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邓禹解惑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邓禹解惑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邓禹可不是胡乱提议的,他说的是很实际的问题。

连年的混战,人口大量流失,向安稳的郡县迁移。有些郡县人口增加,而有些郡县人口减少,人口增加的郡县,还是按照以前的人口纳税,上交朝廷的税收自然比实际税收要少,郡府、县府乃至地方士族门阀都富得流油

。而人口减少的郡县,还按照以前的人口纳税,钱全部上交给朝廷还不够呢,郡府、县府穷得叮当响。重新普查人口,这的确是需要急切处理的问题。

至于田地的重新丈量,那就更重要了。

刘秀建国时,全国上下,千疮百孔,大片的良田荒废,经过十年的休养生息,荒废的良田已经开始重新耕种,甚至还开辟出许多的荒地。

地方上充斥着瞒报、谎报的风气,大量的税收落入到地方官员和大地主的腰包,这种情况下,朝廷的钱粮自然是不够用的。

朝廷勒紧裤腰带过活,而地方上却赚的盘满钵满,这种情况若不加以制止,朝廷危矣。

当然了,重新普查人口和度量田亩,这势必要触碰到地方官员和大士族门阀的利益,事情也不是那么好办的。

刘秀沉思许久,问道:“右将军以为,谁可主管此事?”

邓禹正sè说道:“陛下,微臣以为,各地方官府,可主管各地的人口审计和田亩度量,另,御使可负责监察,李中丞可掌管全局!”

御史中丞李由急忙出列,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微臣责无旁贷。”

“嗯!”刘秀点点头,对于邓禹的建议还是很满意的。由御使参与其中,他也更放心一些。

他说道:“准奏!”说着话,他看向李由,说道:“李中丞!”

“微臣在!”

“审查人口,度量田亩,乃国之根本,不可疏忽,更不可有所遗漏,倘若让我知道,有谁胆敢借监察之名,行中饱私囊之事,我必严惩不贷!”

监察人口审查、田亩度量,这绝对是个大肥差,足以让任何人眼红,走后门送礼的人,不知得有多少,李由是刘秀的心腹大臣,丑话他也得先说在前面。

如果李由在此事上掉链子,打的也是他这个天子的脸面。

李由急忙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微臣定严以律己、严于责己,督导官属,不让陛下失望。”

刘秀满意地点点头,而后他深吸口气,环视在场的大臣,问道:“诸卿可还有事启奏?”

“陛下!”御史中丞李由再次拱手施礼,说道:“大司马于益州,造成诸多的冤假错案,微臣已接到五名御使的弹劾奏疏,请陛下过目!”

说着话,他回到自己的位置,拿起个小包裹,向前递出。

张昆上前,接过包裹,放到刘秀面前的桌案上。

刘秀打开包裹,里面都是竹简。他随手拿起一卷,展开,这是弹劾吴汉在成都滥杀无辜的奏疏。拿起第二卷,奏疏大同小异,还是弹劾吴汉纵容属下,滥杀无辜。

再看第三卷,终于不一样了,这是弹劾吴汉抢掠钱财,中饱私囊的奏疏。

前两封奏疏,刘秀倒也没什么好说的,而第三封奏疏,一看就不属实。哪怕你弹劾吴汉好女sè,也不要去弹劾他敛财。

吴汉这辈子,最不放在眼里的就是钱财。在军中,自己给他的赏赐,他都分给麾下的将士们了,在京城时,自己给他的赏赐,他都分给亲朋好友了。

大手大脚,对钱财完全没有概念,如果不是家中有秦子婳帮他积攒点家当,估计吴汉现在都得喝西北风去。

刘秀放下手中的竹简,向李由摆摆手,说道:“此事,再议吧!”

“陛下——”

“我说再议!”刘秀瞪了李由一眼,后者吓得一缩脖,再不敢多言。

虽说李由也是谏官,但他这个谏官是对臣子的,而不是对天子的,指责天子的不是,那是谏议大夫的事,和他这个御史中丞没关系,同为谏官,但分工也是很明确的。

散朝后,刘秀召来邓禹,询问他对益州官员任命的事。

邓禹一笑,说道:“无论是谁举荐的官员,最后拍板的还得是陛下!”

稍顿,他又道:“微臣以为,眼下益州所需之官员,品行倒还在其次,最关键的一点,还具备出众的能力,能干实事。”

吴汉刚刚打下益州,益州的局势还没有完全稳定,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当务之急,最需要的就是稳定人心,恢复百业,解决民生问题。只要以此为目标任命官员,加上益州还有吴汉坐镇,就不会生出大乱子。

听完邓禹的讲述,刘秀连连点头,认为邓禹分析得很有道理。他含笑说道:“仲华的意思,我明白了。”

而后两人又聊了一会,邓禹起身告辞,说道:“陛下,微臣去看看四皇子!”

“嗯!去吧!”邓禹走后,刘秀开始批阅奏疏。

邓禹去到西宫,在西宫的偏殿,见到刘阳。邓禹先是检查一番刘阳的作业,对于刘阳的背书,邓禹不是很满意,指出他的不足之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处,刘阳也是虚心受教。

检查完刘阳的作业,邓禹坐下来,见刘阳还站着,邓禹一笑,向他摆摆手,说道:“四皇子也请坐!”

刘阳尊师重道,在老师面前,只要老师没让他坐,他是不会自己坐下的,别看现在的刘阳才只有八岁。邓禹喜爱这个弟子,也是有原因的,不仅仅因为他皇子的身份。

等刘阳入座后,邓禹拿起《春秋》中的《公羊传》,为刘阳详细讲解其中的内容。

邓禹讲课讲了大半个时辰,见刘阳露出疲倦之态,他放下竹简,含笑说道:“好了,今日就到这儿吧!”

刘阳闻言,顿是面露喜sè。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和同龄人一样,他也不愿意上课,心里净想着怎么玩乐,只不过他的自律性要比同龄人强许多,头脑也足够聪慧。

恰在这时,李秀娥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先是向刘阳福身施礼,而后又向邓禹施礼,说道:“邓公!”

邓禹欠身还礼,问道:“李宫娥可是有事?”

“贵人有请。”

邓禹点下头,又给刘阳留了些作业,这才起身随李秀娥而去。来到西宫的正殿,邓禹整了整身上的衣冠,脱下鞋子,迈步走了进去。

见到居中而坐的yīn丽华,邓禹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微臣拜见贵人!”

“仲华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等邓禹落座之后,李秀娥煮好一壶茶,为邓禹倒了一杯,与此同时,雪莹和红笺双双走出大殿,站在大殿的门口,支走附近的宫女和内侍,不让人靠近。

邓禹向门外稍微瞄了一眼,看来,贵人是有要事和自己商议啊!他不动声sè地拿起茶杯,慢悠悠地喝着茶水。

yīn丽华开口问道:“前两日有刺客潜入宫中行刺之事,仲华可有听说?”

邓禹放下茶杯,向yīn丽华欠了欠身,说道:“微臣略有耳闻。”

“刺客都是陌鄢的人。”yīn丽华说道。

“当今天下,也只剩下陌鄢还有如此胆量了。”邓禹感叹一声。

“是有人提前给皇宫侍卫下蛊,迷惑了侍卫的心智,才得以让刺客成功潜入宫中。”yīn丽华语气平静地说道。

“陌鄢真是神通广大啊!”邓禹再次感叹道,他心里吃惊不已,在宫中下蛊?这可不是小事啊!

“陌鄢在皇宫的内应,十之八九,是郭皇后。”yīn丽华还是以平静的语气说道。这句话,让邓禹再难以沉得住气,身子突的一震,诧异地抬起头来,看向yīn丽华。以yīn丽华的性子,哪怕她真的怀疑郭圣通,也不会说出口,最有可能做出的反应是,大

事化小,小事化了,息事宁人。而现在,她竟然直言不讳的说出此事与郭圣通有关。

邓禹急忙说道:“贵人慎言!”稍顿,他又追问道:“贵人可有证据?”

yīn丽华说道:“倘若我有证据,就不用把仲华请来了!仲华,你了解我的性子,如果没有十足之把握,我断然不会说此事与皇后有关这样的话!”邓禹眉头紧锁,沉默未语。yīn丽华轻叹口气,说道:“皇后加害于我,已不是一次两次,以前,我只想息事宁人,不愿与皇后撕破脸面,让陛下为难。而现在,皇后要加害

的人已不单单是我,还有我的孩儿,我……不能再无动于衷。”

“其实,皇后想害的未必是贵人您啊!”邓禹说道:“皇后最在乎的,未必是她的后位,而应是大皇子的太子之位。”

只要刘强在太子的宝座上坐得稳,郭圣通能不能坐稳后位,其实无关紧要。而一旦刘强的太子之位不保,那么对于郭圣通而言,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yīn丽华眯了眯眼睛,问道:“仲华的意思是,只要我还活着,我的孩儿还活着,皇后就不会善罢甘休,她还会再次下毒手!”邓禹点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直接对四皇子出手,那是残害皇族子嗣,罪行不亚于刺君,即便是皇后,也不敢轻易这么做,若是能除掉贵人,也就等于断了四皇子

的根基,效果是一样的。”

“我……要如何应对?或者说,我要如何反击她?”yīn丽华目不转睛地看着邓禹,问道。邓禹沉吟片刻,说道:“以微臣之见,贵人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见招拆招,以求自保就好。陛下是重情义,但陛下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皇后做的越多,就是在越发消磨陛

下的容忍。”

yīn丽华眉头紧锁地说道:“可是陛下并不知道此事与皇后有关。”邓禹笑了,摇头说道:“贵人还是不了解陛下!全国十三州,陛下尚且能了如指掌,这区区的皇宫,弹丸之地,还能有什么事是陛下不知道的。陛下不说,不声张,其实就

是在给皇后机会,如果皇后不知悔改,最后遭殃的不会是贵人,只会是她郭皇后。”说到这里,邓禹脸上的笑容更浓,拿起茶杯,吱溜吱溜的喝了两口茶水,说道:“贵人只需守住本心,多加体贴陛下,多得圣宠即可,至于郭皇后,可任由她去闹腾,什么

时候把陛下的容忍和耐心都耗光了,她的皇后,也就算做到头了,到时贵人正好可以取而代之,四皇子也可以顺利取得太子之位!”这后宫之道,也和行军打仗差不多,要做到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如此,定能成大事。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邓禹解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