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大闹西宫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大闹西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龙渊和陈志来到西宫,见到yīn丽华,二人一同施礼。听明他二人的来意,yīn丽华心中不悦。

上午张昆才刚刚巡查完西宫,下午龙渊和陈志又再次前来巡查西宫,这都把西宫当成什么了?

龙渊看出yīn丽华的不满,他转头对陈志说道:“大长秋先去巡查吧,我和贵人说几句话!”

陈志应了一声,走出大殿,不过他站在外面并没有走。

他之所以要拉上龙渊,就是为了避嫌,有龙渊这么一个人证在,无论搜查出什么,那都是铁证,否则,人家也可以反咬他一口,说他是栽赃陷害。

看陈志在大殿外面等着,龙渊也没有理会,他来到yīn丽华近前,小声说道:“贵人,太子病了。”

yīn丽华业已听说了此事,但并不清楚刘强的病情具体如何,以为只是小病。她随口问道:“太子现在如何?”

龙渊摇摇头,说道:“情况不太好。”

yīn丽华吃了一惊,情况不太好,好端端的,太子又怎会突然染上重病呢?

龙渊继续说道:“太医们都查不出病因,也从无下手医治,皇后认为,是有人在宫中施巫蛊、厌胜之术,谋害太子!”

听闻这话,yīn丽华脸sè顿变,问道:“皇后是怀疑我?”

龙渊摆摆手,说道:“我和陈志,已经把整个皇宫都搜了一遍,现在就差西宫和长秋宫没有搜查。”

原来是这样!yīn丽华理解地点点头,她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搜吧,没有做过亏心事,我也不怕任何人来搜我的西宫。”

龙渊躬身施礼,而后退出大殿。

他看眼一旁的陈志,说道:“开始吧!”

陈志点点头,摆手做个请的手势。

跟随而来的侍卫们,都听龙渊的调遣,陈志可指挥不动他们。龙渊向众侍卫一挥手,说道:“搜查西宫各处,既要仔细,但不可损坏物件,都听清楚了吗?”

“喏!”

龙渊又指向随行的几名宫女,说道:“你等去搜大殿和内室!”

“喏!”

在龙渊的指挥下,侍卫们分散开来,到各处去搜查。有一队侍卫,从前院搜到后院。西宫的后院,种植了许多的花花草草,放眼望去,一目了然。

带头的队率对手下侍卫说道:“都小心着点,别踩坏了地上的花草,不然陛下、贵人怪罪下来,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下面的侍卫们齐齐应了一声。队率东走走,西逛逛,来到后窗这里,向探头向里面瞧瞧,见几名宫女正地搜查床铺,队率站在窗外,指手画脚地说道:“轻点、轻点,你们

都轻着点,若是损坏了贵人的饰物,把你们卖了都赔不起!”

几名宫女纷纷白了队率一眼,其中一名年纪稍长的宫女说道:“自己的事情还没做好,还有心来管我们?”

“哎,我说你这小丫头,真是不识好歹……”队率看着宫女,两眼放光地笑骂道。

皇宫里的侍卫和宫女打情骂俏是常有的事,毕竟圈子太小,放眼周围,能接触到的‘同事’也就这么多。

侍卫队率一边厚着脸皮和宫女搭话,一边跟着人家的身影,在窗外来回移动。走着走着,他感觉脚下的泥土有些松软。

别的地方土都很实,只有这一小块的土是松的,令人费解,队率发出一声狐疑,他蹲下身形,摸了摸泥土,感觉明显被人挖开过。

他回手抽出佩剑,将剑锋顺着泥土插进去。刚插入不深,就触碰到了硬物。他心头一震,急忙收剑,把泥土扒开。很快,他便在泥土之下发现一个小布包。

他将小布包从泥土当中提出来,还挺重的。

看到队率从地里挖出一个小布包,周围的侍卫们纷纷上前,就连大殿里的宫女们,也都凑到窗前,众人一脸的好奇,大眼瞪小眼地看着那只布包。

队率心思转了转,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皇宫里,谁会把东西埋在地下?何况,这里可是内室的后窗外,即便有人要藏东西,也不会把东西藏在这里啊!

他倒吸口凉气,暗暗咧嘴,双手捧着小布包,环视四周,甩头说道:“走!去见将军!”

队率带着手下人,从后院快步绕出来,看到站在前院的龙渊和陈志,众人一溜小跑地上前,队率来到龙渊近前,躬身施礼,说道:“将军,这是在……在后院挖出来的!”

闻言,龙渊大吃一惊,陈志的脸上则闪过一抹喜sè。还没等龙渊说话,yīn丽华从大殿里走出来,目光落在那只小布包上,她沉声说道:“这非我西宫之物!”

陈志一听,发出低微的嗤声,他看向那名队率,问道:“这位小哥儿,你所拿之物,真是从西宫后院挖出来的?”

“正是!”队率低垂着头,身子有些发抖。

不用拆开包裹,如此神神秘秘的藏匿,傻子都能猜出里面装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要命的是,这可是从西宫发现的,接下来,怕是要发生大事了。

陈志脸sè一沉,怒喝一声:“一派胡言!西宫怎会有如此腌臜之物,定是你等栽赃陷害贵人吧!”

队率脑袋嗡了一声,二话不说,屈膝跪地,向前叩首,颤声说道:“小人……小人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也不敢诬陷贵人啊,将军要为小人做主啊!”

后面的侍卫们也都纷纷跪地,向前叩首。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龙渊面无表情地看着跪下一片的侍卫。这些羽林卫,可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虽非他的心腹之人,但都是忠诚之士。

他缓声开口问道:“你们都看到了,这是从后院的地里挖出来的?”

“是的,将军,我等……我等皆亲眼所见!”

这时候,搜查大殿和内室的宫女们,也都纷纷走出来,然后一同跪伏在地,齐声说道:“婢子也亲自所见,此物的确是这位大人从地里挖出。”

这么多的人证,而且这些人证还不是来自长秋宫,而是龙渊一手挑选出来的,这还有什么可反驳的?

陈志掩去眼中的狂喜之sè,他转回头,瞠目结舌地看着yīn丽华,结巴道:“yīn……yīn贵人,您……您这是……”

yīn丽华面沉似水,一字一顿道:“本宫再说一次,这绝非我西宫之物!”

陈志清了清喉咙,对身边的一名内侍说道:“去,立刻去通知陛下和皇后!”说着话,他看向龙渊,问道:“龙渊将军认为呢?”

龙渊眉头紧锁,没有说话。

yīn丽华会以压胜之术,谋害太子,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yīn丽华不是这样的人,她也做不出这样的事。但要命的是,还真就在她的西宫发现了东西。

而且发现东西的,还全都是他自己挑选的忠诚之士,他们不可能说谎,陷害yīn丽华,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宫和长秋宫很近,两宫挨着,是邻居。听说西宫这边出了事,刘秀和郭圣通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到了西宫,郭圣通还装模作样地向陈志了解一番情况,看到侍卫挖出来的那只小布包,她眼睛都红了,泪如雨下,对yīn丽华说道:“yīn贵人,你一直嫉恨本宫得到皇后之位

,你怎么报复本宫都可以,但你不能伤害太子啊,太子他是无辜的啊!”

听着郭圣通是指控,yīn丽华气得浑身发抖,她这是一口咬定自己以压胜之术谋害太子了?yīn丽华怒视着郭圣通,大声说道:“郭皇后,你不要血口喷人!”

郭圣通一指四周,说道:“物证、人证俱在,铁证如山,yīn贵人还不肯承认吗?”

说着话,她转身向刘秀跪下,说道:“陛下,请为臣妾做主啊!请为太子做主啊!”

yīn丽华目光一转,也看向刘秀。

刘秀倒是没有看她,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郭圣通,他弯下腰身,托住郭圣通的胳膊,小声说道:“好了,皇后,得饶人处且饶人,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郭圣通和yīn丽华同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刘秀。

压胜之术,乃皇宫最大之禁忌,陛下竟然要这么算了?yīn丽华想的则是,连陛下都认定是自己以压胜之术,谋害太子?

“陛下,强儿命垂一线,您……真就忍心让强儿遭受如此折磨?”说到这里,郭圣通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刘秀的眉头拧成个疙瘩,问道:“皇后打算怎么做?”

“在皇宫施压胜之术,罪无可恕,谋害太子,更是罪加一等,按罪……按罪,yīn贵人理应被处死!”

她这话一出,现场传出一片吸气声,紧接着,哗啦啦声响,四周的侍卫、内侍、宫女,跪下一片。

刘秀感觉一阵阵的头疼,他抚了抚额头,意味深长地说道:“皇后与丽华,相识有十多年了吧?”

郭圣通哽咽着说道:“相识十多年,yīn贵人还以如此yīn险恶毒之手段加害太子,可见她其心之歹毒,陛下……”

刘秀弯下腰身,贴近郭圣通的耳边,问道:“你就一定要置丽华于死地?”说话时,刘秀直勾勾地看着郭圣通,眼中浮现出苦痛之sè。

郭圣通心头一震,生出一股异样的情绪,但很快便被她压了下去。这次,是她除掉yīn丽华最好的机会,如果错失了这次机会,以后再想扳倒yīn丽华,难如登天。

她抽泣着说道:“陛下,不是臣妾不容yīn贵人,而是yīn贵人不容臣妾,不容太子,她……她是想扶她自己的孩儿做太子啊……”

刘秀看着郭圣通,良久良久,深吸口气,侧头说道:“龙渊!”

“臣在!”龙渊急忙躬身。

“打开包裹,看看里面究竟是何物!”刘秀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龙渊面露难sè。

陈志连忙说道:“腌臜之物,只怕会污浊陛下的眼睛!”

“我说打开!”刘秀看都没看陈志,沉声说道。

龙渊躬身应了一声,而后,他走到小布包前,伸手,将小布包一点点的解开。

随着龙渊解开布包,在场寂静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人们屏息凝神,看得目不转睛,眼神中既有好奇,也有胆怯、惧怕。

仿佛过了一个时间那么久,龙渊终于打开布包,人们定睛一看,脸sè都变了。布包里面,根本没有人们想象中的什么压胜之术的道具,有的只有几枚银饼。

在当时,银子不是流通货币,在市面上能流通的,要么是钱币,要么是金子。不过这并不是说银子没有价值,作为贵重金属之一的银,是可以用来卖钱的。

看清楚装在布包里的几颗银饼,郭圣通傻眼了,yīn丽华傻眼了,龙渊、陈志乃至周围的侍卫、内侍、宫女们,统统都傻眼了。刘秀倒是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意外,他迈步走上前去,将其中的一颗银饼拿起来,在手中抛了抛,说道:“皇后,你认为这可是压胜之术的器物?”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大闹西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