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813章 阴阳互根

1813章 阴阳互根

yīn阳互根,相生相济。

宁涛一战之中吸收了几百个傀兵的天造能量,而他的“容器”有限,所以才会出现快要被撑爆的感觉。事实上那不只是一种难受的感觉,已经变成深蓝sè的他,皮肤和肌肉上到处都是细微的裂纹,蓝sè的血液从那些裂纹之中渗出来,只是在那深蓝sè的皮肤上很难被发现而已。这样一种情况真的是很糟糕的情况,可是飞天公主一来,七彩能量光一照,就要被撑爆的感觉变弱了,皮肤和肌肉上的裂纹也在慢慢愈合。

“还真是,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宁涛放松了下来。

飞天公主来到了宁涛的身前,直视着他的眼睛:“我还能感觉到你的身体之中的天造能量很不安,它们还很暴躁。”

宁涛心中很是惊讶,他知道他体内的天造能量有多暴躁,大量的天造能量就像是潮水一样在他的身体之中涌来涌去,一点都不安分。而那棵树的吸收和炼化的速度远远不能让那些天造能量安分下来。可是这是他身体之中的情况,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需要一点时间吸收和炼化那些能量,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宁涛说。

“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我们必须尽快启动能量通道到傀兵中心。”飞天公主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那么我们这就走吧。”

他迈步向那座塔型建筑走去,但只是迈出一步,他身上的皮肤上又出现了裂纹,蓝sè的鲜血丝丝缕缕的涌出来。刚刚减轻的痛苦感受又冒了出来,还有那股子邪念也冒了出来,而且比刚才还要强烈。

这是怎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飞天公主突然从后贴了上来,双臂环住了宁涛的腰。

宁涛的身子顿时僵住了,她的柔软,她的温度,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和贴近,他感受到了一切。更为诡异的是,刚刚冒出来的痛苦感受潮水一般退了下去,那股子想要在她的身上找缺口发泄的邪念也变了,变成了一股子正常的冲动。

“你这是……”宁涛的思维也清晰了,可话不清晰。

飞天公主说道:“我的能量磁场与你的能量磁场是一个互根互济的关系,就像是太极之中的yīn阳,你试着把你体内多余的天造能量转移到我的身体中来,然后再收回去,大概能解决你的问题。”

宁涛心中一动,随即引导着体内的天造能量进入她的身体,从她的身体之中过一遍之后又回到他的身体之中。

刚开始并没有多么明显的感觉,可是很快宁涛就感觉到了变化。从她体内回到他身体之中的天造能量变得很纯净,不再躁动不安,显得很温顺。他的脑海之中的那棵树吸收和转换的速度明显增强,那感觉就像是用纱布滤水一样,杂质留下,水过去,很快很快。

此消彼长,随着被吸收和炼化的天造能量增多,继续在身体之中的粗粮级的天造能量越来越少,哪种似乎要被撑爆的痛苦感受消失了,皮肤上的裂纹也消失了,甚至连肤sè也开始

变得正常,由深蓝而浅蓝,最后只剩下了一点蓝sè的外溢的能量光。

这就属于正常的情况了,以前他神力加身的时候,身体周围也会出现淡淡的金辉,那是神力能量外溢的原因。现在神力换成了天造能量,外溢之后他的身体周围自然会出现淡淡的蓝光。

飞天公主松开了宁涛的腰。

宁涛却感觉身体和灵魂都被带走了一部分似的,想让她再抱着他,那感觉也让他无比的怀念,可是这样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的脸皮虽然弩箭都射不穿,但现在毕竟不是时候。

“我们走吧。”飞天公主绕到了宁涛的身边,说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呈四十五度下落,一眼之后她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宁涛也笑了笑,他是毫不介意的,反正都这样了,死猪不怕开水烫。

好歹,脸皮可以硬刚弩箭,一点尴尬算得了什么呢。

两人并肩来到了塔型建筑前。

真不是建筑,只是一堆仪器和管道,还有导线堆砌起来的结构。没有门,没有窗,里面也是实心的,自然算不得建筑。

“我们要怎么进去?”宁涛问。

“我们不需要进去。”飞天公主跪了下去,双手贴在地面上,口中念念有词。

宁涛本来是站在她旁边的,她跪下去的时候他跟着就退后了两步,然后横移一步,从平行的位置变成了身后的位置。

一是不想打扰她启动能量通道,再就是这样好看多了。

随着飞天公主的诵念,一个个天之符文从地面浮现了出来,有的是从仪器上浮现出来,有的从管道上浮现出来,有的甚至是从导线之中浮现出来,然后一个个往虚空之中冉冉升起,金光灿灿,拥挤成一团,构成了一条能量通道。

飞天公主结束诵念,站了起来,回头看了宁涛一眼,眼睛的视线呈四十五度,然后嘴角又浮出了一丝笑意。她在笑什么,恐怕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机器之中有多少这样的能量通道?”宁涛转移她的注意力。

飞天公主这才直视宁涛的眼睛:“有很多,这机器是一个巨大的球体,每一条经线和纬线交汇的地方都有能量通道的法阵,通往不同的地方。”

“那如果机器抹除了这些法阵,我们又该怎么办?”宁涛很好奇这点,如果他是那个机器,他觉得他就会这样做。

飞天公主笑了笑:“它抹除不了,因为牵一发动全身,它要是抹除天神留下的法阵,那就等于是抹除它自己。这机器是天神创造的,机器的器灵也是天神培育出来的。”

“天神是什么样的神灵?天神是他的神号,还是他名字?”宁涛问。

飞天公主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很重要吗?”

宁涛说道:“刚才那个竹简器灵似乎要说点什么,可你开枪击毙了那个傀兵,打断了它的话,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做,还有我想知道天神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灵。”

飞天公主说道:“我就知道你会问我这事。”

宁涛点了一下头,等着她说话。

飞天公主说道:“我开枪阻止它说下去,是担心它会欺骗你,它和那机器沆瀣一气,你不觉得它想把一个方向引诱吗?”

“呃,我倒没感觉到,它想把我往什么方向引诱?”

飞天公主说道:“我听得出来,它是想让你觉得你就是天神,或者天神转世,如果你听进去了,相信了它的话,那就上了它的当了。”

宁涛仔细回想了一下,还真是这么回事。从他释放出竹简器灵之后,那个器灵就在把他往那个引,一次又一次,他还真的有点他就是天神转世的错觉。只是,这感觉并不明显,如果不是飞天公主这样说,这感觉还隐藏在他的意识深处。可偏偏这样才是最危险的,因为一旦爆发,他还真会认为自己就是天神传世,落入那器灵和机器的圈套。

“那你来告诉我,天神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灵?”宁涛说。

飞天公主看了一眼身前的能量通道:“一定要现在说吗?”

宁涛说道:“也不在乎这一点时间。”

飞天公主说道:“好吧,我告诉你。传说,天神姓夏,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神王。”

“姓夏?”宁涛心中一动,“与夏国有关吗?”

这话出口,他又觉得不可能,夏国才刚刚建立,此前不过是一个部落,怎么会与神王扯上关系?而且,如果夏真的与天神有关的话,也不至于混得那么凄惨了。如果不是他来了,介入了与猿人的战争,今日恐怕已经灭族了。

飞天公主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我所知晓的天神,他是姓夏,名雷。”

“夏雷?”宁涛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飞天公主点了一下头:“留在我脑子里的印记是这么告诉我的,他叫夏雷,又被称作唯一,他赢得了与七个造物主的战争。”

夏雷,唯一,宁涛咀嚼着这两个名字,可无论是哪一种称呼对他来说都很陌生,仅仅是第一次听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很陌生的名字,他居然生出了一点熟悉和亲切的感觉。

飞天公主似乎是猜到了宁涛的心思,笑着说道:“你是天神留下的种子,你听到他的名字会有熟悉和亲切的感觉也很正常。”

“你……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他的儿子吗?”宁涛的心里乱糟糟的。

飞天公主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个印记给我的信息就这些,你要知道更多,那就只有自己去找了,我会与你在一起,我们一起去寻找答案,我也很想知道天神的故事。”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们进去吧。”

飞天公主伸出了一只手。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也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她的手。

温暖而滑腻,宛如羊脂美玉。

两人携手走进了能量通道。

看网友对 1813章 阴阳互根 的精彩评论