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791章 乌云演得真好

1791章 乌云演得真好

再给这新铸的剑取名字的时候,宁涛是真没多想,更不可能想到干柴烈火上去。可是这会儿烈火一口说出来,两把剑的名字合在一起还真就变成了干柴烈火,你说巧是不巧?好好的两把绝世大宝剑,变成了干柴烈火,又问你俗气不俗气?

“那个,烈火这个名字不好,我重取一个吧。”宁涛尴尬地道。

烈火说道:“你是这剑取烈火这个名字不好,可我就叫烈火,那我的名字岂不是也不好?”

宁涛竟无言以对。

“取剑名也讲究一个缘分,我喜欢烈火剑这个名字,就叫它烈火剑吧,干柴烈火不也很好吗?”烈火说。

宁涛说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叫它烈火剑吧,时间不早了,我也该……”

烈火打断了宁涛的话:“宁大哥,你来我这里铸剑,剑好了,可茶都还没喝上一口,这么着急着走干什么,我这里就这么惹你厌么?”

“那倒不是。”宁涛说。

“那是因为什么?”烈火刨根问底。

“那个,我就喝杯茶再走吧。”宁涛说。

他着急着走的原因是他在这里,那就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的身上毛病又多,万一真就干柴烈火了,那就不好了。而且,他的心里还记着她在那山峰上跟他说的话,只要他答应消灭那支猿军,她就答应碧明珠提亲,嫁给他,还说把一切都给他。这样的话当然做不得数,可想想就容易让人想偏不是。

就像是一辆好端端行驶的车,有人不断来搬方向盘,那么翻车的几率就很大了。

可是这样的原因,他又不好说出口,毕竟生而为神,面子是始终要摆在第一位的。

烈火邀请宁涛坐到了榻上,然后给宁涛端了一碗茶。

烈火也端起了茶碗,眼汪汪的看着宁涛:“小女子这里没有酒,就以茶代酒敬宁大哥一碗茶吧,万望不要嫌弃。”

宁涛笑了笑:“喝茶喝茶,不说客气话。”

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入口除了茶香,还有一股淡雅的芬芳,尾味还有点回甜,十分好喝。

“烈火姑娘,你这茶是怎么制的,很不错啊。”宁涛赞了一句,这茶跟他在仙界喝的仙茶完全不输口味品质,甚至还要好喝一点,他心里很是好奇她是怎么制的。

烈火用衣袖遮面,浅浅的呷了一口,喝了一口茶才搁碗说道:“宁大哥还是不要听的好。”

她不这样说还好,她这样说宁涛心里更好奇了:“这有什么不好听的,你是怕我学了你的手艺吗?”

“这手艺你学不会。”烈火说。

这又是一个关子。

宁涛被吊足了胃口,故作不高兴的样子:“你看你,不爽快了不是,就这点事都不告诉我。”

烈火这才说道:“宁大哥莫生气,因为这茶从采摘到制茶的方式都很女人家,你又不是女人,怎么学得会?”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这么神奇,那你给我说说,你怎么采茶,怎么制茶的。”

烈火清咳了一声,这才说出来:“这茶是北山上的一株千年老茶树,很有灵性的,每到初春时节,我就去北山采茶。采茶的时候,我是用嘴衔茶叶采摘下来,然后……”

“然后怎么?”

“然后放在胸口上,用胸气烘干,稍干之后装进布袋,密封袋口,在放于被窝之中夜夜伴我眠,历经七七四十九天,方能成茶。”

宁涛恍然大悟,忍不住又自斟了一碗,细细品尝。

刚才他还好奇在茶为什么会有神秘的香味,听她这么一解释,才知出处,搞了半天,他喝的原来不是一般的茶,而是奶茶。

烈火柔声说道:“这茶有个名字,我取的。”

“什么名字?”

“香飘飘。”

“噗!”一时没忍住,宁涛把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汤喷了出来。

坐在对面的烈火猝不及防被他喷了一个正着,脸上、脖子上和衣襟上都溅上了茶汤。

“宁大哥,你怎么啦?”烈火怎么也想不明白,她就说了一个香飘飘的名字,宁涛却喷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擦擦。”宁涛慌忙伸手去擦茶渍,可是伸出去的手下一秒钟就僵住了。

人家一个未嫁的大姑娘,他的手能擦哪呢?擦脸,那是摸人家的脸,擦脖子,那就是摸人家的脖子,擦衣襟,那问题就更严重了。

然而,烈火并没有躲闪的动作,只有羞涩。从她的眼神来看,她甚至有点期待宁涛的手伸过来,不管宁涛擦哪,她都不在乎,都觉得合适。

可是,宁涛的手却缩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你还是自己擦擦吧,我擦不合适。”宁涛说。

“合适。”烈火说,然后轻轻咬了一下樱唇。

这话出口,她的脸颊儿红了。

这话宁涛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一时间愣在那里,看烈火的眼神也有点发怔了。

这是老毛病又犯了,他知道,可他治不了。

天命送子神,有些毛病与神性有关,怎么治?

烈火又轻轻咬了一下樱唇,声音微弱蚊呓:“在那山峰上,我都说得很清楚了,你灭了那些猿军,我就是你的人了,所以你怎么做都合适。”

这话,就算是猪头都能听明白。

宁涛的心里跟揣着一面明镜儿似的,可是他却不得不装糊涂:“那个,我觉得你真的适合当大夏的女王,为了人族的未来,你应该承担起这份责任。明天我会再跟我岳父和那几个长老说一下,这事就这么定了吧,你不要再推辞了。”

他都要走了,要去极北之地,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开启天机会得到什么,他也不清楚,如果是又一次神奇的旅行的话,他可能就回不来了。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接受她的美意呢,如果他接受了,那就是对人家不负责。

烈火说道:“我若答应你出任大夏的国君,那你也答应我。”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你要我答应你什么?”

烈火忽然从榻上起来,下榻来到宁涛的身前,软软拜倒了下去。

宁涛慌忙伸手扶她:“你怎么又拜我了,这里又不是神庙,真不用这样。”

烈火却赖在地上不起来,直盯盯的看着宁涛:“宁大哥,我烈火向来一言九鼎,你灭了那山谷里的猿军,水淹猿城,你为人族争取到了发展的空间和时间,我自知配不上你,可我也

要兑现我的承诺,我要做你的女人。”

宁涛头疼了,“我就要去极北之地了,等我回来再说好不好?”

“不好。”烈火说。

宁涛:“……”

跟女人讲道理,有时候真的是很头疼的事情。

烈火轻轻咬了一下樱唇,又说了一句:“那我换一个说法,你是送子神,我向你求子,你答应我吧。”

宁涛:“……”

烈火接着说道:“我做大夏国的女王,我无子嗣,将来谁来继承大夏的王位?你是送子神,你送我一个孩子,那孩子是你的血统,他就是神子,将来我传位于他,他继承王位,谁会反对一个神子,这样一来也有助于大夏国的稳定,你告诉我,是不是这个道理?”

宁涛忍不住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觉得她说得好有道理。

烈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那你是答应啦?”

“呃……”宁涛忽然发觉他被套路了。

烈火瞧见了他的反应,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了,她忽然抬手打翻了案几上的茶碗,一碗茶连汤带叶泼洒到了宁涛的裤子上。

“哎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烈火手忙脚乱的去擦拭。

这一擦就擦出了火花。

烛火下,烈火剑闪闪发光。干柴剑不在这里,可这里有柴。

干柴烈火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一朵乌云移开,天空的明月一点点被遮掩,风吹起,那云一会儿变成一个圆的形状,一会儿被拉开,变成一个八字形,一会儿又变成了一条狗狗的形状,真个是变化多端。没过多久,豆大的雨点洒落下来,打在树叶儿上,树叶儿颤颤不休,打在篱笆上,篱笆儿墙便响起一片啪啪声。

忽然一只雄鹰飞来,雨水打湿了鹰毛,可它全然无惧,昂扬着头,一头扎进了乌云深处。

雄鹰展翅,是那么的勇敢无畏,黑暗、闪电和暴雨都阻止不了它前进的决心。

从这以后,这世间的文人又多了一个词汇,那就是鹰击长空。

过了好大一会儿,雨停了,乌云散去。

那只雄鹰从虚空之中坠落下来,掉入黑黢黢的山林之中。

没人关心它的死活。

那皎洁的圆月又显露了出来,辉耀人间。

“宁大哥,你留下一个名字吧。”烈火说,她的声音软绵绵的。

又取名字。

宁涛很认真的琢磨了一下:“就要鹰击吧,老鹰的鹰,攻击的击。”

“这个名字好奇怪,为什么是这个名字?”烈火问。

宁涛说道:“刚才我看见一只鹰冲天飞起,这是个好兆头,你若生子,那就叫鹰击吧,雄鹰展翅,海阔天空任鹰飞,岂不美哉。”

“嗯,这个名字好,但为了稳妥起见,我再求一次吧,辛苦你了,宁大哥。”

宁涛:“……”

一朵乌云又飘了过来。

乌云演得真好。

那坠落山林的雄鹰忽然又冲天而起,奔着那乌云冲刺过去,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势。

这鹰也演得好。

看网友对 1791章 乌云演得真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