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801章 隐藏在最最深处的秘密

1801章 隐藏在最最深处的秘密

飞天公主的脑海静悄悄的,脑电波很平稳,犹如微风下的湖面,有波粼,但并不强烈。

宁涛一眼就看见了那奇诡的梦境,但他并没有进入,而是继续寻找更久远的记忆。

他这次进来,他的目的其实并不是来找这个梦,重温那个奇诡的梦境,而是飞天公主的别的记忆,尤其是她诞生的记忆。

孕育出她的那块石头是怎么来的?

她又是怎么来的?

这才是他这次进来的真正目的。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得到答案,但他想试一试,所以才找了这个借口,把飞天公主带到这里来入梦。

一段又一段的记忆,一个又一个的画面从宁涛的眼前划过。

她在大昆王朝王宫之中陪着昆王上朝,她就坐在昆王王座的旁边,地位十分显赫。他也第一次瞧见了昆王,那是一只大马蜂,背生双翼,天生黄纹,不穿王袍都等于是黄袍加身。朝堂上,跪着一大片大昆王朝的大臣,有蚂蚁,有巨蝇,有螳螂,有蚊虫,有蜻蜓,有蝗虫,五花八门的昆人,那画面就像是魔幻电影里面的场景。

不过宁涛没有进入这段记忆,看一眼也就够了。

王宫后花园里,一个少女在追蝴蝶,那是少年时代的她,扎着两只羊角辫,眉清目秀,七彩膜翼,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被她追逐的蝴蝶也不是真正的蝴蝶,而是蝶人,非常小巧,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花仙子,可以在人的手掌中跳舞。

宁涛也只是看了一眼便掠过。

荒野中,一个小女孩赤着身子蜷缩在地上,她的翅膀破裂了,鲜血淋淋。那是幼年时候的飞天公主,她受了伤,一个变异的麻雀正向她俯冲下来,一双锋利的爪子抓向了她的后背。旁边,树林里,一个人类的猎人正用弓箭瞄着那只麻雀。

宁涛在这段记忆面前停留了一下,但还是没有进去。这段记忆所展现出来的画面不难解读,年幼的飞天公主从神来山出来,被一只变异的麻雀追杀,受了伤,一个人族的猎人救了她。

这个猜测十有八九是正确的,可是宁涛的心中也多了一份困惑。他以为飞天公主是大昆王朝的王救下的,或者是掠走的,收为养女,却没想到是一个人族的猎户救了她。后来发生了什么,飞天公主又是怎么去了大昆王朝并成了昆王的养女的,这就很难猜到了。

宁涛又掠过了几段记忆,随后又在一段记忆面前停了下来。

一座燃烧房屋,一个天生黄袍加身的蜂人,一对躺在血泊中的猎人夫妇,还有一个在尸体旁边嚎啕大哭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就是飞天公主,这段记忆给出答案,昆王杀了猎人夫妇,带走了飞天公主。那个蜂人就是昆王,他成了飞天公主的养父。

现在看来,恐怕在这段记忆里飞天公主就埋下了复仇的种子,而昆王将她许配给山普,进行政治联姻,这恐怕就是她复仇的导火索,所以她杀了昆王,成了大昆王朝的领袖。

这么看来,飞天公主其实并不是那种六亲不认的无情冷血之人,相反的是一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人。

这些记忆有意义吗?

看似没有,但如果是要

了解飞天公主这个人,却又是很有意义的。

一个人的记忆不会骗人,而飞天公主的记忆就这么毫无遮掩的呈现在宁涛的面前。

这段记忆,宁涛也没有进入,仅仅是看记忆所呈现出来的画面,他就能解读这段记忆。

宁涛继续前行。

一段又一段的记忆从宁涛的眼前划过,他就像是划着船在河里捕鱼的渔夫,这河里到处都是鱼,可他都没有动心,只想捕到他想要的那条锦鲤。

越是往前,时间越是久远,记忆也就更模糊。

感觉就像是看老照片,年代久远的照片颜sè发黄,影像也模糊不堪,有些还能勉强看清楚,有些却根本就看不清楚。

再往前,完全模糊不清了,能看见的只是模糊的碎片,比如一棵树,一块石头,仅此而已,零零碎碎的记忆碎片堆砌在一起,那感觉就像是扎进了碎纸篓里,那些碎片根本就无法拼凑。而且,有一些碎片正在消失,模糊得看不清了。

这些记忆碎片,恐怕就是飞天公主自己也想不起来了。如果没有受到外界的刺激,而且是对应的刺激,恐怕这一生都不会再想起来。

“这就没了吗?”宁涛的心中一片失望,再前进恐怕难有收获,可是就这么离开,他的心里又有些不甘心。

那竹简的器灵提醒他要小心飞天公主,还说飞天公主是来害他性命的,可就他这一次记忆搜寻,他发现他所了解的飞天公主与竹简器灵所描述的yīn险狡诈的飞天公主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这些记忆拼凑出来的飞天公主是一个敢爱敢恨,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快意恩仇的狭义女子。

难道是竹简器灵在骗人?

可那货也不像是在骗人。

宁涛的心情很是纠结和矛盾,却就在这个时候,碎纸篓里出现了一团混沌。

那是一团七彩氤氲的混沌,似气,似七彩的沙粒堆砌,缓缓旋转,但那幅度肉眼几乎难以察觉。

这是什么东西?

宁涛心中一片好奇。

他并没有过多思考和犹豫,他在这团混沌之前停顿了一下,便一头扎了进去。

他并不担心元神会遇到什么危险,毕竟就算飞天公主本尊,在他的面前也不过是一个渣渣,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更何况是她脑海之中的一个混沌。

元神进入七彩混沌,那感觉和之前进入造化之印法印空间的感觉很是相似,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微观的宇宙世界。这个空间里有无数的七彩沙粒在悬浮在静谧的空间之中,每一粒七彩的沙粒都像是一颗星辰,是一个小小的世界,然后又共同构成了一个大世界。

没有闪烁不停的天之符文,只是七彩的沙粒。

宁涛继续前行,万物都有一个中心,这七彩的混沌也不例外。

混沌的中心很快就到了,一眼看见,宁涛顿时愣在了。

那是一块七彩的石头,石头晶莹剔透,清晰可见里面蜷缩着一个女婴。

那个女婴就是飞天公主。

看着蜷缩在石头中的女婴,宁涛的心中思绪万千。

人之初不就是一团混沌吗?

人最初

的记忆,那就是在子宫中的记忆,就是一团混沌。灵魂之养成,意识之形成,都在混沌之中。

人诞生之后,收到外界的影响,会忘记这段混沌记忆,可是它并没有消失,它一直在人的灵魂深处,意识之中。它是一个烙印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忘记?只是,人要再想起它,那必然是生命终结之后。这混沌,它是生命的起点,也是生命的终点。

现在看来,不只人有,鸟雀有,树木花草的种子有,就连石头都有。

就这份感悟,对这次奇妙的元神之旅来说,那也是了不起的收获,有无上的价值。

飞天公主的记忆的终点就在眼前,甚至可以说她的生命的终点也在眼前,那么它就是这次元神之旅的终点了吗?

并不是。

宁涛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也就在这个想法之后,他的元神一头扎进了那块七彩氤氲的石头之中。

轰!

宁涛看不见蜷缩在石头中的女婴了,因为他就是那个女婴。

一个又一个的天之符文在他的脑海之中闪烁,数量之繁多,一如夜空中的星辰,无以计数。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之中响起:“一切皆死,起点就在死亡之后,带他来我这里,与他yīn阳合,一切将重生。你是我创造,我的声音便是你不可违背的神谕,去吧,去吧。”

再来一遍。

“一切皆死,起点就在死亡之后,带他来我这里,与他yīn阳合,一切将重生。你是我创造,我的声音便是你不可违背的神谕,去吧,去吧。”

再来第三遍。

“一切皆死,起点就在死亡之后,带他来我这里,与他yīn阳合,一切将重生。你是我创造,我的声音便是你不可违背的神谕,去吧,去吧。”

还有第四遍、第五遍……

飞天公主能听见这个声音吗?

肯定能,因为这声音就在她的灵魂深处,只是她没有察觉而已。可这等同于精神指令的声音不断重复,事实上是时刻都在影响着飞天公主。

她说她是遵从那个声音的指示带他来葬神山,登天梯,开天机,所以她找到了他,不计代价要完成她的使命。可那个声音,那个梦,其实只是一个幌子。眼前这个声音,这个指令一直都潜伏着,才是真正的目的!

“你藏得好深啊,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我该拿你怎么办?”宁涛的心里问自己。

杀了她?

放了她?

很难做出决定。

“一切皆死,起点就在死亡之后……”

这个声音却还在继续,一边又一遍。

在听到第十遍的时候,宁涛退了那块七彩氤氲的石头。不过他并没有直接离开飞天公主的身体,而是进入了那个奇诡的梦境里,从头经历了一遍。

那之后,宁涛的元神离开了飞天公主的脑海,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呼!”飞天公主突然惊醒。

她的手中又多了一只盒子。

看网友对 1801章 隐藏在最最深处的秘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