖,问道:“这些歹人,是如何闯进的皇宫?”

刘秀面sè一沉,说道:“龙渊、虚英!”

“臣在!”龙渊和虚英二人快步上前,插手施礼。

“彻查!我要知道,何人是贼之内应!”

“喏!”龙渊和虚英双双拱手应了一声。

这么多的刺客,无声无息地突然出现在皇宫里,如果没有内应的话,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不用去调查,刘秀便可笃定,皇宫内必有陌鄢的内应。

只是,细作能藏得如此之深,着实挺让人意外的。

刘秀陪着yīn丽华回西宫休息,御医为洛幽以及受伤的侍卫们疗伤。龙渊和虚英等人,皆去调查隐藏于宫内的细作。

翌日天刚蒙蒙亮,刘秀起床,见yīn丽华还在熟睡,他没有叫醒她,悄悄穿上衣服,出了大殿。刚出大门,就见龙渊、虚英二人站在外面。

刘秀回手把房门关严,问道:“都调查清楚了?”

龙渊和虚英一同点点头。龙渊说道:“皇宫西侧,本有十二名虎贲和羽林,昨晚应该在岗,但这十二人却都不在。田兮等刺客,也正是从这里潜入的皇宫!”

刘秀闻言,难以置信地扬了扬眉毛,他以为陌鄢安插在皇宫的细作,充其量也就一两个人,没想到,竟然有十二人之多。

他脸sè一沉,问道:“这十二人现在哪里?”

“都在宫中,但……”

“怎么了?”

“他们都死了。”

“被杀?”

“不,陛下,是……他们是自尽而亡。”说话时,龙渊和虚英都是眉头紧锁。陌鄢在虎贲和羽林中能安插十二名细作,已经是匪夷所思之事,要知道能进入虎贲和羽林的汉军将士,个个都被查个底朝天,甚至都往上查了好几辈,稍微有点问题的,就会被排除在外。在审查如此严格的情况下,其中竟然还混有这许多的细作,不得不令人惊叹陌鄢的神通广大。此事还引发出更恐怖的一点,陌鄢安插在虎贲和羽林的细

作,真的就只有这十二人吗?会不会还有更多的人,隐藏得更深?顺着这个思路,越往下想,越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带我去看看!”

龙渊和虚英对视一眼,面露难sè地说道:“陛下,他们……他们都死的挺难看的……”

“我说带我去看!”

龙渊和虚英吓得一缩脖,点头应道:“是!陛下!”

他们刚走出西宫,迎面走来一位女子,定睛一看,正是郭悠然。

“陛下!”到了近前,郭悠然福身施礼。

刘秀点下头,说道:“平身!”

郭悠然问道:“陛下要去哪里?可是找到了陌鄢的细作?”

刘秀苦笑,说道:“可惜,人都已经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死了,难以再查出更多的线索。”

郭悠然正sè道:“陛下,臣女以为,死人也会说话,而且,死人不会说谎。”

刘秀愣了一下,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悠然想和我一起去看看?”

“臣女正有此意!”

“走吧!”刘秀扬了扬下巴。龙渊和虚英把刘秀领到一间区庐。区庐外面,站着不少的羽林和虎贲看守。见到刘秀倒了,羽林和虎贲齐齐躬身施礼,向两旁退让。

走进区庐的院子里,只见地上摆放着一排尸体,身上皆用白sè的麻布蒙着。刘秀走到一具尸体前,龙渊蹲下身形,将尸体身上的麻木掀开,刘秀、郭悠然以及随行的张昆,定睛细看,刘秀和郭悠然没怎么样,张昆脸sè难看,急忙捂住嘴巴,连连

后退,同时发出一阵阵的干呕声。

这人是一名羽林卫,脖颈会割开,看起来像是自刎而亡,但伤口实在太深了,喉咙处的皮肉已完全被割开、外翻,伤口之深,都已经能看到白森森的颈骨。

即便是铁了心的要自刎,下手也很少有这么狠的,自刎,只需割断动脉或气管就好,而这一位,是把肌肉都割断了。

刘秀看罢,眉头皱得更深,问道:“确定不是被杀?”

龙渊和虚英异口同声道:“陛下,不是被杀,确实是自尽!”

刘秀又走到第二具尸体前,掀开麻木,和刚才的那名羽林卫一样,这位也是死于自刎,而且脖颈处的伤口几乎一样,都是深可及骨,光是看,都让人浑身发毛。

他逐一查看,每一具尸体都是自刎而亡,这十二个人,如同商量好了似的,同一时间,集体自刎,而且都对自己下了狠手,留下及骨的伤口。

这说明他们十二人在自尽前的一刻,都已下定了决心,就是求死,而且没有任何的犹豫和迟疑。

一个人,如果能对另外一群人达到如此的控制程度,太骇人了。刘秀蹲在最后一具尸体前,将麻布紧紧握在掌心,目光中流露出痛苦之sè。

他喃喃说道:“这人,我认识他!”

龙渊和虚英下意识地看向刘秀面前的这具尸体,是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看身上的军装和甲胄,应该是位虎贲。

刘秀继续说道:“当初在平陇之战中,他曾跟随在我身边,与陇军死战!”

在刘秀参与的第一次平陇之战中,汉军的仗打得并不顺利,反而被陇军全面压制,刘秀也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撤离了陇地。

当时跟随在他身边的虎贲和羽林,不知战死了多少人,能跟着他一起撤回来的,哪一个对他不是忠心耿耿,以死相随的热血男儿。

可是谁能想到,在这些人里,竟然还会有陌鄢的细作!

看着情绪低落,露出感伤之sè的刘秀,龙渊和虚英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郭悠然在一具尸体前,蹲下,而后伸出手,将尸体的眼皮扒开。

她低头看了一会,又挪到另一具尸体前,同样是扒开尸体的眼皮。

她一连查看好几具尸体,沉思片刻,对刘秀说道:“陛下,也许这些人的死,并非是自愿!甚至,他们也未必是陌鄢的细作!”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同是大惊,齐刷刷地向郭悠然看过去。尤其是在场的羽林卫和虎贲军,他们是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的同袍兄弟会是细作,是陌鄢的人。

龙渊的眉头拧成个疙瘩,说道:“郭小姐,昨晚,正是因为他们的擅离职守,才使得刺客能无声无息地潜入皇宫,昨晚他们又集体自尽,显然是畏罪,也是为了封口。”

郭悠然看眼龙渊,目光一转,又看向刘秀,说道:“陛下请看!”

刘秀起身,走到郭悠然近前,弯下身形,拢目细看,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郭悠然提醒道:“尸体的眼珠,有血线!”

跟过来的龙渊不解地问道:“这说明什么?临死之前,太恐惧,太疼痛,双目充血?”

郭悠然一指两旁的尸体,说道:“倘若一人两人如此,或许是偶然,但人人都如此,恐怕就不是偶然了吧?”

“悠然的意思是?”

“臣女怀疑,这些人都中了蛊!”

龙渊和虚英,乃至张昆和在场的羽林、虎贲,身子同是一震。龙渊结结巴巴地说道:“蛊……蛊虫怎么可能会在皇宫里出现,简直,简直一派胡言!”

武帝年间的巫蛊之术,血一般的教训,现在还历历在目,让人记忆犹新,蛊虫若再次出现在皇宫,那还了得?这种事,哪怕只是用嘴巴说说,都会掉脑袋的。刘秀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喃喃说道:“他们都……都中蛊了?他们都曾是跟随过我,出生入死的将士,又怎会是陌鄢的细作?倘若因为巫蛊之术,而被迷惑了心智,这倒

是解释得通了。”

“陛下,这……这这……”龙渊结结巴巴地想要劝说,但支吾了半晌也没把话说出口。

郭悠然说道:“陛下,若想断定是否是蛊虫作祟,需剖尸检验!”

刘秀点点头,对龙渊和虚英说道:“去县府,带仵作入宫!还有,宣太医!”

这些自尽而亡的虎贲和羽林,究竟是细作,还是因中蛊而被迷惑,必须得调查清楚。如果这件事情不调查清楚,不弄个明白,刘秀感觉自己的身边都充满了危险,指不定哪一个羽林和虎贲就是细作,准备在他的背后捅刀子呢!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巫蛊之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