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三章浓雾乍破

第十三章浓雾乍破

井九说道:“我们本来就是一样的。”

少女面无表情说道:“为了得到我的认可,你竟愿意放弃以前的执念,承认自己不是人?”

很明显,她看过那本叫做大道朝天的小说。

“既然可以成神,为何还要做人?”井九的回答很有意思。

“那只是某些人的看法,不代表我同意。”

少女唇角再次向上牵起,露出一抹笑。

那笑容因为机械,所以有些诡异。

井九望向天空里落下的微雪,说道:“无所谓。”

随着他的动作,蓝sè连帽衫的帽子落了下来,露出了那张脸,承了几片雪。

他没有做过神,但扮演过类似的角sè。

在朝天大陆修行界后辈与凡人的眼里,景阳真人就是神仙。

“既然无所谓,你为什么要来主星,要做那些事来见我?”少女问道。

井九说道:“成为新的神明对我实现自己的目的有帮助,或者说这是一种便利条件。”

少女说道:“你想利用我?”

井九说道:“善假于物。”

这句话同样很有深意。

深在那个物字。

少女没有动怒,淡然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井九收回视线,望向她那张雪白而无生机的脸,说道:“当然是修行。”

少女问道:“你们在朝天大陆修行是为了飞升,现在已经来到了这里,为何还要修行?”

“飞升是为了出来,修行是为了存在。”

这个答案与他在青天鉴幻境里的说法一样。

少女说道:“低速光子也许就是你们需要的仙气,可以让你们更加强大,但那与本质的存在无关。”

井九说道:“我觉得这个世界也不是本质。”

“空间之外没有空间,时间之外也没有时间。”

少女轻声说道:“从时间开始之后,到时间终结为止,这个世界始终都会是这样。”

井九说道:“暗物之海呢?”

少女说道:“暗物质的溢出是因为次维空间撕裂,那个黑暗的世界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雪花落在温泉水面,瞬间消逝无踪,落在两人的身上却没有融化,很快便积了浅浅的一层。

不管落在哪里,雪花都没有声音,庭院里异常幽静,微寒的风给人一种绝望而冷漠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井九给出了回应。

“我不相信时间会有终点,存在没有意义。”

……

……

少女端起那杯琥珀sè的烈酒,静静看了很长时间,说道:“沈云埋五岁的时候第一次来见我,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井九把双脚从温泉里收回来,踩在地板上,很稳。

“十八岁的时候他又来过一次,在这个位置坐了整整一夜,然后痛哭失声,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少女继续说道。

井九能够明白那种绝望。

宇宙没有边界,却有开始与结束。

开始的没有道理,结束……也就意味着这一切都没有道理,那么不管是自身的存在还是万物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

“你喜欢那个小孩儿?”他问道。

“我喜欢愿意思考,并且有能力思考的人。”

少女忽然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井九说道:“可能因为他思考这些事情的样子与以前的我有些相似。”

“你不杀了他,我怎么能相信你?”

少女看着他的眼睛,神情淡漠说道:“那艘战舰里的军人与赤松真人是不够的。”

井九说道:“你知道我与那些破茧者不一样,我也没有什么野心,这不是一个局。”

“很久以前有个破茧者,应该与你来自同样的地方,他拒绝了前代破茧者的招募,甚至帮我杀了不少人。”

少女说道:“事实上,他只是想借此得到我的认可,继而控制我,但被我识破了。”

井九问道:“然后?”

少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说道:“你想要我相信你,不管是沈云埋还是李将军,你总要拿一个人头给我。”

“开始我确实有这个想法。”

井九说道:“但最后那一刻,我忽然想到,我为什么要得到你的认可?”

少女说道:“你不喜欢那些破茧者的行事风格,你与他们已经结仇……至少表面上,而且按照你的说法,你需要这个文明帮助你达成你的目的。”

井九说道:“但你们的文明也需要我来抵制那些飞升者的控制,更准确来说你需要我来保证你的独立存在。”

少女轻轻放下酒杯,随着这个动作,雪花簌簌落下,露出浴衣上的碎花。

这就是真相。

雪花继续无声地落下,如柳絮一般蘸湿,瞬间消失。

庭院进入绝对的安静。

他看着天空落下的雪。

她看着雪落入的湖。

静静对坐。

时间缓慢流走。

湖面的热雾渐散。

天光变幻。

不知道过了多久。

少女说道:“有时间再来喝杯酒。”

井九说了声好,起身向庭院外走去。

……

……

温泉庭院在山里,山外有条河,河那边是座远古文明遗留下来的城市,城市那边有片大湖,湖上满是雾气,真实的世界在雾的那边。那些散落在湖畔的建筑有着历史的味道,散乱站在其间的那些大人物则是历史的一部分。

这些大人物们看着湖上的浓雾,心情有些紧张,或者说非常复杂。

那位是这个世界最神秘的存在,从来没有人见到她的真身,井九可以看到吗?

今天这场谈话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浓雾乍破,那艘旧船从里面驶了出来。

数十道视线随着那艘船来到岸边,落在那个穿着蓝sè连帽衫的少年身上。

井九没有理那些人,直接走向远处的那艘银sè流线型飞船。

冉寒冬看了父亲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寒风呼啸,拂动湖畔的一些碎草屑,飞船向着天空飞去,很快便消失在了极高处天空的雪层里。

看着这幕画面,那些大人物们很是吃惊,心想就这么走了?

“东楼兄,这算怎么回事?”

一位世家家主走到冉老将军身边,说道:“到底是什么结果?”

“没有结果,就代表一切尚未定论。”

冉东楼面无表情说道,然后望向随这名家主一道走过来的那名议员,说道:“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那名议员挑眉说道:“还有意义吗?”

“那篇小说,那些文件,还有这个游戏,都只是一个巧合。”

冉东楼说道:“所谓巧合,有时候就是机缘,哪怕只是一时的。”

那名议员沉默不语,那名世家家主挑了挑眉,明显不是很赞同这个说法。

冉东楼望向在不远处那些议员与军方大佬的身上,声音毫无起伏说道:“人们的态度是什么?”

“不理解。”那名世家家主毫不犹豫说道:“这些年军部确实过于强硬,但局势还在可控的范围里,就因为那个人的到来,我们忽然需要选边……他们不理解,我也不理解,祭堂那边的消息终究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

神明,这是超乎俗世范畴的名词。

那个穿着蓝sè连帽衫的少年究竟是谁?

祭堂以及政府把那片庄园隔绝的很好,没有人能够接近井九,更不要说打听出什么。不管是这位世家家主还是别的大人物都不知道井九的来历,为什么大家要为了这个人冒如此大的风险、打破星河联盟的平静?

那位议员知道一些星门基地的故事,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我不清楚他的身份,也不清楚那篇小说意味着什么,但游戏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推广开来。”

“看看他究竟有怎样的反应,最主要的是看看那些人进入这个游戏后会有怎样的反应,把数据做好。”冉东楼的视线随着那艘已经消失的银sè飞船进入雪云的最深处,说道:“知道那些人的优点与问题,这是最好的机会。”

“沈公子承诺六十天里不动他,现在只剩下五十天,而几天后……云集号就会抵达主星。”

那位世家家主皱眉说道:“如果他就这么死了,我们做的这些有什么意义?”

……

……

(大家多注意身体,记得戴口罩,少出门,莫轻视噢,不管做什么事情,健康活着都是前提呢。)

看网友对 第十三章浓雾乍破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在一起 : 2020年02月11日 回复

    你在一起吗!你是个不爱自己多关心我吗……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