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787章 水杀

1787章 水杀

山谷里地势低洼,水从四周的山峰上冲流下来,从天空下来,一小会儿功夫便淹没了谷底。一个个猿人士兵在山洪之中挣扎,然后被吞没。十多万大军被困在这个山谷之中,就像是被关在了一个水箱里,无处可逃。

神要杀人,人必不可活。

山谷一侧,山峰之上,一大群女人看着山谷里的惨相,就算是铁石心肠的飞天公主,此刻也不禁为之动容,神sè凝重。

她以为宁涛是冲进大营之中厮杀,却没想到宁涛是用这种方式杀。比起正面厮杀,眼前这种水杀显得更加残忍,因为十几万猿军不是一下子死去的,有一个挣扎求生的过程,可是即便是会水性的,身有灵能的灵武者,也逃不出这“水箱”。

潮汐和灵儿看了几眼就不敢看了,背过了身去。

碧明珠也不例外,转身过去,不想再看了。她其实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神,当初在黑风山一战,她连几个少年兵都不忍杀害。厄尔现在,这山谷之中挣扎求生的却是十几万猿军,其中也有少年兵,还有一些老人。

唯有烈火直盯盯的看着,眼神之中还闪烁着兴奋的神光。

宁涛这一杀,意味着夏国建立,意味着往后几十一百年人族的太平。时间和空间对于人族来说太重要了,有了这几十一百年的发展时间和空间,夏国将来再面对这样的战争至少不会没有还手之力。

这样做残忍吗?

的确很残忍,可是为了人族的生存,再残忍也值得。

宁涛又回到了山谷的西边,那座他新造的大山山巅之上。

所有的猿人死后,他会打开这座山,把洪水引向北方。至于会冲毁多少猿人的城镇,会不会冲到扭腰城去,他也懒得去想了。他这边都杀了十几万猿人了,泄山洪再杀多少,他已经不在乎了。杀十万人是杀,杀五十万人也是杀,没有区别。

山谷之中的洪水越聚越深,这会儿迈过半山腰了,还在疯涨。山谷里巨浪滔天,随处可见猿人的尸体,在水中浮浮沉沉。

一部分猿人爬到了山坡上,却没等他们多喘两口气,洪水便冲卷下来,又将他们冲进“水库”之中。

没有一个猿人可以逃过这次灭杀。

整个过程宁涛都看在眼里,刚开始的时候他还负罪感,可是慢慢的就习惯了。

上天一次轰在洪灾,或者一次天火,不知道要灭杀多少生灵。如果真有天谴,那最该受天谴的不是老天自己吗?

苍天无情视万物为刍狗。

这句话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

估摸着差不多的时候,宁涛又挑了一块石头,准备刻一个土之法印,那这座新造的大山打开。法印刚刻到一半的时候,一只变异的鹦鹉飞了过来。

那鹦鹉的体积跟人的体积差不多大,五颜六sè的羽毛,脖子粗短,一颗脑袋比篮球还要大一些,看上去有些呆萌的样子。

这鹦鹉一来,哪也不去,也不怕宁涛,竟在宁涛身边不远的地方栖落下来,直盯盯的看着在岩石上刻印的宁涛。

宁涛

移目看了鹦鹉一眼,心中顿时涌起一点奇怪的感觉。

就在人与鹦鹉四目对视的时候,鹦鹉开口说了一句话:“你这是要开山,水淹猿人的城镇吧。”

标准的汉语,口齿清楚。

就这话,这声音,让人很难相信是一只鹦鹉开口讲出来的。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随口说了一句:“你这鹦鹉还挺聪明,你怎么知道我要开这山,水淹猿人的陈城镇?”

鹦鹉轻哼了一声:“你干的这种事情还少了吗?”

熟悉的口气,熟悉的怨气。

宁涛心中一动:“你是那只竹简。”

刚才,他的心里冒出了一点奇怪的感觉,根源就在这里。

鹦鹉往后退了一步,显得有些紧张:“你想杀我?”

宁涛摇了一下头:“我杀你干什么,你不过是一个器灵,我解开了封印,你现在自由了,为什么又回来了?”

鹦鹉说道:“我回来看看你怎么杀害这些无辜的猿人,你还真是好手段啊,封堵峡谷的所有出路,连天都封了,然后放水淹。”

“无辜的猿人?”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哂笑,“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他们若不是仇恨人族,要灭人的族,又怎么会招来今日的杀身之祸?”

“你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杀人的理由而已。”

宁涛继续刻写符文。

如果那只竹简本尊在这里,他早就扑上去了。可这只鹦鹉不过是被那竹简的器灵上了身,他能抓住的只能是一只变异的鹦鹉,抓不住器灵。所以,他不打算出手,用这种方式引诱那只器灵说些话,没准还能获得些什么线索。

见宁涛不搭理自己,鹦鹉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万物都有自己的命运,小到一只蝼蚁,大到一个族群,甚至是这漫天的星辰都无一例外。天地万物之运行,一切皆为天机。可你偏要逆天而行,你杀灭这些猿人,毁了猿人的城镇,扼杀了猿人的文明之路,对猿人来说这公平吗?”

天地万物之运行,皆为天机。

这话宁涛还是第一次听到,心中有些触动,也有些困惑,不过他的面上却不动声sè:“苍天无情视万物为刍狗,它毁灭的物种和文明不计其数,这天杀得众生,为何我杀不得?这天都不公,我又何必敬天?你所谓的猿人的文明,它又何尝不是建立在扼杀别人的文明的基础上的?你别忘了,你亲口承认的,你上了山普的身,你还想征服这个世界,你不会告诉我,这也是天机的意思吧?”

“强词夺理!”鹦鹉有点恼羞成怒的反应。

宁涛笑了:“你看,你说不过我就说我是强词夺理,你是不是觉得不公平?你知道的,这世间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公平,一直都是强肉弱食。你现在是 一只鹦鹉,你要活下去,你就得吃虫子,可对虫子来说,这公平吗?你吃了虫子,是不是又扼杀了虫子发展成文明的机会?”

鹦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说不过你,你的臭道理长,比这鹦鹉拉的屎还臭,还长。”

宁涛不以为

意,他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好了,该放水了。”

新的土之法印已经刻写好了。

可是他并没有立刻开山放水。

“你这水一放,又不知道有多少生灵会死,你这么恶毒,你不配为神。”鹦鹉气愤地道。

宁涛一掌拍下,刹那间地动山摇,一条裂缝出现在了新造的山体上,些许洪水从裂缝中渗透了出来,冲出了一道几十米的水柱。

不过这山并没有真正打开,一切都在宁涛的掌握之中。

“看来你跟猿人有感情了,还有一颗慈悲心肠,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宁涛说。

鹦鹉试探地道:“什么交易?”

宁涛说道:“告诉我你的前主人是谁,又为什么把你封印在那倒金字塔之中。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如果你告诉我你的故事,我就消了这洪水。”

“哈哈哈……”鹦鹉放声大笑了起来。

宁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难道你就不想拯救猿人的城镇吗?还有,你不是有一颗慈悲之心吗,你若见死不救,你跟我说的那些话岂不是自相矛盾?”

“强词夺理!”鹦鹉气愤地道:“是你杀了猿人的大军,是你要开山淹没猿人的城镇,你却还想着从我这里挖去秘密,我从未见过你这么卑鄙无耻之神!”

“那我可就开山咯。”宁涛说,神念一动,新造之山上的裂缝快速扩大,洪水滚滚冲流出去,夹带着山体上的泥土和岩石,犹如万马奔腾!

鹦鹉说道:“你开山放水吧,那是你的罪孽,不是我的。你终究会后悔的,就如同从前那样。”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如果从前那样,你什么意思?”

鹦鹉冷哼了一声:“迷路的人总会问路,可指路的人都被你杀光了。你不过是个傻逼神,我会在极北之地等你。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的故事吗,你来我说给你听。”

一道蓝光从鹦鹉的身上冲射而去,往着北方的天空飞去,一闪即逝。

鹦鹉还是那只鹦鹉,可是竹简的器灵已经不在那鹦鹉的身体之中了。

宁涛也没有把那鹦鹉怎么样,只是看着它,心里还在咀嚼竹简器灵刚才说的那句话。

就如同从前那样。

这话是什么意思?

它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那只鹦鹉突然清醒过来,看见宁涛,还有万马奔腾一般的洪水,顿时被吓了一跳,怪叫了一声,震动翅膀飞走了。

宁涛苦笑着摇了一下头,神念一动,山体上的裂缝迅速扩大,继而整座山一分为二。

蓄积在山谷之中的洪水从缺口之中冲了下去,所过之处山林尽毁,再过去就有猿人的城镇,那也抵挡不了这山洪的冲击,必定是一个死伤无数的惨烈结局。

大猿帝国想要毁灭人族,夏还好端端的,大猿帝国却已经濒临崩溃了。

还是那句话,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宁涛纵身一跃,飞向了碧明珠她们所在的山峰。

看网友对 1787章 水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