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邀请合作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邀请合作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离开掖庭狱,回到清凉殿,把龙渊叫到自己近前,说道:“龙渊,这次的事,就由你来办,需要什么人配合,你尽管去调动就好。”

龙渊躬身应道:“是!陛下!”

刘秀说道:“不管你动用多少的人力,一定要拿下陌鄢和张夺,这两个人,危害太大,断不可留!”

龙渊面sè一正,说道:“属下必竭尽全力!”

接到刘秀的命令后,龙渊的压力不小。陌鄢是老冤家对头了,狡猾得像狐狸一样。至于张夺,一个用蛊高手,也不易对付。

龙渊思前想后,想到了一个人,洛阳尉张贲。

张贲熟悉洛阳的一草一木,要在信宁茶庄抓人,如此才能做到万无一失,如何在布下天罗地网之后又不被对方所察觉,张贲必然比自己有经验得多。

龙渊派人去到县府,邀请张贲到洛阳城内的一家酒舍。这家酒舍是云兮阁的情报点之一,自然是绝对安全的。

张贲兴冲冲地赴约而来,见到龙渊,他一躬到地,含笑说道:“龙渊将军!”

龙渊向他摆摆手,示意他请坐,而后,让店伙计端送上来酒水和饭菜。他扬头说道:“张县尉还未吃午饭吧,正好,我们先吃饭,然后再详谈!”

看了看面前的饭菜,很是丰盛,sè香味俱全。

这家酒舍,张贲也是知道的,名气并不大,外观和内饰也都很一般,但酒菜价格却昂贵得吓人,平日里,酒舍的生意并不好,但诡异的是,它还能一直经营下去。

张贲满脸堆笑地说道:“让龙渊将军破费,下官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说话时,他目光落在酒菜上,还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

见状,龙渊难得的被逗乐了,豪爽地说道:“张县尉不必客气,尽管吃,不够了让店家再上,今天的这顿饭,务必管饱!”

张贲连忙拱手道谢,说道:“下官就不客气了。”

龙渊点下头。

张贲可不是客套,他是真没客气。

他拿起筷子,先是夹了口菜放入口中,嚼了两口,眼睛顿是一亮,而后甩开腮帮子,这顿吃,如同风卷残云一般,将桌上的菜肴一扫而光。

贵,真的是有贵的道理!这家酒舍的菜做的,让人唇齿留香,回味无穷。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龙渊请客,打死他他也不会来这里吃饭,太不上算。

感觉刚才自己的吃相有点难看,他一脸歉意地向龙渊那边看过去,眼睛顿是瞪得好大,原来龙渊面前的菜碟也空了,他正拿着手帕,慢条斯理地擦嘴呢!

张贲吃饭时,狼吞虎咽,吃得快很正常,龙渊吃饭是慢条斯理,但速度却能和张贲不相上下,着实挺令人诧异的。

龙渊放下手帕,看向张贲,笑问道:“张县尉没吃饱吧?”

“哎呀,龙渊将军有所不知,这,县府早上的伙食啊,说实话,真的很一般!”

主要是董宣太抠门了,钱流进他的手里很容易,可要想把钱抽出来,简直像在吸董宣的血。

县府提供的早饭,说难听点,比猪食也强不了多少。

龙渊怪异地看眼张贲,你连早饭都要省,不在自己家里吃,要跑到县府里去吃公饭,你也真行!

他清了清喉咙,压下笑意,召唤进来伙计,又点了两盘菜,外加两碗米饭。

这回张贲是吃饱了,他倒满一杯酒,边敬龙渊,边以酒水溜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龙渊终于切入正题。他问道:“张县尉,你可知信宁茶庄?”

“信宁茶庄?听起来,有点耳熟……”张贲一边回想,一边喃喃说道。

“位于耗门西大街。”

“啊!下官想起来了!”张贲说道:“信宁茶庄,在耗门西大街的南面,那里可是好大一片的郭区!地势复杂,居住的百姓也复杂。”

稍顿,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龙渊将军怎么突然问起信宁茶庄了?”

“我奉命要在那里抓两个人。”龙渊说道。

张贲眼眸闪了闪,奉命二字可是重点,普天之下,能命令龙渊做事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当今天子,这么说来,这是陛下要抓人啊!

什么人能有那么大的脸面,能让陛下亲自下令,派遣龙渊去抓捕?

他欠身问道:“不知龙渊将军所要抓捕的是何人?”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万一出了差错,人未能抓住,你还要跟着受牵连!”

龙渊不是不相信张贲,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专程找张贲前来帮忙,不告诉张贲,实则是在保护他。张贲理解地点点头,他沉吟片刻,苦笑道:“如果信宁茶庄有问题,那么,开设信宁茶庄的人可不简单啊!茶庄的位置选得太好了!它位于千秋巷,千秋巷是郭区的主道之一,繁华热闹,过往的行人也多,信宁茶庄正好位于千秋巷的正中央,千秋巷的东面,有五条胡同,千秋巷的西面,有四条胡同,可以说是四通八达,一旦打草惊蛇,信

&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nbsp;宁茶庄的人,无论钻进哪条胡同里,再想抓到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

龙渊听得认真,等张贲说完,他皱着眉头问道:“如何才能把信宁茶庄封死?”张贲正sè说道:“首先,要封锁千秋巷的两端,然后,还要对东、西两侧,合计九条胡同进行封锁,需要的人手会很多,暴露的可能性也很大,如此大的行动,想不被人察

觉,着实太难!”

龙渊问道:“倘若由你负责这次的行动,你会怎么做?”张贲琢磨了好一会,他起身走到龙渊面前,在他的对面坐下,他把桌上的碗碟摆成两列,说道:“这是千秋巷!”他指了指其中的酒盅,说道:“这里是醉枫居,距离信宁茶

庄有百余步远,它也是整条千秋巷里最高的建筑,若是下官负责行动,下官会先安排一拨兄弟到醉枫居顶楼,身在此处,可以清楚观察到千秋巷的一切!”

“先安置一颗眼睛,掌控整体的形势,有道理!”龙渊点头称赞。

张贲继续说道:“然后在这两处茶棚,安排兄弟蹲守。这两处茶棚,一处位于街头,一处位于巷尾,占住这两地,等于是封堵住了千秋巷的两端。”

见龙渊看得认真,听得也认真,张贲继续讲述道:“至于那九条胡同,若安排人蹲守,太扎眼,势必会暴露,下官以为,可在三多里和锦和里这两处,埋伏人手。“千秋巷东面的五条胡同,归根结底,都要汇聚在三多里这里,而千秋街西面的四条胡同,都要汇聚在锦和里这里。所以,在三多里、锦和里安排人手,十之八九,可阻敌去路。如果龙渊将军直接领人去包抄茶庄,龙渊将军是第一道锁,那么埋伏在三多里、锦和里的弟兄,就是第二把锁,如果龙渊将军还是觉得不保险,可于桂花香、龙须

巷、年丰巷、乾元巷四地安置重兵,千秋巷的人,要想跑出郭区,必经此四巷,这也可以算是第三道锁!如果还觉得不保险,那就得全面封城了!”

听张贲说完,龙渊长吁口气,看向张贲的眼神,更多了几分欣赏和敬佩。

他简直就是洛阳的活地图啊,随便说出一个地方,张贲都能了如指掌,而且还能根据地形,勾画出如何布置人力。

龙渊犹豫了一会,说道:“张县尉!”

“唉,下官在!”

“你愿不愿意随我一同行动?”张贲闻言,心跳加速,张开嘴巴,下意识就要答应。龙渊向他摆摆手,沉声说道:“张县尉,我可要提醒你,这次要抓捕的人,很重要,成功了什么都好说,大功一件,可

若是失败,我要吃不了兜着走,而你的处境,也会很不乐观!你要考虑清楚!”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龙渊将军都把机会放到下官面前了,下官没有不接的道理,龙渊将军,下官跟着你干!”

龙渊与张贲对视片刻,嘴角勾起,笑了,说道:“好,这次的抓捕,我们一起做!”稍顿,他幽幽说道:“我们要抓捕的人,一个是陌鄢,另一个是张夺。”

张贲不知道张夺是何许人也,以前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他听说过陌鄢,那可是四阿的大首领,公孙述安插在洛阳的细作,大部分都是陌鄢的手下。

对陌鄢这个名字,张贲早已如雷贯耳,再熟悉不过。听了龙渊的话,张贲的眼睛瞪得滚圆,下意识地站起身形,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是陌……”

这几个字,他是尖着嗓子吼出来的,最后的一个‘鄢’,他是含在嗓子眼里的。他呆呆地看着龙渊,后者冲着他肯定地点点头,表示:你听得没错!

张贲呆愣片刻,噗通一声,又跪坐下来,脑袋向前探着,问道:“陌鄢他……他没有死在成都?他……他还跑到洛阳来了?”

龙渊点点头,说道:“是的,所以,这次是抓捕陌鄢的最佳机会,也很有可能是最后的机会,能不能铲除这个祸害,为陛下永绝后患,也就看我们这次的抓捕行动了。”

张贲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琢磨了一会,他问道:“那……那个张夺又是何许人也?”

龙渊说道:“张夺,是巫蛊高手,此人的危险,不在陌鄢之下,甚至还有可能更胜一筹!”

“巫蛊高手?下官……下官从未听说过这个人啊!”

“他在蜀地很有名气,但洛阳这里,他是第一次来。”龙渊想了想,加重语气,提醒道:“就连陛下,都险些着了他的道!”

张贲的脸sè立刻变得凝重起来,一个陌鄢就够难对付的了,现在又多出一个张夺,要想成功抓捕他二人,着实困难啊。

龙渊说道:“即便不能留下活口,也势必得击杀二贼!”

张贲重重地点下头,问道:“龙渊将军,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此事,还需要陈志的配合。”

“陈志?大长秋?”张贲一脸的茫然,此事怎么又和大长秋扯上关系了?

龙渊轻描淡写地说道:“陈志有被陌鄢收买,在皇宫里做内应,现在事情败露,他也有悔悟之心,会以身做饵,引陌鄢和张夺到茶庄会面!”他说得很笼统,毕竟涉及到皇室,具体的细节,不宜外传,张贲听得冷汗直流,也不敢多问,连连点头,说道:“下官……一切都听龙渊将军的安排!”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邀请合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